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18章 地下怨灵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8章 地下怨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朋友一个多么伟大光荣的名字,很可惜有太多的人并不知道它真正的含义,还有太多的人当不起这个称谓。

     ̄ ̄ ̄安静废话手录

    相交满天下,知音唯一人!这两句话说得极好,我不知道自己当不当得起?

    但是我想,知音也许做不到,但是我做得到一个朋友的称呼。

    我和大胡子的手紧紧的握着,不是因为相知相得,而是因为我们都曾经孤单过。

    这时候一个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也要算我一个!”

    我和大胡子转过头去,刚刚还虚弱无力虚弱要死的白鹦鹉已经缓了过来,她笑容满面的看着我们伸出了手。

    大胡子哈哈大笑,拉着我走到了白鹦鹉旁。

    他戏腻的说:“小姑娘,你可要想好了!人是不能够太贪心的,不然将来你有可能后悔啊!”

    我不太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不过白鹦鹉似乎是听明白了!

    白鹦鹉的脸一红,她娇声说:“你这当大哥的可是有点为老不尊,等我好起来,非得拔光你的胡子。”

    大胡子做出惊恐的模样,伸出两手挡住下颌,然后低声下气的说:“这可是要不得地,大哥我的胡子可是长了千把年了!真要被你拔光了,我还不得哭死!”

    白鹦鹉调皮的笑了笑说:“那你都认了乌鸦做兄弟了!那你认不认我做你的妹妹呀?”

    大胡子听到这话,忽然豪迈起来,他大声说:“好啊!死到临头,还能有这样的缘分,也不枉我大胡子辛苦了千年。

    今天索性咱们哥仨结拜吧!做一回真正的兄弟朋友,乌鸦你觉得呢?”

    我揉了揉鼻子说:“我没有意见,只是你们要想好了!我这个乌鸦可是只不祥之鸟。

    如果今日结拜了!有一天你们要倒霉了,可别怨我就行!”

    大胡子说:“这话说的没意思!咱不说他们普通人结拜说的不愿同年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日死。

    咱就一句话朋友是一辈子的事情,跟任何别的事儿都没关系!”

    话说到这儿了!我也不想再装假撇清,我大声说:“好!就为了一辈子的朋友,咱们没二话。”

    说完我就把手伸了出去,我们三个把手搭在一起,相互笑了起来。

    我们三个也不用排年庚,大胡子肯定是老大,我勉强算是老二,因为我比白鹦鹉大了不到一年。

    白鹦鹉多聪明的人呐!硬生生的撑着站起来,给我们这两个哥哥行礼。

    白鹦鹉行完礼之后,我又给大胡子行了个礼。

    随后,我拿了自己的的短笛递给了白鹦鹉,我说:“我这个二哥身无长物,只有几件乐器还看得过去。

    别的太大了没有带在身上,就把这个短笛当作给你的见面礼吧!”

    白鹦鹉笑着接了过去,然后趁大胡子不注意向我眨了眨眼。

    我没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也就只好点点头。

    大胡子把自己身上摸了一遍之后,绝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说:“老二,你这么干可有点寒碜人啊!

    哥哥我这次来的匆忙是啥也没带,搞得我这个当大哥的可有点做蜡。你这家伙不要老是搞突然袭击好不好?”

    我瞧着这个没正形的大胡子哥,心里头一阵欢喜,不过可也没有打算放过他。

    我跟白鹦鹉说:“三丫头,老大不是说他啥也没有吗?咱也就不难为他了!

    不过据说人参浑身都是宝,咱随便上去薅几根头发下来那也可以当成传家宝啊!”

    白鹦鹉十分配合的说:“好啊!好啊!胡子咱们不要了!拔几根头发绝对是可行的。”

    说着我俩就像大胡子靠了过去,大胡子伸出手护住他那不太长的头发,嘴里一个劲的嚷嚷:“你们两个要造反呢!没看哥哥我的头发比胡子还少吗!

    成心想把哥哥的头整成葛优是吗!要知道哥哥还需要保持点形象,你们的嫂子可还没进门呐!”

    我跟白鹦鹉捂着肚子狂笑,我们的胡子哥也跟着笑了起来。

    到最后为了我们将来还可以有个大嫂,我和白鹦鹉决定暂时放大胡子一马,条件是他要尽快的给我们找个大嫂。

    笑闹了一阵儿,胡子哥就拿出了大哥的范儿。

    先是给白鹦鹉把了把脉,然后让我把剩下的参须子都交给白鹦鹉,详细的解说了一下这些参须子的用法。

    我在旁边听着,心说这个胡子老大还真有两把刷子,不光是懂自身的药性,还懂得很多中医的道理。

    于是我就顺带夸了他两句,没想到胡子哥眼皮一翻说:“你小子就是不学无术,你知道李时珍不,要知道当年哥哥我可是跟着人家学了十年的中医。

    在这当今世上,哥哥我要说是中医学第一人,这天底下就没有第二个敢跟我叫板的。”

    我撇了撇嘴,这老大说话有点儿不着四六。

    胡子哥一看我这模样就恼了!他大声叫嚣说:“你小子还别不服气!不信你就弄个疑难杂症给我看看,他就没有我治不好的病。”

    有鉴于他这么狂妄,我决定给他点下马威看看。

    我也不说话,用手指了指我脸上的毛,然后慢条斯理的捋起来!

    胡子哥一下就明白了!他脸上露出郑重的神情,过了许久才说:“你小子啊!是真给我出难题!

    不过这个事儿也不是不能够解决掉!如果运气好,咱们哥仨能活着出去,哥哥我就帮你除了这一身毛。”

    话说到这儿,我们三个都神色黯然下来,是啊!不管做什么都得先活下来再说!

    过了两分钟,我抬起头准备问问这洞壁上的事儿。

    就在这时候,一阵瘆人的细碎的响声从洞壁上传来。

    紧接着,洞壁上的石头开始纷纷碎裂,然后层层掉落。

    大胡子把身一挺站到了我们前面,可是他忘了我们身后也是岩壁。

    胡子哥大声说:“乌鸦,我先跟你说一说,这岩壁后面究竟是什么?你一定要给我听清楚了!

    这岩壁后封印了无数的地下人的怨灵,他们这一次要是破壁而出,就会疯狂的杀戮所有遇到的人。

    这中间具体是什么典故,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知道这些地下人和他们的怨灵都无限的仇视人类。

    尤其这些被封印着的怨灵,他们自身充满了强大的怨念,又随时可以化成无形的能量,远远比地狱里的那些恶鬼更可怕。

    尤其是这些被封印过的,长久的忍耐让他们比平常的那些怨灵更可怕。

    等一下他们出来的时候,我会动用我千年的修行,从他们中间硬闯一条路出来,你带着鹦鹉一定要跟住了!

    千万不能掉队,否则就会被他们弄成虚无。”

    听了这话,我摇了摇头说:“老大,你这个办法并不高明!

    在此之前,我已经感应过他们的力量,我们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机会。

    如果可能,咱们三个人当中只有你还有机会利用你的特性从土里逃生出去。”

    胡子哥大力的摇了摇头:“且不说你们两个被困在这是因为我的原因,就说咱们已经结拜过了!

    他就没有我这个当老大的扔下兄弟逃命的道理,还是那句话,跟着我咱们一起冲,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白鹦鹉站在旁边握着小拳头说:“大哥说得好,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我没好气儿的把她扒拉到我们俩中间说:“我们俩正商量办法呢,你添什么乱?”

    白鹦鹉不高兴了,她伸出脚在我的脚上重重地踩了一下说:“谁添乱了?我这不是给你们鼓劲儿吗?

    再者说了,大哥说的好!总比你啥办法都没有来的强!”

    我长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可是有点儿忘本啊!

    有了大哥就忘了我这二哥,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我随后说:“老大,我就问你一句话,这些怨灵是不是有意识的?”

    胡子哥挠了挠不太多的头发说:“应该是吧!这个封印之地是我300年前无意当中发现的。

    我只知道它能封印恶鬼怨灵,但是具体是什么时候存在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据我的估计,肯定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了,说不准是上古时代的也不一定。”

    我闷哼了一声,白鹦鹉瞪着大眼睛问我:“老二,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冲她呲呲牙说:“意思就是老大说的话就跟你一样!”

    白鹦鹉板起了脸:“就跟我一样,是废物是吧!”

    我皱着眉头没说话,胡子老大还没心没肺的说:“老二不是那意思,老二的意思就是我的话和你一样都很没用。”

    白鹦鹉脸色铁青,伸出手,重重地在胡子老大的后背上掐了一下。

    胡子老大怪叫:“老三你个丫头片子,还讲不讲理了?说你的是老二又不是我,你怎么不打他呢?”

    白鹦鹉恶狠狠的说:“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

    我轻声叹了口气,随手拿过我的背包,拿出了**鼎。

    然后我先叮嘱了我们家大小猫咪两句,最后我对白鹦鹉和胡子哥说:“这第一阵我先来吧!

    如果我要是搞不定,胡子老大你就带着老三用土遁逃命。我会尽力争取为你们开出一条线路来的。”

    我的话没说完,胡子哥和白鹦鹉就一致叫嚷:“那是绝对不行的!”

    我也不理他们两个,走了几步,放出了我的神识。

    大祸就在眼前,能不能够逃出生天,我是一点底也没有。

    一面用神识感知的那些能量的运动,我一面找机会用神识向胡子哥传话。

    我要求他在无可抵挡的时候,一定要带着白鹦鹉逃走。

    胡子哥万般不肯,最终才无奈的答应了!

    就在这时候,一股荒凉古朴的气息从石壁里弥漫了出来。

    紧接着,就是浩大无比的凄凉的叫声钻进了我们的耳膜。

    我们三个都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他们来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