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41章 紫姑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1章 紫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于轰然来袭的房子,我是避无可避,挡无可挡。

    只能任凭那房子砸在我的头上,虽然不是真实的砖瓦结构,也相当于是被费尔南多的精神力狠狠的砸了一下。

    这亏吃的这个暴,偏偏我还不能真的还手。

    头发昏眼发花之余,?我偏巧看到了费尔南多嘴角的一丝微笑。

    我心里都大怒,这厮就是纯粹故意的。

    果然,再接下来,我周围的事物就像是流水般一样消失了!

    只是我们并没有又回到那个灰蒙蒙的空间,那无限蔓延的黑蒙蒙的云气笼罩了整个世界。

    费尔南多抱着脑袋,不管是砸我还是被那云气侵蚀,他的精神力神识都受到了损伤,从目前看他是不没有能力和人家对抗的。

    我是抱着静观其变的态度,想要看一看是什么人的精神力这么霸道,不但要把感觉世界强加给你,还在这过程当中的吞噬别人的精神力。

    没用了多久,黑蒙蒙的云气就散去了。

    一个奇妙的世界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置身在一个群山环抱,青草绿叶的小山村。

    这个村子不大,约摸也就是百十来户人家。

    此刻我和费尔南多正站在村口,村里袅袅升起的炊烟和太阳的光芒告诉我们,这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刻了!

    这时候,远远的从山里走出来一队人,看衣服着装,还有他们拿着的工具,可以初步判断,这些人是生活在满清时代的。

    男人们脑袋后面那条长长的辫子,就说明了一切,但是具体的年份我和费尔南多还搞不清楚。

    费尔南多这个时候已经不抱着脑袋了!无声无息的凑到了我的身边。

    我抬起脚来要踹他,这老兄陪着笑脸儿一个劲儿的道歉:“乌鸦兄弟,真不是我故意的,那就是一种本能反应,你就原谅哥哥这一回吧!”

    我也笑嘻嘻的说:“不让我踹也可以,等你小子再进入我的世界,我搬座山来砸死你。”

    费尔南多高举两手:“千万别,兄弟,我的世界弄个房子不能把你怎么滴,要是进入你的世界你弄个板凳没准就砸死我了!”

    我摆了摆手说:“这次算了!不过我给你记的账上,你要是再有下回,我可就不客气了!”

    费尔南多诚恳的说:“那是一定,说实话,我当时是清醒了。

    但是那房子已经弄飞起来了!我索性就做个实验,但是我心里有底不能把你怎么样。”

    我呲呲牙:“算你狠!看在还要同舟共济的份儿上,先不跟你算这个帐。

    你倒是说说,来的这伙人究竟是干嘛的?”

    毫无疑问的,费尔南多的社会经验要比我多,所以这种问题还是要问一问他比较好。

    费尔南多打量着这伙人,过了没两分钟之后,他就说:“这是一伙职业的采参人,在过去叫做挖棒槌的。

    你看他们背着的柞树条子筐,还有那些筐里用白桦树皮裹着的东西,这会儿应该是从山里刚刚挖完棒槌回来。”

    守在村口的小孩,早一溜烟的跑回去报信了!

    等到这伙人走到村口,村子里各家各户的人迎了出来。

    这些人全都欢天喜地的喊叫着,有的小孩喊爹,有些年老的妇女叫着儿啊!同样也有些年轻的妇女喊当家的。

    好一派亲人相见,好一派家人重逢的热闹场景。

    当然了,这热闹的人群当中也有那不高兴的。

    其中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穿着紫色的免襟上衣,黑色的灯笼裤子,两条长长的辫子垂在耳后,特别的吸引人的目光。

    这姑娘同样也吸引了我和费尔南多的目光,我们两个并非是好色之徒,而是这大姑娘的样貌让我们觉得很熟悉。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们两个还说不清楚,只是觉得在哪见过她。

    她周围的人叫她紫姑,紫姑在回来的人群里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他想要找的人。

    她就拉住一个年长的老头询问起来,这个老头大家都叫他吴大叔。

    吴大叔似乎一直有意无意在躲避着紫姑,现在看躲不下去了,也就只好说话了。

    他对紫姑说:“紫姑,你不用找了!你爹没有回来,他也回不来了!我们山里山中遭遇了大虫,你爹跑的慢被大虫拖走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紫姑就大声的哭了起来。

    紫姑一边儿哭一边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为什么别人都好好的,偏偏我爹他就遭遇了大虫了呢?”

    一听到这个消息,村子里的那些妇女就过来安慰紫姑。

    这些人七嘴巴丫的说什么都有,总之是节哀顺变吧!

    也不是这些人性情冷漠,只怕是这些人已经见惯了生死。

    其中就有一位老太太流着眼泪劝紫姑:“大丫头,你哭也没有用,我们家老二去年不也这样没了!

    你还是打起精神来,你们家小二还需要人照顾。”

    紫姑哭得两眼血红,最后被那些妇女送回了家。

    我和费尔南多自然也跟着,想要看看究竟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跟着紫姑进了一个破败但是很洁净的小院子,一个瘦弱有些病态的小男孩正等在家里。

    小男孩见了紫姑就问:“姐姐,咱爹呢?”

    紫姑抱住小男孩儿放声大哭,男孩儿虽然瘦弱但是很聪明,他立刻就问:“姐姐,是不是咱爹出事了?”

    紫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过了好半天才哽咽的说:“吴大叔说咱爹遇到了大虫,被大虫拖走了!”

    小男孩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姐俩相拥而泣,那是哭的昏天黑地。

    送紫姑回来的妇女中留下来有两个年老的,在旁边很是劝慰了一番,开导这姐弟总得要活下去。

    随后几个人简单布置了一个灵堂,供上了紫姑她爹的灵位,烧了些香烛黄纸,姐弟俩又是一阵痛哭。两个老年妇女接着一阵劝慰。

    姐弟二人刚刚不哭了!门一开外边进来一个人。

    这个人也是采参队伍当中的一员,他进屋说了两句客套话之后,就从褡裢里拿出来两封银圆,也就是20块大洋。

    这个叫做华哥的人说:“吴大叔说了!咱们采参的人家就是这个命,你也不要想太多了!

    这次进山呢收获不多,考虑到你们家的实际情况,就提前拿过来这些钱,就当是这次进山的分红了!”

    紫姑虽然悲伤,但是没有失去理智,她还是向这个叫华哥的人道了谢。

    无论如何人还是活下去的,缓解了悲伤之后,紫姑又到灶间里生火煮饭。

    做好了之后,就招呼弟弟和两个留下来劝慰她的妇女吃饭。

    用来待客的并不是什么好吃食,主食是高粱米饭,还做了一小盆土豆汤。

    姐弟俩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两个老年妇女却是狼吞虎咽吃了很多,看来就是这样的饭食也不是常常能吃到的。

    吃过了饭,两个老年妇女安慰了几句就回去了。

    紫姑收起了那两封银圆,又和弟弟痛哭了一阵。

    这个叫小山的弟弟哭的累了就睡着了,紫姑在炕上铺盖好了!把小山子抱了上去,等到弟弟睡熟了之后就轻手轻脚的出门了。

    小村子不大,她先是到了村中一户人家的窗户下敲了两下,然后就掉头到了村口。

    过了不是很久,一个年轻的小子回头回脑的也来到了村口。

    一见到紫姑的面儿就埋怨:“紫姑你正戴着重孝,半夜里来找我干啥?这让人发现了还了得,你可不要坏了我的名声。”

    紫姑一听就大怒,她气急败坏的说:“赵二铁你个王八蛋,你哄我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

    进山的时候我是怎么叮嘱你的,你就这样照顾我爹的?今天晚上你给我说明白了!我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叫赵二铁的小子一个劲儿的用手挠脑袋,吭哧了半天才说:“吴大叔不都跟你说了吗?就是遇上大虫了!”

    紫姑瞪起了眼睛,跳过去伸手揪住了这个叫赵二铁的耳朵,大声吼叫说:“赵二铁你个狗日的,你一撒谎就挠头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明白了!要不然我把你割碎了!”

    这个叫赵二铁的小子明显就是个怂包软蛋,被紫姑一吓唬,立刻就招了!

    他哆哆嗦嗦的说:“这事儿吧他真不赖我,谁让你爹运气那么好,居然挖到了一棵七品叶的棒槌。

    大家伙没有一个不眼红的!偏偏你爹是个犟眼子,死也不肯跟大伙一起均摊。

    虽然他是个单干户,可也惹起了大伙的公愤。

    那天夜里华哥他们叫喊说大虫来了,可是我没有看到。

    只是闹过了之后,你爹就不见了,他随身的东西和那颗人参也不见了!

    后来吴大叔就说,你爹让大虫拖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吴大叔的威风,谁敢说个不字,向来都是他老人家说啥是啥!”

    紫姑红着眼睛说:“我都明白了!这句话你敢不敢当着官府的面再说一遍?

    你要是敢,明天我就进城去告状,只要这官司打赢,我回头就嫁给你。”

    赵二铁耷拉下脑袋,过了半天才嘟囔着说:“打官司,怎么打官司?

    你又不是不知道,吴大叔是王九爷的庄头,在咱们这一片,除非想死了谁敢跟王九爷过不去?”

    紫姑用手指着赵二铁说:“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敢不敢给我做这个证?

    你要不敢给我做这个证,就立马滚回家去,从今以后别说你是个爷们儿?”

    赵二铁犹豫了一下,最后狠狠的吐了一口说:“呸!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这个证我给你做了!咱俩明天一起进城。”

    说完就上去抱住了紫姑,两个人亲热了一会儿,这才信誓旦旦的分手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