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26章 夜来灯火处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6章 夜来灯火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继的《枫桥夜泊》是我非常喜欢的古诗,尤其是前两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此时我和白鹦鹉站在山顶上,南天里有一轮不大的月牙。

    虽然我这个乌鸦没有啼鸣,可是周围的空气里弥漫的雪雾也胜似江南的白霜满天了!

    再看看山下不太明亮的点点灯火,此情此景,不说是绝美,可也是常人少见的风景。

    不要说白鹦鹉觉得美景入怀,心情舒畅,这事我也觉得有此一景,人生少一遗憾。

    要不说,人的心境真的很重要,同样人的物质生活也很重要。

    我和白鹦鹉两个此刻虽算不上锦衣轻裘,可以是吃的饱穿的暖,已经不是昨日仓皇中的逃命了!

    如果这样像是昨天晚上的那时候,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只怕早就拼了命的跑向那些灯火了!哪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看风景啊!

    我微笑着跟着白鹦鹉走向她的选择,大呆和小呆很识趣儿的,没有下地。

    我们走下山坡,应该距离那些灯火更近了!

    白鹦鹉忽然停了下来,她转回头问我:“乌鸦哥哥,你觉不觉得有点奇怪?咱俩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为什么觉得和那些灯火还是一样远呢?”

    我捻着手指说:“这也很正常!夜里的光线会干扰人的视觉,让人的判断产生失误。老话说,望山跑死马,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白鹦鹉点了点头:“有道理,视觉判断错误也是很正常。可是我总觉得,算了!那你说咱们还去不去了?”

    我揉了揉鼻子说:“今天晚上你做主,老人家不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吗!

    你今天晚上就当一回老天吧!你怎么选择都可以。”

    白鹦鹉转过身来,上上下下好一顿给我看,看完了也不说话。

    我歪着脖子看了看她说:“小色女看够了吗?这要是昨天晚上我一准去告你。

    今天晚上就无所谓了!哥哥我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见识。”

    白鹦鹉哼了一声:“少胡扯八道,你的民主就是假民主!

    我怎么老是觉得你想要看我的笑话呢!那片灯火九成九的有问题?”

    我把两手一摊:“拜托一下你白大小姐,咱们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看你的笑话我有好处吗?

    不过现在的确是考验你眼力的好机会,你不妨判断一下,咱们到底去还是不去?”

    白鹦鹉犹豫了一下,最终把小拳头一举:“本姑娘决定,咱们向着灯火出发。”

    我微笑着跟在她后面,我们两个快速的走向那片灯火。

    雪地上很难跋涉,我们都走了两个小时才走到了那片灯火的所在地。

    走近了我们发现这片灯火的所在地是一个小小的村落,看着有个五六十户人家的模样。

    房子虽然不多,但是占地极广,散散漫漫的。

    一走到这个村子边上,白鹦鹉就有点失望,这地方可不看着可不像是个现代化的乡村。

    远远近近的房子就没一户砖房,更不用说二层小楼和乡村别墅了!

    这村里的房子都是土制的建筑,房顶上苫着茅草,远远的有一户上面铺着油毡纸,似乎还是比较好的建筑。

    当然每家每户里都点着灯,之所以灯光不那么明亮,因为这些灯火都不是电灯,看着更像是蜡烛或者是油灯。

    白鹦鹉用手捂着嘴小声说:“乌鸦,你说咱们是不是穿越时空,回到了20世纪初期?这些房屋建筑看着很像是那时候的东北村落。再说都这么破败了,还能住人吗?”

    我笑笑:“你大概是穿越小说看多了!以为穿越一次就像吃顿饭那么容易。

    你没看每家每户都点着灯吗?那就说明人家住的好好的!”

    白鹦鹉瞪了我一眼,放下手,又侧起耳朵倾听。

    过了两分钟她的神情凝重起来,她走过来伏到我耳边上说:“乌鸦哥,咱们是不是中招了?

    这地方虽然有灯火,可是怎么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要知道,平常的农村,狗是很多的,就算不养狗,也应该有鸡鹅鸣叫的声音啊!”

    我微笑着看着她,伸出了一根大指竖起来。

    我说:“很好!白鹦鹉果然有长进劲,能够多方面分析问题了!

    要知道在我们看到灯火的时候,实际上就中招了!

    在你一个不熟悉的大山里,你就算发现了一个村落。

    你也应该首先能看到他们做饭取暖时升起的炊烟,距离再近一点就可以听到他们生活时造成的响声。

    如果连这两点都没有,那这就不是一个村落。”

    白鹦鹉一哆嗦,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

    随后她小声的说:“那乌鸦哥哥,你说这里是什么地方?

    难道说是传说中的鬼域!是那种人一进去就再也出不来的地方?”

    我笑了笑说:“你真的想看看这地方真实的面貌吗?我怕你看了之后会后悔害怕!”

    白鹦鹉的手心里湿润起来,很显然她非常的紧张。

    我用力的握了一下说:“要不就算了!我带你离开这里。”

    白鹦鹉此时的眼神坚定下来,又想了想她忽然自嘲的一笑,低声的对我说:“看来你骂的没错,我就是个笨丫头!

    有你这样的高手在,我怕的哪门子劲啊!不但要看,我还要看个明明白白。”

    我歪了歪嘴说:“天底下的丫头都像你这么笨,别人就不用活了!

    我可告诉你,我可没答应说要给你兜底。你真要吓着了!我可没东西给你压惊。”

    白鹦鹉撅起了嘴,用力的摇晃我的手,一边摇晃一边说:“我不管,人家就是要看,别忘了你对我可是要负责任的。”

    这丫头又开始不讲理了!我还真不敢跟她掰扯掰扯我究竟要负什么样的责任。

    没办法,我叹了口气,伸出食指和中指在她两只眼睛前一晃,然后在她左眼和右眼上又分别点了一下,我叫了声:“敕!”

    随着我这一句,白鹦鹉立刻尖叫起来,然后猛的扑进我的怀里,把头藏了起来。

    其实这也怪不了她,换成是谁都会害怕的。

    远远近近的那些房子和灯火在瞬间就消失了,他们全都变成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坟丘。

    这些坟丘在朦胧的月光下,看着是那样的冷清怪异恐怖。

    这种视觉上的巨大改变是很难让人轻易接受的,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但是实际上呢!就是这里阴气极重,已经可以随意左右人的思想,造成幻觉了!

    而且这种幻觉也远比鬼打墙更厉害,一旦你认定你周围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那你在这幻境里做的什么事情,都和现实一样。

    我伸手轻轻的白鹦鹉背上拍了两下说:“好啦!你以前探险的时候难道没经历过?小幻觉而已!

    这种情况只要你不进人家的屋子,等到明天天亮你就会平安无事的。”

    白鹦鹉依旧埋着头说:“那太不可思议了!我采访过一个老人曾经说过这样的经历。

    虽然他也没有死,但是后来就生了一场大病,一直病了很久才好了起来。

    那咱们是不是也会大病一场,我还有很多事要干,可不想这样无缘无故的病一场。”

    我伸手在她的脑门上拍了一下说:“你这个脑袋瓜子是怎么长的?我肯定是没事儿的!至于你有我在也是不会有什么的。”

    白鹦鹉这才抬起头来,四下里一阵张望之后,才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说:“今天晚上我的运气太坏了!居然带着你来了这样一个地方。

    要不然咱们俩走吧!这大半夜的也不能在这里露营啊!”

    我摸了摸鼻子说:“这个事儿啊你还真就别妄自菲薄,只要咱们在这片转悠,就一定会来这里的!

    要知道在夜里的灯火对于一个旅人来说具有不可阻挡的吸引力!”

    白鹦鹉皱了皱眉说:“乌鸦哥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人家设计好的!不管咱们愿不愿意,都会把咱们招来这个地方?”

    我冷笑了一声:“设计这是一定的!是不是专门针对咱们还不一定?

    走吧,咱们去见识见识这位设计师,看看这位老兄到底有什么见教?”

    白鹦鹉咋着眼睛:“怎么走?往哪儿走?这到处都是坟地啊!”

    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白鹦鹉一脸的惊诧:“乌鸦哥,你这是变的什么戏法?”

    我伸出手指在她脑门儿上弹了一下:“少废话,等有时间了我再跟你说,你现在就往你看到最明亮的地方去。”

    白鹦鹉伸出手捂住脑门,十分可爱的翻着眼睛说:“讨厌死了!不准动手动脚,再沾便宜本姑娘可就发飙了!”

    我有些尴尬,刚才的举动纯粹是无意识的,虽然白鹦鹉没有真的计较,那样的举动的确是不妥。

    好在白鹦鹉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我自然是在紧紧的跟上,这种地方加一万个小心也不为过。

    别好不容易才出虎口,又入狼群!

    没走出太远,我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高悬的灯笼的大院子。

    虽然说院墙也是土制的,但是看着跟别家的土房明显不一样。

    这院墙使用打夯夯出来的,是那种所谓的民国时东北大院套的外墙。

    这种外墙上面是可以跑马的,四沿八角都有炮台。

    这种院子搁在过去除了地主,是没人修建的起。

    我和白鹦鹉走到门前,上下端详了一下,黑漆的大门,门上镶着铜钉,一对半尺长的铜环挂在两扇门上。

    白鹦鹉看了看我,我说:“深夜客来茶当酒,咱们就做一回恶客去蹭一碗茶喝吧!”

    白鹦鹉点了点头,走上台阶伸手要去敲打门环。

    只是的手还没有挨上那只铜环,大门吱扭一响开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