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09章 叫板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9章 叫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骂绝对是件痛快的事情!你来我往刀枪剑戟,阴沟对上茅厕,无所不用其极!只是对骂绝对是个没品的事儿,污了别人染了自己,除了把事情越弄越糟,丝毫也不解决任何问题。

     ̄ ̄ ̄安静废话手录

    和人对骂当然是痛快的,单方面被损就惨点!

    如果是被亲人长辈朋友哥们损了也就罢了!可是被不相干的人损了一顿,你连个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就更郁闷!

    遇上个大胡子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我连个报复的机会都没有。

    我恨得牙根儿直痒痒,说不得再见面一定要给他点厉害尝尝。

    不过比较暖心的是我还不孤单,不是说那倒霉的丫头片子,而是我们家两只猫咪已经跑过来了!

    大呆用它的头在我的脸上蹭着,小呆子撒着娇求抱抱。

    看着这两个小家伙,我的一肚子气就没了!

    身上当然还很疼,不过有了精神慰藉,还附带着责任,**上也好过了许多。

    我把小呆抱进怀里,大呆又跳上我的肩头。

    我一边抚摸着小呆,一边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掉下来的时候只是看了个大概,现在我要好好琢磨一下,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脱身。

    这细细的一看,我是颇有点惊讶!不是因为墙壁太光,角度太斜,我就算有本事也很难爬上去。

    而是因为这洞壁上的阴阳刻画,先不说这刻画的内容,而是看着刻画的手法和存留的年代就已经颇为奇特了!

    我虽然不懂得壁画这种艺术,具体什么手法啊,到底是哪位大师的创造啊!

    但是我能大致看出来壁画的年代,这还要归功于当初看的那些道藏。

    那些道藏里是有一些插画的,道藏里并没有注明那些插画的出处和绘画时间。

    但是道藏里讲述过某些人物出现的时间,就譬如说在汉代的壁画里你是找不到门神秦琼和敬得这两个角色的。

    那时候代表门神的形象是神荼和郁垒,同样在道家学说里的人物也是一样。

    有些人物出场的年代早,有些人物出场年代晚。反映在壁画和插画里,就能够做出年代上的准确判断。

    同样的壁画作画的手法也是有年代的,因为绘画手法是不同年代的人创造出来的,因此也就可以作为时间上的断代法。

    就比如说凹凸点染法,就是在唐时从西域传进我国的。你在东汉或者西汉的壁画上就看不到这种手法。

    我现在看到的壁画手法诡异不说,主要是画面里的人物似乎从来没曾见过。

    我仔细的看了很久,也没能断定这壁画出自于什么年代,只能说是很古老的。

    壁画的内容相当的可怕,似乎画的是某个地狱,却又不同于道家的五种地狱之说。

    道家的五种地狱说的是寒冰狱火炕狱抽肠狱扒心狱和拔舌狱,佛家的十八层地狱相对多一点。

    只是这个壁画上的地狱跟这二者截然不同,围绕着圆椎体下部画了整整一圈,整体上都是一个空间。

    这个空间看着无星无月无光,我理解应该就是没有任何光线的黑色空间。

    这些空间里站满了长着绿色眼睛,灰色皮肤,身材又瘦又长的饿鬼。

    绿色的眼镜,灰色的皮肤,还有长大的爪子是这些恶鬼共同的特点。

    壁画中的这些恶鬼,个个都仰着头,看向空间的上部。

    在空间的上部有若干个开着的洞口,那里似乎有微微的光线,一个又一个的人类形象似乎正从这些洞口里掉下来。

    那些掉落到恶鬼群中的人,立刻就被恶鬼们抓住分食。

    人类恐怖的呼喊,恶鬼们贪婪的表情,人类被撕扯之后鲜血迸溅,肢体乱飞。

    那些食人恶鬼撕咬人类**,吃到食物之后的那种满足的表情,都一一刻画的十分鲜明。

    看了这恐怖的壁画我心里一阵阵的泛寒,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落到这种田地。

    其实一个壁画的内容再恐怖也不至于吓到我,让我有些摸不透的是这壁画里隐隐蕴藏着某种负面能量。

    这能量又不怎么稳定,似乎随时都能从石壁里喷涌出来。

    有生以来我并没有见过这种负面能量,又怎么能不让我心生忌惮呢?

    不仅仅是我,就是我家的两只猫咪都不怎么适应。

    大呆站在我的肩头,全身都炸起了毛,一个劲儿冲着壁画时嘶嘶的叫着。

    我知道这是猫咪的本能反应,遇到强大的威胁就会表现成这样。

    小呆怂一点儿,直接把头藏进了我的怀里。

    到了这时候我才知道大胡子的险恶用心,不过我有些纳闷儿的是,这玩意明显不是大胡子能弄出来。

    只怕就是他自己在对上这些东西也要灭火,综合他之前说的话,看来我真的是行了大运,我自己都不不得不佩服乌鸦这个名号啊!

    不等我想出主意,新的麻烦又来了!

    躺在白地上的白鹦鹉已经坐了起来,这丫头明显是恢复了精神。

    估计过了这么长时间,她的眼睛也已经适应了黑暗。

    要不然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呢!看就看吧!也缺不了块肉也少不了张皮的。

    可是这丫头她说话骂人了!白鹦鹉缓过一口气儿,自己坐了起来,眼睛也多少适应了黑暗。

    自从那个乌鸦开始绕着洞里转悠,她就注意到了。

    相当可恨的就是这家伙只顾着转悠,就是不肯过来看看她这个弱质女流。

    白鹦鹉越来越愤怒,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下去,如果再不说点什么,自己会憋死的!

    白鹦鹉冲着那家伙说:“毛脸先生,拜托一下,你能不能有点绅士风度?”

    我虽然猜不透女孩子的心思,可是坐着的这个丫头片子不满意了我还是知道的。

    我对这丫头多少也有点小佩服,先不说胆量,就是凭空摔的那一下,不轻不重,可也不是一般人能忍住的。

    到现在为止,这丫头居然一声没吭,这也算是够狠的!

    其次,被人绑架之后又掉进了这么个看不清楚的地方,没有彻底崩溃就已经是很坚强了!

    不过这些并不是我迁就她的理由,我虽然对疯子哥承诺要安全带她的回去,可不代表我要照顾她的小情绪。

    我冷冷的说:“白小姐,什么叫绅士风度我不懂,你别忘了,我就是大街上的一个拾荒者。

    每天只操心吃饭的问题,至于啥子狗屁绅士风度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白鹦鹉压了压火说:“那好,我说的更明白一点,你是来干嘛的?你不是来救我的吗?你把我扔在这儿不闻不问是什么意思?”

    我揉了揉鼻子说:“我的确是来救你的,你没看到我正在寻找逃生路线吗?你少在那胡闹行不行?”

    白鹦鹉火更大了,她用手指着乌鸦说:“我哪里胡闹了?要不是因为你失职,我还落不到这种境地呢!”

    话说到这儿,我也有点火了!我用力捻着手指说:“白大小姐,请你注意你的措辞,我没什么可失职的,我现在就没有任何的职务。

    至于你为什么落到这种境地,那是你应该反思的问题,你要不出来瞎得瑟,非得探什么险,能招来这些乌七鸟八的玩意儿吗?”

    白鹦鹉有些理屈,她也觉得自己有些强词夺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生气。

    停顿了两分钟之后,白鹦鹉说:“我不管,反正你是来救我的,你就是要照顾我,我身上在流血你知不知道?我要死了看你怎么交代?”

    我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想的?她凭什么就要求这要求那的?

    对于照顾她我没啥兴趣,更何况她身上的情况我也看的清楚,有些小伤小痛的也算不了什么。

    我冷冷的哼了一声说:“抱歉!本人没那义务,至于你且死不了呢!你以为这里黑我看不到,你不信你你看看你身后,有只大耗子正往你的衣服上爬呢。”

    白鹦鹉啊的一声惨叫,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一边跳一边还喊叫着:“哪呢?哪呢?”

    我哈哈大笑,我这一笑她就明白了!

    她愤怒的冲过来,挥拳就打,我当然是不能让她打到了!

    左手右手齐出分别抓住了她的两只手。

    白鹦鹉叫骂起来:“乌鸦你个混蛋,你就知道欺负人!”

    叫骂的同时,一膝盖顶向了我的下三路。

    我心说这丫头真够狠的,有那么大的仇吗?你要让我断子绝孙。

    要是换成敌人我一千种办法对付,可现在一样也用不上。

    我又不能真打她一顿,虽然我没什么原则不打女人,可我也不想欺负一个弱者。

    没奈何,我只好两腿一并,把她的膝盖夹住了。

    原本以为她成了单腿蹦,也就没啥章程了!

    没想到这丫头片子更疯起来,不但两只手狂舞,剩下的一条腿居然也用上了,又踢又踹不算,她还来踩我的脚。

    要说她的这些胡闹对我构不成太大的伤害,可是这么纠缠不休实在是烦人!

    我又不能发狠把她丢出去,真要伤到她了还真就没法交代。

    情急之下,我大吼一声:“住手,你再不老实,我可就不客气了!”

    我意想不到的是白鹦鹉只是呆了一呆,随即她又疯狂起来。

    一边乱动一边儿喊叫:“死毛脸,你有什么资格吼我?我就不老实了!我看你怎么不客气,你也就欺负女人的能耐,呜呜……”

    白鹦鹉一叫板,我还真有点儿火大!可是没等我发脾气,她就哭了起来。

    她一哭我就麻爪儿了!我也琢磨我是不是真就是欺负女人的能耐?

    慢慢的我就放开了手,任凭白鹦鹉挥动拳头敲打过来。

    似乎我是有点过分了!别说当初看着这丫头挺顺眼的,怎么就叫起板来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