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15章 艰难的等待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5章 艰难的等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同情不等于爱情,因为同情而建立的婚姻会因时间的消磨渐渐的消亡。

     ̄ ̄ ̄安静废话手录

    白鹦鹉渐渐的睡去了!看着这个同样遭受了许多磨难的女孩,我心中充满了同情。

    虽然我的境地比她悲惨,也许更应该受到同情的是我。

    但我此时却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我想她或许跟我一样,从来也没想过要谁的同情,我们需要的更多的是鼓励和支持。

    白鹦鹉越睡越沉,她渐渐的依偎进了我的怀抱。

    我轻轻的挪动身体,用一只臂膀拥着她。

    白鹦鹉或许感到了我怀抱里的温暖,她往我的身体上贴了贴。

    我看了看她熟睡中如同婴儿般的脸,心里头一阵叹息,这世界上有太多不公平的事了!

    我们两个这样的年纪,就算有这种举动,不应该是在花前月下和某个风景里吗?

    两个人一起坐在一个山洞里,面临着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就算是有点温馨也如同镜中花,水中月,虚幻到了一触即破的境地。

    转了个念头我又想到,乌鸦你个傻子,你就是太爱动感情了!

    有些事情是必然要发生的,有些事情算是巧合,可是不会因为巧合多了就变成了必然!

    你不能因为抱了一个美女一会儿,你就要信任感动帮助她一生啊!那绝对会坑死你滴!

    可是我转念又一想,是不是自己太多疑了呢!

    就算这白鹦鹉有什么目的要接近我,也用不着编这么个故事出来吧!

    要知道谎话说多了是怎么遮掩也遮掩不过去的,如果我愿意下点功夫,就能验证出白鹦鹉所说的是真的是假。

    想到这儿我就动了心思,也许我可以使用催眠**,相信在催眠术的作用下她会说出真相的!

    其实怨不得我有这心思,主要是我接触的人里好人不多!像吴江大叔一开始不也道貌岸然,让人十分尊敬吗!

    此外眼前就有一场大戏等着我,如果要加上白鹦鹉就是一桩戏中戏。

    这时沉睡中的白鹦鹉忽然发出了呓语:“妈妈,妈妈,别离开我,妈妈,你等着,我来救你。”

    听到了这几句不太全乎的话,我瞬间打消了刚才的念头。

    一个人在梦境当中说出来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除了这人假装出来的,否则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梦境,更加控制不了梦境当中要说的话。

    不管白鹦鹉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至少她本人是相信这个故事,并且生活在这个故事里的。

    看来是我太多疑了!我应该相信白鹦鹉对我说的话。

    虽然黄毛郑重的说过,张无忌的妈妈曾经告诉张无忌,女人是信不得地,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说谎骗人。

    但是我并不赞同这个观点,因为有些男人同样会骗人,诚实与否与性别没关系。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会儿,想的我脑瓜仁子疼。

    我叹了口气,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我闭上眼睛准备调息一下,没想到我肩头一动,阿呆钻了出来。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他,一直没露面的阿呆又有了些变化。

    能量塑造出来的身形显得更加清晰了,如果单纯从外形上来看,就跟一个活的乌鸦没什么分别。

    阿莱伸出大嘴在我的脖子上蹭了一下,然后垂下头,左右倒换着用他两只眼睛看着白鹦鹉。

    看了两分钟,他一反常态的没有叫,儿是用神识跟我交流起来。

    这一交流,我有了更大的惊喜,阿呆已经可以在我的脑子里说话了!

    他说的还是磕磕绊绊,不过比起来哇哇要表达的清楚多了!

    阿呆在我的脑子里说:“小,小姑娘长得不赖,心,心地也纯良的多!要比,要比那个卫青青好多了!呆鸟你的运气不错哎!”

    我连忙解释说:“你想得歪了!我对她可没什么想法,最多也就是同病相怜!”

    “哈哈,”阿呆笑了起来,随后他又说:“你个呆瓜,现在没什么,不代表以后也没什么,照我看完全可以相处下去。”

    我摇了摇头:“目前这个不是我想要做的,咱们还是说说你吧!阿呆,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阿呆咳嗽了一声:“这个事儿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也不是,我不想告诉你。

    只是我似乎还没有完全觉醒,我跟你的记忆差不多。

    只记得我们当初相逢的日子,那时候觉得你异常的亲切,别的确实想不起来了!”

    我奥了一声,觉得很失望。

    阿呆说:“你也不用着急,有些事咱们早晚都会知道的。”

    我说:“那是一定的,只是你现在困在我身体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全觉醒,你需要我做什么吗?”

    阿呆摇了摇头:“暂时不需要你做什么!我如果想到了会告诉你的。

    至于说我困在你身体里既是好事也是坏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等以后我再跟你说吧,我现在要出去溜溜了!”

    阿呆说完一展翅膀就飞了出去,我很想跟他深入的聊聊,可是这家伙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跟我说。

    既然他出去了,我就不敢随意调息了!我随时准备接受玲珑丹的压迫,我的那点真气在玲珑丹面前是真的不够看!

    于是我抬着头看着阿呆在洞里飞来飞去,我们家两只猫咪也是一样,如果不是阿呆一直跟我说话,小呆早上去跟他嬉闹了!

    阿呆一飞起来,花狸猫大呆和小呆都开始动起来。

    大呆行事儿有分寸,小呆可就没个准谱了!

    小家伙先是在我的肩膀上这头跑到那头,然后又手蹬脚刨的想爬到我头上去。

    没等我制止他呢!小家伙就从上面掉了下来,正好砸在白鹦鹉身上。

    白鹦鹉一下就行了!她睁开眼睛,看到躺在我的怀抱里,脸一下子就红了!

    不过她没有立刻挣扎离开我的怀抱,而是轻轻的说:“乌鸦,让你受累了!”

    我能说啥?我只好说:“没关系的没关系!”

    然后轻轻往起一扶她,白鹦鹉趁势坐直了身体。

    我们两个面对面坐着,因为刚才的原因,彼此都有点尴尬。

    正不知道说什么好,阿呆一展翅膀落回到了我的肩头。

    这厮不知道怎么想的,向着白鹦鹉哈哈笑了两声,然后就钻进了我的身体。

    白鹦鹉看了觉得颇为神奇,她好奇的问我:“那是什么?是你的元神吗?”

    我笑了笑:“不是,那是我的一位朋友。”

    白鹦鹉却是不肯放过我,她凑到我跟前小声说:“你就告诉我吧!求求你了!”

    我摸了摸鼻子说:“这事儿说来话长,有些事情我也说不清楚,等都我弄明白了我再告诉你。”

    白鹦鹉看明白了我的态度,很骄傲的一扬头:“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笑笑,却没有再说话,在我看来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是说不得地!

    白鹦鹉这次没有乱发小姐脾气,她走过去拿了矿泉水和方便面过来。

    我们两个分享了两口就安静下来,又过了一会儿,白鹦鹉说起她的探险来。

    这一年多她去了很多地方,还真就度化收服很多鬼。

    有的艰难,有的顺利,只是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遇到的凶猛。

    白鹦鹉叹息着,今年怕是完不成计划了!

    我听了白鹦鹉的经历,去过的地方,真是觉得自己是白活了!

    活到现在,两世为人,一直生活在h省,这次到邻省已经是我出的最远的门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一直等待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出现,真的很难想象他会带给我什么样的惊喜?

    好在卸下了伪装的白鹦鹉不再那么讨厌,我们两个谈谈说说也不寂寞!

    虽然没有了之前的那种亲密,我也觉得很有意思。

    毕竟我还是第一次和同龄的女性待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这绝对是破了我的个人记录了!

    白鹦鹉的性格也是很爽快的,不累不困的时候就说话,高兴起来咯咯的笑,忧伤了就会小声哭泣,愤怒了会拿拳头来打我,疲劳了也会枕着我的背包入睡。

    不知不觉的我们两个之间关系亲密了很多,我也喜欢上了跟她在一起的感觉。

    当然也有尴尬的时候,尤其是个人方便真的是很麻烦,幸好没有谁大解,不然日子真的会很难过。

    一天两天三天,一直到了第七天头上,那个该死的家伙还没有露头。

    尽管和白鹦鹉在一起的日子很奇妙,我的焦虑还是与日俱增。

    我不仅仅是要摆脱目前的困境,把疯子哥的案子给破了!

    还有更麻烦的是,我不知道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

    是见到我之后临时起意,还是已经蓄谋了很久,这真是一件麻烦的事儿。

    与此同时,我们的生存也成了问题。

    我还好一点,玲珑丹在体,我有点吃了激素的意思,干渴和饥饿都不能把我怎么滴!

    可是我们家的两只猫咪和白鹦鹉就惨了!猫粮和方便面已经吃光了,水也喝得一滴不剩。

    花狸猫大呆还能忍耐得住,小呆就渴的受不了!

    缠着我要水喝无果之后,小呆就跑去舔石头,那石壁上多少还有些潮气。

    白鹦鹉也渴得不行,她已经没有力气和我说话了!当然我也禁止她这么做。

    白鹦鹉也想了一些野外求生的技能,想利用潮湿的岩壁收集点水。

    可是因为我们身上的东西太少,小小的一些方便面袋子和猫粮袋子起不到真正的作用,最终还是放弃了!

    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今天那家伙还不出现,就算是没把握我也只好硬闯一下试试!

    约莫到了中午的时候,我的心里一动,那个家伙应该是来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