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63章 不同的世界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3章 不同的世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管我们多么的不愿意,我们都在老去。一些曾经深刻影响着我们的人和事都随着一个岁月渐渐的去了!若是有缘再相逢时就只剩下了淡淡不屑或者怀念!

     ̄ ̄ ̄安静废话手录

    电梯门重新打开了,大胡子拎着两只快餐盒子跑了进来。

    走进来的大胡子一连声的抱歉,没有谁和他计较,他找了个空闲偷偷的向我挤了挤眼。

    看到了他的眼神儿,我就停止了冒险,原本立刻要释放出去的神识也收了回来。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白鹦鹉同样也不明白,她悄悄挪动脚步向我们靠了过来。

    胡子哥狠狠的咳嗽了几声,白鹦鹉就停止了移动。

    这时候,电梯门合拢,电梯开始向上运行。

    可是电梯到了三楼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直接向上了!

    电梯到了四楼同样也没有停,而是继续向上。

    站在按钮旁那个带着孩子的年轻女子已经忍耐不住,她不停的摁着开合键。

    当数字显示到五的时候,电梯依旧没有停!

    这下子电梯里的人都慌了!当然至少是表面上都慌了!也许有的人心中有数也说不定。

    英俊潇洒的李医生直接按下了保安室的通话键,可是听筒里传来的都是刺啦刺啦的声音,不管他怎么说也没有人理会他。

    电梯还是急剧的向上,这时候楼梯数字已经显示到了第九层。

    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白鹦鹉拿出手机,可是电话上一格信号也没有。

    那个年轻女人带着的小女孩嘴一扁就哭出了声,年轻女人只好不断的安慰自己的孩子:“乖宝你莫怕!不会有任何事情的。”

    话可以这么说,我们面临的局面却更加恶化。

    电梯已经到了第12层,整个医院的大楼是15层,谁也不知道电梯究竟会不会停,没准儿它会冲天而去也说不定。

    可就在我们刚刚要绝望的时候,电梯叮的一声在13楼停住了!

    电梯是停住了!可是门却没有打开,年轻的女人又狂按开合键。

    只是不管她怎么按!电梯的门却没有一点要打开的意思。

    勇敢的李医生,走到电梯门口试图用人工的力量打开电梯门。

    只是他的手刚刚接触到电梯门,电梯门叮的一响又开始运行了!

    不过这次电梯不是上升而是在下降,显示楼层的数字不断的狂跳着,一路向下。

    年轻的女人开始尖利的喊叫:“有人吗?救命啊!”

    白鹦鹉的身体轻轻的抖动着,她也开始害怕。

    胡子哥也挺有意思,他手里的快餐盒子啪的一声掉在电梯地面上。

    嘴里一个劲的叨咕:“这可怎么好呢?这可怎么好?这一下要死个球的了!”

    我只是傻呆呆的站着,面无表情。

    年轻英俊的李医生却很镇定,他大声说:“都不要慌,没事儿的,我们一定没事儿的。”

    可是没有人听他的,年轻女人紧紧抱住了她的孩子。

    白鹦鹉过来拉住了我的手,胡子哥转过头来一个劲儿看我。

    我已经想明白了!胡子哥只是能在泥土里穿行,这电梯里全是金属,他现在也是肉身凡胎,难怪他也害怕。

    当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电梯一出现异常,我和胡子哥的神识就探了出去。

    电梯外面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阻止了我们的神识外探,这让我们两个很有些手足无措。

    像这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情况是最麻烦的,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也不敢做。

    电梯的数字眼看就要归零了!可还是一直在下降。

    当然电梯上的数字实际上是没有零这个位置的,最多也就是负数。

    只是这个医院大楼并没有地下,也就不可能显示出一以下的楼层。

    一直在下降的的电梯分明已经过了一层,那我们究竟是在哪儿呢?难道我们不应该是坠落在地面上摔得四分五裂吗?

    时间又过去了几分钟,从电梯下落的速度上看,我们此时应该已经深入地下十几层了!

    突然,急速下降的电梯,忽然嘎的一响停住了!

    我们大家都有点傻眼,就是一直表现的很镇定的李医生也有点慌乱!

    随着叮的一响,电梯再次启动了!

    还好这次不是继续下降,而是向上升去。

    电梯里的我们几个人都面面相觑,谁也说不上是该高兴还是沮丧?

    我和胡子哥的神识依旧探不出去,只能还是做一个睁眼瞎。

    也说不准过了多少时间,电梯的数字表上的数字再次闪动起来。

    由最开始的一楼逐次的向上,到了第三楼的时候,电梯叮咚一声停住了!

    电梯门无声的打开了!楼道里充满了诱人的光明。

    这时候容不得众人多想,也没有人想要在这该死的电梯里再想下去。

    年轻妇女抱着小孩儿第一个冲了出去,当她的双脚站在了楼道之上,那幸福的眼泪是夺眶而出。

    小女孩更是尖利的叫喊着:“妈妈,我们得救了吗?”

    镇定的李医生第二个冲了出去,出了电梯他就扶墙站住了。

    白鹦鹉一直没有动,她只是紧紧的拉着我的手。

    大胡子苦笑了一声说道:“乌鸦,咱们也出去吧!”

    我笑了笑说:“既来之,则安之!”

    我们三个一同出了电梯,不得不说人的心理是很奇妙的!

    我们的双脚一踩上坚实的楼道,心里头就莫名的轻松了许多。

    白鹦鹉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已经稳重多了!

    她听到了我和大胡子的对话,就不肯再轻举妄动,一直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不放。

    我们五个大人和一个孩子全都站在楼道里静静的喘息着,好像每个人都跑过了一个漫长的马拉松。

    我们身后的电梯门忽然叮的一响,自己合拢了,然后快速的降了下去。

    大胡子长长地叹了口气,沉重的说:“只怕我们回不去了!”

    年轻女人忙着哄自己的孩子,并没有在意大胡子说的话。

    一直面对着墙壁的李医生,嘴角上泛出了一个不易觉察的微笑。

    白鹦鹉抓着我的手紧了一下,不过她还是忍住了没有问为什么?

    我随意的跺了跺脚说:“鹦鹉你不是回来送饭的吗?我陪你一起去好不好?”

    白鹦鹉点了点头,我们两个并肩走向护士站。

    护士站就在三楼,我们走出来没多远就到了!

    到了护士站的门口,白鹦鹉放低了声音说:“乌鸦!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楼里这么安静呢?”

    我摇了摇头说:“我也说不清楚,咱们进去看看也许会有答案。”

    白鹦鹉推开了门,我们两个往屋里一看,整间屋子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白鹦鹉两步走进屋里,大声喊叫起来:“护士长,小美,你们在吗?”

    我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别叫了!你看这屋子里像能藏得住人吗?”

    其实白鹦鹉也很清楚,屋子里肯定没有人,只是她不死心罢了!

    白鹦鹉嘴唇颤动的说:“也许,也许她们都出去了!咱们去找找看,一定能找到她们的。”

    我当然也希望她说的是对的,于是我们两个走出护士站。

    远远望去,胡子哥还站在电梯旁。

    他看到我们出来,就像我们打手势。

    我拉着白鹦鹉飞快的跑了回去,到了胡子哥身边,胡子哥低声说:“那三个都走了!咱们是守在这里,还是去追那个李医生?”

    白鹦鹉说:“就这么直接去追李医生好吗?咱们不是要暗中监视他吗?”

    胡子哥和我对视了一眼,然后说:“我的傻妹妹,你觉得咱们的身份还没有暴露吗?这时候已经没有明暗的区别了!”

    白鹦鹉有些奇怪的问:“这到底是怎么了?你们两个不要古古怪怪的好不好?”

    我揉揉鼻子说:“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还说不清楚,古怪的不是我们两个而是这栋大楼。

    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现在这栋大楼里除了咱们六个,再也没有一个活人了!”

    胡子哥摇了摇头说:“现在也说不好什么,只是咱们出了那个电梯,只怕就回不到原来的世界了!

    要想再回去,就得另寻途径,也许跟着那个李医生是个办法。”

    我搓着手指头说:“咱们还是静观其变,相信总有忍不住要跳出来的,只是时间长短罢了!”

    胡子哥看了看我:“莫非你在他们身上落了咒?你小子可真够狠的!”

    我苦笑了一下:“这终究不是仁慈的时候,咱们三个没问题,那有问题的就是他们三个了!

    咱们总得有点儿制约他们的手段吧?要不然还不得随随便便就被他们坑死了!”

    白鹦鹉皱了皱眉:“乌鸦,你的话是不错,可是那小女孩儿!”

    我伸手在她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说:“你要睁开眼睛看世界,不是你看到的什么都是真的,你说那是小女孩,我还说那是老太婆呢!”

    大胡子悚然动容,他惊讶的说:“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为什么没有感觉出来?”

    我摇了摇头说:“我也不敢十分确定,只是在电梯那几次变化当中,我觉得那小女孩儿的形象有些模糊,老觉得那不是他本来的样貌,但是又看不穿她的底细!”

    这时候楼道里忽然传来了凄厉的喊叫声:“救命啊!有没有人呢?救命啊!”

    胡子子哥轻蔑的说:“是那个姓李的家伙,想不到这家伙还挺会演戏的!”

    他的话音未落,楼梯上就剧烈的响了起来,通通通通,有人在拼命的奔跑!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