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29章 和事佬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9章 和事佬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裸奔真是无奈的,虽然很贴近自然,但更多的是真实的无力感!

     ̄ ̄ ̄安静废话手录

    面对松树这种奇异的植物,我总是心存敬佩。

    不因为它是岁寒三友中当的汉子,而是因为它始终昂扬不断的勃勃生机。

    你看到了那颗在冰雪里耸立的青松,你就知道生命有多么珍贵的意义。

    面对一棵已经如此,这面对的一大片我就无感了!

    我只能说这一大片黑松林,一半是大自然的荣宠,一半还有着少许人工的栽培。

    我家的两只猫咪大宝要比某人聪明的多!到了林子边儿上就跑回来,跳上了我的肩头。

    某个白痴女要穿林而进,我想此时关东第九怪远比我这个光脸毛人更有吸引力!

    没啥子我只好再当一次恶人,对于说服教育不了的家伙我从来不吝啬暴力。

    被我阻拦下来的白鹦鹉借着机会狠狠的发了一回小姐脾气,直接把我从救命恩人打回了毛脸怪物的行列。

    白鹦鹉这丫头极可恶的指着我说:“你就是个大骗子!而且还是地地道道的土耳其骗子!”

    我就弄不明白了!他老白家的钱我是一毛没花着,为了她白鹦鹉出生入死不算!还耽误了我无数的时间?

    我怎么就成了骗子呢?这就不是我刚下山的时候,要放在那时候我早就一甩袖子不伺候了!

    细想想,牵挂的太多真的是够麻烦啊!

    到了最后我也懒得和她争辩,你爱说啥说啥吧!

    一只挨到了下午,约莫到了两点钟的时候,我扯着那丫头开始进林子了!

    选择这个时候进林子是有讲究的,因为这个黑松林是按照五行八卦培植的。

    但是这位高人又没有按照正常的五行八卦来排列,他用了全反的方式。

    也就是说,这一片黑松林是一个阴阳颠倒八卦排列阵法。

    原本正常的东方甲乙木生门放在了西方,而进针的时间同样也逆向到了下午。

    所以早上赶过来之后我没有急着进去,一直到了下午这才往里面走。

    就是这样也需要一边走一边计算,好在这位高人下手并不凶狠,就是计算错了也不过是多走点路。

    到了下午4点钟左右,我们走到了黑松林的中间。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在我们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条平坦的沙石路。

    路的尽头是三间茅舍上正冒着袅袅的炊烟。

    时不时的还有鸡鸣和狗叫声传来,很有点采菊东篱,马上南山之感。

    随着我们越走越近,茅舍的情况也看得越来越清楚。

    白鹦鹉这时候已经没了小脾气,她的那些傲娇都被黑松林折磨没了!

    白鹦鹉小声跟我说:“乌鸦,这地方看着就是个普通的农家院,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风范呢?”

    我努努嘴说:“要不你老人家再到外边的树林子里转一圈,你一准儿能感受到高人的风范。”

    白鹦鹉瞪了我一眼:“你去死吧!一只不知好歹的臭乌鸦。”

    走到农舍外的篱笆院墙边,一条黄毛的田园犬吠叫着扑到了院墙边。

    我站着没动,白鹦鹉却躲到了我的背后。

    那只田园犬也只是叫,并没有扑出来咬我们。

    我放大了声音说:“后生晚辈,两个迷路之人路过此地,能否方便在贵宅歇歇脚啊?”

    茅舍的门吱呀一响,门开处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

    这个人出来之后并没有说话,只是上下打量了一下我们。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这个中年人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中年人微笑着说:“远来的都是客,我家里没什么人,方便的很,两位请进来吧!”

    随后他又吆喝了一下那条狗,那条黄狗摇着尾巴凑到我们身边闻了闻,然后就跑开去了!

    我们跟着中年人进了他的房子,这房子虽然是普通的茅舍,可是收拾得十分齐整。

    一水的木质家具,案几上放着文房四宝和书籍,在结合院子里的农具,这家就很有点诗书传家的意思了!

    我想起了一副对联,上联是,耕读传家久,下联是,诗书继世长,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中年人笑眯眯的请我们落座,然后奉上茶饮。

    中年人一边放着茶碗,一边说:“这可是武夷山上采来的大红袍,两位,仔细品鉴一下吧!

    还有一路远行,想必两位还没有吃晚饭,我厨下正准备晚餐,两位一同共享如何?”

    我伸手端过茶碗,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说:“茶好不好无所谓!这些天可是亏了肠胃,还要请老兄弄得丰盛点好。”

    中年人大笑:“只要不是驴嚼牡丹,还有什么使不得!”说完,中年人转身就出去了!

    白鹦鹉死瞪着我:“有你这样做客的吗?有饭吃就不错了!

    还让人弄的丰盛点,你这脸可真够长的!再说真弄丰盛了,你敢吃吗?”

    我一口喝干了茶碗里的水,然后很随意的说:“你是头一天见我乌鸦吗?真是笨的可以!就你这样的智商都不知道怎么混到今天的!”

    白鹦鹉伸出了手,就准备施展她的九阴白骨魔爪。

    我用两个手指拈起一枝桌上放着的核桃,轻轻一夹,核桃变成了碎片。

    白鹦鹉悄无声息的收回了手,一脸的郁闷。

    坐了没几分钟,中年人就端上了菜饭。

    要说是真不怎么丰盛,一盘青菜,一盘鸡蛋,还有一盘花生米。

    我也不客套,自己盛了碗饭就开吃。

    白鹦鹉这丫头也是贼胆子!看到我放开肚皮吃饭,她也跟着吃了起来。

    风卷残云,我们俩把做上来的饭菜一扫而空。

    中年人不劝不让只是看着笑,等我们两个吃完了,我就让白鹦鹉收拾碗筷去清洗一下。

    这丫头破天荒的给面子,真的拿了空的碗筷下厨房去了!

    白鹦鹉一走,中年人拿出一副围棋放到桌上。

    他拈起一支黑棋子来说:“久未有人来,手指都寂寞了!兄弟可否陪我共谱一局啊?”

    我摇了摇手说:“算了!围棋之道太过深奥,不是我这个智商能够玩得转的。

    你老兄要是弹琴说话我就陪着你,要是再敲一曲鼓,我也愿意听听。

    说起来六年未见了!你老兄还是喜欢这样云山雾罩,这可有点对不起兄弟之情啊!”

    中年人为之一愣,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

    他一边笑,一边拍着桌子说:“乌鸦兄弟,六年未见,你已非吴下阿蒙,果然是长进了!

    我原本还要和你打一打哑谜,没想到早就被你看穿了!

    我说那么不客气的让我弄菜弄饭,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我微笑着站了起来,伸出两手和中年人紧紧相握。

    我说:“古大哥,六年未见,没想到今日得见了尊颜。

    我要不是看到了你隔壁放着的鼓,我还真不敢断定就是您呐!”

    古天风笑着说:“看来你前些时候的那场劫难没有白遭,真正的成熟长大了!哥哥我在这恭喜你脱去了天地人三煞大劫,从此天大地大,可以自由翱翔了!”

    我心思一动,脱口问道:“莫非前些时日哥哥也在吗?”

    古天风神色凝重的说:“兄弟遭逢大劫大难,我这个当哥哥的只是在旁边看了看热闹,并没有帮上什么忙啊!”

    我眯起了眼睛说:“那位胡三爷和獾子精就是哥哥拜托的吧?”

    古天风一笑:“胡三爷是我的老友,不过他更是这东北的地头蛇。

    像兄弟这种大事,就算没有我的拜托他也是要看一看的。

    至于那个小獾子与我的师门有些渊源,我多少是要看顾一下的。”

    这话就说得很明白了!我也不多说,弯下腰深深的施了一礼。

    古天风一下子扶住我,他笑眯眯的说:“咱们兄弟就不要虚文客套了!我这个当大哥的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我没有再说感谢的话,再说可就假了!

    我和古大哥重新坐下之后,古大哥就问起了我的身体和近况。

    我把大致的情形说了说,古大哥遗憾的拍了拍桌子!

    古大哥说:“离奇的人总有离奇之命,兄弟也别太过烦恼了!

    天降大任总是要先给些苦头吃的,等到云开雾散自然就神清气爽了!”

    我嘿嘿一笑说:“什么狗屁大任,我更愿意像大哥这样田园居,做个普通的农夫最好了!”

    古大哥摇了摇头说:“这恐怕是由不得你了!像你这样的不折腾个天翻地覆,是不会让你回归平静的生活的。”

    我还能怎样?只有无可奈何的苦笑了!

    看我皱起了眉头,古大哥就说:“兄弟,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煞费心机把你弄到这里吗?”

    我摇了摇头说:“煞费心机的只怕不是您,就是您大概也是人家的一环,当然您这一环是自愿的。”

    古大哥拍了拍手:“兄弟真的长大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可以放手了!

    说的不错,把你弄到这儿来,我是来做和事老的,现在就看你兄弟给不给这个面子了?”

    我皱了皱眉说:“有大哥的面子我不应该多说一个字,只是这个人想法太多了!我是真的不想和他打交道。”

    古大哥大笑:“兄弟,你想的太多了!有些事情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也怨不了那个人多想,你兄弟的实力可是让人刮目相看啊!同时也更让人害怕。

    如果办那么样一件大事,要是同道中人不能齐心,恐怕不但救不了命,还要为此伤人害命,人总得考虑周全一点不是?”

    我淡淡的笑了笑说:“哥哥您也不用替他遮掩,信得着兄弟就跟我说说,信不着就拉倒,直说就好,用不着绕那么多弯弯道。”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