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07章 某人混蛋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7章 某人混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彷徨是一种很可恶的感觉,失落中的无所适从是彻底失败的前兆。人不能一直生活在这种感觉里,哪怕是错误也要选择一条道路走下去。

     ̄ ̄ ̄安静废话手录

    白鹦鹉一点一点醒了过来,但是她并没有睁开眼睛。

    她倾听着周遭的声音,周围很安静,听不到人活动的声音,只是偶尔有一些东西在爆响,远远的似乎还有水滴的声音。

    白鹦鹉可以闻到松木燃烧的味道,加上眼前朦胧的红色光亮,她猜测不远处点着火把或者是火堆。

    过了五六分钟,周围的声音依旧如此,听不到有特别的变化。

    白鹦鹉这才偷偷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大部分的地方都黑着,只有在她躺着的地方,五米开外插着一支燃烧的火把,那火把时不时的曝出一些火花,同时伴随着噼啪的声音。

    借助火把的光亮,白鹦鹉大致得出来一个结论,自己似乎在一个山洞里。

    自己躺着的地上很凉,又等了几分钟听不到有人来,白鹦鹉就坐了起来。

    这下看得更清楚了,自己的确是在一个洞里,只不过这个洞似乎有人工修建的痕迹,那些火把照不亮的墙上,似乎有某些字迹。

    我这是在哪儿?白鹦鹉非常的疑惑,自从被那个可恶的大胡子拉进地面自己就晕了过去。

    到了此时,她已经很难判断出所在的位置了!

    偏偏白鹦鹉只穿着睡衣,一样探险工具也没有带在身上,就更不用说手机或者是定位装置一类的东西了。

    既然没人看着,那还是快点逃走的好!

    白鹦鹉站起来,直接走向那个火把所在。

    在这种黑乎乎的地方,要是没有照明工具,只怕是很难逃生出去。

    脚底下被咯的很痛,那些小石子儿小沙子似乎专门和白鹦鹉的脚底下过不去。

    白鹦鹉也顾不了这许多,谁知道那大胡子把她抓来了究竟要干什么?

    如果要是被当作禁囚那可就惨了!要知道白鹦鹉长这么大恋爱都没谈过,如果被人家当成生育工具,那这辈子岂不就毁了!

    白鹦鹉越想越害怕,她的动作速度也越来越快,一定要逃出去,一定要逃出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几米远的距离怎么就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到呢?

    白鹦鹉心慌极了!不顾一切的跑了起来。

    紧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不管白鹦鹉怎么跑,她都跑不到火把前面,那看着也就几米的距离仿佛永远也到不了!

    忽然脚下一痛,白鹦鹉跌倒在地,她的脚底被某个尖利的石头扎破了!

    小腿又在跌倒的过程里磕到了,恐惧疼痛让白鹦鹉哭叫起来。

    她悲伤的声音在周围不断的回响着,白鹦鹉真心觉得委屈,从小到大也没遭过这么多的罪。

    当然更主要的是恐惧,如果一直逃不出去,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死在这里?

    痛哭了一会儿,白鹦鹉平静了一些。

    她从来就是一个不服输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跟着燕子毛毛虫出来探险。

    白鹦鹉咬了咬牙又站了起来,不过这次她没有那么鲁莽,借助着火把的光亮她开始观察周围和地面的情况。

    看了一会儿,白鹦鹉发现了一些端倪,地面上的脚印十分的杂乱,总体上却不是向着一个方向,那些脚印走来走去似乎都在画圈。

    首先说地上多出来很多脚印就不正常,这地方是自己第一次来。

    就算是自己走过来,现在又走回去,最多也就是两行足迹。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脚印重复叠加?难道说自己一直在重复着走路?

    白鹦鹉抬起头来,看向不远处的那只火把。

    这时候她才发现,那火把好像是很近,可是火花跳跃却显得极为的飘忽。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路数呢?是那闻名遐迩的悬魂梯,不对,自己走的路是个平面的,就算有点儿坡坡坎坎也不像楼梯那样,可以形成视觉上的障碍。

    不是悬魂梯又是什么呢?这种感觉有些类乎于鬼打墙。

    可是也不对,明明可以闻到火把燃烧的味道,那就说明距离火把并不远。

    除了那种飘忽的视觉感觉,自己的心智并没有迷失。

    白鹦鹉开始实验,试图走出目前的困境,哪怕脚底下的伤口一直在流血,她也没有停止。

    实验过无数次之后,白鹦鹉彻底的绝望了!

    她带血的脚印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圆圈,无论向不向着火把走,她都走不出一条直线来,绕着圈子是永远也走不出目前的困境的。

    白鹦鹉自己都觉得神奇,似乎是某种神秘的力量正在左右着她。

    已经走不动了,白鹦鹉索性也不走了!

    她坐在地上陷入了幻想,她的念头流转着,先是想到了小时候的美好时光。

    妈妈在的日子,他们一家三口一同吃饭,一同出去游玩,那是多么快乐的日子。

    可是有一天,妈妈不见了!爸爸红肿的眼睛告诉她,妈妈去了天国,那是个很遥远的地方,短时间内是不能回来看她了。

    奶奶告诉自己,在夜里仰望天空,天空里看着最明亮的那颗星就是妈妈,每到夜晚她都守护着你。

    在无数个夜晚,白鹦鹉从梦中醒过来,她走到屋外仰望天空寻找那颗最明亮的星星。

    对着那颗星星低声倾诉,诉说心中的快乐和悲伤,喜悦和烦恼。

    她相信,相信妈妈会知道一切,会分享她的快乐和悲伤喜悦和烦恼。

    可是,这12岁的那一年,在噩梦般的那一天,星星的梦想破碎了!妈妈不在天堂却在地狱里。

    从那一天开始,白鹦鹉就学会了坚强,她要战胜一切,妈妈在等着她,等着她的拯救。

    泪水再一次的流了下来,这不是软弱的泪水,绝望,无比的绝望,抓住了她的心房。

    白鹦鹉低声缀泣着,忽然间她愤怒起来,她一个大家闺秀,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愤怒,她想要骂人。

    骂那个该死的大胡子,骂那个死老妖婆,还有那个可恶的乌鸦。

    这些该死的家伙凭什么要左右别人的命运?凭什么来裹挟她这么一个小女子?

    于是乎,从来没有骂过街的白鹦鹉像个泼妇一样的开始骂大街。

    骂着骂着她忽然觉得不对,周围似乎亮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来:“我去!这是那个温柔文雅的小姐姐吗?怎么像长街上的泼妇呢?

    我现在是要重新考虑,把你弄回来是不是个错误?”

    白鹦鹉顺着声音一看,十多米外一张桌子后正坐着那个该死的大胡子。

    再次看到这个该死的家伙,白鹦鹉的愤怒就爆棚了!

    她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大胡子大声叫骂:“你个该死的王八蛋,凭什么绑架老娘?

    前世今生我又不欠你的,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个王九蛋……”

    坐在桌子后面的参大胡子可有点傻眼,他万万想不到一个温柔如水的大家闺秀居然真的骂大街了!

    弄了几分钟他笑了起来,参大胡子得意的说:“你个小娘皮,还有点儿性格呀!

    骂的好!胡子爷我喜欢!看来我的选择没错,难怪那个老妖婆子会要娶你!

    不管你骂啥,只管骂,等你骂累了,胡子爷就和你进洞房。”

    白鹦鹉被大胡子这一番话一下子就弄灭火了!她除了骂两句:“你无耻,你下流!”再也说不出来啥了!

    白鹦鹉不敢想象,真要跟这家伙入了洞房,那会是何等凄惨悲凉!

    老实说她被吓住了!白鹦鹉消停了!可大胡子还不肯放过她,一边胡说八道,一边蹦跶起来。

    白鹦鹉用手捂住了耳朵,低下了头,她不能听也不想再看下去了!

    就在这时候,一只手在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白鹦鹉本能的一哆嗦,张开嘴就大叫。

    一只手伸过来捂住了她的嘴,白鹦鹉很不客气的一口咬下去。

    那只手的主人沉闷的哼了一声,随即一张毛茸茸的脸凑到了她的耳边低声说:“嘘!不要叫,我是来救你的!”

    白鹦鹉听出来了,这声音的主人是他。

    虽然白鹦鹉刚刚破口大骂过这个家伙,可是一听到这个声音,她心里是止不住的欢喜,白鹦鹉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才是她的救星。

    白鹦鹉松开了嘴,忍不住扑进了那人的怀抱。

    我吐了两口凉气,心里说这丫头下口可真狠啊!

    没错!我来了!跋山涉水的来了!为了一个一见面就咬我一口的丫头片子!

    这会儿我真的想,到底是值得还是不值得?

    就在刚刚这死丫头不还在破口大骂说我是个混蛋吗?难道我就是为了当个混蛋才来的吗?

    要知道我可是开着车跑了上百公里,又在山沟里跋涉了一百多公里才追到了这儿。

    开车的时候,追踪参大胡子并不费力,这家伙在城里运动的速度并不快,似乎那些钢筋水泥对他也有影响。

    可是一追到城外,这家伙就像抽了羊癫疯似的,那一动就是几公里,很快我就有点跟不上了。

    只是我多少有些纳闷,这家伙似乎是有意无意的在停顿,这个停顿,不知道是他运行的规律还是他故意在等我?

    不管怎么说,一直追到了大山边儿上,直到车开得没有路了!

    我也顾不上跟疯子哥多说,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我在追踪参大胡子。

    这家伙速度越来越快,我怕跟丢了!请疯子哥调动人手,随后赶过来,我这就先走一步了。

    疯子哥也不是墨迹的人,他只是说:“乌鸦,你小子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这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追踪和救人。”

    我笑了笑说:“放心吧,我的哥哥,我一准儿把他们两个都给你弄回来。”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