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13章 闹人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3章 闹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结识一个学识品格谈吐全都优雅的人,就如同置身于一片优美的风景,让人心旷神怡。

     ̄ ̄ ̄安静废话手录

    说到值得不值得,我不觉莞尔,从哪里说都是不值得,可是已经落到了这个境地就怪不了谁!

    走过来的白鹦鹉看着我古怪的笑容就问道:“想到了什么开心事?”

    我咧咧嘴,不过我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我说:“我在笑话自己,思考自己落到这种境地究竟值得不值得?”

    白鹦鹉用她那美丽的大眼睛盯着我问:“那答案呢?究竟是值得还是不值得?”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说:“你很想知道答案吗?可是我不想告诉你。”

    白鹦鹉走过来抓住我的手一阵晃,一边晃一边说:“你还是说了吧!究竟是值得还是不值得?”

    我拉长了声音说:“当然是值得的啦!至少我有机会拯救一个大美女。”

    白鹦鹉这才松开了手,用她的大眼睛白了我一下说:“谅你也不敢说不值得!”

    我摸着鼻子暗自叹息:“乌鸦啊乌鸦!想不到你也有违背本心说谎的时候!”

    不过这也正常,但凡有点脑子的也不会说不值得,要不然不是猪八戒照镜子吗?

    如果这要是黄毛或者胖墩在旁边,这俩兄弟一准送给我一对儿中指。

    然后异口同声的说:“你这叫掩耳盗铃,鱼目混珠,纯粹是自欺欺人,拜托你丫的少把别人当傻瓜成不成?”

    我也得一准反驳他们说:“完完全全的胡说八道,某人最多也就是我一普通朋友,扶助弱小照顾朋友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我想这话一说出来,肯定会受到黄毛和胖墩儿的蔑视,蔑视就蔑视吧!要是早点能见到这俩小子该多好!

    这两个小子暂时是见不到了!眼前这个大美女似乎还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话头一转就问我:“乌鸦,你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

    我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也想不出你恨我的理由。”

    白鹦鹉露出了幽怨的神情,她用低低的声音说:“其实也说不上恨,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在阴魂镇大屋里你不肯上礼台去救我,非得逼着我自己走下来。

    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怕吗?那一龙一蛇就跟真的一样,太吓人了!”

    我使劲揉了揉鼻子说:“就是为了这个你就敌视我,然后还要和我作对。

    那我现在告诉你,那一龙一蛇就是真的,如果有人触犯了他们,也真的会被他们弄死。”

    白鹦鹉露出了后怕的神情,看着我的眼神儿就更不善了!

    过了两分钟她才语气冰冷的说:“所以你就不敢上去救我,也不管我的死活,任凭我独自面对那两个怪物。

    我明白了!那时候的我对你来说还是个陌生人,不值得为我牺牲是吧?

    可要是现在呢?你现在会不会上去救我呢?”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白鹦鹉,用我可怜的少有的和女人打交道的经验,分析了一下。

    最终我还是没能想明白,这丫头究竟在想什么?

    从常规的道理上来讲,有多少傻帽愿意舍身取义去救一个不相干的人呢?

    我想是不多,这跟道德水准没关系,谁不愿意好好的活着呢?

    可是为什么这丫头说的就这样理直气壮,好像我不上去救她就是忤逆大罪犯了天条呢?

    前生后世的我想我不欠她的,也幸好不欠她的,不然我就直接下地狱了!

    可惜我压根不知道女人是天生不讲道理的,所以没有为什么,这个道理是我多年之后才想明白的。

    看着我一直沉默不说话,白鹦鹉怒气勃发,一字一句的说:“沉默就是一种态度,我明白了!就是现在你也不会上去救我的。”

    看着她这样自说自话,我是打心眼儿里好笑。

    不知不觉的就笑出了声,白鹦鹉就更气了!

    脸胀得通红,攥着小拳头就上来了!

    我连忙摆手:“慢慢来,别动手啊!有些话我也跟你说一说,咱先说说我不上去救你的道理,如果你觉得没道理再动手也不迟。”

    白鹦鹉站住了,神情里似乎有着某种莫名的变化。

    我当然猜不透也不想猜,我说:“白鹦鹉,你知道你站的礼台叫什么名字吗?这个礼台有什么说道吗?”

    白鹦鹉摇头,我放松了神情说:“那个礼台叫做阴阳戒,台阶上的那一蛇一龙叫做龙蛇杀。

    那个把你劫持的老妖婆子为了不想别人破坏你和她的婚礼,更明确的说是为了不让别人上台去抢你?,才设下了这样两个绝杀的阵法。

    你别看她出入自如,那是因为他是设阵的阵主,要是别人上去那就惨了!不光是毁灭**连神魂都剩不下。”

    白鹦鹉吐了吐舌头:“真这么厉害!那太可怕了!”

    我说:“那是当然,不然以大胡子的个性会等到你回了酒店才去抓你,那时候一准儿就冲上去了!”

    白鹦鹉点了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哎!也不对啊!

    你后来不是上去了吗?也没见着你怎么样啊?你该不是借口在骗我吧?”

    我哼了一声:“拜托一下大姐,我有那么多闲工夫,没事儿骗你玩儿吗?

    当时的情形有多么紧张你不知道?如果可以伸手就把你薅下来的话,我用得着跟你费那些话吗?”

    白鹦鹉眼睛一瞪:“你叫谁大姐?有话不能好好说呀?你急什么急呀?是不是有点做贼心虚啊?”

    我擦!我一跺脚,我现在知道什么叫做有理说不清了!

    遇上这么个牙尖嘴利的丫头,那我只能没话好说了!

    我转身就走,白鹦鹉在后面大叫:“乌鸦,你站住,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向后一甩手:“我这个做贼心虚的人还是离你远点的好,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爱信不信!”

    白鹦鹉大怒,在后面紧紧跟着,一边走还一边说:“你这是什么态度?心虚了吗?谎言被揭穿不自在了?”

    我只管走路,也不理她。我其实也是一肚子气,只不过碰上这么一个吹也吹不得,打也打不得的货,只好忍了!

    地面一共就那么大,绕了两圈白鹦鹉就不跟着了,也停止了念经似的追问。

    她不跟着我,我自然也不会往她身边凑,又不是精神变态非得找人虐!

    我转回到我们家两只猫咪身边,花狸猫大呆已经停止了进食,小呆那家伙还在狼吞虎咽的吃着。

    我给的猫粮她只吃掉了很少一部分,我伸手抱起她摸摸她,她的肚子瘪瘪的。

    我伸手摸了摸大呆的头,感觉也不怎么热,为什么没有胃口。

    我看着大呆说:“大呆,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吃东西呢?”

    大呆喵的叫了一声,抬头看看我,又低下头看看小呆,然后向我伸出了一只爪子,接着又喵喵叫了两声。

    我看了两眼就明白了!大呆在爪子上露出了两个倒钩,那意思只有两袋猫粮,如果都吃光了,小呆就会挨饿。

    明白了大呆的意思,我就笑了起来。

    我把大呆放到了地上,然后对着它打开了背包。

    我用手指着里面的猫粮说:“里面还有五六袋呢?你尽管吃吧!不用担心小呆会挨饿。”

    大呆冲着我摇了摇头,然后走到背包旁,张嘴叼住一包猫粮,向我走了过来,走到我的脚边她把猫粮放下,然后喵喵叫了两声。

    大呆的意思我听明白了!她是让我吃那袋猫粮。

    果然是灵智大开了!大呆知道关心我这个老大了!

    我笑了起来,伸手把猫粮拿起来,又放回背包。

    然后对大呆来说:“你放心吧!我现在的身体,七八天不吃东西是饿不死的。猫粮还是留给你和小呆吃,我想用不了那么久咱们就会出去的。”

    大呆点了点头又喵了一声,然后走过去把分给她的猫粮都叼给了小呆。

    小呆抬起头看看她的妈妈,转过头又看了看我,然后喵喵叫了两声。

    我微笑着说:“看我做什么?有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小呆晃了晃头却不肯再吃下去,一转身跑到了我的腿边,然后四爪并用爬到了我的胳膊上。

    我乘势把他抱在怀里,顺手抚摸了一下。

    大呆站在地上,抬起头来,对着小呆喵喵叫了两声。

    小呆躺在我的怀里也叫了两声,就放赖不肯动了!

    我对大呆说:“小家伙吃饱了!你把剩下的都吃了吧!”

    大呆摇了摇头,然后又喵了一声,似乎是在说小呆这家伙不听话。

    我这边说得热闹,白鹦鹉自己就冷清了一点。

    她迈步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自言自语的说:“怪胎!跟两只猫咪都说的这么热闹,偏偏不好好说人话!”

    她的轻蔑的态度一下子激怒了我,我恶狠狠的说:“怪胎也没什么不好!有些人还未必比得上猫呢!

    我想我有必要说清楚,那两个阵法是以你为阵眼设立的。

    只有你自己走下来,任何人也别想上去救你!

    至于我后来上去,那是因为你下来了!那两个阵法,因为你的离开已经破除了!

    还有我要说的就是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求人不如求己吗?”

    我一说完,白鹦鹉就变了脸色。

    过了片刻,她幽幽的说:“我是很没用,活着还不如人家一只猫。只会让人家讨厌,像我这样的人有什么遭遇都是应该的。”

    说完她就低下头,用手捂着脸,嘤嘤的哭开了!

    我冷着脸,也不想理她,整个一精神病嘛!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