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38章 天方九虚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8章 天方九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年关,虽然未必真的如同过关,也不是什么好过的日子,无论如何人生又老一岁!

     ̄ ̄ ̄安静废话手录

    人都说大雅若俗,大智若愚,大奸似忠,反正什么东西大了都会有一面转向另一面的可能。

    只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大傻若智的,今天算是开了眼,终于见到了这么一位。

    要说这一位是谁呢?这位就是我们最亲爱的费尔南多先生。

    我为什么要说他是大傻弱智呢?因为这个老大非常的具有勇气,敢于用他的破头去撞金钟,那个不对,是破头撞金砖。

    为此我不得不佩服他深具的勇气和智慧,反正要是我,我是不敢用脑袋和那个破墙去撞的。

    别说咱还没练过十三太保铁头功,就算是练成了金钟罩铁布衫外加横练,也不可能用头去撞这种金砖铸成的墙。

    无论如何也得找几块烧朽了的,或者是有裂缝的,才能用来在人前表演一下。

    这上来就真的硬碰硬,不纯粹是弱智嘛!

    没错!再用过去伪存真术之后,我见到的那个人就是费尔南多。

    我也说不清楚这老兄是啥时候溜进来的,反正他是一脑门的血躺在地上不动了!

    我过去救他之前就看到了!他旁边的墙上也都是血。

    不管怎么着吧,先把人救醒了再说!

    要说我对外伤的处理还算是比较内行,拿出我的医药包来给这位先生脑袋上绑了个蝴蝶结。

    包扎完了!我又手指点戳他胸前几大要穴,替他推宫过血,撞晕的就不用做心肺复苏了!

    没过多久费尔南多先生就醒过来了!这厮睁开眼睛有点儿找不着北。

    眨巴了半天才看清楚我是谁,看到是我之后,这厮高兴起来!

    用脑震荡伤号特有的腔调问我:“他那个,乌鸦,你吃了吗?那个不对,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忍不住揉了揉鼻子,完了!费尔南多的智商这回彻底归零了!虽然还剩下一丢丢,看来也起不到大作用了!

    我也只好说:“别问我了,还是说说你自己为什么在这儿吧?”

    费尔南多本能的伸出手去抓脑袋,却惊讶的发现脑袋上戴了个大蝴蝶结。

    他刚想解开就被我拦住了!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忘了你刚才的壮举了!这脑震荡的后遗症还真严重!”

    费尔南多一拍地面说:“屁个壮举,我刚才是在瞬间看到一扇门。

    我想趁着门打开的时候冲出去,可是谁知道这么倒霉,刚刚冲到门口门就关上了!

    我的脑门子就和那扇门来了一次最亲密的接触,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我一边笑一边说:“那就不能够,我可没看到啥门,你老兄也就不用遮掩了!

    能够舍出破头撞金砖的全天下也就您这一位,虽然方法蠢点儿,脑仁少点,但是勇气可嘉!可嘉啊!”

    费尔南多嘴唇哆哆嗦嗦了半天说:“你,你才蠢呢!”

    我一个劲儿的摆手:“不用解释,不要解释,我能理解,真的能理解!”

    费尔南多翻了个白眼儿,用尽了力气说:“滚!滚一边儿去。”

    我收住了笑声,自我检讨了一下,看来我呀还需要提高道德素养,不能够随意落井下石不是?

    等我们两个都平静下来,我又问了问费尔南多是怎么进来的。

    费尔南多有点赌气,他咬着后槽牙说:“还不是你们兄弟害的,死活不让我跟着。

    没办法!我只好主动一点了!头两层院子我没敢去,我知道你们得在那里先折腾开。

    没想到进了第三层院子,我刚从院墙上跳下,一个死老婆子就出来招惹我,人家都说了叔可忍,婶儿不可忍!

    那我就自然不忍了!拿了件法器,痛殴了老婆子一顿,那老婆子抵挡不住就逃进屋里,我也跟着追了进来,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

    我听完了费尔南多的经历,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我心中有很大的一个疑问,可是现在没法说!

    我转过头又问他:“墙上这些画你看过了没有?”

    费尔南多说:“你发癔症了吧?那黑漆了光的墙上哪来的画啊?”

    我很不客气的搬过他的头:“你自己瞧瞧,那些不是画是什么?”

    费尔南多自己翻了个身,当他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之后,立刻惊呼起来:“奇了怪了!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费尔南多表示惊奇我是可以理解的,我想他最初看到的房间模样跟我看到的应该是一样。

    之所以有了这么大的变化,是因为我用了术法,我们看到了真实的情况。

    我也没有跟他废话解释,而是站起身来去看那些墙上的画。

    要说墙上的这些画还真的挺有意思!比这些画更有意思就是画旁的文字。

    这些画一幅连着一幅,很有点儿老年间年画版连环画的那种感觉。

    因为有文字的解说,我找到了第一幅画。

    画中人是一个名叫王郎的家伙,这个家伙正躺在枕头上睡觉。

    如果光看画,你只能看到一个古代模样的男人正躺在胡床上,别的你是看不出来的。

    虽然画面非常精细,但是你也说不清楚这人究竟在干什么?

    这个人虽然躺着,可是却圆睁着二目。

    你要说他是在睡觉,大部分人都不会相信的。

    不过我知道,这世界上还真的有人睁着眼睛睡觉,医学上也解释不太清楚。

    不过旁边辅助的文字,说明了这个人是在睡觉,这个叫做王郎的人,不只是在睡觉而且还在魂游九虚。

    之后的八幅画面说的就是这个王郎魂游九虚的经历。

    在最后一幅画的后面还有若干的文字说明原委,不过最后这些字一般人是看不懂的,因为他用的是道家的密文。

    我看过了这些密文之后,心里就有了底。

    这时候费尔南多也已经爬起来,一幅画一幅画的看了过来。

    走到我的身边,费尔南多看了半天那些密文,最终还是无奈的放弃了!

    他凑过来问我:“乌鸦兄弟,墙上这些破字儿你认识吗?你要是认识给我解释解释,这整的一头雾水多难受啊!”

    面对这个合理的要求,我也只能说不。

    这些道家密文法典记载的都是道家的绝密,我不可能也不敢把这些绝密宣之于众。

    我支支吾吾的说:“费大哥,这事儿我怕是帮不了你了!因为我也看不懂。”

    费尔南多仔细的看了看我,然后小声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才幽幽的说:“这也怨不了你,想必这文字的内容记录了一个绝顶的秘辛。

    你虽然是假道士可也不敢把内容随便说出去,否则那是要天下大乱的对吧?”

    我点了点头,又摇摇头说:“老费,你就不用诈我了!我是真的不认识这种文字,要不然咱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

    费尔南多很平静的说:“那咱就先放下这个话题,咱先说说这些画的内容吧!”

    我说:“那也挺好的!你老兄来主讲,我给你辅助。”

    费尔南多也没客气,拉着我从第一幅画说起。

    所以整幅画的故事就是这样,古时候这个叫王郎的人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一旦他进入梦乡,就可以魂游万里之外。

    甚至可以上游天方九虚,下到碧落黄泉,只要是在他的梦里,这天底下就没人能挡得住他,只要是天地间有的地方,他都能够去游历玩耍。

    第二幅画的内容说的就是王郎游历了东海蓬莱仙岛,见到了世外仙人的过程。

    第三幅画说的是王郎游历南海普陀山,拜见观音菩萨的经历。

    第四幅画说的是王郎游历南极仙翁的药园,与·南极仙翁的白鹤童子相得相乐。

    第五幅画说的是王郎游历终南山身后,拜见隐修的练气士。

    第六幅画说的是王郎被隐修的炼气士带着游历灵山。

    第七幅画说的是王郎被炼气士带着游历昆仑山圣地的经历。

    第八幅画说的是王郎和赤脚大仙一同参与蟠桃盛会的经历。

    唯独第九幅画,说王郎被人带着到了三十三天之外的天外天,拜见一个面目慈祥的老人,但是却没有说这老人的名字是谁!

    全都捋顺了一遍之后,费尔南多开始吐槽:“咱先不说有没有王郎这个人,就算是有这么个人。

    他凭什么就可以魂游九虚?别的人就不行呢?

    而且据我所知,所谓的天方九虚指的并不是这个九个地方。

    天方九虚应该指的是天外之天,九方之地,如果用现在的话语解释应该就是咱们这个世界之外的九个平行空间。”

    我很配合的说:“你不能从字面上理解,这其中每一幅画看着好像是表示的具体一个地方。

    难道你就不能认为这九个地方背后的空间就是你说的九个平行空间吗?

    或者是暗示,这九个地方就有通向九个平行空间的出入口。”

    费尔南多想了想说:“你说的后一种可能倒是存在的,我甚至可以推而广之!

    这天底下可以通往外界的通道只怕是不止一条,而且不仅仅是可以去九方之地,还可以深入地下,又可以通往冥府。

    无论如何说,既然有这个说法,在哪里通向哪里都是可能的。

    不过这跟咱们目前的处境又有什么关系呢?咱们又没有想要去那九方之地。”

    我笑了笑说:“那你可不可以假设一下,咱们所在的位置就已经不在地球的同一空间了!或许现在的我们和原来的我们生活的并不是同一空间。”

    费尔南多说:“这倒是有可能,甚至可以说,咱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你说的出口或者是入口也未可知?”

    我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说:“那咱们要是现在出去,也要来一次九虚之旅你去不去?”

    费尔南多一跺脚:“那当然要去,这还需要废话吗?”

    我手一摆:“好的,如你所愿,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