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22章 风雪里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2章 风雪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有些人,有些朋友,注定会成为你人生里的过客,无论拥有的时候是多么的精彩,也无论你有多么惋惜,就算你用生命去挽留也挽留不住,所以要珍惜当下。

     ̄ ̄ ̄安静废话手录

    到了出口,事实证明我是白担心了一场。

    如果用白鹦鹉的话来说,那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把三防门整个打开,向外眺望了一下。

    一阵寒风袭来,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我脚边儿的两只大呆和小呆,也抖动着身体,我们都还不太适应。

    天灰蒙蒙的,大地和山川是一片银白,除了挺拔的大松树是一片绿色就再也见不到任何的别的颜色了!

    虽然是这样,我还是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在阴沟里呆久了的老鼠都想出来晒晒太阳,何况我这个原本生活在阳光下的人呢!

    到此时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我离开这个鬼地方,至于她白鹦鹉愿不愿意那就由不得她了!

    想到这儿,我立刻转回身去找那个死丫头,如果再叫板我就不客气了!

    可是没走上一半的距离,某人就哭哭啼啼的找来了!

    很简单,白鹦鹉怕了!跟乌鸦在一起的时候还可以发发脾气。

    可是那人一走就剩下她自己,白鹦鹉就不敢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我并不是蛮横不讲理的人,尤其是在面对着一个女孩子的时候。

    只要对方不是刻意的针对我,我也不会给对方难堪的。

    看着白鹦鹉一付我怕怕的模样,我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于是我给白鹦鹉两个选择,我说:“你现在有两个选项,第一是跟我一起离开这里,一起往外走寻找外界的援助。

    第二,是你自己留在这,我自己出去寻找援助,等找到了人,我再叫他们来救你。”

    白鹦鹉想了想:“咱们就不能有第三个选项吗?”

    我冷冰冰的说:“我找不出第三个选项,因为我一分钟也不想留在这里了!”

    白鹦鹉说:“可是你这两个选项都不太实际,如果要我选,我当然选第一项,跟你一起走出去。可是你看看,我只穿了两双袜子,连双鞋都没有。

    而你呢!到现在还光着膀子,就咱们这个状态,如果走出去除了冻死没有第二个结局。

    你就不能想想办法,跟外面联系一下,让他们来接咱们。”

    我承认白鹦鹉说的很有道理,我也知道以我们两个现在的条件出去会很遭罪。

    可要是不走,我的内心又隐隐不安,这种感觉太糟了!或许有什么莫名的危险正在来临。

    我苦笑了一下说:“首先对外的联系是不可能了!你也看到了,我的衣服都只剩一半了!

    就不用说放在衣服兜里的手机了!就算那手机还在,只怕也没电了!

    坐等救援就更不是什么好办法,要知道咱们已经出来七八天了!

    如果他们能找到咱们早就找到了!我不知道这当中出了什么问题,但是肯定有问题就是了!

    咱们两个现在出去,肯定是要面临很多困难,我是没问题。

    主要的还是你,光是穿一件空心的羽绒服,我也怕你支撑不住。

    你的第三个选项不就是咱们两个都留在这,我也想过。

    但是我隐隐的觉得留在这儿会有更大危险,当然这是我自己的感觉,准不准的不好说。”

    白鹦鹉把两只手放在嘴边哈了两口热气,然后才慢吞吞的说:“既然是这样,那咱们就走吧!

    跟你接触这段时间,我不得不承认你的选择大部分都是对的。”

    我深深的看了白鹦鹉一眼,要说这丫头不傲娇,不磨人,理智的时候还挺好看,确切的说是挺美丽。

    既然决定了要走,我也要多少准备一下。

    尤其是要解决白鹦鹉的困难,如果单凭一时勇气,用血肉之躯去对抗大自然是极蠢的。

    我把我残存的衣服处理了一下,全都撕成布条。

    然后我让白鹦鹉坐到台阶上,用这些布条给她裹脚和裹腿。

    我的手艺一般当然裹不出花来,不过裹的很实用,可以暂时帮她抵御寒冷,至少在走路时不用担心会扎伤脚。

    我裹完了一只又过另外一只,我偶然抬起头看了白鹦鹉一眼,不知道是脚暖和了还是什么原因,这丫头脸红扑扑,像两个富士苹果。

    给她包裹完了!我让白鹦鹉和两只猫咪都留在洞口。

    我要先到雪地里去探一下,经历了这么多波折,我也要长点心了!

    我先是在雪地里转悠了一大圈,阡陌纵横的走出几道脚印之后,我施展了青冥录里的一种秘法鸿爪无痕。

    这种秘法是专门用来对付追踪你的人,无论这人用的是传统追踪术,还是使用秘法追踪,只要沿着我的脚印,他就永远也追不到,只会在雪地里转圈子。

    弄好了这个,我又返回到洞口,背上背包,招呼她们三个一起离开这里。

    开启了灵智的大呆在雪地里跑的很适应,尤其在那光洁的雪面上几乎不留痕迹。

    小呆跑得也很好,沿着我的脚印一直向前,不过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放赖。

    走的最差的就是白鹦鹉,一个是她还不太适应雪地里的行走,另外就是她还不能适应没有穿鞋走路的感觉。

    走走停停老是不敢下脚,生怕脚下面有什么尖利的东西扎到她的脚。

    她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敢让她停留,要知道那些布条抵御不住雪地里的寒冷,如果不一直走没准儿就会冻掉两只脚。

    我索性过去拉着她,尽量带着她快走。

    没走出多远,小呆也跑了回来放赖,直接跳上了我胸前的背包。

    那些雪太凉了!就是我自己也是强撑着。

    虽然小时候很穷,可也没有光着脚在雪地里走路的经验!就更不像现在穿着条内裤就赶路了!

    看着白鹦鹉呲牙咧嘴的神情,我就知道她也冷得很!

    尤其是她睡衣下的两条光腿,肯定是冻得不轻。

    再瞧瞧我们走出的距离,也就是二三里的模样。

    说实话我也有点后悔了!白鹦鹉几次张口,最终还是说:“乌鸦,这个状态不行啊!要不然咱们回去吧!”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无边无际的大雪地,一咬牙就准备掉头回去。

    可是不知道脚底怎么就一滑,我整个摔进了雪地里。

    我的余光里,白鹦鹉也摔倒了!

    紧接着我就听到了山摇地动的响声,那种沉闷的响声让人透不过气来。

    我抬起头来四下一看,心里头是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

    我们刚刚出来的那个山头正在缓缓下落,我们身体下的大地还在剧烈的颤动着。

    同样倒在地上的白鹦鹉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这场面太震撼人了!

    同样也让我们后怕不已,如果我们两个还留在山洞里,那现在只怕就会陷入永久的黑暗里了!

    约莫过了五分钟,地面的震动停止了!

    我们曾经去过的那个山头彻底沉入了地下消失了,我和白鹦鹉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此时此刻站在大自然面前的我们,真的是太卑微,太渺小了!

    不过很快我还是一跃而起,这光着身体躺在雪地里可不是什么好滋味!

    我走过去拉起白鹦鹉,我们两个相互看了一眼,谁也没说话,就大步向前走了!

    老天爷断了我们的后路,也消灭了要回去的念想,那唯一个选择就只有向前了!

    尽管求生的**支撑着白鹦鹉,可是她走得还是很艰难。

    寒冷一刻不停的向她侵袭着,她的脚和腿很快就变得麻木没有知觉了!

    她的肺子里火烧火燎的,尽管这大山上的氧气很充足,她还是觉得要窒息。

    她已经迈不开步,只是那个男人乌鸦还用力拉着她的手,一刻不停的向前走着。

    白鹦鹉没有再发脾气,野外生存经验告诉她那个男人是对的!

    往前走就还有希望,可要停下来那就只有死亡。

    向前行进的过程里,我看到了白鹦鹉倔强的性格和坚忍不拔的勇气。

    如果易位相处,我自认不会比她做得更好。

    这个情况让我极为焦虑,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带回去的恐怕只能是一具冻尸了!

    眺望四野,看不到一丝一毫有人家的生气。

    我又能怎么办呢?开动了半天脑筋,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捏起指头,把紫阳针运到了指间,然后在白鹦鹉的后背和腰上扎了三次。

    我的目的很明确,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只有激发了人的生命潜能,她才有可能活下去。

    这三针过后,白鹦鹉立刻觉得浑身上暖和起来,甚至连脚底下都有了知觉。

    白鹦鹉笑着问乌鸦:“乌鸦你手上的银针藏在哪里了呢?居然敢偷偷的扎我,我可一定要报复回来的。”

    我摊开的手给她看:“你是冻迷糊了!我手上哪来的银针呢!”

    白鹦鹉调皮的眨着眼睛:“我知道是你捣的鬼,但是我要谢谢你,如果有可能,你再来三针把!我想更暖和一些。”

    我咧了咧嘴,这玩意儿是乱扎的吗?就这样我还不知道将来怎么给你补回去呢?

    要是再扎三下,你还不当场挂了!

    我只好无奈的说:“别胡说了!如果有力气,咱们就多走一段。看看能不能找到山居的人家,只有找到人家我们两个才能有救。”

    白鹦鹉点点头:“说的有道理!希望你的办法会一直有效,让我能够坚持到有人家的地方。另外,你也吃一根。”

    说着白鹦鹉递过来一根参须子,我看了这东西不由得大喜过望。

    有了这东西,白鹦鹉这丫头的小命至少是保住了!

    白鹦鹉看着我犹豫,就塞了过来,一边塞一边说:“我兜里还有几根,关键时刻也许能够顶一顶!”

    我也没说话,拿起那个参须子直接塞进了白鹦鹉的嘴里。

    然后拍了拍她的头说:“好哇!贪心的小丫头总是有好报,这回你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白鹦鹉不太情愿,可还是嚼了嚼咽了下去。

    随后她又摸出一根递给我,我摆了摆手说:“我暂时还用不到,记住了,不能多吃,等到两个小时之后再吃下一根。”

    就这样,在参须子的和人体刺激的双重办法下,白鹦鹉坚持着跟我走了小半天的路程。

    要说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出防空洞的时候天灰蒙蒙的,等到山头塌陷了,老天爷就开始下雪来。

    小半天的路程下来,天色也要黑了!我们两个困在大山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许等到天全黑了,我们两个也可以魂归故里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