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35章 乌鸦的直播上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5章 乌鸦的直播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善良并不等同于无能,尽管它看起来软弱无力,上善若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 ̄ ̄安静废话手录

    古语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就要求我们要善用我们的怜悯之心,不要把它用在那些可恨之人的身上。

    一天后的晚上7点钟,一个孤单的身影出现在阴魂镇的义庄大门外面。

    是的,我来了!到了阴魂镇义庄的大门口。

    原来我认为这个义庄就是我们当初来过的大屋,没想到却是另外的所在,这个义庄位于阴魂镇的另一头。

    在详细制定了计划之后,我们展开了行动,准备彻底拔除义庄这个毒瘤。

    白家大小姐白鹦鹉最终还是没能如愿跟我们一起来,疯子哥把她交给了白家派来保护她的人。

    卫青青也没有参加这次行动,她和白鹦鹉待在了一起,这让我们更放心一些。

    严格的说,参加这次行动的就我们三个人。

    胡子哥负责秘密潜入,在暗中配合我,古大哥负责压阵。

    疯子哥则带着大批人马埋伏在周围,准备收拾那些漏网之鱼。

    要说这些人里最难受的就是费尔南多,这老兄肩负着师门的任务,可是没办法,真要带着他,我的负担就太重了!

    我的任务就是负责充当诱饵,演一个傻不愣登的户外主播闯进进去做探险直播。

    大胡子具体负责在暗处偷袭,争取对方出现一个就收拾一个,等到最后最大的boss出来,我们三兄弟再合力出手制服对方。

    这个计划有点笼统,即使是胡子哥这么多年来也没有摸清楚阴魂镇义庄真正的底牌。

    谁也不清楚这个义庄真正的底蕴是什么?凭什么它就存世了500年。

    我站在大门口,看了看这个黑洞洞的庄园。

    我没说错,这个义庄就是个大型的庄园,一共有五重院落。

    据说前身是某个豪绅大地主的院落,他死后把这里捐出来做了一个大型的义庄。

    来到大门之前,我已经收敛了神识,为的就是让自己像个普通人。

    此刻我已经感应不到阴魂女的所在,要不然我是可以直接找到阴魂女的。

    如果不是为了彻底搞定这个义庄,我大可以直接催动当时下在阴魂女身上的咒语,不用我找她,她就会来找我了!

    现在咱就只好扮成小绵羊了!我伸出手轻轻推开这扇不知伫立了几百年的大门。

    门轴吱吱作响,在幽深的夜里传出去很远。

    一阵风从院子里刮出来,阴冷阴冷的。

    不能够动用神识,我也说不清楚,这究竟是自然形成的风,还是哪个死鬼从我身边掠过。

    我假模假式的打开绑在拍摄杆儿上的手电,同时也打开了拍摄用的手机。

    我看了看,这里是很偏僻,但是信号还是比较好,至少作为一个现场直播是没问题的。

    这也就意味着我随时可以和后方联络,我同样也假模假式的开始解说,把这场行动掩饰成一次户外探险的直播。

    为了能更专业些,白鹦鹉还特地指导我学习了半个上午,尤其是那位虫虫哥给了很多专业的意见。

    手机屏幕上显示出疯子哥打出来的话:“信号很清晰,干的不错,继续努力!”

    我则夸张的说:“感谢疯子送的小黄瓜,大家看得高兴就好。”

    为了演的更像一点,我站在门口,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用手电光不停的扫射。

    因为是强光手电,所以照出很远,我站在门口就可以看到第一重院子坐北朝南的主房和它东西两个厢房。

    从我这里看,院落和房舍并没有太大的非同凡响。

    就和普通的四合院落一样,当然啦对着大门的影壁墙已经拆掉了!

    不然我就得转过去才能看到院落的情况,手电光晃来晃去,也没有看到特别的东西。

    我迈着小碎步,一点点往里走,这时候就感觉出义庄不同于民居的地方了!

    这里头阴气太盛,即使没有死鬼在我身边转悠,我也觉得浑身凉飕飕的,头皮有点发麻。

    走近东西两处厢房,老旧的木质厢房窗户被风一吹发出了奇怪的叫声。

    那些当年用纸糊住的窗户现在都变成了一个个细碎的窟窿。

    我哆哆嗦嗦的说的话,走到了西厢房窗户下。

    用手电光往里面晃着,出乎我的预料,黑洞洞的屋子里居然空着,没有看到预料中的棺材。

    我反复又照了几次,这时候那扇厢房的门无声无息的开了!

    也说不准是被风吹开的还是哪个死鬼作的妖?我作为一个户外主播,看到这种情形那就只能有一个反应。

    叫骂着快速逃离,我于是大骂了一声转身逃向大门。

    出了大门之后又站住,拿着电筒对着里面一通乱晃。

    这时手机屏幕上疯子哥打出一行字,胡子传讯,看门的小鬼儿被清除,可以继续。

    看到这行字,我只好用迈步往里去,还不能太快了!不然演得就不像了!

    老实说这不太符合我的性格,依着我就直接杀进去了!

    管他什么乱七八糟,用句吹牛的话说那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就完了!何必搞的这么费事!

    没办法咱不是导演,也就只能是毛驴儿上磨任凭人家摆布了!

    刚才看过了西厢房,那现在就过去看看东厢房吧!

    我迈步悄悄地走到东厢房的窗户下,侧起耳朵听了听,除了风声再就没别的声音了。

    于是我又拿着手电筒往里面照,这次没有让我失望!

    东厢房南屋的空地上用板凳堂着,并排安放了三具棺材。

    要说这些棺材看来是有些年头了!上面的漆色都掉没了!

    既然是试探,那我就得干点作死的破事。

    我轻手轻脚走过去打开了东厢房的门,说来挺怪,也是年深日久的房门居然很完整。

    没有说因为我一碰就掉了!原本该吱嘎作响的门轴也没有响,难道说这门还有人维护不成吗?

    不过这时候不是研究门的问题,我要研究的是门后边那几具棺材。

    我照了照地上,找了一块砖头掩住了门。

    然后我才走进了东厢房,东厢房的堂屋和北屋里面都空着,屋子里还挺干燥。

    我假么假式的转了一圈,就直接去了南屋。

    到了南屋三具棺材前,我手机的屏幕上又打出了字幕。

    疯子哥发来的话说:“可以在这间屋里适当的使用神识探查一下,看看这三具棺材里到底有没有僵尸。”

    我放出神识,一具棺材一具棺材的看过去。

    由北向南,头两具棺材里都是白骨棒子,别说僵尸,就是僵尸毛也没见着一个。

    到了第三具棺材,我的神识刚刚一探进去,就和一双黑洞洞的窟窿对上了!

    再往下看,这还真的是一具死而不腐的尸体。

    搞笑的是这具尸体居然也穿着清朝的官服,难道这里还真的有一具清朝古尸?

    没等我想明白呢!那具棺材忽然震动了起来。

    可是我并没有看到棺材里那个家伙动弹,难道说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在作祟?

    随着这副棺材震动的越来越厉害,旁边的两副棺材下面垫底的板凳腿忽然折了。

    那两个棺材轰隆一下倒了下去,看着还算结实的棺材板立刻四分五裂,里面的骨头,散落了一地。

    我拿着电筒胡乱的照着,这时候,一直震动的这一副棺材的顶盖一下子飞了出去,里面那个一直没有动的家伙,就像是装了弹簧一样飞了出来。

    我本能的向后退着,那个弹飞出来的家伙两手在房顶上一按,就改变了方向,直接扑向了我。

    我脚下不断的错步,避开了这家伙的第一扑。

    这个穿着清朝官服的家伙就像是吃了兴奋剂,脚底下一蹬,第二次扑了过来。

    他在半空里大嘴不停的开合着,两排尖利的焦黄牙齿咬得咔咔作响。

    我不想再退让下去,就在他扑到我身前的一霎那,我飞起一脚将他蹬飞出去。

    要说僵尸就是僵尸,浑身的肌肉硬得像铁,震的我脚面一阵酸痛。

    可是飞出去的这家伙似乎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重重地撞在南墙上,发出了轰的一响。

    我进步跟身,准备给他再来一下狠的。

    就在这个时候,那家伙身后的墙面里忽然伸出一双手来,一上一下搬住了他的头颅,然后微微一寸,用力一拧,就听到咔嚓一声,那家伙的脖子立刻被扭断了!

    失掉了中枢神经的联系,这具穿着清朝官服的僵尸只能是不停的颤抖了!

    我也没客气,跳过去在他身上重重地踩了几脚。

    随着几声清脆的咔嚓声,这家伙就彻底不动了!

    胡子哥从墙里探出头来说:“这是个小买卖,抬抬手就搞定了!一会儿你到正房去要小心,那房子我进不去,地面都是用金砖铺成的。”

    一听到金砖,我的两只眼睛就放亮。

    胡子哥摆了摆手说:“你别会错了意,所谓的金砖并不是真金的,而是前清时候烧制的特殊砖块,声如磬硬如铁,只有帝王家和少数特殊的人家才能用得起。”

    我笑了笑说:“那也不错,我可以抠几块带着,人家不都说板砖破武功吗?我随身带个十块八块,一般人物就削的他找不着北。”

    胡子哥说:“你就别臭贫了!正房里那个家伙我见过一次,是个很厉害的老婆娘,你自己留点神,别在阴沟里翻了船。”

    我说:“咱也没必要偷偷摸摸的了吧?这么大的动静除非是聋子才听不见,只怕人家早就知道了!咱索性也光明正大的杀进去,管他是谁呢!”

    胡子哥摇了摇头:“还是要低调,这才哪到哪!正房的那位肯定知道了!但是不代表他们的核心也知道了!小心点,一步是一步,咱们往前对付着来。”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