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96章 龙蛇杀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6章 龙蛇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活着困难总是有的,逃避不是最好的,也不是什么态度的问题,只有想出适合的办法才能解决掉困难。

     ̄ ̄ ̄安静废话手录

    人陷入到危险当中,悲伤哭泣是救不了自己小命的,只有冷静的寻找机会才有可能摆脱危险。

    这话说的似乎很有道理,只是白鹦鹉要面对的危险就没有第二种选择。

    面对着牧师的再次询问,白鹦鹉鼓足了勇气,准备大声说不。

    可是没等她这个不字出口,站在下面观礼的人群里有人说话了:“阴魂女,你这事儿办的可不太地道了!

    你本身就是个娘们儿你还要娶人家黄花大闺女,你这不是成心祸害人吗?”

    这人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这人也不在乎,反而大摇大摆的向前走了两步。

    站在台上穿着西装革履的阴魂女,脸阴的能淌下水来,她冷冷的说:“坐忘峰的黄老三,你今天早上马尿灌多了吧?没睡醒就回去趴着去,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老娘娶谁不娶谁都是老娘自己的事儿,跟你有个甚相干?看在今天是老娘大喜的份儿上,我也不与你计较,立马现在给我土豆搬家滚蛋!”

    黄老三摇晃着雄壮的身躯说:“路不平有人铲,我黄老三今儿看这事不顺眼我就要说说,你阴魂女又能怎么滴!要打要杀我全都接着。”

    阴魂女快气疯了!坐忘峰的黄老三也算是个小仙家,平日里对阴魂女那是毕恭毕敬,今儿个不知道抽了什么邪风非得要跟她对着干?

    阴魂女冷笑起来:“姓黄的,你有种,真以为是我的大喜之日就开不了杀戒吗?

    现在老娘就送你上西天,看看有什么人能救得了你。”

    话一说完,阴魂女就化成了一道幻影直接扑向了黄老三。

    两个人稍微一接触,阴魂女化成的幻影就直接飞了出去。

    阴魂女在半空里怪叫着:“你不是黄老三,你究竟是谁?”

    黄老三哈哈大笑,身体一晃,幻化出另一副模样。

    我们这些观礼的各路人马中有眼尖的,有人大声说:“这不是参大胡子吗?他们两个怎么对上了?”

    很显然没有人知道答案,不过似乎也不需要啥子答案了!

    阴魂女化成的幻影兜了个大圈子之后又扑向了黄老三,不,是参大胡子。

    两个家伙乒乓交手了几次之后,参大胡子一扭身儿就没了踪影。

    阴魂女怪笑着:“你个死大胡子,你以为你弄道僻邪符就能对付老娘吗?现在你还是把小命留在这儿吧!”

    这娘们儿一扭身儿追了出去,这是多好的机会呀!

    我乌鸦自然不能错过,不过就这么明目张胆的上去救人也不是好办法!

    该怎么办?我想想有了个好主意了!

    随后悄没声的使用了一道符咒,这是青冥录里记载的幻化九天神雷符。

    这符咒用出去没有30秒,房子的天空上就想起了炸雷声。

    随后我又凑过去,在中发白豹子王他们耳边说了几句,几个人都点头会意。

    紧接着一道明晃晃的闪电,劈下来落在屋门口。

    大冬天打雷,那可绝对是异常的天象,这一道闪电就把屋里这些家伙都吓傻了!

    愣了几十秒,豹子王大声叫喊起来:“坏了!不知道咱们屋里哪位得罪了天神,这大冬天儿的降下了灾,大家快点跑吧!

    如果要是再劈下来,咱们可就团灭了!”

    中发白和费尔南多都跟着嚷嚷,屋子里这些家伙跟阴魂女也不是有多深的交情,大难临头各自飞吧!

    都不等我的第二道闪电来示威,这些家伙就跑光了!

    不仅仅是来宾跑光了!阴魂女的手下也都跑没了!

    这就没啥可想的了!动手救人吧!

    要说急着救人的,可不只是我一个,费尔南多明显就比我着急。

    他看这些家伙散得差不多了!急吼吼的就冲向了白鹦鹉站着的礼台。

    可是没等他冲上去呢!就被我扯住脖领子拉了回来。

    费尔南多脖子粗脸红的跟我嚷嚷:“乌鸦,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跟你抢功劳!”

    我松开手,屈指对着那礼台虚空弹了一下,一阵乌光闪动,礼台的九层台阶上,一左一右现出来一龙一蛇。

    费尔南多看到这幅情形愣了一下,可是随即他就笑了。

    费尔南多说:“乌鸦,你的眼神的确是厉害!不过这种小把戏也只是障眼法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旁边走过来的中发白嘿嘿笑出了声,豹子王就直爽多了,他撇了撇嘴说:“套你的一句话呀!乌鸦的眼神儿是超级厉害。

    至于小兄弟你那眼神儿那就只能说是超级菜鸟了!这可是邪术里有名的龙蛇杀啊!

    你居然敢说这是障眼法,小意思,难不成你师门里有什么密传破解龙蛇杀的办法?”

    费尔南多原本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放松了的表情立刻又绷紧了。

    他转过头看着豹子王:“您老人家说的是真的吗?”

    豹子王一挥手:“切,我老人家没那么多功夫跟你逗闷子,不怕死你就上去试试。”

    费尔南多一下子难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当然他这箭还没射出去,可是这样就更没法收场。

    弓弦拉得满满的,你不射出去吧,要遭人笑话,可是你射出去了,保不齐就让人家给撅折了!

    这时候我也没心思看他的热闹,往前走了两步对台上的白鹦鹉说:“白家大小姐你梦醒了没,醒了就下来吧!再磨蹭一会儿那妖怪可就回来了!”

    其实白鹦鹉在准备说不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清醒了,之所以一直没开口是没有这个机会。

    刚刚发生的这一切她都看得明明白白,当她看到了那个毛脸,白鹦鹉不知怎地就放下心来。

    平静下来之后,白鹦鹉觉得那个毛脸儿虽然极度的讨厌,甚至还撞破了她的梦境,但是有他在自己就安全了!

    那个老妖怪追着那个捣乱的出去之后,白鹦鹉的心就急迫起来,多好的机会呀!快点来救我吧!

    可是那个毛脸古古怪怪的在那群家伙里转悠着,丝毫没有一点儿着急的意思!白鹦鹉就有点恼怒了!为什么还不来救我?

    等到屋里这些家伙做了鸟兽散之后,白鹦鹉已经顾不了许多了!她想立刻脱下身上穿着的婚纱,她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可是她刚刚走了两步,还没有下台阶,她就看到了台阶两侧盘踞的一龙一蛇。

    那条龙看着还好点,两只眼睛半睁半闭,一开一合之间眼中有神光闪过。

    那条蛇就不一样,扬着脖子一直看着她,嘴里的芯子一伸一吐,发出嘶嘶的声音。

    要说白鹦鹉是个大胆的女孩,这世间能让她害怕的东西不多。

    可是偏偏她就讨厌爬虫一类的东西,白鹦鹉觉得这些爬虫们,身体软软的又滑又腻,不用摸就要恶心死了!

    所以她走到台阶边儿就站住了!不过她也不着急,台下剩下的几个没走的总会来救她吧!

    果然,一个相貌英俊的小伙急吼吼的冲了过来!

    白鹦鹉笑了:“本姑娘还是有点魅力的,虽然未必怎么样,要是被这么一个英俊的小伙子救了也还算是完美结局!”

    只是她的微笑刚刚伸展到一半就僵住了!那个相貌英俊的小伙子被那个毛脸一把手拉了回去。

    白鹦鹉很恼怒,她在心里咒骂,你个该死的毛脸儿这是什么意思?本姑娘也没啥对不住你的。

    就算你不愿意加入我的探险队我也没强迫你,你不让人救我可就有点过分了!

    台下的人很快就说起话来,白鹦鹉也听明白了,敢情这一蛇一龙还这么厉害,幸好本姑娘聪明没有往下走。

    这时候那个可恶的毛脸走过来了,这家伙虽然看着讨厌,可是既然要来救本姑娘,本姑娘也就勉为其难的让他再救一回吧!

    出乎意料那个讨厌的毛脸并没有走上台,他站在台阶下面说的这几句话就不像是人话。

    什么梦醒了没有,醒了就抓紧下去,要再不下去那妖怪又回来了!

    还能不能有点骑士风度?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他是这么可恶的人?

    明知道我害怕还让我自己下去,你以为你是谁,你让我下去就下去,我偏不!

    我瞧着台上的那个丫头死巴巴的站着,两只眼睛还恶狠狠的看着我,我心里说你有病啊?

    到这种紧要的时候还不抓紧逃命,还等着人家给你上菜呢?就算是上了你敢吃吗?

    对于这种人我从来不客气,我用手一指她大声说:“你还等个毛线啊!还不快点下来,咱们赶紧走。”

    白鹦鹉听了火更大,她也很不客气的说:“你是谁呀?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说走就走,姑奶奶我还没玩够呢!”

    我日!我恨恨的一跺脚,这女人大概是精神不正常,翻脸就不认人,再说了这的地方是你能玩儿的吗?

    我撇了撇嘴说:“你不是香港青山跑出来的吧?我乌鸦谁也不是,我的话你也爱听不听,你不想走就在这呆着,你死不死活不活的关我什么事儿?”

    说完话一转身我就走开了,我这一走可把费尔南多急坏了!

    他一把手拉住我:“兄弟,你别不管呢!咱再磨蹭一会儿,那妖怪没准就回来了!

    你也知道这丫头无论如何都得救出去,要不然是要接受处分的!”

    我嘿嘿一笑说:“不是我不管,你刚才也看到了!我说一句她顶一句,我又不是犯贱,她爱死不死关我啥事儿?

    至于说受处分那也是你的事,兄弟,我现在可是自由自在的无业者。”

    费尔南多早就摸清了我的脾气,拉着我就是不放手。

    他说:“你可以不管,但是你总得教我如何破解龙蛇杀吧!不然我也没办法上去救她。”

    我冷冷的说:“龙蛇杀是无解的!”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