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43章 变态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3章 变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浮沉是生命的过程,我们只要在飞出水面的那一刻纵声欢唱,我们也要在沉入水底的某一段时间仔细思量。

     ̄ ̄ ̄安静废话手录

    答案是肯定的,只是每个人都还需要活下去,不能因为你呼吸的空气是被污染过的,你就抛弃空气,那也抛弃了你自己。

    我和费尔南多难免有些唏嘘,一个人的人生到此,悲惨的已经无以复加了!

    我们只能默默祈祷,永远也不要被全世界都背叛抛弃·了!

    接下来,我们的场景转换,就到了阴魂镇的义庄。

    一身红衣的紫姑怀里抱着几块骨头,无比凄凉的走进了义庄。

    紫姑默默的在一个空棺材里安置了那几块骨头,然后在棺材前点上蜡烛又焚上了香。

    紫姑跪在灵前,两只眼睛血红,她已经没有泪水了,眼睛里流出来的是血。

    紫姑对着收敛了弟弟尸骨的棺材,拜了几拜之后说:“小弟,你慢慢走,姐姐我很快就回来陪你了!”

    说完紫姑就走到了义庄的深处,找到了一个年深日久的棺材打开来。

    她搬出了里面的尸体,自己躺了进去,然后又把那尸体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紫姑没有服毒也没有悬梁,她是活活饿死的。

    七天之后,正是远近闻名的王九爷的40大寿,方圆百十里地的有钱有势的人物都来了!

    寿宴由中午一直开到了晚上,没有人不愿意奉承王九爷。

    喝伤了肝儿还是喝伤了胃,都不如喝的让王九爷满意大醉。

    到了晚上7点钟左右的时候,寿宴到了**。

    王九爷的16个小老婆,一起出来给王九爷贺寿。

    眯眯噔噔的王九爷这个乐呀!已经好几年没凑成16个老婆了!

    今天高兴,今个快活,每一个说上几句喜庆话的老婆都不会白说。

    九爷有赏啊!只是到了第16个小老婆二丫这,出了点岔子。

    今儿个晚上嫁过来的小老婆二丫死活不肯摘盖头,王九爷心里高兴,嘴里不清不楚的嚷嚷着:“小宝贝儿,爷亲自给你摘,给你摘!”

    王九爷走到了二丫的前面,伸出猪手抓住了盖头,喝酒的这帮杂碎,还一个劲起哄,快点儿摘,不然小夫人可就不高兴了!当心晚上不让你上床去!

    王九爷嘴一歪,超级霸气的说:“额,额,呸!天底下还没有女人,敢不让九爷我,”

    话没说完,他手一用力,红布盖头就飞上了天。

    嗷,妈呀!打哈凑气儿的胡群狗党们,起哄不到一半就改成了怪叫!

    绝对的惊喜!绝对的震撼!飞出去的可不仅仅是盖头,盖头下的那颗脑袋也飞了出去。

    王九爷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迷迷噔噔的觉得有个东西砸到了自己的头上。

    那东西砸在头上之后顺势就轱辘下来,王九爷两手一伸恰好捧住了!

    涅斜着醉眼,王九爷定睛一瞧,我擦!这二丫的脑袋怎么掉到了自己的手上?

    王九爷真的是喝多了!他不但没怕还说起了话。

    王九爷对着二丫的人头说:“心肝宝贝儿,你这又是玩儿的什么把戏呀?九爷我没听说你会玩飞头蛮啊!”

    这时候周边这些半醉不醉的家伙已经吓傻了!醉的·轻些的开始怪叫杀人啦!

    也有那喝喝太高的跟着起哄:“飞头蛮太好玩啦!太,太,太好玩儿了!”

    二丫的人头忽然张开嘴说:“好玩儿吗?那咱们就玩儿玩吧!”

    话音未落,二丫的人头飞上了天。下面的的场景太过血腥,搞得我和费尔南多有些不敢直视。

    不想看不代表听不到,惨叫怪叫不绝于耳。

    费尔南多说:“兄弟,你说这娘们儿,这是要灭人家满门吧?”

    我很无奈的说:“你那啥眼神儿?这不光是满门,有点灭人家十族的意思了!”

    费尔南多说:“这娘们是真够狠的!不过这帮碎催也没什么好货!也都是些死不足惜的王八蛋。”

    或许是杀得性起,紫姑现了真身,那是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弄死一双。

    整个王家大宅除了跑得快的基本就见不到活人了!我们两个也没奈何,毕竟这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儿了!

    只是当紫姑弄死了王九爷的两个五六岁孩子的时候,我们两个就有点看不下去了!

    眼看着紫姑把一条跑得慢些的老狗也弄死了!费尔南多就叫骂起来。

    在我看来,老费这也是看三国替古人流泪,无论如何也帮不上忙!还白白的浪费口水。

    出乎我的预料,费尔南多骂了三五句之后,本来搭不上界的紫姑居然回话了!

    飞舞着的紫姑忽然落到了老费面前,两只黑洞洞的眼珠盯着老费说:“你个傻叉,这些王八蛋都该死!

    你还有没有点儿是非黑白的观念?你告诉我,他们哪一个不该死?”

    费尔南多被这突然的变化惊住了!这什么时候观众也可以参与剧情了呢?

    难道说原本的电影变成了舞台剧?没等他想明白,杀心大盛的紫姑挥舞着一只尖利的手掌已经戳向了他的脖子。

    我这个还没有入戏的观众那就得大救驾了!我一伸手抓住费尔南多的的脖领子就把他拽了过来。

    “呸!”接着又对扑过来的紫姑吐出了一口浓痰。

    紫姑一飘身避了开去,她怪叫着说:“老娘还有事儿要做,暂时先放你们一马。”

    紫姑说完话,我们面前的场景又急剧的变化。

    缓过神儿的费尔南多拉住我的手说:“乌鸦,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说她已经有能力把现实和虚幻进行转化吗?”

    我瞧了瞧这位帅哥,这老兄中毒太深,心神有点失守,连这点简单的把戏都看不穿了!

    没奈何,我伸出手在他的后背上,从下到上连拍了六次。

    挨了我六巴掌,费尔南多精神了许多。

    他揉着脑袋说:“哎!这一阵折腾的,精神有点疲劳,我要打一会儿坐,缓一缓。”

    我也没反对,站到了他身边儿替费尔南多护法。

    也就这么一功夫,我们眼前的场景又幻化回了紫姑所在的村子。

    到了此时,我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垫尸底的红衣厉鬼。

    感情这种鬼物已经彻底没了人类的情感,除了残酷变态的血腥和杀戮,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

    屠完了王家她又来屠村了!还好!费尔南多正在打坐,不然以这老兄的脾气,一准冲过去和紫姑玩命。

    别误会,我不反对有人过去削那娘们儿一顿,要是能把她灭了那就更好!还省着脏了我的手呢!

    只不过老费这两把刷子还不能怎么着紫姑,尤其是我们还陷在人家的精神世界里,就更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了!

    眼看着紫姑把整个村子都灭了!死得最惨的当然是赵二铁和吴大叔。

    这位姓吴的大叔是管事庄头,同时又是参把头,与人合谋弄死了紫姑她爹。

    紫姑找了个蛇窝把他扔了进去,这面目良善,心地歹毒的吴大叔就这样被蛇活活咬死了!

    赵二铁死得更惨,他被紫姑扒光了衣服绑在树上,足足喂了21天的蚊子,又痒又肿,最后被蚊子吸干了!

    血腥暴力残酷,紫姑这个变态的家伙把所有的细节都弄得清清楚楚呈现在我的面前。

    跟她这么搞一比呀!那些什么欧美全世界的恐怖大片儿都成了狗屎。

    还好!她摆布的是我,一个拥有乌鸦眼睛的人见惯了太多的黑暗。

    这要是换一个人,不从此变态也成一个野蛮人,那就得进精神病院。

    看过了这一切,我冷笑着说:“阴魂女,看来发生的这些惨剧你是印象深刻呀!

    只是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给我看呢?是想说说你最初的委屈,还是想告诉我你变态的理由呢?”

    阴魂女嘎嘎大笑,笑够了她就现身出来。

    这时候的阴魂女已经不是紫姑的模样,而是变成了阴魂镇那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

    她斜着眼睛看着我说:“很简单!给你看这些就是告诉你,这天底下你谁都可以做对,就是不能和我作对。否则那些家伙就是你的下场。

    还不仅仅是你,凡是跟我作对的人,无论是的亲朋还是他的好友统统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我撇了撇嘴说:“那又怎么样?我乌鸦无亲无故,可不在乎你这种毫无用处的威胁。”

    阴魂女忽然收起了丑恶的嘴脸,露出了紫姑的妩媚,轻笑着说:“我知道,知道你乌鸦是个人物。

    我也不是一个毫无人性,蛮不讲理的人,凡是不跟我作对,顺从我的人,我也会给他们好处的。

    小家伙,你瞧瞧姐姐我怎么样?只要你点个头,姐姐,我的人就是你的了!”

    我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哆嗦,没等我开口,“哇!”旁边的费尔南多一口剩饭喷出去三米多远。

    我一下就急了!狠命的埋怨费尔南多:“老费,你可太不讲究了!你怎么抢在我前头吐了呢?

    那可是我的表情啊!你让我现在怎么办?啊,怎么办呢?”

    费尔南多更狠,他用手比划着说:“实在不行,你就上个厕所吧!这种超级恶心的事儿无论如何不能留在肚子里!

    这尼玛都是什么玩意儿啊!天底下女人死绝了!咱也不能要一个二椅子。”

    阴魂女尖利的怪叫起来:“你们两个杂碎,一起去死吧!”

    我歪着嘴问费尔南多:“哥哥,杂碎也比二椅子强吧?”

    费尔南多梗起脖子:“就算是死,也一定得离这娘们远点。”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