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10章 尴尬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0章 尴尬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存在感是一个人幸福不幸福很重要的感觉,没有人愿意在人际社会里缩在某个角落,丝毫不想被关注,彻底被边缘化的人生是悲惨的!

     ̄ ̄ ̄安静废话手录

    暴力的施与未必就能得到酣畅淋漓的快感,被施与者除了**的痛苦也未必在精神上就不快乐。

    白鹦鹉打着打着就住了手,她动手打人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怎么样。

    是要虐待对方的**?还是要从**上彻底消灭对方?

    她知道自己是在发小孩脾气,被冷落和不受重视才是她真正生气的原因。

    对自身的安全和险恶的环境反而没有想太多,这或许是因为和这个毛脸小子在一起的原因。

    如果不是和他在一起,自己恐怕早就六神无主了!

    白鹦鹉的拳头是不打过来了!可是她还在哭。

    哽哽咽咽的,好像受了多么大的委屈!

    我经过反思,也觉得自己多少有些过分,不管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我多少应该关切一下她。

    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甚至于说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前生后世接触女孩子最多的也就是小鱼儿了!小鱼儿那时候还小,我只是把她当成个孩子来看待。

    小鱼儿不高兴了,我可以把她抱在怀里逗一逗,或者讲个笑话给她听。

    可是对面站着的女孩子就不能那么办了吧?她的年纪跟我差不多大小,姑且不论方法对错,多少应该有点男女大防了!

    我当然不是什么礼教的信徒,只是在省城这半年我也多少明白点人事。

    如果我们两个要是谈恋爱,那做点出格的事儿也不算个啥!

    大街上那些小青年儿搂搂抱抱的,当街亲吻的也有的是。

    可你要是这样去对待一个陌生女子,那只怕就是耍流氓了!

    想来想去,想的我一个头有三个大,完全束手无策呀!从来没想过要怎么去安抚一个不太熟的女孩子。

    我很想问问对面的白大小姐,你到底怎么样才能安静下来?

    我张了张嘴,又闭上了!这话听着也十分的别扭,咱还是别说了免得找抽。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们家里的重要员行动了!

    刚才跟白鹦鹉撕扯的时候,小奶猫掉到了地上。

    这小家伙还以为我们是在闹着玩,站在我们两个脚下穿来绕去的。

    我还真怕一个没注意踩到了他,所以用脚背一撩,把他弹到了一边。

    小呆不明所以,站在边上看了一会儿热闹。

    这时候我们两个都停下来了!他就开始动作了!

    他瞪着绿色的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白鹦鹉。

    迈开猫步就跑向了白鹦鹉,我也不知道这小家伙是怎么想的,难道就因为我用脚拔拉了他一下,他就叛变了?

    你要说小呆这家伙还挺聪明的,他跑到白鹦鹉的脚下,用身子在她腿上蹭起来。

    这要是奔我来早就顺着裤子爬到肩膀头上了!哪有这样温柔的待遇啊?

    白鹦鹉正哭着,裸露的小腿上被一个毛茸茸暖呼呼的东西一蹭,立刻吓了她一大跳。

    只是没等她叫出声,脚底下那个东西已经先叫上了:“喵!”

    一边叫一边还继续在她的腿上蹭着,白鹦鹉从来都是个有爱心的女孩子。

    她已经想到了脚下的猫咪就是那个家伙养的,她于是蹲下身体抱起了那个小家伙。

    要说我们家小呆还真是够叛徒的!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白鹦鹉的手,然后又填去了白鹦鹉脸上的泪珠。

    白鹦鹉被他的小舌头舔的脸上麻麻的,那些伤痛瞬间就不见了!

    她不停的用手抚摸着小呆,任凭小家伙在她的手上脸上舔着。

    有了这么个毛茸茸暖呼呼的小家伙在手,白鹦鹉居然莫名其妙的多了许多安全感。

    我看着那丫头和小呆两个互动着,心里多少有点泛酸。

    我扭过来看了一眼花狸猫大呆,大呆绿油油的眼光里除了满满的平静,似乎还有一些宠溺。

    我想了想也是,小呆又不是我的专属猫咪,他愿意跟谁玩儿?跟谁交朋友那都是他的自由!

    只要不跟要伤害他的人或者是恶人玩,我这个老大完全没有必要干涉。

    看来我的境界还是太低呀!远远没有人家老妈想得开。

    想到此我暗自一笑,顺手在我的背包里拿出了一颗蜡烛,点亮了,滴了几滴烛油栽在地上。

    光明一下子战胜了黑暗,虽然不能把整个洞都照亮,但是至少不觉得黑了!

    我顺手摘下背包,把里面的东西检查了一下。

    有些东西是不怕磕,不怕碰的,但是有些东西不行!

    好在我来之前,把我的大乐器包留在了车上,不然那些吉他二胡,和小提琴就剩不下啥了!

    现在的背包里除了法器符咒和一根短笛,再就是一包方便面和一瓶矿泉水。

    我看了看**鼎和铜镜都没什么问题,正要检查我的那根短笛,耳朵里却听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这声音就是某个人在颤抖,似乎牙齿都在互相轻轻敲击。

    我扭过头一看,白鹦鹉抱紧了小呆蹲在地上,整个人轻微的颤抖着。

    这洞里的温度的确不高,对我来说是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白鹦鹉就惨了点儿,她是被大胡子从卧房里劫走的,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衣,甚至连双鞋都没穿还光着脚。

    大胡子又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把白鹦鹉弄出这么远,那件睡衣也破的不成样子了!

    白鹦鹉刚才跟我又打了一架,那衣服坏的就更厉害。

    要不是她穿着内衣裤,估计直接就走光了!

    我说我一点着蜡烛她就蹲下了!原来人家姑娘是不想被我占便宜,当然我也没那心思,如果我要有点啥非分的想法就算她穿着衣服也不管用。

    我揉揉鼻子想了想,温度这么低,一时半会儿就出不去,时间长了这丫头非得长病不可。

    到时候就算有机会出去,我带着一半死不活的也是个累赘。

    所幸,咱也大方一回吧!

    我把身上穿着的羽绒大衣脱了下来,要不是这种情况我还真舍不得!

    这件衣服疯子哥给我买的时候花了两千多大洋,我自己可从来没这么阔气过!罢了,便宜这死丫头了!

    我拿着大衣走到了白鹦鹉身旁把衣服递了过去说:“你穿上吧!”

    乌鸦的动作白鹦鹉早就看到了!折腾了半天,一安静下来,她就冷的不行了!

    等到乌鸦点亮了蜡烛,白鹦鹉这才发现自己尴尬狼狈的样子!

    她立刻蹲在了地上,尽量减少自己漏光的地方。

    毛脸小子尽管是毛脸怪物,可他也是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青年。

    这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好在乌鸦那小子并没有盯着她看,似乎完全没有在意她的事情。

    蹲在地上一会儿,地面散发的寒气让她越来越冷,白鹦鹉不由自主的抱紧了小猫咪,可寒冷还是让她的牙齿开始打颤。

    这时候对面的那个小子有了动作,他随着自己发出的声音看了过来。

    白鹦鹉有些羞涩,尽管自己蹲着,可还是好多地方遮不住!

    好在刚才和他打架的时候没有光亮,不然吃亏可就吃大了!

    那毛脸小子脱了大衣,拿着走了过来。

    白鹦鹉一阵紧张,虽然从常理上讲他应该是给自己送衣服穿的,可是也不排除有别的可能,万一这小子又使坏,那可怎么办?

    没等白鹦鹉想太多,对方已经把衣服递过来,而且还语气平和的说你穿上吧!

    白鹦鹉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可是她现在没法伸手去接。

    只要站起来一伸手,自己立刻全面走光。

    她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对方已经放下了衣服然后转身走了回去。

    我递过去衣服,白鹦鹉一直不说话,一开始我还有点恼怒,这也太不识抬举了!可是没过两分钟我就明白了!

    于是我放下衣服走了回去,甚至故意背对着她。

    耳朵里听着窸窣的声音,我就知道她在穿衣服。

    我心里忍不住暗暗好笑,别说你穿上了羽绒大衣,就算是你再套上八件也挡不住我的眼睛!

    当然这一定会是个秘密,那是打死也不能说的,不然我一定会被疯狂的妇女们合伙杀掉。

    过了几分钟,我身后传来了白鹦鹉的声音:“那个乌鸦,谢谢你!”

    我说:“我可以转回身了吗?”

    白鹦鹉柔柔的声音说:“没关系了!”

    我转回身,白鹦鹉穿着我的羽绒大衣正站在烛火旁边。

    不知道是烛火映照的,还是她有些羞涩,她的脸红红的。

    我摸了摸鼻子,有点儿不知道说啥才好。

    半天才说了一句:“暖和点儿了吗?”

    白鹦鹉点了点头,随后又说:“是的,暖和多了!”

    小呆调皮的从她胸前的衣服缝里探出头来,看到我喵的叫了一声。

    我下意识的伸手过去要摸小呆的头,伸到一半儿我又停住了,这举动有点尴尬呀!

    白鹦鹉似乎没有察觉这些,她反而把小呆的头按问了回去。

    我就势收起了自己的手,目光低垂下去,赫然看到了一双雪白晶莹的脚丫。

    我愣了一愣,随即抬起了头,内心却引发了强烈的震撼。

    好美!我就这一个感觉。

    当然也不是我重返俗世之后,一次也没有见到过女性裸露的小腿和漂亮的脚丫。

    只是那时候我一天浑浑噩噩,要不是忙着案子,要不就是修行,根本顾不上无暇关注这些。

    后来我和黄毛一起在群英小学被死鬼调戏震撼了一把,同时也产生了对女性强烈的好奇。

    黄毛那时候信誓旦旦要带我去看岛国人体片,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这次突然的被震撼了一把,我还真有点儿缓不过劲来。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