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25章 灯海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5章 灯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僵持,是最难熬的阶段,拼的就是耐心,看着就是谁先出错。

    我也知道我应该耐着性子,完成由被追捕转化成追捕的角色转换。

    一旦完成了这种角色转换,我就用不着疲于奔命了!

    可是看着天色我真的是耐不住了!必须要在天黑前搞定这家伙。

    我拿定了主意正准备跳出去,我身边的白鹦鹉却已经先我一步,跑到了法阵边上。

    说老实话我很想骂娘,你说你一个丫头片子就不能让人省省心吗?

    可是现在说啥都晚了!那条红色的龙蟒脖子一歪两只眼睛就盯住了白鹦鹉。

    几乎都没怎么犹豫,一下子就扑了不过来。

    我也是想都没想,大声喝道:“敕!”

    引发了我设下的咒语法阵,随后我就飞奔了出去。

    两只猫咪在我的肩膀上被颠的一上一下,到此时我已经顾不上看法阵的效果了!

    我扑过去双手抱住白鹦鹉,扭过头就开始狂奔。

    我就听到后面冰飞雪碎的轰然爆裂声,最神奇的,我听到了那条龙蟒的叫声。

    不过此时我可没有心情去辨别,那红色龙蟒的叫声是像驴还是像狗。

    玩儿了命的跑啊!直接跑出了两公里外,我才慢慢的收住了脚步。

    然后抱着白鹦鹉上了一个高岗,回过头去仔细看那条龙蟒的动静。

    还好还好!那咒语法阵果然起了作用,那条龙蟒正胡乱的冲向了反方向。

    看到这儿我放下心了!我一松手把白鹦鹉扔到了雪地。

    白鹦鹉也是吓得够呛,因为我是抱着她,她一直都能看到那条龙蟒的动作。

    受到咒语诅咒的龙蟒疯狂起来,不说是毁天灭地可以差不多!

    等到我把她丢下,她这才意识到安全了!

    不过这个刁蛮的丫头从来都不是好说话,她一缓过劲来就大声指责我:“乌鸦你个没良心的,你快要勒死了我了!

    完事了你还把我扔地上。哪有你这样的,就知道占便宜,甩手就不认账。”

    我喘了两口粗气说:“拜托大姐,你把话说明白了好不好?

    这样说让别人听了很容易误会的,弄得我好像是个始乱终弃的家伙,拜托你说话也要负点责任好不好?”

    白鹦鹉一捂嘴,她也意识到自己言语上的不妥当,这么说太暧昧了!

    又歇了一会儿,我觉得自己是恢复精神了!

    白鹦鹉还赖在地上不起来,我很烦恼的说:“您老人家该起驾了!也不知道您老人家是做了多少万恶的事?

    搞得这山中一条龙蟒都来针对你,要是再不走没准就蹦出一头饿狼,道爷本事再大也得累死。”

    白鹦鹉撇了撇嘴:“我能做什么坏事,还不都是冲着我们家来的。

    把我弄到手了!怎么也能从我们家捞都想要的好处就是了!”

    对于这丫头的话我是赞同的,单纯从个人的角度看,白鹦鹉并不是一个天材地宝,也不是金童玉女转世。

    无论谁,劫持了她都没有太大的用处,那剩下的可能就是针对他们老白家了!也不一定就是为了好处,用来报复也是不错的选择。

    我揉揉鼻子说:“行啦,别臭美了!要按你的说法,我现在不就是个千万富翁,带着你直接上你家提款去就完了!”

    白鹦鹉骄傲的扬起头说:“哎!你这话还真就没说错!

    就凭你救了我这么多次,要个亿万比较难,想要个千万那就太轻松了!

    老白家的长房长孙女还换不来个千八百万的,所以说你发财了!想要发更大的财,那就得照顾好本小姐。”

    我扶了扶背上的包,吆喝了一声大呆和小呆,然后转身就走。

    白鹦鹉急了!跳起来大叫:“你上哪儿去?”

    我头也不回的说:“我这人天生八字轻,见不得横财,所以还是离你远远的,免得一不留神再丢了小命。”

    白鹦鹉在后面快速的跟着,一边走一边说:“你这个家伙少埋汰人,不就是说我浑身铜臭味吗?我偏要跟着你,熏死你个臭老道。”

    我加快了速度,很轻松的说:“那就得看我愿意不愿意了!你要有本事跟得上,我就由着你。

    可要跟不上,那你就得去污染荒山了!”

    白鹦鹉又怎么能跟得上我呢!她被我越拉越远。

    一开始还说点风凉话,可是离的远了,我也就听不见了!

    当然我也没有把她拉出太远,不然有事发生我还真就顾不过来。

    可是白鹦鹉不这么想,她觉得可能是拿钱砸我,把我弄生气了!

    这荒郊野地的大山里,我要是不带着她,没准儿她都得饿死!

    没用太长时间,她就大声道歉了。

    白鹦鹉喊叫:“乌鸦道长,对不起啦!我不应该用钱来砸你,你原谅我吧!”

    我故意装成听不清,也大声喊回去说:“你说啥?俺·听不清啊!”

    白鹦鹉喊叫:“对不起啦!别丢下我。”

    我还是说:“太远啦!听不清楚!”

    白鹦鹉加快速度向前跑了几步,离的近了一下,她又喊道:“乌鸦哥哥,我错了!对不起!”

    我放慢了速度,等到白鹦鹉到了跟前才说:“这还差不多,要知道在这大山里别说是钞票,就是成吨的金子也毛用不顶。”

    白鹦鹉一笑:“是我的错,您二哥就大人大量放过我这一马吧!”

    我叹了口气:“对错没所谓,我本来也没想扔下你。

    只不过是想咱们快点赶路,看看天黑之前能不能找个人家村落。

    要还是在雪地里宿营,那谁遭罪谁知道了!”

    白鹦鹉脸一红:“不管怎么说!拿钱来砸人就是我的不对!

    就像这种风险?,你花多少钱那些职业保镖和杀手都不会来的。”

    我笑了笑:“正因为他们不会来,我不就来了吗?只是希望下一次你要稳重点,不见得次次都有像我这样的傻瓜来救你。”

    白鹦鹉破天荒的没有反驳,而是低下了头说:“我也不想的,要不是为了我妈妈,我这个年纪不正应该上大学吗?

    鬼才愿意一天到晚跑到那些阴暗的地方,和这些见不得光的家伙打交道。

    只是我恐怕是不能同意你的说法,只要我的妈妈一天没有得救,我就一天不能离开这些死鬼东西。

    还是谢谢你了乌鸦二哥,如果你不认可,我就叫你乌鸦道长,谢谢!”

    如果说白鹦鹉撒泼放赖,刁蛮不讲理,我还真就不在乎!

    可是她一郑重起来,我就不能随便说话了!

    我使劲揉了揉鼻子说:“叫二哥或者道长都不太妥当,当时跟胡子哥结拜不算是真的。

    我又不是一个真的出家人,也就称不上什么道长。

    你要是愿意,叫乌鸦或者乌鸦哥都行,至于说谢谢就免了,无论如何救你都是我自愿的。

    还是那句话,无论是谁都是救急,救不了一生一世,你还是要慎重考虑,探险的工作能不做就别做了!”

    白鹦鹉点了点头说:“我会慎重考虑的。”

    我知道我说的话也是白说,就像现在有人劝我不要去找胖墩儿和小鱼儿,有没有我他们一定活得好好的。

    我会听人家的劝吗?除非我亲眼看到他们的生存状态,否则就是玉皇大帝说话也不给面子!

    人都是这样,话好说可事难办!只能是祝福对方能够平安罢了!

    如果我没有那么多的责任和事儿,我一定会和白鹦鹉一起去。

    可是现在,我不能说这个话,那太不负责任了!

    白鹦鹉没有表现出失望的神情,虽然她很希望眼前这个已经不是毛脸的乌鸦能够拍着胸脯说:“万事无忧,你只管放心去干,一切都由哥哥兜着呢!”

    乌鸦不说这话,有乌鸦的道理,不像某些人不负责任的乱说,到了最后还是让人很失望!

    既然说不了豪言壮语,那也就没啥可说的了!

    我和白鹦鹉都闷着头赶路,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白鹦鹉说:“乌鸦,你还是说说胡子哥的事儿,你为什么那样对他?”

    我沉吟了一下说道:“胡子哥人不错,可是他心思太重了!

    既然是要做兄弟,那就没什么可隐瞒的。

    我当时是没有立刻解除他身上的咒语,那是因为情势紧急一时来不及。

    我想或许他是因为这个有所芥蒂,所以到了最后他也不肯说出心中的想法。”

    白鹦鹉说:“我当时觉得很气愤,你那么对他。可是后来想了想,胡子哥的确是有不对劲的地方。

    尤其是在你昏迷的那段时间,他似乎对你有着强烈的忌惮,我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

    其实你要醒之前他说去找药,我后来想想那就是借口。”

    我笑了笑:“不管怎么说,紧要关头,还是他出手救了咱们。

    要不然我是没什么,你恐怕就要留在那山洞里了!

    昨天晚上的衣服应该也是他送的,不然那屋子里怎么会有这么整齐的男女两整套衣服呢!

    到现在为止,我还真说不清这位胡子哥到底是怎么想的,有什么事儿不能摊开来说呢?”

    白鹦鹉也叹息:“要说当时看你们两个结义,我真的是满心羡慕。

    虽然是他劫持了我,可是胡子哥这人还是有几分侠义。

    在你来之前他并没有虐待我,相反给了我饮水和食物,他也说过他会放了我的。”

    我还能说什么呢?这些老家伙们都是这么心思沉重!

    说着话天已经黑了!放眼望去还是见不到一点灯火。

    看来今天晚上还是要露宿了!我跟白鹦鹉一说,白鹦鹉还是坚持说再走一段,实在不行再露宿。

    我当然知道她的想法,就是我自己也不愿意在这荒野里露宿。

    那就再走一程吧!一连翻了两个山头,周围依旧是黑漆漆的大山。

    白鹦鹉指着前面的一个山头说:“咱们再翻一个山头,如果山那边还是啥也没有,那咱们就露宿。”

    奋起勇气,我和白鹦鹉一起爬上了这个山头。

    刚刚到了山顶上,白鹦鹉就欢呼起来。

    她指着山下面一片不太明亮的灯海说:“真的很幸运!下面有人家了!”

    我看了看微笑着说:“你确定要那到那些人家里去吗?”

    白鹦鹉说:“这还有什么好确定的?放着人居不去住,难道咱们要在荒山上露宿吗?”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