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24章 长白龙蟒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4章 长白龙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盛宴从来都是短暂的,只有平平淡淡的清粥小菜才是一生的味道。

     ̄ ̄ ̄安静废话手录

    事实上在啥也没有的简陋条件下要来个全猪宴是不可能的,首先野猪的内脏就没法处理。

    我也不可能搞得那么麻烦,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弄下一条猪腿,剃下两条里脊,再弄一大扇的排骨也就足够了!

    把排骨放到锅里水煮,猪腿做一个简单的处理,预备明天路上吃。

    两条里脊肉就放在火边烤了!我弄这些的同时,白鹦鹉和两只猫咪把那只野鸡分着吃光了!

    大呆和小呆对烤熟的山鸡没什么不满,只是吃得满嘴流油的白鹦鹉有些抱怨。

    等到我从背包里拿出来花椒盐儿,这丫头的怨念就深重的如山如海了!

    白鹦鹉瞪着两只大眼睛说:“乌鸦,你这就是故意的!

    明明背包里有盐你不给我吃,绝对是成心犯坏。要是在那些烤鸡肉上撒些盐那将是我平生吃过最美的食物了!可现在遗憾吶!”

    没想到这丫头还是个老饕!

    于是我平静的说:“人还是有一些遗憾的好!这样你对未来才充满希望。

    老人们不也常说十分精神使七分,留下三分压子孙。人生太完美了,未必就是好事儿!”

    我客串老师的结果就是烤好里脊肉又被那丫头抢走了一条,这回我的人生不完美了!

    忙乎完了晚饭,我在雪地里洗了个澡,换上了天上掉下来的衣服。

    看来原始人的生活还是过不得,人类向往文明是比较正确的。

    这时候屋子里已经很温暖了!火炕上也没了潮气。

    要说我应该激动欣喜,辗转反侧难以成寐,因为毕竟是平生第一次跟一个同样大的异性住在一张炕上。

    可惜!六七天的疲乏赶走了所有的乱七八糟的想法,什么也没有一场踏实深沉的睡眠来的更亲切。

    安全问题这个光荣而又伟大的任务就交给我们家大呆了!有她在我可以好好养养精神了!

    至于躺在不远处的白鹦鹉有什么想法,喜欢不喜欢,适应不适应,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一夜无梦,这一觉睡得酣畅淋漓,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胳膊有点酸麻。

    我还没有睁开眼睛,鼻子里就闻到了白鹦鹉身上好闻的香味儿。

    睁开眼睛,睡得像一只猫一样的白鹦鹉正枕在我的臂膀上,看来是完全拿我当成了一个大号的布袋熊。

    最搞笑的就是小呆这家伙,十分顽皮的睡在我们两个人中间,丝毫也不怕哪一个翻身把他压住。

    大呆正蹲在灶台旁,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屋子内外。

    一瞬间,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尽管我说不清楚这感觉是什么,只是觉得很温馨,也很温暖!

    我没有动,内心当中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把这温馨温暖延续下去。

    可是,另外一种念头告诉我,这种感觉很可怕!如果沉迷深陷在其中,那就有好多该做的事也许会耽误。

    古书上不是说温柔乡是英雄冢吗!我乌鸦当然算不上英雄,不过我还真的有很多责任没有担负起来,有很多谜团也没有解开。

    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自己该清醒清醒了!咱不能害人又害己,在没有排除所有危险之前,还是老老实实做好你这个乌鸦吧!

    我悄悄挪动身体,缓缓的把胳膊抽了出来。

    白鹦鹉似乎并没有醒,我悄悄下了地,这心才放了下来。

    我悄悄出了地窨子,在附近转了一圈,然后才大张旗鼓的回到了地窨子里。

    白鹦鹉这时候已经醒了!我们两个简单的说了几句话,用昨天晚上剩下的冷肉对付了一口,就出发了!

    在路上,我和白鹦鹉都没有多少话,只是偶尔的说一下方向,或者猜测一下距离。

    没有胡闹,没有争吵,我们两个的关系一下子回到了刚认识的时候。

    再次跋涉在雪地里,已经不像昨天那么狼狈了!

    白鹦鹉也发挥出了探险家的素质,走得又快又稳。

    如果不是这样单纯的逃命,我们两个更像是一对探险的驴友。

    因为起来的晚,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了!

    所以中午就没有休息,一直在努力赶路。

    估摸着到了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

    我烧了一堆篝火,把带着的烤肉又热了热,两个人分吃了一点。

    我们俩刚刚吃完东西,还在大快朵颐的花狸猫大呆忽然身子一转,对着我们身后的树林子发出了愤怒的吼叫。

    我一下子跳起来,毫不犹豫的把白鹦鹉拉到了我的身后。

    与此同时,我的神识也扫描了出去。

    随即,我就一弯腰抓起大呆和小呆扔到肩头,然后一只手拿着的背包,另一只手把白鹦鹉拦腰抱起,疯狂的跑向远处。

    直到上了一个小小的土丘,我才停住了脚步。

    白鹦鹉表现的很好,在这过程里一直没有喊叫挣扎。

    可是当我停下来,她就想问问到底是怎么了?

    她刚刚张开嘴,又惊恐的闭上了!

    因为她已经看到了!就在我们刚才吃东西的地方,一条三丈多长的红色大蛇出现了!

    大雪天大雪地,出现了一条大蛇这就已经违背了自然规律,更可怕的是这条蛇顶着头上的鼓包正在冷眼看着我们。

    我想都没有想,撒开腿就狂奔出去。

    耳朵后面已经传来了,某些东西剧烈划破雪面的声音。

    这条大蛇就是来追我们的,我已经放弃了是因为食物香气把她它招来的想法。

    趴在我背上的白鹦鹉不停的喊叫:“快点,再快点,那东西已经追上来了!”

    其实不用她说我也知道,就不用神识只听声音,也能判断的出那条大红蛇离我们没多远了!

    这哪是一条蛇!分明就是一个雪上飞。

    要说我原本不必这么逃命的,就算是一条能在雪地里活动的大蛇也没什么了不起!

    可是我不敢放下白鹦鹉回头跟它去周旋,因为我不知道这条蛇究竟是冲我还是冲着白鹦鹉来的。

    要是冲我来的那就打一架再说,可要是冲白鹦鹉来的,只要咬上一口我估计白鹦鹉就得报销。

    咱不能干那顾此失彼的事儿,还是先逃命要紧。

    这一跑下来,可就要了亲命,那蛇来的太快了!根本不给我布置的机会。

    只要稍一停留,就会被它追上。先不说它有没有毒,就是贴身肉搏这玩意儿也够我喝一壶的!

    没别的说的,我就是一路雪地狂奔。

    白鹦鹉也由一开始的大呼小叫,变得安静下来。

    她一面不断的报告后面的情况,一面用手给我擦着脸上热气腾腾的汗水。

    又跑了一阵儿,白鹦鹉就和我商量:“乌鸦哥,要是不行你就把我放下吧!

    那东西如果是奔我来的,也许它未必会轻易伤害我。”

    我一边狂喘着气,一边说:“少tnd废话,不管冲谁来的!

    要是给那玩意儿咬上一口,还不立刻就得回姥姥家。你给我抱住了!

    万一你要是掉下去,我可不回头救你。”

    白鹦鹉紧了紧胳膊,丝毫没有因为被我骂了而生气。

    她小声说:“你干嘛那么凶?我还不是担心咱们两个谁也跑不掉。

    要是你自己它肯定追不上你。既然你不肯扔下我,那咱们只好一起死了!”

    我呸了一口说:“观察好情况,少在那动摇军心。能够吃了我乌鸦的主,到现在还没生出来呢!”

    一边说着话,我一直都在琢磨这条大蛇的来历。

    忽然一个故事从我脑海里蹦出来,我大叫了一声说:“我知道这玩意儿是啥了!这家伙就是传说中的长白龙蟒。只有龙蟒这家伙能在冰天雪地里的活动,而且速度还这么快。”

    白鹦鹉一咋舌头:“长白龙蟒,那这条大蛇岂不是要化龙了!”

    我大叫着说:“没看到它头上的包嘛!就算没化龙也离龙不远了!”

    想到了这东西的出处,我也想到了如何对付龙蟒的办法。

    必须一定要对付它,不然早晚有我累翻的时候。

    我嘴中开始默念咒语,空出右手来掐诀。

    念叨完了,我就在奔跑的过程中甩手施展出去。

    一连向后施展了三种咒语,那条追着我们的龙蟒速度才慢下来。

    我向前狂奔了两里地,直到见不到那条龙蟒的影子了,我才停了下来。

    不过我也没敢歇着,而是拿了一根树枝在雪地上勾画起来。

    我也要施展个大招,不然一直被这条龙蟒追着早晚得挂掉。

    那种极具威力的法阵我现在还弄不出来,我只好弄一个能够起到**和浑乱的乱魂咒。

    这画在雪地上和我用手凭空比划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就算弄不傻它也要让它半天找不到北,这样我们就可以从容逃生了!

    这种咒语法阵布置得极快,没用多长时间我就弄完了!

    我带着白鹦鹉躲到一边看着,只要是这个不知死的鬼一路追过来,道爷我就要让它好看!

    约莫也就十分钟后,只见我们的来路上风雪飞扬,就像是一大团雪雾飞速的卷了过来。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我已经做好了下手的准备。

    可就在雪雾堪堪到了我的阵法边上,那雪雾就像是谁猛的踩了一脚刹车瞬间就停住了!

    我心里头一阵叫骂,这该死的龙蟒还真够狡猾!

    它怎么就看破了我的阵法呢?难道要成龙的蟒蛇它就不是蛇了吗?

    那雪雾沿着我的阵法移动着,可就是不肯踏入阵法。

    我心中是万般焦急,眼看着天就黑了!

    这游戏要是玩到了夜里,我就九成是个输字,到底该怎么办呢?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