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28章 独舞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8章 独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原谅是个沉重的名词,对于某些人和某些事,如果我们不想背负那么重的负担,我想最好是淡然。

     ̄ ̄ ̄安静废话手录

    白鹦鹉喝过了那杯浓厚的老酒,她就觉得血脉喷张,意识渐渐的模糊了!

    乌鸦和那位老者的对话,似乎说到了私奔,白鹦鹉还插了一句。

    她头脑里的意识更加的模糊了!白鹦鹉残存的念头想着,这都什么年头了!还有人需要私奔吗?

    这个念头转来转去,闹的白鹦鹉有些睡不着。

    忽然,一个特别优美的男声说:“欢迎大家莅临白鹦鹉小姐的个人独舞专场,现在就请白鹦鹉小姐为大家表演舞蹈长街行。”

    随着这个报幕的男声结束,一曲婉转而悠扬的乐曲奏响了。

    白鹦鹉就觉得有人在背后推了她一把,她略微往前一冲,就置身到了一个华丽的舞台上。

    一束追光灯把她笼罩在明亮的光里?,白鹦鹉不知不觉的随着音乐舞蹈起来。

    匪夷所思,白鹦鹉只是学过一段时间的芭蕾,她并不会跳这种节奏极快的现代舞,可是她觉得自己跳的还是很不错。

    舞台下也经常传来恰到好处的掌声?,白鹦鹉偷眼看下去,舞台下的光线非常的不好,看不清观众的脸,只能看清一个个人形的轮廓。

    虽然看不到那些观众的表情,可是为了那些观众的掌声,白鹦鹉也要用尽全力把舞蹈阐释的更完美。

    她跳着,回旋着,像一只飞翔在春天里的花蝴蝶。

    白鹦鹉的心情舒畅极了!她从来没有感觉到舞蹈会让人这样的快乐。

    白鹦鹉沉浸在了音乐和舞蹈里,某一瞬间她想着要是永远这样跳下去该多好啊!

    跳着跳着,那婉转悠扬的曲子忽然哀怨起来,凄苦苦的像秋夜里的蝉鸣。

    白鹦鹉的心情一下子变糟了!她的舞蹈动作也随之僵化下来。

    舞台下依旧有掌声传来,只是这掌声显得那么不合时宜,不像是在欣赏中鼓励,更像是你在犯错时他们报的倒好!

    白鹦鹉烦恼极了!为什么要跳这样一只该死的独舞呢?

    这就像某一首歌词里唱到的是谁导演的这场戏?在这孤单角色里,对白连自言自语都算不上!

    何况自己连个对白也没有说出来!白鹦鹉不想跳下去了!

    她不想在这么哀凉凄婉的音乐中起舞,为什么要配一首这样的曲子呢?

    一个旋转过后她放眼四顾,舞台的角落里一架钢琴前面背对着她坐着一个男子。

    那男子指尖飞舞,忧伤的乐曲不断的在他指下飞出。

    白鹦鹉觉得很愤怒,那男人的背影太像一个人了!能够干出这么败兴的事儿也就只有他了!

    白鹦鹉停止了旋转,快步的走向那个男子。

    她大声说:“毛脸先生,乌鸦大哥,拜托您能不能不这样扫兴。

    你知不知道一首情绪极度悲伤的乐曲对于舞者有多么糟的影响,现在请你停下来好吗?”

    那男子头也不回,依旧弹奏着这首糟糕的乐曲。

    白鹦鹉已经走到了那男子的背后,她伸出一只手拍向男子的肩头。

    就在她的手指尖将将要接触男人肩头的一瞬间,那男人突然转过了头,一条长长的黑色的蛇信子吐了过来,嘶嘶作响着探向了她的面门。

    “啊!”白鹦鹉狂叫,那男人根本就没有脸,对着她的是一个巨大的蛇头。

    除了一对放着幽兰绿光的复眼,就是那张大嘴巴里长长的蛇信子!

    白鹦鹉害怕极了!她尖叫着转过身逃开,后面是一连串嘶嘶的声音。

    白鹦鹉大叫:“乌鸦哥哥,快点来救我。”

    可是没等她喊完,她就觉得全身一紧,整个身体被一条巨大的蛇缠住了!

    那蛇高昂着头正在俯视着她,随即就收紧了身体。

    白鹦鹉就觉得全身的骨胳都在噼啪作响,白鹦鹉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她强烈晃动着自己的身体,瞬间,她清醒了过来。

    白鹦鹉用手捂着胸口一挺身坐了起来,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是在做梦。

    可是当她睁开了眼睛环顾四周之后,白鹦鹉就更困惑了!

    她伸出手在自己的脸颊上掐了一下,很痛,也就是说这不是在做梦了?

    这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白鹦鹉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墓前的台阶上,周围静悄悄的。

    自己身边没有人,也没见到乌鸦养的那两只猫咪。

    可是不对呀!昨天晚上自己明明和乌鸦进了一所大宅子。

    难道说睡了一觉,那房子就消失了!

    白鹦鹉的眼光四下打量着,突然,她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她低声自语着:“不能够!我昨天晚上明明见到的是大活人,他的照片怎么会在墓碑上呢?

    难道说,我昨天晚上遇到的是鬼!不不,不会的,可是乌鸦又在哪呢?”

    白鹦鹉一步一步向后退着,她不想承认,可是她真的害怕极了!

    退出来一段距离她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呼叫:“乌鸦哥哥,乌鸦哥哥,你在哪儿?”

    只是她跑过一个坟头前面就是另外一个坟头,白鹦鹉放眼望去,前面白茫茫的雪地上都是一个个圆球形的坟头。

    她不由自主的哭叫起来:“乌鸦哥哥,你究竟在哪儿?救命啊?”

    白鹦鹉脚下一滑,一个跟头抢出去,身体重重地趴向了地面。

    就在这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凭空抱住了她。

    白鹦鹉抬起了头,眼前正是那张带着笑容却很可恶的脸。

    白鹦鹉的心瞬间就放下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股莫名的怒气又涌上来。

    她挥起小拳头,一下又一下打向对方。

    还哽咽着叫嚷:“你个坏蛋,为什么要丢下我?”

    我想不出这丫头为什么会这样,这也太喜怒无常了!

    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更何况我也没说啥啊!

    白鹦鹉的小拳头自然是没什么杀伤力,挨两下我也只好认了!

    一个小时之后,我和白鹦鹉一前一后向东走去。

    大呆带着小呆欢快的在前面跑着,白鹦鹉却撅着个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我也懒得理这个不讲理的丫头,其实也是我拿她没办法!

    我已经把昨天晚上的事儿大致对她解释了一下,这个丫头也都听明白了!

    只是她一直纠结着她曾住过的大宅子,老是觉得我从中捣鬼把她从宅子里弄到了坟地。

    对于这件事我解释的很清楚,从来就没什么大宅子,我们一开始到的就是坟地。

    你就算用脚趾头想也能想明白,谁那么不着四六要在坟地当中盖一个大宅子呢?

    可是白鹦鹉不相信,她非得要我把这其中的道理讲明白了!

    我当然是头大,这种事怎么能讲明白呢!

    更主要的是她陷入了幻觉我并没有,你让我怎么能说清楚她进入的宅子是什么样?

    我只好说这是阴气幻化出来的,控制幻化的人走了,那宅子也就消失了!

    白鹦鹉不信,她指着地上我们吃剩下的菜饭说:“那这些东西怎么解释?”

    那些饭菜当然是真的!要不说昨天晚上那个老者手段很高明呢!

    人家玩儿的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房子当然是假的,这饭菜就是真的!

    要说这两样我也能办到!控制的阴气让你进入幻觉。

    至于那房子是什么模样那就全凭你自己脑海的自补,饭菜就可以用五鬼搬运**运来。

    做到了这些,没有相当水准的人是看不出来的!

    我很想把这些都说明白了!只是其中一些手法不是亲身体会光听是听不明白的。

    白鹦鹉这丫头说得更干脆,她说:“那你就照葫芦画瓢也来一套吧!好好的给我演示演示。

    另外本姑娘想吃九龙茶餐厅的叉烧饭了,你来两份就行。”

    我当然是没有闲的要跟谁演魔术,这大把的时间干点啥不好呢?

    我不愿意表演,白鹦鹉就一口咬定是我说谎,还乱搞鬼!

    其实上面这两样我现在只能做到一样,使用阴气在人的脑海里幻化出一个房子很容易做到。

    可要使用五鬼搬运**,我就做不到,那首先是自己要养五只鬼才行!

    我自然不想跟她纠缠,这丫头就一直撅着嘴儿把自己当成驴子。

    这样也好!我正好静一静,好好想一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对于白鹦鹉这个烫手山芋是真的很难办,除非现在就直接把她弄回香港,不然走到哪儿都是祸患。

    我自己还要去寻找胖墩儿和小鱼儿,也不可能永远跟着她。

    远的不说就说现在吧!从大胡子手里把她弄出来,我其实就算完成任务。

    可现在,一波接一波的麻烦来了!这中间到底是谁捣的鬼呢?

    我都有点想不明白了!这到底是冲着白鹦鹉来的,还是冲着我来的呢?

    还有那位好心的朋友,又是送衣服吃喝,又托人指点。

    他的骨子里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看来我还真得往那黑松林里走一趟,见识见识他指点的那个关东第九怪。

    唯一碍事的就是这倒霉丫头,就算我想玩命折腾一下都不行!

    真是后悔不应该插手她的事儿,可是现在已经退缩不得了!

    当然白鹦鹉这丫头也是个值得让人帮助的丫头,人很善良,心眼不坏,而且做的事情也是为了自己的母亲。

    当然了!她要做的事儿多半都不靠谱,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忽悠她的?

    你要说超度亡魂的确是可以积修功德,可是没听说用恶鬼也可以换回公德来。

    这中间故事一定是有的,最终是什么目的还不太清楚!

    我要不是一屁股烂事儿,真应该替她弄明白了!要是为此搭上了性命,那可就太不值得了!

    50公里并不是太远,看着眼前这片黑压压的松树林,不出意外,我们该到的地方到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