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93章 阴魂女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3章 阴魂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但是这话是错的,为人可以装装样子,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真实的情感付出是装不出来的,正所谓谁疼谁知道!

     ̄ ̄ ̄安静废话手录

    费尔南多惊异的看着乌鸦的举动,在他看来这小子装叉有点装的过分了!

    这地方就算不是地府,可分明也是鬼狱一流的地方。

    面对着大批冻死的鬼,能够逃出生天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还要装老大叫板人家的幕后老板,这不纯粹是作死的干法吗?

    不过他心里还是很佩服,至少自己没这么镇定。

    说来也怪,就在乌鸦弹了一下手里的青铜鼎之后,那些死鬼就全都站住了!

    乌鸦叫喊过后,三个奇异的老头穿墙而出,很快就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其中一个脑门儿上顶着三张麻将的老头儿陪着笑脸儿,拱手说道:“敢问您是云霞观乌鸦小道长吗?”

    乌鸦的大咧咧的说:“怎么啦?六年不见你中发白就忘了我吗?”

    旁边一个脑袋上顶着三张扑克牌老头走上来说:“他那个您手上的家伙没错,可是据我们所知二龙山云霞观的乌鸦小道长已经仙去了!”

    费尔南多听得一头雾水,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呀?

    我伸手在自己的左肩头拍了一下,我们家阿呆应声而出。

    阿呆现身出来之后,一仰脖子长长的叫了一声:“哇!”

    三个老鬼的眼神立刻变了,骰子王颤声说:“乌鸦,真的是你吗?你没死可太好了!”

    我纵声大笑:“你们三个老家伙还全须全尾儿的,我怎么就会白白的死了呢?”

    这时候我的身份已经确认无疑了!豹子王和中发白都走上来。

    豹子王犹自不肯相信的上下打量我,我笑了笑说:“老豹,莫非你还要尝一尝我的紫煞针,才认我这个乌鸦吗?”

    豹子王一哆嗦,可是随即又稳住了!

    他笑着说:“那就不必了!紫煞针挨不上了,紫阳针也受不起呀!

    你乌鸦兄弟果然好本事,居然摆脱了天地三煞,不说是旷古未有,可也是千年来未有的一遭啊!”

    我笑了笑说:“阴差阳错,这可算不上我的本事。”

    中发白大笑起来:“?大道无形,千奇万幻岂是我等俗辈所能了解的!

    无论如何,六年后能够再次相逢不能不说是咱们兄弟的缘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到楼上去边饮边谈。”

    我也大笑起来:“只要不让那位美女陪酒,我是哪里都去得!”

    豹子王冲着美女玛丽一招手,然后大声吩咐:“都散了吧!”

    中发白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在前面引着路。

    我和豹子王骰子王,美女玛丽,还有费尔南多一同出了餐厅。

    中发白领着我们到了二楼的一个雅间儿,骰子王老实不客气的把我按到了主位。

    我原本还想客气客气,可是中发白和豹子王直接挨着我坐下了。

    我想想太矫情也没意思,也就坐到了主位上。

    大家都落座之后,中发白就把美女玛丽介绍给我,我也把费尔南多介绍给赌中三仙。

    费尔南多社会经验丰富,几句话就和这三个老鬼拉上了关系,反倒是美女玛丽似乎有点不忿,看着我的小眼神儿有点较劲。

    我自然是不在乎,可是豹子王却不干了!

    他指着美女玛丽的鼻子一顿臭训,六年没见这老鬼的脾气还是那样操蛋,可是丝毫没照顾美女的面子。

    不过,通过豹子王的说教,我也听明白了,感情这美女玛丽是豹子王的干闺女,难怪老鬼说话这么不客气!

    中发白则热情的跟我谈论起来,有关和他们相识的经历我是记得的。

    大家一说起来,少不得唏嘘一番,当时柳林之战,要是没有我出手,这三个老家伙就直接被古天风给收了!

    谁想到那时候看着苟延残喘的三个老鬼,今日竟是这般光景。

    中发白也不避讳我,他直接说当日受了重创之后,他们三兄弟丢了地盘,又元气大伤。

    也是经历了种种磨难才到了这里,休养生息了一番,才算重创家业。

    说到这里,我半开玩笑的说:“你老人家又拉了多少人入伙呀?”

    中发白摇了摇头说:“这个雪域幻境平常的时候并不开放,只有在大冬天,大雪弥漫的天气里才会开放。

    平时很少有人能闯进来的,就算是进来的也都是些冻死鬼。

    我们兄弟自那日起就断了杀生的念头,只是在此自得自乐罢了!

    要不然玛丽也不会这么寂寞,三年了,你们是头一波闯进来的生人,所以她才跟你们开开玩笑。

    这一点上,兄弟你还不要见怪,就是别的人最终我们也会送他们出去的。”

    这点上我是心知肚明,我早就用神识扫描过他们了!

    这冰雪幻境里阴气甚重,他们这些死鬼只要自行修炼就行了!已经用不着活人的气血来增添修为了,自然也用不着再祸害人了!

    我笑着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你们老三位我瞧着修为精进,说不定哪天也进位成鬼仙了!”

    骰子王在旁边说:“托兄弟的吉言,我们老哥仨要真有那天,说不得,还要请兄弟来护法,要知道当日潘老鬼可是拜兄弟所赐才进位鬼仙的。”

    我听提到了潘老师,就随口问道:“你们有潘老师的消息吗?”

    中发白说:“三年前有过传闻,有个白家的据说见过潘老鬼,不过一直没有证实,按理说他的位置是可以随意出入地府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老家伙一直没有露面。”

    这时候有人张罗着送上了酒菜,三个老鬼就热情的让酒布菜。

    中发白给我倒了一杯酒说:“兄弟,这一杯酒是我们三个老哥哥谢谢你当日救命之恩,你可一定要喝了!”

    一旁的豹子王和骰子王也纷纷说话,我知道这就是不喝不行了!我跟这老三位说起来也是不打不相识,喝就喝吧!

    费尔南多一直用眼睛看着我,我笑着说:“巫婆神汉,你该喝就喝吧!这三位老哥是绝对不会害我的,就更不会害你了!”

    说完了我哈哈大笑,赌中三仙老哥仨也跟着笑起来。

    美女玛丽这时候已经听明白了!小脾气早就收敛起来,估计这老哥仨没少跟她说起我,她举着酒杯陪着费尔南多一同喝了一杯。

    喝酒吃菜之余,中发白就问起我怎么到了这儿?

    我就说了说到长白山市的事儿,豹子王在旁边说:“这件事儿我们老哥仨也有所耳闻,传得十分邪乎。”

    我从龙云姐那得到的资料有限,想要帮着疯子哥把这个案子破了也是心里没底,正好守着三个经验丰富的老江湖,要是不请教一番那就是傻子。

    没让我开口呢!骰子王就说:“这事儿咱们哥仨帮着参谋参谋,毕竟咱这兄弟还有有大事儿要办耽误不起!”

    中发白摇着胡子说:“照我看,这案子有点蹊跷,不像是寻常人能干出来的,更像是妖精一类的东西才有的行迹。”

    豹子王说:“要说之前那些不死人的案子有点像,可是后来这些血案就不应该了!

    要知道那些妖道下手弄死人,都不会弄的那么血腥,感觉起来好像是在报复或者仇杀。

    这些平常人很难得罪到这么厉害狠毒的妖道,那些妖道也不会忍耐这么许久才下手。”

    骰子王皱着眉头想了想,半天才说:“老大,你觉得这些事儿是不是新近崛起来的那个家伙干出来的?咱们这片儿也就只有她这么不讲规矩。”

    中发白一手摇着胡子,一手在桌面上轻轻的敲打,过了很久他才说:“最好不是她,如果要是她的话,那兄弟可就碰上对手了!”

    豹子王一甩脸说:“狗屁,她一个的红衣女鬼再强也没啥了不起!咱兄弟只要**鼎在手,就是阴司那些家伙来了也不能怎么滴!”

    中发白摇了摇头说:“老二,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个疯婆子可是垫尸底的厉鬼,更何况我还怀疑她另有机缘。”

    骰子王说:“阴魂镇的义庄存世了500年,那里面很是出了几个厉害的家伙,谁也说不准她到底是得了什么机缘,不然凭什么横霸一方?”

    听了这话,中发白和豹子王都点头称是。

    一旁的费尔南多也说:“这个阴魂镇的义庄我也知道,我的师门曾经降服了里面出来的一头铜甲僵尸,可也损失了当时的好几位高手。

    我的师傅当初就念念不忘想要荡平了这个义庄,只是自负没有这个力量,又找不到志同道合的同道,最后含恨而终。

    我出师门的时候就立下血誓,这辈子一定要平了这个义庄,为我师门铲除这个遗憾。”

    听到这里我就问:“三个老哥,这个她究竟是谁?与这阴魂镇的义庄有什么关联吗?”

    中发白一听就笑了,他说:“你瞧瞧啊!我们哥仨是越老越糊涂,光顾着自己说了!

    这个她就是阴魂镇义庄出来的,她对外自称叫做阴魂女。没有人知道她更详细的来历。

    大概是两年之前她出来立盘子,霸住了阴魂镇一带的地方,出手极为狠辣,向来不留活口。

    无论人鬼妖魔,谁也不愿意招惹她。

    不过就像二弟所说的,兄弟你不必怕她,她要是敢找你的麻烦,那就纯粹是自寻死路。”

    我皱了皱眉,降魔卫道是我道家的本分,只是我现在还分不出身来多管闲事,但愿不要惹上这个大麻烦。

    正在这时,一个死鬼来报,阴魂镇来人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