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02章 又被劫了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2章 又被劫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冷漠是人与人之间最大的敌人,如果拳打脚踢是互相伤害最明显的手段,那冷漠就是躲在阴沟里滋生的强力细菌,无形的伤害永远是最可怕的!

     ̄ ̄ ̄安静废话手录

    眼看大头娃娃那张丑陋的脸已经要贴到自己的脸上了·,白鹦鹉痛苦而又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无助的时刻,阳台的窗户嘭的一声巨响碎裂了!

    一个熟悉亲切而又让人厌恶的声音说道:“丫头片子,这时候想起哥哥我来了!是不是稍晚了点?”

    这声音一出,“我的妈呀!”白鹦鹉脸前的大头娃娃怪叫了一嗓子。

    这声怪叫,吓得白鹦鹉睁开了眼睛。

    原本几乎贴在她脸上的大头娃娃已经缩到了天花板的一角。

    那个让她万分讨厌的毛脸乌鸦,正笑嘻嘻的走过来。

    白鹦鹉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更顾不上他语气里的嘲讽,猛的站起来就扑进了那个毛脸怪物的怀里。

    你别说这丫头片子的力气还真挺大,猛的扑过来撞得我胸口一闷。

    我顺手搂住了她,这么做有点落井下石占人便宜的嫌疑?可我不想让她再乱动,毕竟是强敌环顾,我也不敢轻松啊!

    我咳嗽了一声说道:“咳嗯!既然几位都来了!也就别藏着掖着出来露个脸吧!

    还有你个死大头,不消停的跟着你的主人跑这来凑什么热闹?”

    缩在天花板上一角的大头娃娃,扭了一下脸说:“嗯!那个乌鸦道长,我,我就是来看热闹的。”

    我冷笑了一声说:“看热闹就吓得人家小姑娘哇哇怪叫,你这热闹看的好能啊!”

    大头娃娃哆嗦起来,颤颤巍巍的说:“别,别杀我,我不是有心的。”

    我大喝了一声:“闭嘴!现在给我滚出去,跟你那些同党说,这个女人是在灭世神咒主人庇护之下,有哪个不开眼的要倒大霉的尽管来试试!”

    大头娃娃喏连声:“是是是!我这就去说。”

    大头娃娃一晃儿不见了!那些跟着他一起混进来的也悄无声息的溜了!

    我伸手拍了拍怀里的丫头的脑袋:“行了,别蹭了!你那鼻涕眼泪全都蹭我衣服上了!”

    白鹦鹉听了这话气得直咬牙,就没见过这么鲁的人呢!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让你也尝尝姑奶奶的厉害。

    瞬间我就觉得胸口剧痛,这丫头是属狗的,没说话就先咬人了!

    要说我也可以直接把她震出去,可是现在使命不同,真要把她弄伤了,我还得管!

    我只好屈指在她颌后弹了一下,她一张嘴我趁机退后了几步。

    白鹦鹉伸手捂住半边脸,她被我弹中了颌后的麻筋,少不得要木一会儿。

    我冷哼了一声说:“你个死丫头子,就会恩将仇报。你属狗的乱咬人?”

    白鹦鹉呜呜两声之后说话清楚起来:“死毛脸臭毛脸,谁让你欺负人了?”

    这天底下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了?我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什么地方欺负你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好不好?”

    白鹦鹉脸儿一扬:“你自己愿意的,我可没求着你救我。”

    不讲理的人见得多了,就没见过这样蛮不讲理。

    我气的手脚冰凉一句话也说不出,的确,谁让你没事犯贱了!

    索性我也不说话,转身出了她的卧房走向门口,我想看看那两个哥哥到了没有。

    刚到门口,就看到白天冲我横眉冷目那小子正趴在地上。

    我瞧了两眼,知道这小子是被人弄晕了!

    我随手从旁边拿过一瓶水来对着他的脸浇了下去,那小子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一睁眼就看到我,一扬手就把他手里的桌子腿扔了过来。

    我伸手接住,还没等说话,他就饿虎扑食般的冲了过来。

    就像黑老猫说的有啥主子就有啥奴才,这主子是女的,我好男不跟女斗下不去手!

    可你一个糙老爷们也要跟我张牙舞爪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我当胸一脚就把他踢飞了出去,要说这小子也是个犟种,飞的半空里还在叫骂:“王八蛋!敢动我们家大小姐,你就死定了!”

    我真是后悔刚才那一脚没多用点力,一脚直接踹死他就完了!

    当然,这只是想法,就算是让他受点伤,只怕我也很麻烦。

    我正想着怎么摆脱这条疯狗,屋子里的女主人又尖叫起来!

    我的神识一动,心里暗叫糟糕,脚尖一点地身体飞了出去,疯狂的扑向白鹦鹉的卧房。

    不容得我不着急,我的神识扫过,一张满脸都是大胡子的人头从白鹦鹉的卧房墙上探了出来。

    这张满是大胡子的脸并不丑陋,可是他出现的方式太过吓人了!

    白鹦鹉本能的向后躲避着,我看着这个玩弄崂山道士穿墙术的家伙钻进来,我就知道大事不妙,因此我就疯狂的奔跑过去。

    可惜!我还是晚到了一步,我冲进卧房的时候,白鹦鹉已经被那个大胡子抓到了手中。

    我微一定神,大声说道:“参大胡子你给我住手,有啥事儿别跟娘们身上使劲,有种你冲我来。”

    这个满脸大胡子的人参精叽咕着眼睛说:“小子,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是我爹啊?”

    我愣了一下,这是个千年老怪物还是个千年的老精神病呢?有这么说话的吗?

    既然你这么不客气,我也客气不着!

    我冷冷的说:“我谁也不是,你也可以不听我的,但是有一点希望你能明白,如果你还不放开这个女孩子,那我就会要了你的命!”

    人参精一听我的话就笑开花了!他不仅仅是笑,他还上窜下跳浑身乱动,脸上的胡子都飞舞起来。

    可是有一样,不管他怎么得瑟,他两只手始终没有离开白鹦鹉的肩膀。

    我算了又算,出手抢人的成算不大,可我也不能这么干呆着,这样太被动了!

    既然你是搞偷袭来的,咱也玩点阴的好了!

    我嘴唇不断的蠕动,同时还屈指弹了两下。

    第一次弹出,人参精还在蹦跶,第二次弹出之后,人参精浑身一哆嗦!

    他随即安静下来,两只目光灼灼的眼睛盯住了我。

    “小子,你究竟动了什么手脚?”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过了半天我才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又不是你爹。”

    人参精怪叫了一声:“甭管你有什么样的本事,这天底下就没人能留得下我,咱们后会有期,拜拜了您咯!”

    说完话他整个身体往下一坠,不只是他,连他把着的白鹦鹉都跟着坠了下去。

    我向前猛的一窜,伸手抓住了白鹦鹉的胳膊。

    只是他们下坠的力道很大,我又不敢强力的拉扯,就丫头片子那身板儿,我和大胡子一用力还不得撕成两半。

    随着他们钻入地下,我也不得不弯下腰去,最终我只得选择放手。

    这时候两个声音在我身后叫起来:“别放手啊!快救救她!”

    我遗憾的收回手站直了身板,我身后的那两个人已经冲了过来。

    一个趴到了地上大叫:“人呢,在哪儿呢?”

    另一个直接就冲着我来了!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为什么要放手?为什么不救救她?”

    我伸出一根手指拨开他指着我鼻子的手,面无表情的说:“用你的脚后根好好想想,然后再来问我问题。”

    趴在地上的那个女子站了起来,看了我两眼之后说:“你是乌鸦吗?”

    我点点头没说话,那女人眼圈一红眼泪就流下来了!

    她抽泣着说:“乌鸦道长,还请您大人大量不要跟大小姐和毛毛虫一般见识,救救我们家大小姐吧!我求求您了!”

    这时候那个糙汉子似乎也恢复了理智,他很激动的向我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说:“对,对不起,我太心急了!”

    我用手一指:“你还是在那说吧!”

    那汉子说:“对不住你了!都是我的错,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出手救救我们家大小姐吧!

    只要您同意,你怎么惩罚我都行,实在不行,我给您跪下了!”

    我心里微微一动,想不到这个刁蛮的白鹦鹉还有两个忠心的手下。

    眼看着那汉子就双膝跪倒,我自然不会让他真的跪下。

    认识到了错误能够改正就是好同志!咱又不是什么鸟社会的老大,不装叉就会憋死。

    我一探身扶住了那小子,嘴上说:“算了!算了!没有什么错,只是多少有些误会罢了!

    说到救人我自然是不会袖手旁观。尽管我救的这个人是个小疯子,那也算不了什么!”

    听到我肯救人,这一男一女不再上演苦情戏了!

    他们两个稍微镇定了一下之后,自我介绍了一下,男的叫毛毛虫,女的叫燕子。

    燕子说话很直接,她说:“我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听到了你和那个大胡子的对话,似乎你认识他对吗?”

    我很坦诚的说:“有过一面之缘,确切的说是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如果你们家小姐要是讲述了她遇险的经历,你们就应该知道这个大胡子就是搅了她婚礼的那个人。”

    毛毛虫说:“那他就是那个人参精了!可是他为什么要绑架我们家小姐呢?”

    我看着这个眼镜同志,心头泛起了疑问?

    难道说这些知识分子都这么教条吗?这个问题我可回答不了!

    别说是人参精那么古怪的家伙,就是别的人咱也说不清楚谁具体要干什么呀?我只能摊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燕子相对就务实多了!她说:“那你能不能找到他呢?

    如果能找到他,不管他是要什么样的条件,要钱要物,要东西咱们都可以答应,只要他不伤害小姐就行!”

    我刚想说试试看吧!门口那儿乒乓一阵乱响,紧接着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