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60章 众生寂寥二十四法相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0章 众生寂寥二十四法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失败当然是痛苦的,也不是什么成功之母,有些事情失败了可以重来,有些失败就会注定了一生。

     ̄ ̄ ̄安静废话手录

    很多事儿都是你羡慕也羡慕不来的,无论是主客观的原因都注定了你这一辈子都无法企及。

    道理很简单,我也就是微微的羡慕了一下就释然了!

    看到我们这边结束了战斗,白鹦鹉她们三个飞快的跑了过来。

    白鹦鹉这个笨蛋跑的太急了!一连摔了两跤,我只好快步迎了上去。

    三个人跑到我的身边,白鹦鹉就急迫的问:“你没事儿吧乌鸦,伤的严不严重?”

    说完,她就上下打量着我,担忧焦虑的心情溢于言表。

    看她这个丫头如此关切我的身体,我的心里有些小感动。

    我伸出手替她拍去腿上的灰尘,笑着说:“我没事儿!全身一个零件不缺,半个螺丝不少,倒是你这个丫头,都多大了还老摔跤?跑慢点不就好了!”

    白鹦鹉完全不管不顾我说啥,还是盯着我问:“乌鸦,你真没事儿了?”

    我跺了跺脚:“既然我说的你不信,那咱就找个让人信服的人来说吧!那什么胡子大哥,你就别躲着了!出来给老三说说。”

    白鹦鹉瞪大了眼睛:“胡子哥在哪呢?”

    一个人从她身后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怎么了?几天没见就想老哥我啦?”

    白鹦鹉一扭头,身后凭空多出来一个大胡子。

    白鹦鹉笑了一下,只是笑容很快就收敛了!

    她有些嘲讽的说:“胡子哥你不是带着嫂子回家过小日子去了吗?怎么还有心情跑到星加坡来玩呀?”

    大胡子哈哈大笑:“你们两个小家伙一个比一个脾气大,就你们这样的,哥哥我怎么可能随意放手呢!

    你们有啥事儿不要紧,可真要出了事儿就太丢我的脸了!所以嘛要盯住,我一定会看住你们地!”

    白鹦鹉冷哼了一声,转过来说:“这还有点当大哥的觉悟,我是为了帮助乌鸦才先走的。

    你这个当大哥的不陪着他就有点说不过去,总算你悔改及时,要不然我俩就都不认你了!”

    大胡子满脸笑意,他调侃的说:“那当然,我们家三妹多能干啊!比起闯祸来孙猴子都不如你呀!

    这回要是没有乌鸦及时赶到,只怕你们仨早就成了人家嘴里的甜点了!当大哥的我得说你两句,办事不要老是这么冲动好不好?”

    白鹦鹉一跺脚,转过头看着我说:“乌鸦,该不会你也是这样想的吧?”

    我伸手挠了挠头发说:“他那个,你的心情我很能理解,不过、”

    没等我说完,白鹦鹉的眼泪就下来了!

    她怒气冲冲的说:“都怨我,我就是个惹祸精,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大胡子下意识的用手挡在了嘴巴前面,我也往后退了两步。

    胡子哥怕被扒光了胡子,我也怕她在我脚上来上一下。

    话说女人的高跟鞋可真不是盖的,虽然不至于受什么重伤,可是踩在脚面上是真疼!

    大胡子一个劲的给我使眼色,我摸着鼻子嘀咕,胡子哥就是个惹祸精!

    说谁不好你去招惹人家大小姐,搞不定了回头还得让我背锅,可是真够愁人的!

    我正了正脸色说:“好了!咱们先离开这儿吧!不然一会儿警察到了,可不太好解释!”

    一直没说话的毛毛虫说:“也不能全都走,我留下来处理善后这辆车的事儿吧!要是不管,迟早会找上头来的。”

    燕子看着我说:“那个乌鸦,现在应该没什么危险了吧?”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又把目光投向大胡子。

    胡子哥摆了摆手说:“咱们还是一起回去,**oss虽然搞定了,可是这附近的孤魂野鬼还很多,普通人留在这里不合适,一辆车,随意编个理由,再包赔损失就完了!乌鸦你说呢?”

    胡子哥的意见我比较赞同,我皱着眉头说:“时间上来不及了!不然应该起坛超度一下这里的恶鬼,他们一旦游荡开去,还不知道得祸害多少人呢?”

    只是这时候远远的已经听到了警车的警笛声,再不走就是自找麻烦,要知道星加坡的法律可是超级严酷地!

    我们几个快速的走回到车边,把车里主要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就开步走了!

    避开了警车,又走了一段路,毛毛虫就打电话叫了出租车。

    我们五个人分成了两辆车回到了市区,路上一直没说什么。

    回到了酒店的客房,燕子安排了夜宵,大家草草的吃了一口就各自休息了。

    白鹦鹉一直想找机会跟我说话,都被我想办法避过去了!

    关于黄毛的事儿,我不想她牵涉的过多,这件事太过复杂了!也太过凶险!白鹦鹉牵扯进来一点好处也没有!

    我现在不打算跟她谈,我想等过一晚第二天天亮之后再找机会跟她好好说说。

    回到了安排给我和大胡子的房间,胡子哥挤眉弄眼儿跟我说:“这个事儿你最好早点跟白鹦鹉谈谈,无论是从帝都得到的消息,还是这一次遭遇的二十四法相都足以证明这件事儿是个要命的事儿!”

    我看了胡子哥两眼:“从帝都一直偷窥到现在,真心的满足了您的**吧?”

    胡子哥老脸一绷:“你个臭乌鸦,难怪鹦鹉说你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哥我就那么闲得慌?

    不惜辗转万里,跟着你这个白眼狼,要不是有我在,你就那么有底气敢跟那个穿白衣的家伙叫板?你个没良心的家伙!”

    我摸子鼻子一阵尴尬,你要说这位走的时候,我心里还真有点儿不是滋味儿!

    只是被他这头贼脑的跟了一道,我也有点郁闷,对我来说已经是毫无个人**可言,无论是谁面对这么一个超级监视器都不会舒服。

    不过胡子哥说得对,谁也不会吃饱了撑的要跟着你远行万里,说来我是应该感动的!

    我无可奈何地鞠了一躬说:“那我在这谢谢胡子哥您了!同时我也拜托您,想要照顾我,您直接就跟着得了!别老玩背地里监视那套好不好?”

    大胡子眼睛一瞪:“先纠正一下,我那个不叫监视。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一明一暗?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声东击西?

    在帝都办那件事儿的时候,要是没有胡子哥我暗中配合,你能那么痛快的揪住那个人。

    你知不知道他们在暗中布下的阵法,你是厉害,可是等你闯进去他早就跑了!

    还有这次过来,要是没我暗中帮助,别说两只猫,就是你身上的那些零碎,一样你也带不过来。”

    听了大胡子的话,我暗中苦笑,有些事他的确是帮忙了!可有些事儿要是我不同意,他未必插得上手。

    我也是没辙了!于是我举起一只手说:“ok,怎么说您老人家也是对的!一切都由着你好不好?”

    大胡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想了一下之后说:“那个乌鸦,那两个孙子被我藏起来了,只是你这边收服了鬼面神像,有没有找到黄毛的魂魄?”

    我叹了口气:“我还没来得及修理那个鬼面神像,那个白衣人就出手了!话说大哥,什么是众生寂寥,二十四法相啊?”

    大胡子皱起了眉头,沉吟了半天才说:“这个事儿原本我不该说的,可是你既然已经碰上了!我要不说,没准儿你会吃大亏。

    这两句话说的是一伙人,这些人是从殷商之后到现在各个时代的精英,他们通过不同的遭遇或者修炼达到了陆地神仙一流的水平。

    以他们个人的修为原本可以妥妥的飞升天界或者佛界,可是他们偏偏就不肯飞升,只愿意留在人世间行走。

    最鼎盛的时候一共有24个人,所以大家叫他们24法相。至于这24个人的具体身份,没有人说得清,世间流传的都是大家的猜测。

    这些人里最终有些还是飞升天界了!有些则离奇的消失了,到现在具体还剩下多少人,没人能够知道。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据说当初的道家鼻祖老子就位列24法相之一,这些人不仅仅是引领着时代,更是各个时代发生的一些大事的处理者。

    你今天遇到了这个白衣人最大的可能就是传说中特勤局的超级顾问,这也就是当今天下有一些邪魔外道不敢做的太过分的原因。

    就像你遭遇的那个五方怪,他也只是敢东北的地面上小打小闹,一旦作大发了,没准儿有人立刻就收拾了他。”

    说到这儿,大胡子叹了口气:“哎!这些都是我的道听途说,并不能够完全做准!

    说起来兄弟你已经很牛了!能够跟24法相之一斗上几个回合不落败,那是真的了不起!”

    我眯起了眼睛说:“这点上,大哥你说错了!那个白衣人根本就没用全力,或者说人家就是跟我闹着玩呢!

    不然以他的手段,我根本来不及出招,就会被他直接弄死。”

    大胡子也点了点头:“这一点你说的没错!那人的确没有太大的恶意。

    希望以后是友非敌吧!要不然有这么一个敌人太可怕了!”

    我何尝不是这么想呢!虽然说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可也没有必要招惹这么强的敌人!

    当务之急,攘外必先安内,无论如何得把白鹦鹉弄回香港去,否则实在是无暇分身!

    只不过这实在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儿,白鹦鹉可是没有那么好说话。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