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16章 疯狗症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6章 疯狗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等待是个痛苦的选项,永远不如直接出击来得痛快,来的主动。

     ̄ ̄ ̄安静废话手录

    无可奈何的等待是让人绝望的,突如其来的心动却让人欢喜。

    我觉得我终于等到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的神识主动出击是被洞口封住了!可是落咒产生被动的感受还存在着。

    我想有一天,把精神修炼到某种程度,主动和被动能够完美有机的结合到一起。

    那就可以在冥冥中寻找类似奇妙的契机,永远也不用担心是个瞎子盲人了!

    目前来说这种被动的神识感知,依旧是神奇的,就像普通人的第六感一样。

    我的这种被动神识感知源自于上古咒杀的使用,当我的咒落到某个人身上之后,在我和他之间就建立了一种奇妙的联系。

    但是这种联系是单向的,被落咒的人只是单向的被感知,不能够反过来感知下咒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觉得那个该死的家伙来了,而我的主动神识此刻却没有任何感受。

    又过了少许,我们头上的洞口无声无息的开了,一个红色的身影探进了洞口。

    这个人我和白鹦鹉都不陌生,就是那个要娶白鹦鹉的阴魂女。

    这老妖婆子的出现早在我的意料之中,我甚至于猜测那个家伙唱出这场大戏就是为了等这个老妖婆子出现。

    至于那家伙为什么要这么干,我还不太清楚!

    可既然戏开锣了!那咱就演下去吧!

    早就收拢了气机的我悄悄地向白鹦鹉眨了眨眼睛,白鹦鹉此刻本色演出,什么都不做就是最好的表现了!

    阴魂女这家伙果然狡猾,她一直在洞门口那张望却不肯下来。

    其实这也是个谜团,我想不出她为什么要对白鹦鹉下手。

    白鹦鹉的这个年纪已经算不上童男童女儿了!她的生辰八字又不是闰年闰月或者是至阴之属。

    她身上唯一可以吸引邪魔外道的就只有处子之身了!那些家伙可以把她抓去采阴补阳,修炼邪法!

    只是修炼这种邪法并不需要特定到某一个女人身上,只?要是处女就可以了!用不着这么千里迢迢的来追某一个人。

    这时候一股无形的鬼气探了下来,我知道这是阴魂女在试探,鉴别我们两个真伪的存在。

    当这鬼气落到地面上的时候,我哑然失笑,看来某人还真是自作多情了!

    那鬼气一丝一毫都没有落到我身上,全都围着白鹦鹉打转转。

    看来阴魂女的目标很明确,所有的目的就是奔着白鹦鹉来的。

    那鬼气转了几圈,又返了回去,洞口的红色身影晃动了两下,看来目标明确了!

    我暗暗做好了准备,就等这个阴魂女下来了!

    出乎我的预料,阴魂女并没有下来的意思,而是在洞口那儿不知道在鼓捣什么。

    不过她没有让我等很久,一条筷子粗明亮而又透明的丝线笔直的垂了下来。

    我看着这条丝线,努力的想找到这玩意儿的出处。

    心念电转,我忽然想到了!心里说这老妖婆子果然狡猾,不过看来底蕴也挺深厚!

    她居然弄到了雪山蛛丝,而且看着蛛丝的粗细,这蛛丝的主人必定也是大妖一流。

    普通的雪山蜘蛛可吐不出来这么粗的丝,这是要用蛛丝把白鹦鹉粘上去的节奏啊!

    眼看着的蛛丝越落越低,我在不停的合计,到底要不要出手呢?

    就在那蛛丝即将沾到白鹦鹉身上的一刻,我忍不住还是出手了!

    我一甩手扔出去一块石头,强劲的石头撞在蛛丝上,把它挡开了!

    既然我认定了白鹦鹉是个朋友,我就不能把她的性命交托到别人的手上。

    阴魂女站在洞口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该死的小子!”

    随即那蛛丝一卷,就绕向了我,我自然不能束手待毙,一跃而出,避开了蛛丝的缠绕。

    我知道这玩意儿的厉害,一旦被黏住了,就只有束手待毙了!

    阴魂女也不是善茬子,她控制着蛛丝逼开了我,蛛丝一绕又缠向了白鹦鹉。

    我见势不妙又甩出了一块石头,那蛛丝又被荡开了!

    阴魂女在上面气得咬牙切齿,异常凶悍的向我叫骂:“小子,有种你报上个名来,敢和奶奶作对,就得做好被碎尸万段的准备。”

    我冷冷的哼了一声,却是不肯理会她。

    阴魂女无奈,只好控制的蛛丝来缠我,我也就只能躲避,这东西比牛皮糖可厉害多了!

    缠不到我阴婚女就用蛛丝去缠白鹦鹉,我看这样不是事,甩出一个石头荡开蛛丝之后,我就扑过去抱起了白鹦鹉。

    白鹦鹉这丫头虽然没什么力气,可是她依旧清醒着。

    发生的这一切她都看在眼里,我过去把她往起一抱,小丫头居然露出了甜甜的笑意。

    情况紧急我也没有多想,我把她往后背上一甩,她两只胳膊自然而然的抱住了我的脖子。

    躲在一边儿的大呆和小呆,看白鹦鹉占了他们的位置,就有点跃跃欲试。

    给我低低的吼了一声,大呆带着小呆又躲回到了石头后面。

    这时候阴魂女控制的蛛丝又缠了过来,我在地面上快速游走,不停的用石头弹开蛛丝。

    要说白鹦鹉是真的没力气了!抱着我的脖子,她在我的后背上都呆不住了!

    老是一个劲儿的往下滑,我不得不伸出一只手托住她。

    就是这么一个动作,不知怎么就惹恼了这丫头。

    她张开嘴在我耳朵上咬了一下,我无暇分身,反手在她身上打了一下说:“快放开,你属狗的呀!”

    我想不出这又怎么招着她了!这丫头放开了嘴就哭了起来。

    我心里头一阵烦恼,心说活该我倒霉,这不纯粹是自找麻烦吗?

    又避开了一波蛛丝的缠绕,我反手在白鹦鹉的头上摸了一下。

    然后小心顺意的说了一句:“丫头乖啊,别闹!咱要是被那蛛丝缠上了可就麻烦了!”

    没想到这么普通的一句话,还真起了作用。

    白鹦鹉停止了哭泣,我的耳朵根子清静了!也就专心一意的对付起了蛛丝。

    我一直在开动脑筋,想找个办法克制这蛛丝。

    最后我准备用我那还不太成型的紫阳针试一下,按我的推算这蛛丝应该是怕火的。

    我呼气纳气,把紫阳针由丹田运转到了食指,下一刻我就准备用紫阳针接触一下那根蛛丝。

    不成想,伏在我的背上的白鹦鹉又向下滑了一下。

    我只好身体前屈,左手用力的往上托了一下。

    我知道白鹦鹉没多少力气了!所以我也没说啥。

    不承想这丫头又淘气起来,她一口一口的往我的脖子上哈气。

    这时候那根蛛丝又绕了过来,我右手食指一点,紫阳针微露,扎在那根蛛丝之上。

    奇效!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根蛛丝就像抽了羊角风,不断的痉挛扭曲起来。

    阴魂女的上面高声大骂:“小王八蛋,你究竟搞了什么鬼?”

    我哈哈大笑:“小爷我是兽医,什么本事也没有,就是爱扎针啊!”

    白鹦鹉伏在我的背上轻轻地笑起来,然后有气无力的问我:“乌鸦,你究竟给她打的什么针啊?”

    我也笑着说:“像这种货色肯定是得了狂犬病,那自然是狂犬疫苗了!不过你丫头还是要老实点,不然当心我也给你扎两针。”

    白鹦鹉张嘴在我的耳朵上又咬了一口,然后柔声柔气的说:“我才不怕呢!有胆子你就试试看,我先把你的耳朵咬下来。”

    我是一阵气馁,遇上这么个捣蛋的丫头真是没法子!要说她可比那蛛丝难缠的多了!

    我这气馁,阴魂女站在洞口跳脚骂娘,要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某人再不出手,我也要骂娘了!

    就在我念头转过的同时,疯狂向上收着蛛丝的阴魂女忽然大叫了一声,啊!然后一头折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哈哈大笑起来,那个该死的参大胡子露头了!

    他狂笑着,把手里的一个冒着烟的东西丢了下来。

    看着那东西在空中翻滚着,划出缕缕烟气,我的心就是猛的一沉。

    这个该死的大胡子是要把我们一锅烩喽!不行!不能坐以待毙我也要行动了!

    也就在这么一瞬间,狂笑着的大胡子忽然惊讶的叫了一声,然后被一个黑影扑到身上直直的跌了下来。

    我几个错步躲开了他跌下来的方,然后跳过去手一挥,把两只猫咪扔到我的肩头。

    我大叫了一声:“都抓住了!咱们这回要来一次快速攀岩了!”

    与此同时,大胡子和抱着他那黑影纠缠缠,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

    我也顾不上许多了!飞奔到岩壁边儿上,手脚用力快速的向上爬去。

    这时候就听到大胡子怪叫怒骂,然后就是乒乓作响的打斗。

    要说我实在是盼着他们多打一会儿,这样我就可以回到地面上了!

    只是可惜呀!我攀爬了只有三分之一的路程,下面的打斗就停止了!

    只剩下了大胡子的喝骂同阴魂女的怪叫。

    大胡子叫骂着:“你个该死的疯婆子,居然敢用一个傀儡来阴老子。

    老子这回撕碎了他,看你还能有什么花招?”

    阴魂女惨嚎着,半天都说不出来话来。

    大胡子得意洋洋的说:“你个贱婢也有今天吗?这回老天开眼,看看你还敢不敢耀武扬威欺压老子?

    我奉劝你,立刻交出我的紫芝,参爷我心情好,没准儿给你留个投胎的机会。”

    阴魂女忽然不嚎了,反尔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大胡子很生气:“贱货,你还有什么可笑的!”

    阴魂女停止了笑声说道:“我笑你个该死的大胡子,明明死到临头了还要装大瓣儿蒜。

    这个独角戏你就自己唱下去吧,老娘不陪你玩儿了!”

    我转头一看,心里大叫苦也!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