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94章 懵懂的爱情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4章 懵懂的爱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性是不能拷问的,你可以拷问人的品格,但是不能拷问人性,在特殊的环境或者突发的状况里,人的本能会战胜一切。

     ̄ ̄ ̄安静废话手录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人生总是有些惊喜,有些迷茫,尤其是年少爱做梦的我们。

    乌鸦我的惊喜有了!只是某些人的迷茫还在。

    白鹦鹉恍恍惚惚的,说不准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似乎是一阵风吹来,一阵浓郁的花香沁入了她的的肺腑,白鹦鹉的精神为之一振。

    她放眼望去,视野里满是大片大片的紫色的薰衣草。

    微风袭来,薰衣草随风摆动,香气不断蔓延,仿佛又熏染了整个大地和天空。

    白鹦鹉有点困惑,我这是到了普罗旺斯的庄园吗?可是明明?明明什么她却想不起来了?

    白鹦鹉孤单的站了一会,除了花香暗涌,整个薰衣草田里安静极了!

    远远近近的也看不到一个人,白鹦鹉想我这是在干什么?

    是我一个人出来玩还是在拍节目呢?可是没听说过庄园里有什么恐怖离奇的事啊?

    她一抬头,看到了掩映在花海里的摄像机镜头。

    白鹦鹉对着镜头甜甜的一笑,然后轻盈的走了过去。

    这时候一个人从摄像机背后探出头来说:“大小姐,别闹,再拍两组镜头今天的工作就完成了!”

    说话的正是毛毛虫虫哥,白鹦鹉有些困惑的走了过去。

    一边走一边说:“虫哥,咱们这是干什么?”

    毛毛虫扶扶眼镜说:“油管上最近流行风光片,粉丝们强烈要求咱们也拍一个。

    原本还不是太看好这种题材,没想到拍出来的效果会这样好!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鹦鹉你太上镜了!你的一颦一笑美极了!

    就算不在这薰衣草田里拍摄,换个普通的场景,也会拍出极佳的效果来。

    别人都是用风景来衬托人,而你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

    白鹦鹉欢畅的笑了,她娇声说:“我再漂亮也比不上你虫哥这张嘴,就像是抹了蜜糖似的,不过吗我喜欢!”

    虫虫哥一脸真诚的说:“我向上帝发誓,我说的都是事实,绝对没有添油加醋。

    你知道鹦鹉吗?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神,我愿意为你生更愿意为你死。”

    一抹羞涩的红云爬上了白鹦鹉的脸庞,她有些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娇嗔的说道:“虫哥你胡说什么呀!我可不是什么女神!”

    虫哥凑了过来,激情四射的说:“我没有胡说,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神。

    自打见到你的那一天我就喜欢上你了!我现在正式的问问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呀?”

    白鹦鹉的脸像是在燃烧,心砰砰的的跳的厉害,她蠕动一下嘴唇,用蚊子般大小的声音说:“我,我,我也、”

    不等白鹦鹉说完,虫虫哥一双有力的臂膀已经抱住了她。

    白鹦鹉就觉得浑身发烫,发胀,神奇的幸福和甜蜜洋溢在她的身体里,回旋在她的脑际。

    能够和爱自己的人相拥在一起,那是老天给予的礼物,是每个人生命里不可错过的精彩。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来。

    两个相拥的人像受了惊的兔子惊惶的分开,说话的人正是鹦鹉的助理燕子。

    燕子用愤怒的眼光看着他们两个,白鹦鹉一点底气没有的说:“没,我们没有干什么!”

    虫虫哥却大声的说:“燕子,我喜欢鹦鹉,我要和他在一起。”

    燕子气急了,尖着嗓子说:“那我呢?你是怎么跟我承诺的?说好了年底要结婚的,可现在!”

    说着说着燕子哭了起来,虫哥似乎在解释着什么。

    白鹦鹉觉得大脑一阵剧烈的疼痛,她不想听他们两个争吵,她只是觉得爱一个人好难。

    独自在薰衣草的花丛中跑了很久,白鹦鹉终于累了,她坐下来思考着,我就不应该拥有爱情吗?可是又要如何才能够拥有爱情呢?

    这个问题有点难以解答,或许应该找一个智者来帮自己,那就只好找龙坡上师来帮自己了!

    白鹦鹉一转脸,前面坐着的可不就是慈眉善目的龙坡上师吗!

    龙坡上师正坐在佛前诵念着经文,清脆的木鱼声传出去很远。

    白鹦鹉双手合十,虔诚的跪倒在地,行礼之后说道:“上师,我心中有一大困惑,让弟子寝食难安,还望上师教我。”

    白鹦鹉说完话之后,久久得不到回应。

    她偷偷抬起头来看,龙坡上师依旧在默诵经文,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白鹦鹉觉得很奇怪,要知道龙坡上师待自己一向极好,从来就是有求必应的,可是今天为什么不理自己呢?

    白鹦鹉又抬眼望去,原本闭着眼默诵经文的龙坡上师正瞪着明亮的眼睛看着她。

    白鹦鹉正要开口问这是为什么?龙坡上师的脸忽然急剧的变化,瞬间就变成了丰都鬼城里阎罗的面容。

    那恐怖的脸忽然张大嘴巴大吼了一声:“你给我死!”

    白鹦鹉的神情一阵恍惚,她忽然觉得恐怖极了,感觉是她毕生从未有过的那种害怕。

    白鹦鹉跳起来疯狂的跑开,可那声音还是一直跟在她后面不停的叫嚷着:“你给我死,你给我死……”

    白鹦鹉觉得头晕,趔趄了一下,险些摔倒,这时候一双手伸过来扶起了她。

    手的主人正用明亮的目光深情的注视着她,白鹦鹉有些困惑,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看着她的虫虫哥欢快的说:“鹦鹉,咱们结婚吧?”

    “什么?结婚?不!那不可能!”白鹦鹉用极端困惑的眼神看着虫虫哥。

    虫虫哥微笑着说:“没有谁能阻止我们在一起,就是万能的上帝也做不到!”

    白鹦鹉本能的抗拒:“不,不行,得不到长辈祝福的婚礼是要受到诅咒的,而我的妈妈她还在那里受苦,一天不把她救出来,我就一天不能够举办婚礼。”

    虫虫哥用手一指:“你看那里是谁?有了她的祝福,我们还不能举办婚礼吗?”

    白鹦鹉放眼望去,那里站着的可不正是自己慈祥亲切的母亲。

    母亲满脸微笑的看着自己,白鹦鹉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扑了过去,她抱住自己的母亲放声大哭,一边哭着还不忘了询问自己的母亲:“妈妈你怎么会在这里?”

    母亲微笑的说:“傻孩子,你都要出嫁了!妈妈怎么会不来看看你?妈妈最衷心的祝福你,希望你和你的爱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只有你幸福快乐,妈妈才会幸福快乐。”

    虫虫哥这时走了过来,牵住了白鹦鹉的手说:“走吧!亲爱的!我们的婚礼就要举行了,我们得抓紧了!”

    白鹦鹉懵懵懂懂的被虫虫哥牵着走去,她不知道要去哪里,她不能清楚的告诉自己,到底是要不要嫁给牵手的这个男人。

    这时候一阵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响起,在当当声中,一个牧师模样的人拿着一本圣经站到了她和虫虫哥的面前。

    白鹦鹉看了看自己,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穿着雪白的婚纱,她再瞧瞧虫虫哥赫然是一身笔挺的西服。

    白鹦鹉纳闷儿,这就是我的婚礼?

    这时候牧师模样的人开口了,很正规的询问新郎虫虫哥:“新郎虫虫你愿意娶白鹦鹉为妻吗?无论是……”

    虫虫哥很庄重的说:“我愿意!”

    牧师又转向白鹦鹉:“新娘鹦鹉,你愿意毛毛虫作为你的新郎吗?无论是……”

    白鹦鹉张开嘴,想说我愿意。可是某种本能似乎在抗拒,抗拒说出愿意两个字。

    庄重的牧师似乎有些急迫,他把那些话又重复了一遍。

    白鹦鹉还是拿不定主意,她转回头去,想要寻找一下支持的目光。

    婚礼上有很多人,大家都向着她微笑,母亲张大了嘴在说:“嫁给他吧!”

    白鹦鹉感受到了母亲的支持,她微笑起来,转过脸看着深情凝望她的虫虫哥。

    随即她张开了嘴,正要说我愿意。

    此刻深情凝望着她的虫虫哥,脸上忽然间长出来很多毛毛,再一看这毛脸不正是那个很讨厌的流浪汉吗?

    白鹦鹉吃惊的睁大了眼睛,那毛脸挤眉弄眼的冲她说:“你个作死的丫头片子,就别做春梦了!

    真的要说愿意可就生是人家的丫头,死是人家的鬼了!”

    白鹦鹉愤怒的大叫:“我嫁不嫁人关你什么事儿?你又不是我爱的那个人!

    我妈妈的都祝福我了,你凭什么不让?我就是要嫁,我高兴!我愿意!”

    那张毛脸现出了一种奇怪的神情,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愤怒,隐隐的似乎有一种嘲讽。

    白鹦鹉更生气了,她挥起手正要给这个毛茸茸的脸一巴掌,让这个脸的主人也知道破坏别人的婚礼是很不道德滴。

    那张毛毛脸忽然张大了嘴巴,那嘴巴越张越大,两侧的脸颊全都裂开了!随后那张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白鹦鹉有些惶惑不安,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候那个黑洞里传来了一个巨大的吼声:“白鹦鹉,你个蠢货丫头,给我立刻醒过来。”

    那黑洞里的声音大极了,似乎连空气都跟着震动。

    白鹦鹉就觉得眼前一黑,险一险没晕过去。

    当她再看到周围的事物,白鹦鹉的头就更晕了!如果这里要是有个地缝,她真想一头钻进去。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