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45章 九幽黄泉火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5章 九幽黄泉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人生总是奇妙的,奇妙就奇妙在看不破,真要看破了那就是红尘一场空!

     ̄ ̄ ̄安静废话手录

    黄泉路奈何桥,风雨归程路迢迢,生是起点,死是穷途,人生莫过如此!我和老费俩有点感伤也是正常的!

    走过了青石板路,还没到尽头,我们远远的听到了一片水声。

    紧接着,一条大河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走不多远,一座式样古朴厚重敦实的大石桥横在了河上。

    桥旁边立着一桶石碑,碑上写着三个大字奈何桥。

    老费哭丧着脸:“奈何桥上听水声,水声满满是奈何!我不甘心啊!师傅的遗愿我还没有完成。”

    我摇了摇头,真是看不出,费尔南多同志还是个文艺青年。

    白无常回过头来,用一种说不上来的神情看了我们一眼。

    然后语气怜悯的说:“莫要怕!过桥的时候只在中间走就可以了!不要到桥边去看,免得被那无名的业障拖下桥去。”

    我瞧了瞧桥下的水,心里都不免嘿然!暗自嘀咕了一句,咱们再看看!

    有了白无常的关照,我和费尔南多自然不会趴到桥边去看水,当然也没那个心情。

    很顺畅的就过了大石桥,下了桥头,不远处是一个三层的小石楼。

    楼门前支了一口大锅,锅里面热气直冒,满满的香气沁入人的肺腑,让走了一路的我和费尔南多立刻口舌生津。

    强烈的饿意直接勾起了肚子里的馋虫,这要不灌上它,三碗五碗的,哪对得起这么香的汤啊!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正在锅前忙碌着,把热腾腾的汤水装满了一碗又一碗。

    黑白无常带着我们两个走到了汤锅前面,白头发的老婆婆抬起脸来,微笑着看着我们。

    一手端起一碗汤水递了过来,饥渴让我们想喝的要命,费尔南多出于本能的向后退着。

    这汤是喝不得滴!要是喝下去就是白痴一个。

    要说这地府是真是够狠的,还没过堂呢!就先把你整成白痴,到时候给你定个什么罪你也辩驳不了!

    谁听说过傻子或者精神病人可以上堂为自己作证的,还不是人家怎么着都随便了!

    黑白无常这时候倒是挺有默契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跨了一步,堵住了我们俩的后路。

    前面有诱惑后有强权,想不喝是不行滴!

    费尔南多脸都白了!就差吼一句我不想当白痴,可是他不能也不敢。

    万分危急的情况下,我上前了一步,两手一抬,各自接住了一碗汤。

    我笑嘻嘻的说:“老婆婆煮的好汤,不如都便宜了我吧!”

    说完我就左右开弓,气儿都没喘一口,直接把手里的两碗汤都灌了下去。

    随后手一抖,把两个瓷碗砸到了地上。

    白头发的老婆婆可不怎么满意,尤其是看到我砸了她的碗就更不满意。

    眼睛里凶光一闪,一只手已经抄起了搅锅的勺子。

    可是不知道怎么,她眼里的凶光往回一敛,又放下了手里的大铜勺子。

    白无常上前两步,皮笑肉不笑的说:“孟婆婆,这汤都是有定数的,既然我的这位朋友已经喝了两碗,也就不算违了规矩。

    我们哥俩这就带他们两个上路,到了王家的殿上该享的福,该遭的罪,啥也跑不了!”

    白头发的孟婆婆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摆了摆手。

    黑白无常就带着我们哥俩继续往前走了!走在前面的白无常,时不常的回过脸来看我。

    我故意冷着脸,一言不发,时间再长一点,我就干脆扮成了白痴,甚至故意还留不下了一条哈喇子。

    看到我终于变成了白痴,白无常的脸色居然红润了起来。

    我暗地里猜想,这厮的肚子大概快要笑破了!

    老费是很害怕可他不傻,我们之间的这些变化他都看在眼里。

    老费轻声的嘀咕着:“完喽!我的傻兄弟,你这一下可上了贼当。”

    没等他说完,后腰上就挨了一脚,踹他的正是黑无常。

    黑无常舞动着嘴里的长舌头说:“小兔崽子,不想进拔舌地狱就给我闭嘴,没得招爷心烦。”

    白无常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说:“你个蠢货,六娘子的**断魄汤是那么好喝的?

    别说你兄弟是只乌鸦,他就是只凤凰也没魂了!”

    费尔南多一听就急了!冲过来冲我嚷嚷:“兄弟抠嗓子眼儿吐啊!吐了,还有一线生机。”

    后边的黑无常大笑:“还吐个屁呀!该吐的你不都吐完了吗?”

    费尔南多有点傻了!过了两分钟,他才问:“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和我们兄弟为难?”

    白无常说:“你跟这个逗逼说什么呀!把他们俩一起带到殿上去,如何发落,咱们九个人一起定。”

    白无常说完,也不管费尔南多再说什么,和黑无常一起推推搡搡把我们两个往前弄去。

    走不多远,前面出现了一个威武庄严的黑色大殿。

    我和费尔南多被人家又踢,又打的弄到了大殿上。

    我偷眼一瞧,这大殿还真有点儿森严的气派。

    殿两侧廊柱上挂着一副对联,上联是,泪酸血咸口甜手辣莫道人间无苦海,下联是,金黄银白眼红心黑须知头上有青天。

    大殿宝座后面,悬着一块蓝底儿黑字的宝匾,上书四个大字明辨是非。

    宝座上坐着一人,龙袍金冠,一副帝王的模样。

    宝座台阶之下,右侧连着放了两张书案,书案后各坐着一个文士模样的判官,再往下,大殿两侧站着牛头马面。

    我们这一进来,牛头马面就喊起了威武,声音绵绵不绝很有气势。

    黑白无常上前回话,白无常说:“启禀大哥,乌鸦和他的同党费尔南多,现已带到,如何发落还请大哥示下?”

    宝座上坐着的那个家伙冷哼了一声:“老七老八,你们两个笨蛋我当初是怎么吩咐你们的?

    结果人没带到殿上来?,你们自己就露底了!这让我们的戏还怎么往下演?”

    白无常说:“大哥,那小子灌了两碗六姐的**断魄汤,早就变成了白痴,还有什么露底不露底的?”

    “大胆!大哥的话你也敢质疑?”一个坐着的判官大声呵斥白无常。

    另一个判官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老七,这么多年你算是白修炼了!

    那小子不过是用了个障眼法就把你给忽悠了!大哥自然是要生气的。”

    宝座上坐着的那个家伙说:“罢了!咱们兄弟姐妹原本也不过是想替老九出口气。

    既然他心里明白,咱们这口气出的也算有地方,免得他真的成了个糊涂鬼,还不知道谁修理他呢?

    兀那个小子还要装洋相吗?如今见到正主也该现现眼了吧?”

    我伸手抹去嘴边的哈喇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说:“丢人现眼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人蠢看来是可以传染的,这弟弟蠢哥哥也聪明不到哪儿去!

    你们这一窝子玩意儿就没一个能上得了台盘儿的,有事儿没事儿还学人家唱大戏,就不怕真的把黑白无常招来直接把你们打入十八层地狱。”

    “住口!闭嘴!封上你的鸟嘴!”我的话还没等说痛快了!就招来了一堆的呵斥声!

    我散漫的摊了摊手,索性就不说话了!

    这时候宝座上坐的那个大哥说:“好啦!现在听我说,那个扁毛乌鸦小子,事到如今也不废话了!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我的森罗宝殿里还缺一个镇殿大将军,你要是愿意就来做这个大将军,从今而后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

    另一个选择嘛你还是不要选的好!”

    我哈哈大笑,费尔南多向前走了一步说:“这话我替我兄弟说,你这个王八蛋,有多远就死多远,疯了才给你做什么狗屁的大将军。”

    我伸手拍了拍老费的肩膀说:“哥哥说的好!”

    随后我又低声在费尔南多的耳边说:“老费,别太入戏了!这回可真不是演戏,一会要打起来,你可得小心留意,这几个王八蛋没一个好惹的!”

    老费的脸是红了又白白了又红,这个老哥他认为这是在某个幻境当中呢!

    我们两个的话当然又招来了一阵子喝骂,尤其是最后赶来的孟婆和阴魂女骂的最凶。

    跟两个疯婆子,我自然是不能够斗嘴的。

    这些家伙骂了几句,宝座上的家伙又开口了,这家伙说:“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们,你们是不知道第二个选择是什么,否则啊,你们早就跪在地上叫爷爷了。”

    我很不客气的说:“你个死老鬼就别磨叽了,想说啥痛快儿的,小爷还想回去吃晚饭,没耐心烦伺候你们玩!”

    宝座上的那个家伙腾身一跃,跳到了大殿之上。

    他高叫了一声:“兄弟姐妹们列阵动手!”

    只见地上这九个死鬼,脚下一阵乱动,排出来一个九宫回环阵。

    然后这九个家伙各自把嘴一张,吐出了一股碧玉绿色的火焰。

    九股火焰缠绕盘旋,地下的九个死鬼也按着九宫的方位不停的运动着。

    片刻之后,一个碧玉绿色般的火团悬空而立。

    九个死鬼往后一撤,各自伸出了一掌,遥遥控制的这个碧玉绿色般的火团。

    这九个死鬼一开始动,尤其是吐出了那股碧玉绿色的火焰之后。

    费尔南多就怪叫起来:“九幽黄泉火,乌鸦快动手,千万别让他们弄成了,不然咱们俩死无葬身之地。”

    我叹息了一声说:“晚了!他们几个要是没列阵之前,我还有点机会,九宫阵一成,无论如何也攻不进去。”

    费尔南多说:“这一下可要了亲命,咱哥俩跑吧!”

    问题是我们跑得掉吗?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