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61章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1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相爱容易相处难,难就难在于不仅要和所爱的人相处,还要处理好爱人身边的一切人和事。

     ̄ ̄ ̄安静废话手录

    大胡子看我有些发呆就说:“你小子也不用发愁,有那人的话兜底儿,你又怕个什么?就算是把这个岛国翻个底朝天,也没人敢奈何你!”

    我咬了咬牙说:“我并不是犯愁这个,而是三丫头一直跟着掺和,我还得分神照顾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咱都没法跟人家家里交代。”

    胡子哥哈哈大笑:“这破事儿我可管不了!你要有本事说服她,把她弄回香港去最好!

    你要是没本事就别指望我,我还想留着几根胡子过年呢!”

    我翻了个白眼:“老大难老大难,你这个老大出马肯定就不难!”

    胡子哥拍了拍胸口说:“罢了!哥哥,我这回就牺牲一把,我帮你照顾她的安全吧!”

    我无奈的摸着鼻子,现在也只好如此了!

    大胡子说:“你也别慎着了!抓紧时间收拾了鬼面神像,具体问一问黄毛魂魄的下落。”

    我从胸口摘下**鼎,屈指捏了几道法诀打了进去。

    **鼎上乌光一闪,鬼面神像被投射到了屋子中央。

    此时原本神佛一般的鬼面神像已经完全失掉了光彩,他的那些大势威能尽数被**鼎磨折一空。

    不过这家伙到底是个人物,一现身出来,就想脱逃而去。

    只是他每动一次,**鼎上就分出一条光线绕在他的身上,只要一沾上那条光线,他的身形就淡了一分!

    这家伙虽然是个膜拜出来的东西,可他毕竟开启了灵智,知道再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立刻安静了下来。

    我伸手在**鼎上弹了一下,叮的一声,那家伙立刻抬起头来看向了我。

    我语气平静的说:“你仔细听着,我就一个问题,你只要回答清楚了!可以少受几分痛苦。”

    那个鬼面神像面部一阵狰狞,原本是要立刻发作起来的,可是随即他又停下了!

    他微微的点了点头传递过来一段信息:“我听明白了!要问什么你问吧?”

    我拿出了黄毛的一张照片问他:“见过这个人吗?他的魂魄现在在哪里?”

    鬼面神像浑身一抖,似乎十分激动的样子!

    随即他吼叫起来:“他被我吃了!已经彻底的魂飞魄散化为虚无了!”

    他的动作一大,**鼎随即分射出五条光线,密密麻麻地缠绕到了他的身上。

    光线一收,这家伙就被缠成了粽子。

    有些光线已经勒入到了魂体内部,鬼面神像直接哀嚎起来。

    胡子哥轻蔑的说:“你就别装像了!当初被万鬼崇拜时候的霸道威风到哪去了?你不觉得丢人,我们还觉得恶心呢!”

    鬼面神像浑身一挺,两只眼睛光华闪闪,言辞立刻强硬起来。

    他嚎叫着说:“千算万算,没想到你们会有这样一件神器,落到你们手里我认栽了!?神爷我风光了上百年也值了!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别tmd折磨人。”

    我依旧平静的说:“还是那个问题,照片里那人的魂魄在哪?”

    胡子哥说了一句:“想死很容易,说了实话就送你去死,不然就这么不死不活的吊着吧!”

    “啊……”鬼面神像癫狂起来,拼了性命的疯狂舞动着。

    胡子哥大叫:“快阻止他,他想要自我毁灭。”

    我伸手又在**鼎上又弹了一下,叮的一声脆响!

    鬼面神像立刻安静下来,**鼎上的光线不再收进,鬼面神像的灵魂成了一片灰白。

    我轻声吟念:“因爱生忧,因爱生惧,若离于二者,无忧亦无惧……”

    随着我一段秘传的超度经文念完,被束缚的鬼面神像由灰白变成了完全透明,随即分裂成无数个亮晶晶的透明小点。

    这些透明小点在空气中跳跃舞动着,似乎每一个小点儿都透露出安详和宁静。

    这种感觉只是维系了一瞬间,然后这些小点一闪就不见了!

    胡子哥拍着大腿埋怨我:“乌鸦,你小子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平白无故的超度了他?这下黄毛的线索可就全断了!”

    我神情淡淡的说:“那混蛋死志已决,虽然他死不足惜!可是被他强行收敛吸引那些死鬼就再无生机,会随着他一同化为虚无,既然问不出线索,也就不必牵连许多无辜了!”

    胡子哥长叹了一声:“哎!你这家伙就是心太软,早晚你得吃大亏,那现在怎么办呢?”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胡子哥,咱明白人就不说瞎话了!你敢说你一点儿线索也没有吗?”

    胡子哥嘿嘿笑了两声:“你倒是打的好算盘!那两个孙子当然是一条线索,不过瞧他们被人坑成那样,估计也说不出太多有用的东西。”

    我收起了**鼎,捏着手指头说:“也不全依靠他们两个,这旧医院虽然倒了!新的不是还在吗?”

    胡子哥眼前一亮:“兄弟你是说黄毛住的医院有问题?”

    我笑了笑:“我的哥哥,你可别说你没跟着我去那家医院,那里边有啥猫腻儿能瞒过你吗?”

    胡子哥眯起眼睛:“这个新荃湾医院问题的确不少,不只是地上有问题,地下的说道也不少。

    原本我以为是这岛国的风水师搞的玄虚,可是听你这么一说,我现在觉得那地方跟这里有相似之处啊!难道说新荃湾医院是照着旧医院重建的?”

    说到这里,胡子哥猛的一拍大腿:“我明白了!这是有心人干的有心事儿啊!要是咱们去瞧瞧,没准那一块也供奉着这么一个鬼面神像吧?”

    我揉着鼻子心想,这生姜的确还是老的辣!

    想到这儿我就问胡子哥:“老哥,那你说说像这种情况,他究竟是个什么讲究?纵观历史是否也有这样的案例呢?”

    胡子哥摇着胡子,半晌才说话:“兄弟,你这可是真的难为我了!不过要照你的说法,这似乎真的是有点特别的意思!”

    我的左肩头一动,阿呆忽然冒出头来。

    他先是咳嗽了两声之后说:“两只呆鸟,一对儿蠢蛋,尤其是你这个老家伙,白活了千十多年!

    要是年代久的你可能记不住,可是200年前闹腾得最厉害的莲花教你不知道?”

    阿呆一现身出来,胡子哥就站起身来退出去好远。

    听到阿呆骂人反而没生气,胡子哥陪着笑脸说:“他那个我那些年竟顾着跟我们家紫芝怄气了!

    尤其是战乱年代我不怎么到人间走动,主要是那时候人活的太凄惨了!偏偏我又没有能力帮助他们。”

    阿呆歪着脑袋说:“你呀也是假慈悲!要是真心为了大家好,那就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儿吧!”

    胡子哥一个劲儿的点头:“是是是,我以后一定尽力而为。”

    对于他们两个的状态我是有点儿奇怪,可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主要是看到阿呆傲娇的出来骂人,我心真的都很高兴。

    我伸出手指头在阿呆的嘴上弹着,一边弹一边说:“你的脾气可是越来越坏了!怎么动不动就出来训人了?”

    阿呆倒是跟我不见外,伸出一只翅膀在我的头上敲着,一边敲一边说:“我就见不得人犯蠢,我是脾气坏了!可是你一点没有变聪明,反倒更蠢了!

    那几十万卷道藏算是白读了!当年莲花教前生后世供奉的不都是这种没脸的家伙吗?怎么到你这儿就不能变通一下呢?”

    听到阿呆这么说,我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我皱起眉头说:“难道说这是他们供奉的九大鬼面天王?”

    阿呆哼了一声:“哇!正中下怀。”

    我歪过脑袋看着阿呆,瞧了瞧他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

    阿呆这时候反应过来了,他歪了脖子看着我说:“没办法,这记忆时断时续的,嘴也不直溜,要是哪天我又不会说话了也是正常的!”

    说着他又转过头看向胡子哥,盯了一分钟之后又说:“大胡子,我知道你怕啥?

    我也告诉你,你只要不存心起义害我们家呆鸟,那你就不用担心自身的安全,有些话我不明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清楚。”

    胡子哥一脸的尴尬,吭哧了半天才说:“这个您放心,我既然诚心跟乌鸦兄弟相交,就是以命换命,绝对不会有谋害他的心思,至于其他的我认命了!”

    阿呆跟大胡子的一番对话弄得我是晕头转向,我很不解的看向他们两个。

    阿呆一缩身子又钻回到我的身体里,胡子哥向我摆了摆手说:“兄弟,信得过哥哥吗?信得过我就不要问。

    还是那句话,哥哥从来没想过要害你,要说怕,也不是怕你,多的不能说,等到有一天你自然就会明白了!”

    要说以前我对胡子哥是有一些看法的,可是后来经过古大哥的解释,我就打消了那些念头,当然胡子哥也用行动证明了他是一个大哥。

    不能问,我就不问,那就说点别的吧!

    我说:“胡子哥,明天咱们就到医院去探病吧!”

    胡子哥摇了摇头:“这件事儿你想左了!新荃湾医院可不是旧医院,咱们怎么闹都没事儿!

    你别忘了那里住着好多护士和病人,咱们怎么样也不能乱杀无辜,那样实在是有违天和!”

    我用力捻了捻手指,胡子哥说得对!这事儿是我想的简单了!

    旧医院被我弄得底朝天,那新医院也弄成这样就麻烦大了!好不好我都得变成全世界的通缉犯,可是具体又该怎么办呢?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