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98章 逃回市里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8章 逃回市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良言一语三冬暖,恶语片言六月寒。这话是要分个说法,同时也要看说话背后的用意,好话未必就有好意,恶语也未必就一定伤人!

     ̄ ̄ ̄安静废话手录

    白鹦鹉气愤已极,从小到大自己就没这么被人骂过羞辱过,这也是她自己第一次伸出巴掌要打人。

    只不过她的巴掌也抡出去了,眼前的毛脸一闪也不见了!

    她用力过猛,差点没一头栽到地上,还是那个相貌英俊的小哥扶了她一把。

    只是白鹦鹉顾不上这些,她转动脑袋四下里看着,她要看看那个该死的小贼究竟在哪儿?

    当她看到了那个小贼所在的地方,白鹦鹉就觉得自己已经出离了愤怒。

    她咬着牙,这个王八蛋是诚心耍着人玩儿,他明明能上去的,老娘我跟你拼了!

    白鹦鹉疯狂的又跑向礼台,甚至她都没想到自己究竟要做什么?

    我刚刚在礼台上动了点手脚,那个疯婆子居然又疯狂的向上跑来。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失掉了理智的女人真可怕!

    可是我又不能不管她,我只好又冲了下去。

    两个人相对,白鹦鹉就扑了过来,我也没客气一蹲身而正好抱住她的腰,把她往肩头上一搭,然后大叫:“走啦走啦!那老婆子回来了!”

    说着话我就往外狂奔,中发白和豹王一闪就不见了!

    只有费尔南多还站在原地发呆,还是好心的美女玛丽拉了他一下,我们这位逗逼帅哥才跟着跑了出来。

    我没有扯谎,在我的神识扫描范畴里已经看到了那疯婆子的身影。

    我当然是不怕她,可是也不想跟她干一架,老大的没意思!

    白鹦鹉这小妞真不是个善茬子,她也是被我气疯了!

    趴在我的背上还不老实,手蹬脚刨的乱动,要说那丫头估计也没跟谁打过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踢打了两下看了没用,她就使出了九阴白骨爪,捏住我腰上的肉狠狠的拧起来。

    这对我也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伤害,只是被这丫头拧的心烦。

    我一怒之下,抡起巴掌在她的后背屁股上狠狠的抽了几下。

    我嘴里叫嚷:“你个死丫头片子再折腾我就把你扔到这,让你陪那个老妖婆子洞房去。”

    也不知道她是被我打傻了?还是被我的话吓着了,立刻就停止了暴力动作,还十分烦人的哭了起来。

    不乱动就好,我是没心思去哄谁的!

    我狂奔到汽车旁边,拉开车门把她扔到了后座。

    等我上了驾驶位点火之后,费尔南多也到了!

    费尔南多一上来我开车就跑,挤在后座上的中发白豹子王还有美女玛丽,全都频频的往后看。

    我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说:“放心吧!我给那个老妖婆子留了点纪念,相信够她喝一壶的!”

    随着我的话音,天空里炸雷响过,一道闪电劈向了那个废弃的大屋。

    炸雷声里远远的传来了一个女人的怪叫,中发白翘起大拇指:“兄弟,你可真高啊!”

    我偏着头说:“这叫做来而不往非礼也,敢欺负我的人就得付出代价。”

    豹子王和中发白都哈哈大笑起来,在这笑声里又一个倔强的声音说:“少跟我套近乎,谁是你的人?咱们两个的帐还没完。”

    我毫不在乎的说了一句:“那咱就算算,不行过过称也可以呀!”

    白鹦鹉真的要疯了,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呢?

    她很想扑过去暴打他一顿,想了想还是算了!

    骂也骂不过,打也打不起,白鹦鹉就只剩下哭了!

    跑出一段距离之后,中发白说:“兄弟,再往前走可就进长白山市区了!

    要我说,还是先到我那再呆几天,咱们兄弟六年没见,难得有机会聚聚。”

    豹子王也说:“还是到我们那里再去呆两天吧!到时候我和老三替你出去打听打听消息,早点儿把你要办的案子弄利索了!你也好轻装上阵去找那两个小家伙。”

    我想了想说:“还是算了!我到你们那去呆几天是没所谓,可是他们两个的身体怕是受不了!

    长白山市里发生的案子也不归我管,我只是过来帮帮忙!帮多少算多少!

    两位老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说真格的,两位哥哥要是有什么消息还是请第一时间通知我。在这儿我先谢谢两位哥哥了!

    另外请跟三爷说一声,这次我就先不过去了,等有机会咱们一定好好聚聚。”

    中发白和豹子王又劝了我两句,见我心意已决就没强劝,中发白说:“既然兄弟你忙着正事儿我们也就不耽误你了!

    有个事儿要跟你说两句,或许跟你要办的案子有关。”

    我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我很诚恳的说:“有啥话您就说,有没有关系都不要紧,咱们之间不需要客套。”

    中发白笑了笑说:“这话在理,是这么回事,我总觉得阴魂女和参大胡子之间的纠葛有些奇怪,说不定他们两个就跟你要办的案子有关系。

    他们两个你都见过了!阴魂女的底细你也了解的差不多了!

    我想跟你说说参大胡子,这个大胡子可不是普通的大胡子,它实际上是长白山的参王。

    参考各种说法和实际观察,这个大胡子大概已经有了千年以上的道行。

    按说这种道行的参王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根本就不是阴魂女这种小家伙能对付得了的。

    这其中有很大的疑问,具体跟你承办的案子有没有关系就不敢说了!”

    我偏头笑了笑说:“不管有没有关系,我这都先谢谢您,不然我从哈市跑到这儿就是两眼一抹黑。

    多了解点儿没坏处的,这难怪人家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呢!

    我这就算是捡到宝了!以后要是有什么疑难问题还少不得请教你们老三位。”

    中发白哈哈大笑:“兄弟,你这话就疏远了!咱们兄弟谈不上请教不请教的,有事尽管找我!”

    我们相互之间又客气了几句,中发白豹子王带着美女玛丽就下车了!

    我挥手跟他们道别之后,开着车去往市里走。

    白鹦鹉还在继续伤心的哭着,她越想越憋屈,这辈子也没受人这么欺负过呀!

    费尔南多忍不住回头去劝,被白鹦鹉两句呛了回去。

    我当然是不会劝这个丫头片子的,在我看来,这个作死的丫头得到这种结果纯粹是活该!

    车开进了市区,我左右的看着,看到路边出现了一家大型的超市,我就把车停了下来。

    费尔南多很不解的问:“乌鸦兄弟,你这是要干嘛?要买啥东西吗?”

    我笑了笑也不说话,下车之后,脱下了我的羽绒大衣,拉开后门扔了进去。

    然后我说:“老费,你先下来,那个姓白的丫头你先把衣服穿上。”

    费尔南多下车之后被我拉到了一边,他就更不解了,一个劲的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

    我笑了笑说:“巫婆神汉,你别想多了!那丫头身上的邪法要失效了,你和我待在车上不方便。”

    这个逗逼青年眨巴了半天眼睛之后,凑过来小声跟我说:“你是说她身上没穿衣服?”

    我瞪了他一眼说:“就算没穿,难不成你还想看看?”

    费尔南多弄了个大红脸,他连连摆手:“那怎么可能,我老费还没那么龌龊。不过你小子似乎眼福不浅啊!”

    我嘿嘿一笑说:“老费,我的费哥,你想多了!她身上穿着麻袋片子,该遮的地方都遮着呢!”

    老费叹了口气,伸手在我肩膀上拍了拍说:“看来呀,这眼神真的很重要!”

    我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拉开了后车门,对着里面的白鹦鹉说:“下车!”

    白鹦鹉这时候已经发现了问题,早把我的大衣穿上了!

    只是这丫头似乎有些变态,看到我就咬牙切齿,还很不客气的说:“下车干嘛?”

    我也不想多解释,我说:“自然是去买衣服,你不想穿着我的衣服去见所有的人吧!”

    白鹦鹉看着我的目光就像要吃了我似的,下车之后,走过来在我的脚上重重地踩了一下,然后恶狠狠的说:“姓乌的,你给我等着!”

    对于这种蛮不讲理的丫头,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好男还不和女斗呢!我还真不能揍她一顿。

    我和费尔南多跟这丫头进了超市,白鹦鹉这丫头一头扎进了女装部,我和老费两个男人还真不好进去,只好留在外面等着。

    没过太久,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女的就直接进去了,那男的同样和我们留在了外面。

    我倒也没在意,这种大型超市一天当中人来人往的多了!

    没想到那男的打量打量我就走了过来,这男的斯斯文文戴着一副眼镜,走到我跟前很客气的问道:“请问您就是乌鸦吗?”

    我稍微有点诧异,这人是谁呀?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尽管内心当中有疑问,我还是本能的点了点头。

    这个斯文的眼镜深深的向我鞠了一躬,然后很郑重的说:“谢谢您救了我们家大小姐,谢谢您救了白鹦鹉!”

    只是没等我说啥,这个斯文的眼镜就一拳挥了过来。

    我头一偏让了过去,费尔南多不干了,过来就挡住了那个青年。

    那青年还想动手,老费拿出一张证件在他眼前亮了一下,然后费尔南多说:“我不管你是谁,再敢动手我就不客气了!”

    那眼镜青年伸手向我递了个中指,我也没客气的回敬了他一个。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