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21章 脱离火坑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1章 脱离火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矫情不等同于可爱,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爱矫情的人绝对不会招人喜欢!

     ̄ ̄ ̄安静废话手录

    爱矫情的人不可爱,爱较真儿的人其实也不可爱。

    如果你这较真儿是用于科研数据和那些纯理性的东西,那是必须的。

    可你要适用于人情世故和情感,多半会讨死人厌!

    我背上这个妹子就是这么个爱较真儿的家伙,都已经往下掉了还跟我争辩。

    白鹦鹉说:“我可没跟你吵,我说的是道理。”

    这时候我也没心思说啥,只是想心里想着还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真的要摔到了地面上,我当然可以让这个丫头在上面,我这个垫底儿的八成就要够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洞口抛下来一束小孩胳膊粗的大棕绳。

    弄绳子的这个人很有技巧,他不是单纯的把绳子垂了下来,而是在绳子的一头拴了个石头,然后重重地甩了下来。

    这样石头下降的速度就超过了我下降的速度,我也没客气,一探手就抓住了这绳子。

    上面估计是已经固定好了!我抓住绳子之后,就没有再往下掉,而是横着荡了几荡,每一次靠近洞壁,我都用脚支开,最终稳定下来。

    不再横向移动,我立刻倒手向上爬去,爬着爬着,向上的速度加快了!

    这时候白鹦鹉欢叫起来:“胡子大哥,胡子大哥!”

    其实绳子落下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是大胡子干的。

    其实我之所以那么着急,是因为我用神识对洞口上面进行扫描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大胡子。

    当时他在犹疑不定,我猜不出他在想什么,那我当然要急着离开这里了!

    最终他伸出援手,我也不觉得奇怪,只不是过是有些事儿没法跟白鹦鹉说罢了!

    有了大胡子的拉扯,我们很快返回了地面。

    我们刚刚到了地面没有一分钟,那个洞就塌了!为此我们不得不跑出去一段距离。

    能够逃出生天白鹦鹉当然很高兴,她过去拉着大胡子一通说。

    我也不在乎这丫头是不是对我故意对冷淡,我只是想着疯子哥他们是不是该到了?

    只要他们一到,我不算大功告成,也算弄完了一半儿。

    至于剩下的事儿,只能看他们各自的想法了!

    白鹦鹉这丫头没啥!至于胡子哥那就看他怎么说了?

    有些事儿我是真的不想当着白鹦鹉的面说破了,虽然我也认同人应该更早的认识到现实的残酷,但我还是不想让这丫头看到更多的黑暗面。

    为什么会这么想,我也说不明白,总之是心里都多了一层顾忌。

    想得挺好,可是某些事情未必会按着你的愿望去发展。

    原本正和胡子哥兴高采烈说话的白鹦鹉,忽然话锋一转就对上了我。

    白鹦鹉说:“乌鸦,你说说,你为什么要那样说胡子哥?

    这次要是没有胡子哥,咱们两个都得死在里面。

    做人是要有良心的,背后说人闲话真的不是君子所为。”

    我摸着鼻子一阵的恼火,真搞不清这个女人究竟是个什么动物?

    看着我不说话,白鹦鹉接二连三的炮火就打了过来。

    我瞧那意思?很有把我弄成千夫所指,然后再打倒在地,最后再踏上一万只脚的意思。

    我承认对上这丫头,我已经是好脾气了!

    可是我也不想被人这样没完没了的指责,我冷哼了一声说:“我这个伪善君子没什么可说的!”

    白鹦鹉还是哇啦哇啦不停的说,最后的意思就是让我给大胡子道歉。

    我气极而笑,看来这好人真是做不得!

    咱先不说大胡子的事儿,就是你白鹦鹉不也是我三番两次才保住了你的小命吗?

    什么时候被救的反而成了救人的真理导师呢?要真是真理决定一切,那世界上就没有坏人了!

    我笑了两声之后对大胡子说:“胡子老大,白鹦鹉说累了她该歇歇了!

    您老人家是不是也教导我几句,让我这当兄弟的也学学好,别有事没事整天算计人!”

    大胡子老脸一红,伸手向白鹦鹉比划了一下,让她先闭上嘴歇一会。

    然后大胡子转过脸对我说:“乌鸦,的确是老哥我做的不对,这件事是鹦鹉错怪了你。

    是,在你马上要醒过来的时候,我是犹豫了!

    为什么犹豫我还不能说!所以我才借口替你找药先回到了洞上。

    但是有一点请你相信,我并没有害你们的意思,虽然中间耽搁了一点,但我还是想把你们救上来的。”

    我冷着脸,淡淡的说:“胡子老大,无论如何我都感谢你最终救了我们。

    既然有些话你不愿意说,那就不用说了!

    我现在向你提一个要求,只要你不再出手去对付那些普通人,我就可以代表疯子哥原谅你之前做的那些事儿,特勤局以后也不会把你列为追捕对象。”

    大胡子露出了为难的神情,我又补了一句说:“你无非是想延续你的种族传承。

    只是你没想过,除非你把人杀干净了,否则就还是会有人去挖你们采你们。

    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我只能说你的办法不行。”

    大胡子听了我的话沉思了一会,忽然他露出了笑脸,然后大笑着说:“我明白了!谢谢你乌鸦,我答应你的要求。”

    我走了过去,在他的身上拍了两下,然后平静的说:“好了!你现在自由了,你可以走了!”

    大胡子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向着我一拱手:“也罢,谢谢乌鸦兄弟,那咱们就此别过,有缘自会再见。”

    大胡子一转身潇洒的走了!在一旁看着一直插不上嘴的白鹦鹉可是傻了!

    她不只是插不上嘴,我们说的话她也大半听不明白。

    当然大胡子说她白鹦鹉错怪了我,而且向我道歉的话她是听明白了。

    她有心想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刚刚把我损了个一钱不值,这想要说的话也没法说出口。

    看着白鹦鹉扁着嘴,我原本想讽刺她几句,后来想想又算了!

    一个黄毛丫头片子也就是牙尖嘴利了一点,心地还不错!我真说点过分的话就是欺负人了!

    不能教训人,那咱就该干嘛干嘛去!

    我略微检查了一下身体,这次不说是亏大了可也是亏本的买卖。

    我的身体里阿呆和玲珑丹仍旧僵持着,我的可怜的紫阳针勉强保住了小命,

    我原本强大无比的神识被那地火消耗了大半,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再瞧瞧外面,龙云姐给我置办的一身新行头就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唯一算得上收获的就是,我的那一脸黑毛,包括脖子上露出来的地方长的毛,全都给地炎之火晒没了!

    我乌鸦暂时恢复成了小光脸,至于会不会再长出来我也不知道。

    我摸着鼻子一阵烦恼,这近乎全裸的样子也没法出去呀!

    再瞧瞧白鹦鹉也没好到哪去!我的那件长羽绒服也被刮的破破烂烂。

    我们两个要是从洞里往外一出,那就和原始人区别不大!标准的两个盲流子。

    可要是不出去,呆在洞里,也不知道等不等得来救援。

    按说这时间可不短了!疯子哥,就算再废物也应该找到我了!

    要不是外面出现了变故,就是有人从中作梗,压根不想让他们找到我。

    思来想去我决定还是要出去,只是这事儿得和那丫头商量商量,还不知道这个正主到底想怎么办呢?

    谁想到我这一溜号,那扁着嘴的丫头居然没了!

    我心里这个急呀!万一这丫头,又被人弄走了!我不还得费二遍事。

    只是没等我动用神识,我就听到了她的声音。

    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只见白鹦鹉正躲在一个角落里偷偷的哭泣。

    她的肩头一耸一耸的,好像是哭的很伤心?

    一边儿哭这个厉嘴的丫头还在碎碎念念:“个乌鸦,臭毛脸,就知道欺负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呜呜!臭毛脸儿你也就是欺负我的能耐!还有那个该死的大胡子,你也来骗我,看我不把你的胡子都拔光了!

    呜!最可恶的还是死乌鸦,没事就来欺负我,你等着,我早晚要把你踢到臭水沟里,让你变成落汤乌鸦,死乌鸦!臭乌鸦!”

    看着白鹦鹉这丫头怨念深重的咒骂我,我是又好气又好笑,同样头也好大。

    就她这个状态,我很难说服她跟我一起离开,没准我一开口她就会尖叫的说臭流氓,离我远点。

    看来我也得换换招数,得先把她吓住了再说。

    我索性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大声说:“姓白的死丫头,你在那干啥呢?你不知道背后骂人要烂舌头吗?

    遇上你这么个恩将仇报的家伙,我该怎么办呢?要不要先奸后杀,然后剁成肉酱呢?”

    我一开始说话,白鹦鹉就跳起来反驳。

    可是一看到我这副尊容,立刻用手捂住了脸,同时还不停的尖叫:“耍流氓啊!死乌鸦你给我滚远点儿!”

    结果后面那些话就算是白说了!我无可奈何的转回身,直到我走远了,那丫头才停止了尖叫。

    我恨恨的一跺脚,死乌鸦这都是你自找的。

    沟通不成,我决定还是先到洞口去看看,别出了一个火坑还是呆在陷阱里。

    这要是大胡子把防空洞的门一关,那我只有抹脖子的份了!

    要知道三防门那是能防住核弹的,就我这两把刷子自认离核弹的威力还差的千八百里呢!

    我往前走着,心里想着那门究竟会不会被关上呢?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