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92章 女王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2章 女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生活里的恐惧总是来得挺突然,尽管这恐惧未必会有致命的危险,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认真面对。

     ̄ ̄ ̄ ̄安静废话手录

    我和费尔南多坐在一个超大的餐厅里,美丽和恐惧似乎一同到来。

    我看着快抖成一个筛子的费尔南多,又看了看姿态万千站在身边的美女。

    暗自窃想,究竟是我的造型太过奇特,还是费尔南多这个神汉人见人爱,鬼见鬼来呢?

    不管如何,既来之则安之吧!走过来的混血美女,向着我微微一笑。

    然后轻启朱唇说道:“先生,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我也回应性的一笑说道:“当然!”

    我随即站起身来,替这个美女拉开了椅子,等她坐下来我才又坐回到原位。

    这期间也不是那么美好,费尔南多的脸都快紫了,趴在我肩头上的两只猫咪也表现得敌意十足。

    花梨猫大呆颇有大将之风,稳稳地趴在我肩头,只是瞪大着眼睛,看着周围和这个女人的到来。

    小呆自打我们一进入这个酒店,或许是出于本能他就绷紧了身体。

    等到这个女人走过来,小呆就已经炸起全身的毛,嗓子里发出强烈的吼叫,

    我知道他在试图吓走来犯者,只是一场大戏展开了,不让大家各自演下去未免太可惜了!

    我伸手在小呆的脑门儿上轻抚了一下,小呆稍微放松下来。

    落座的的美女完全不理会费尔南多,而是优雅的冲着我说:“先生,可以请我喝杯酒吗!”

    我点点头:“当然!”我随即向远处的侍者招了招手。

    侍者走过来问:“先生您有什么吩咐?”我说:“给这位美女来一杯,来一杯,”

    我看向那个美女,美女微笑着说:“威士忌好了!”

    我冲着侍者一摆手,那个侍者就退下去了!

    很快侍者就端来了酒,放在我,费尔南多,还有那个美女的面前。

    美女端起酒杯说:“先生们,为了你们的健康干一杯。”

    我毫不迟疑的端起酒杯,坐在我对面的费尔南多似乎也豁出去了,颤颤巍巍的把手伸向酒杯。

    我在餐桌底下踢了他一脚,这家伙总算是明白事儿没有去碰那杯酒。

    我则和混血美女轻轻的一碰杯然后以一饮而尽,看到我把酒喝下去了,那美女露出了笑意。

    随后美女就接连的用各种说法和我碰杯,期间也相互问过名字,喝过五杯酒之后,美女玛丽用带着有些醉意的眼睛温柔的看着我。

    这种眼神儿是个傻子也看明白了,老实说我想不明白这女人究竟要干什么?

    她是西洋电影看多了?爱上了浪漫。还是觉得像我们这样两个嫩丁不逗一逗直接下手太可惜了!

    玛丽冲着远处做了个手势,一首激昂的探戈舞曲奏响了起来。

    那些正襟危坐的男女纷纷起立,在音乐中舞动起来。

    玛丽美女把带着酒气的嘴唇凑到我耳边说:“这位乌鸦绅士,多么优美的舞曲啊!你不应该请我跳一支舞吗?”

    我微笑着说:“当然,不过跳舞之前还是允许我先送给您一件小礼物。”

    说着话,我伸手从怀里拿出来费尔南多给我的那个铜铃铛。

    美女玛丽一见这个东西面容都扭曲了,她用带着点儿愤怒的声音质问说:“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很平静的说:“没什么意思,就是我的耐心耗光了,这场大戏也该落幕了!”

    美女玛丽站了起来,她用恢复了平静的声音说:“这是我的地盘,我就是这里的王者,在这里只有我才能说不。”

    坐在我对面的费尔南多挤眉弄眼儿一个劲儿的给我使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可我没打算给谁好脸色。

    我随手晃动着手中的铃铛,叮当声和着探戈舞曲,在瞬间形成了共鸣,进而变成了共振。

    我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让这声音在大厅里有力的震动着,很快空气,地面,天花板,那些跳舞的人和整个建筑都跟着震动起来。

    刚才还一脸不屑看着我的美女玛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随着我加剧了震动的频率,玛丽高声叫喊起来:“住手,快住手!”

    我随手把铜铃铛往空中一抛,说了句:“如您所愿。”

    铜铃铛在空中发出一阵乱响,立刻破坏了震动的协和,空气地面天花板还有整个建筑发出了激烈的吱呀声。

    也就是几十秒的时间,我们周遭的空间整个碎裂了!所有的东西都在掉落。

    美女玛丽气疯了,她发出了尖锐的叫声,一边狂叫,一边伸出手来,用她那长长的血红的指甲抓向我的脖子和脸。

    没有等到我出手,我肩头上绷紧了身子的大呆像一道灰色的闪电,瞬间就扑了出去,然后又瞬间的跳了回来。

    美女玛丽立刻发出了痛苦的哀嚎,长的俏丽无比的脸上出现了十数道血红的爪印。

    大呆站在我的肩头上骄傲的喵了一声,美女玛丽则双手捂着脸嚎叫着向后一闪就不见了!

    空气当中只剩下玛丽哀嚎的哭泣和"shen yin"声,费尔南多已经看傻了,我们周周所有的东西包括那些人都碎裂坠落,然后消失了。

    我们两个就像是站在虚空当中,就连脚下似乎也没有了任何东西。

    我只是静静地站着,费尔南多过了几分钟才惊恐的问我:“乌鸦兄弟,这是怎么了?咱们究竟在哪儿?”

    虚空里玛丽的声音传来:“你们两个该死的人类,居然敢伤害我的脸,我要你们付出代价,在我的破碎虚空里你们慢慢·的死吧!”

    随着玛丽的话音儿,我们周周的空间为止一震,然后就是无数的弓弦响动,也就是瞬间里,数不清黑色的羽箭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

    那些羽箭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啸音,下一秒,我们都将变成刺猬。

    费尔南多怪叫了起来:“啊!这下完了!全完了!”

    我挪了一步,伸手在他的后脑上拍了一下。

    费尔南多头一晃,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亮了起来。

    那无数飞来的羽箭从我们身边飞过,消失在了虚空里。

    费尔南多低声问我:“兄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笑了笑说:“你中了人家的障眼法,这根本不是什么狗屁的破碎虚空。”

    躲起来的玛丽似乎十分惊讶,她怪叫着说:“不!不能够,你们怎么不怕我的鬼音羽箭?”

    我大声喊道:“你这个娘们给我闭嘴吧!这种狗屁的伎俩还是不要拿出来现眼的好,你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没脸呢!”

    随着我的话音落地,费尔南多就觉得眼前一花,虚空消失了!我们又回到了那个巨大的餐厅,又或者说我们压根儿就没动过。

    不过大厅里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原来那些安静坐着的男女全都变的青面獠牙,无数的鬼火在空气中跳动着。

    玛丽被这群死鬼簇拥着,冰雪的容颜还是冰雪的容颜。

    她啪啪鼓了几下掌说道:“很好,很好,两位果然是青年俊杰。

    100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看破了我们的冰雪幻境。

    我在这里要祝贺两位成为我们冰雪幻境中的贵宾,作为我们的贵宾你们将拥有无上的特权。”

    我看着那些死鬼身上泛起的冰花,冷笑了两声说:“你们就不要耍花活了!一群倒霉的冻死鬼!还是让你们能做主的人出来吧。”

    玛丽高叫起来:“你们两个不要给脸不要脸,真当我们怕了你们?”

    我仍旧是冷笑着说:“行啦!别整这些没用的,大话吓不死人!你背后的那几个老家伙再不出来,可别怪我发飙了!”

    玛丽尖叫了一声:“大家一起上,把他们砸成肉酱,让他们也尝尝冰天雪地的滋味。”

    簇拥着她的那些泛着冰花的死鬼整齐的吼叫了一声:“是”

    然后这些死鬼就惊天动地的走了过来,脚步把大厅踩得叮当作响。

    我身边的费尔南多已经拔出了手枪,对着远处人群中的玛丽开火了!

    老实说,我没想到这位逗比青年会是这个反应,照常理他应该飞速的逃离才是,没想到他抢先动手了!

    只可惜!子弹对这些冻硬了的尸体似乎并不管用,尤其是打在玛丽的身上和脸上,最多也就是画出一条白印,丝毫没有杀伤的效率。

    费尔南多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大骂了一声:“靠!都是些该死的鬼!”

    随即放下手枪,伸手从背包里拿出了一面文王鼓,一挥手就敲响了!

    你还别说,费尔南多的鼓还真有点作用,鼓声一响那些死鬼就放慢了脚步。

    费尔南多踩着鼓点跳了起来,顺腰扭胯,舞蹈的极为优美!

    费尔南多一边跳一边说:“乌鸦兄弟,这地方隔绝天地,我请不到神也借不了法。

    你要是有啥章程就抓紧使,要是没办法你就逃吧!我在这顶一会儿,给你拖延点逃生的时间。”

    我说:“你的萨满舞跳的倒是挺好的,怎么不带上腰铃呢?”

    费尔南多急得不行,一勾头的瞬间说:“你这人咋那么肉,这都啥时候了!还问这些没用的事儿!你抓紧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我慢悠悠的从背包里拿出一物,然后说:“老费,你也歇歇吧!谁说咱们要跑了!要跑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说完,我伸出一指在我拿出来的那个东西上弹了一下,叮,一个清脆的响声传出去很远。

    我随即朗声说道:“你们三个老鬼躲在后面看热闹也不嫌事儿大,就不怕惹恼了我乌鸦弄你们个团灭吗?”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