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14章 白鹦鹉的故事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4章 白鹦鹉的故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还可以为失去而痛苦,但是不能为了恐惧失去而忧虑,有些事儿注定是我们不能左右的,只能顺其自然。

     ̄ ̄ ̄安静废话手录

    乌鸦的话深深的刺痛了白鹦鹉,没有人可以永远坚强的活着。

    有勇敢就有软弱的时候,尤其是每个人要面对的自己内心当中痛楚的时候。

    无法用语言表达又无法倾诉,或许哭泣就是最好的独白。

    乌鸦我并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只不过我不太善于表达。

    对于弱者我永远抱着同情的态度,只不过有时候没法准确的表达出我的同情和理解,面对女性我就更束手无策了!

    白鹦鹉悲伤的哭泣的可以说是泪如雨下,如果不是专业的演员,一个人内心的悲伤是装不出来的。

    只是我想不出,一个满世界寻求刺激的富家女,内心里面真的有那么强烈的悲伤吗?

    老天爷不是已经给了她,很多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财富权势背景家室吗?还有什么让她如此悲伤呢?

    她白鹦鹉又不像我乌鸦,有着噩梦般的人生经历和诡异离奇的身世。

    要说最该哭的就是我了,我是不是也应该放声痛哭一场呢?

    悲伤这东西似乎是可以传染的·,就像是喜悦可以带给别人快乐。

    不知不觉的,我的心情低落下来。

    就连两只猫咪似乎也受到了情绪上的感染,全都溜到我的肩头上趴着不动了!

    我信手摆弄着手里的横笛,凑到嘴边轻轻地吹了起来。

    我吹的是一首无名的小调,笛声哀婉动人,为落花咏叹,为夕阳沉醉,更为秋天里某种空荡的寂寥!

    在这笛声里我回想着过往,探寻着梦境,思索着人生里的分分合合,却想不到怎样才是最完美的结果。

    笛声落尽,整个山洞里空寂寂的,没有了任何的声响。

    我走到白鹦鹉面前说:“苦难总会过去的,如果她还没有离开,那就要积极面对。

    如果一场战斗你打的累了!是可以暂时停下来休息,找个人倾诉一下你心中的迷茫。

    或许再次面对时,你就多了几分勇气。如果想说你就说说吧!我不会安慰人,但我会是个好的倾听者。”

    白鹦鹉看着我的眼睛里还有泪光,我伸出手轻轻的替她拭去了!

    白鹦鹉没有躲闪,她只是呆呆的看着我,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哇的哭出声来,然后一下子扑入我的怀抱。

    我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拥着她,任凭她伏在我的肩头上哭泣。

    过了很久白鹦鹉止住了悲声,然后轻轻的离开我的怀抱。

    擦掉了泪花的白鹦鹉恢复了平静,她抬起头不好意思的冲我笑笑。

    我说:“好过一点儿了吗?”

    白鹦鹉点点头,然后用极低的声音说:“我只是压抑的太久了!哭了一场,好多了!”

    我微微点头:“那就好,如果你已经释怀,那咱就放下。

    如果你还是觉得沉重,不妨说给我听听,我还是愿意做一个倾听者的。”

    白鹦鹉压抑的太久了!她自己觉得也需要跟人倾诉一下,虽然眼前这个人不是最好的倾诉对象,但是说说应该也没关系。

    于是白鹦鹉说:“我的故事很长的,希望你不会烦。”

    我没有说话,走过去搬了两块平整的石头放到了洞壁边儿上,然后又把我的背包放到了一块石头前。

    我在其中一块石头上坐下,示意白鹦鹉也过来坐下。

    白鹦鹉坐下之后,我让她把两只脚放到背包上,这样会暖和一些。

    随后我说:“你现在可以说了!希望不是什么儿女情长的事儿!”

    白鹦鹉幽幽的叹了口气:“那是好人才有的运气,我是没有那个命的。”

    随后白鹦鹉讲起了她的故事,白鹦鹉说:“一切的噩梦都是从我12岁那一年开始的,小时候我也是很幸福的,只是这幸福没有延续得太久。

    在我八岁那年妈妈就过世了!我当然很不快乐,我无时不刻都在想念她。

    好在有爸爸陪伴着我,用了整整两年,我才摆脱了妈妈的离开我带给我的悲伤。

    原本我认为这些都过去了,可是在我12岁那年我发现了一个关于妈妈的大秘密。

    这个秘密是我无意当中听到的,有一次爸爸去见住在佛堂里的奶奶,我当时正躲在佛堂的窗户外面玩。

    爸爸见到奶奶之后,就跪在地上恳求奶奶救一救受苦的如云。

    奶奶疾言厉色的训斥了爸爸,可是爸爸还是跪在那里恳求奶奶。

    如云就是妈妈的名字,我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他们说的是妈妈。

    爸爸诉说妈妈在地下遭受了很多苦难,奶奶还置之不理,我冲动的闯了进去,站在那里质问奶奶。

    虽然爸爸大声呵斥我,可是一向很严厉的奶奶却没有生气。

    她对爸爸说鹦鹉已经长这么大了,有些事儿也该让他知道了!

    爸爸明显的不同意,可又不敢违拗奶奶,于是奶奶就给我讲了一个让我极度震惊的事情。

    奶奶告诉我,妈妈虽然过世了,可并没有上天堂,她的灵魂被家族供养的无面神带到了黑暗的地下,在黑暗的地下里受着无尽的苦痛。

    这是家族在供养无面神时和他达成的协议,家族的长子长媳过世后灵魂就要给无面神充当劳役,直到下一个长媳过世上一个长媳的灵魂才能获得自由。

    没有人例外,也无法拯救,要知道无面神是家族供养的保护神,家族里的人谁也不敢撕毁了协议,那样整个家族就会灭亡。

    听着奶奶的叙述,看着爸爸痛苦的神情,这件事儿我就相信了一大半。

    过几天之后,爸爸又带着我使用阴阳铜镜看到了在黑暗地下的妈妈。

    妈妈的确是在受苦,她不但要忍受阴风的侵蚀,还要受到恶鬼的欺负和鞭打。

    看到这里,我忍受不下去了,我哭着问爸爸怎么才能拯救妈妈?

    爸爸说他也不知道,想拯救妈妈只有去问奶奶。

    于是我就去恳求奶奶,奶奶却说她什么也不知道。

    没办法了!我开始绝食,一连三天三夜都没吃东西。

    爸爸看我真的要饿死了!就抱着我去跪求奶奶。

    奶奶拿出一把刀,告诉我和爸爸要想拯救我的妈妈,就只有杀了她,由她去替代妈妈,这样才可以拯救妈妈。

    我和爸爸怎么可能去杀了奶奶呢!所以我和爸爸决定自杀,下去陪着妈妈受苦。

    奶奶看实在拗不过我们,就说出了另外一个办法。

    奶奶说泰国白象寺的上师古陂佛法精深,我们去求上师古坡或许会有拯救妈妈的办法。

    于是爸爸就带着我到了泰国去拜见上师古陂,古坡上师一听到这件事情就拒绝了我们。

    我和爸爸在白象寺外跪着恳求了七天七夜,古陂上师才答应想想办法。

    古坡上师闭关了三天三夜,开关之后告诉我和爸爸,无面神这力量太强大了!他自己也斗不过,救不回来妈妈。

    我和爸爸一听就绝望了!古坡上师这样的高人都帮不上忙,我们还有什么希望呢?

    古坡上师又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要我们每年能够度化66个恶鬼,他就在无面神那里说情,让妈妈少受些痛苦。

    只要我们集齐660个恶鬼的灵魂,他就可以拿着灵魂去和无面神交换,彻底换回妈妈的灵魂。

    然后再做法,让妈妈的灵魂去往天堂,那样妈妈就解脱了!所以从我12岁那年,爸爸就奔走在各地到处度化恶鬼的灵魂。

    从去年开始,我就接替了爸爸,开始行走的世界各地,寻找恶鬼度化或者收服他们。

    搜集到的那些就送到泰国古坡上师那里。等到集齐666个就可以换回我的妈妈了!

    在去年之前我也没有闲着,一方面帮爸爸收集世界各地的信息。

    另一方面也学习灵魂学,锻炼自己的胆子,强健自己的体魄。希望能早一天的拯救妈妈。”

    说到这儿白鹦鹉笑了笑:“看来我还是不够坚强,为了拯救妈妈,我应该是无所畏惧,一往直前的。没想到今天却和你说了这么多。”

    我握住她的一只手说:“在同龄人中你已经够坚强了!说一说未必就是坏事,剪掉包袱轻装上阵嘛!

    我个人在这儿表示强烈支持你,因为我和你一样,都背负着该承担的责任。”

    我说的是心里话,虽然经历不同,要达成的目标也不一样!

    但是我和白鹦鹉都是要负责任的人,相对比较起来,我还挺佩服这丫头的。

    作为一个普通人想要达成她的那种愿望,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另外白鹦鹉的故事很长,其中的复杂性也不言而喻。

    她没有说这里面的详细遭遇和经历,但是我想一定是不愉快的。

    白鹦鹉任凭我握着她的手,并没有抽回去。

    她平静的说:“所以我在卫姐姐那儿一听到你的经历,我就觉得咱们同命相连。

    我就非常希望你能加入我的探险组,帮我去度化降服恶鬼,我来帮助你寻找你的弟弟妹妹。”

    我没有再次出言拒绝,也没有立刻就答应。

    我对白鹦鹉说:“这件事儿容我再考虑一下,咱们先把眼前的难关度过去再说。”

    白鹦鹉微微一笑:“没关系,经历了这场磨难,你加不加入我的探险组,我都会帮你找到他们。

    对于那么两个勇敢坚强的孩子,我也很想见一见他们。”

    我轻轻放开白鹦鹉的手,低声说:“好了!你也说的累了!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吧!”

    白鹦鹉没在再说话,而是轻轻靠在我的肩头上闭上了眼睛。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