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88章 在人间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8章 在人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作死是可以分成很多种的,如果不是为了创造物质或精神财富,单纯的为了刺激,想要作死而作死,那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 ̄ ̄安静废话手录

    燕子开车下了高速公路,查看过电子地图之后,他们找了一家乡村饭馆。

    东北特色菜是一定要吃一吃的,尤其是这些乡村饭馆里的菜那是绝顶的实惠。

    自封美食行家的毛毛虫点了四道菜,一个小鸡儿炖蘑菇,一个猪肉炖粉条,还有一个东北大拉皮子,还有一道酸菜白肉。

    结果在两位女士的强烈抗议下,他只好又要了一个号称妇女之友的东北特色菜锅包肉。

    这个叫做陈记饭馆儿的门脸儿不大,老板兼大厨看着年纪又很老,三个人对所点的菜并没有报很高的希望。

    能对付吃就行了!结果菜一上来,三个人差一点没把舌头都吃下了!

    味道美极了!老板做完了菜,坐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吃,偶尔还介绍一下。

    用老板的话讲,猪是用青菜喂出来的,青菜是自己种的,就是粉条和粉皮也是村里的粉场自己漏出来的,这要是不新鲜,不好吃那才怪了!

    白鹦鹉他们三个都是南方人,全国各地转悠的地方多了!东北菜吃过的也不少,还是第一次觉得东北菜这么好吃!

    吃饱喝得了!三个人驾车出来,就直奔了那个有名的阴魂镇。

    当然他们也没忘了打包两碗米饭,至于别的道具基本都是现成的。

    不过也就从这开始,三个人的运气开始变坏了。

    主要是对路况不熟,白天的时候又没过来踩过道。

    gps这玩意儿只适合有人居住的村落?,到了据说是给鬼住的镇子就不管用了!最多也就是提供个大致的方位。

    至于说夜里边儿找人问路,基本就不可能,真要看到人还真得琢磨一下。

    三个人跌跌撞撞的开车兜了几个大圈儿才找到了阴魂镇外的路标,时间已经是临近午夜了!

    等到三个人开车进了所谓的镇子,还真是有点震惊,有点傻眼!

    也难怪大家管这地方叫做阴魂镇,远远近近的都是坟头。

    如果不是这些坟头的中央位置还有几栋矗立的房子,把这地方叫做公墓似乎更合适。

    在汽车灯光的照耀下,无数的新坟老坟交替着。

    有些新坟头上的花圈还没有腐化,风一吹哗啦啦的怪响。

    在那响声里似乎还夹杂着某些乱七八糟的声音,既像野兽的叫声又像是女人的哭泣。

    饶是探险三人组经历了不少场合,看到这场面也有点儿哆嗦。

    燕子说:“虫虫绅士拿出点专业精神来,你先下去。”

    毛毛虫坐在副驾上,左顾右盼前后张望着,看了半天他才说:“要知道我的专业精神可就是啃木头,这种场合还是燕子大侠最先出场的好!”

    燕子说:“姓毛的,你还是不是男人吶?”

    毛毛虫又哭丧起脸:“这跟是不是男人没关系!关键我不是没经验吗!

    以前这种头马的工作都是丹珠干的,他歇菜了也不能赖到我头上啊!”

    不等他俩争论完谁是number?one,白鹦鹉打开车门已经下去了!

    燕子和毛毛虫也顾不上争论,两个人争先恐后的下了车。

    车上是一番感受,车下是另一番感受。

    寒风吹来,三个人情不自禁的打着哆嗦。

    不过既然来了也不能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幸好作的不是直播,不然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得往上冲啊!

    三个人在汽车的周围转了转,白鹦鹉用手指了指一块新的坟头说:“就是他吧!”

    坟地的主人是个很年轻的男人,看墓碑上的遗像照片还算比较英俊清秀。

    毛毛虫向燕子偷偷挤了挤眼,燕子瞪了他一眼:“大小姐选的没错,要是我也不找一个老头子!”

    毛毛虫用手对着自己比划了一下,然后悲凉的一叹:“像我这种有志青年注定要悲催一辈子,哪怕死了都不会被人选成主角,你们这么干也太欺负人了!简直就没天理!”

    燕子很真切的告诉他:“你就省省吧,有志青年!就你老人家那副尊容,就是结阴婚倒插门人家也不找你呀!”

    毛毛虫用手指指天,又用力的跺了跺脚,然后化悲痛为力量,飞快的从车上把各种道具拿了出来。

    首先自然是在坟头前点上烛火,上了香,因为风太大,毛毛虫还特意用雪做了个挡风墙。

    弄好了这些又摆上了贡品和那碗米饭,当然做这些的时候都没有开摄像头。

    白鹦鹉简单的收拾化妆了一下之后,就在摄像头之前做起了这些准备工作。

    她一边做工作,一边儿对着镜头自行解说。

    说明了此行的目的,还有在墓地准备要做的游戏。

    前期工作做完了,白鹦鹉拿出一面镜子,解说着墓地照镜子的规矩。

    毛毛虫拿着摄像机不停的变换着角度拍摄用来后期剪辑,只有燕子躲在角落里,免得在镜头里穿帮。

    白鹦鹉拿着镜子走到坟头前,让镜子对着自己的脸和后面的坟头。看了几次也没看到什么。

    当然了就算是看到了她也得忍着,如果摄像头拍不到啥,怎么表现粉丝也不会认可的。

    又拍了几分钟,没有任何发现,白鹦鹉宣布镜子游戏无效,进入下一个游戏吃供饭,燕子在镜头转动的空隙换过了那碗落满香灰的供饭。

    白鹦鹉固定了手机,调好角度,就去拿起了供饭,对着镜头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说着感受,强烈的吐槽说这饭太难吃了!

    这个过程同样没啥异常,白鹦鹉再次遗憾的宣布游戏无效,今晚的游戏进入最后一个环节,夜宿荒坟。

    然后就在镜头下开始搭建帐篷,单人的小帐篷很容易搭建,很快弄完了,白鹦鹉拿着摄像手机和电筒钻进了帐篷。

    毛毛虫和燕子就此结束了工作,毛毛虫闲不住就在帐篷外头捣乱搞怪,还一个劲问白鹦鹉:“大小姐你自己行不行啊?要不让燕子进去陪着你。”

    燕子一下把他推到一边:“毛毛虫你少捣乱,大小姐就算在帐篷里怕得很,难道就会让你进去吗?少做青天白日梦吧!”

    毛毛虫一个劲的解释:“我压根儿就不是那意思好吧?我的意思是如果大小姐在帐篷里不敢呆,就让你进去陪着她。”

    燕子说:“我要进去再不敢待你就有机会了是吧?”

    毛毛虫说:“那是不可能的!助理大姐你要搞清楚好不啦?我们真正的任务并不是为了拍摄灵异游戏,大小姐的安危始终是第一位的,你地明白?

    油管上那些粉丝投的票再多,还能抵得上大小姐的命啊?”

    他们俩不停的争论,直到帐篷里白鹦鹉一声怒吼,这俩人才消停了。

    白鹦鹉躺在帐篷里,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一方面帐篷里开着灯,另一方面又对着摄像头,没有谁会那么肆无忌惮的睡觉。

    天气也实在太冷了!即使盖着厚厚的羽绒被,白鹦鹉还是被冻得直打哆嗦。

    就是这样她也一直坚持着,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钟,已经到了两点,再过两个小时就可以收工了!

    白鹦鹉一直这样认为,人应该有职业操守,即使是做这种灵异视频,也要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观众。

    弄虚作假不是她的首选,更何况现在的观众也不是好骗的!

    又挨过了一个小时,到了半夜3点钟的时候,白鹦鹉觉得有必要结束今晚的拍摄了!

    如果在帐篷里还呆下去,自己就算不被冻死也得生一场大病。

    她对着镜头解释了一下要结束拍摄的理由,就关掉了摄像机。

    收拾了一下,白鹦鹉钻出了帐篷,她大声招呼车上的两个人帮他收拾帐篷。

    “踢他,踢他,踢他,”忽然一个奇异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听声音似乎是有人在走路,白鹦鹉看看车上的燕子和毛毛虫,坐在车里的两个人似乎都睡着了!

    白鹦鹉听着这奇异的声音,心里头有些害怕。

    她挪动脚步走到了汽车旁边,为了不引起那声音的注意,她轻轻地敲了敲汽车的玻璃窗。

    车里的两个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白鹦鹉心里奇怪,又连续敲了几次,车里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这下白鹦鹉可害怕了,以往从来没有这种经历。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了!白鹦鹉顺着声音的方向小心翼翼的看过去。

    尽管她很害怕也同样很好奇,都这么晚了,还有谁在走路呢?

    这时候,一个很高还很模糊的影子进入了她的视野,白鹦鹉的心收紧了!来的究竟是什么呢?

    在龙云姐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我起来的时候,龙云姐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早餐十分丰盛,不过都是买来的。

    我也很难想象得出龙云姐这样的女子素手揉面,挥刀切菜会是啥子模样?

    那种绝美的场景就留给疯子哥了!而我要寻一位肯为我洗手做羹汤的主且还得等。

    想着这些我吃的很开心,我们家里的另外两个宝贝也不用说,猫粮不算,还有猫咪最爱的小鱼干儿。

    吃过早饭,我拿了背包就要出门,龙云姐直接把我拦住了。

    龙云姐说:“乌鸦弟弟,我知道我拦不住你,索性我也不拦了!

    你真要到疯子身边去,我还少点担心。不过姐姐话说到这,疯子的安全很重要,你的安全也同样重要。

    在姐姐心里,你和疯子都是姐姐的亲人,你听明白我说的话了吗?”

    这要放在以前,我一定认为这话里头有很大的水分,说不得不平之气又冒出来。

    可是现在我的想法变了!人不能总把别人往坏里想,人不可否认是有自私性的,但终究还是善良无私来的多。

    龙云姐没有必要忽悠我,以我和疯子哥的交情,有没有她的存在我都会鼎力相助的。

    就像疯子哥之前鼎力相助我一样,那时候我还没有恢复记忆,也许一辈子也恢复不了!

    疯子哥还不是照样该出力还是出力了!人家对我有什么好图的呢?

    与龙云姐一天相处下来,我就知道我以前对这个姐姐的想法太片面了。

    以前的龙云姐可能是苛刻一点,傲慢一点,但是她的心地从来没坏过!

    就从昨天那些细枝入微的末节里,你就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关心关爱你。

    我笑着对龙云姐:“放心吧老姐!我的坏运气已经随着前世去了!

    这一世一定是越走越高的运气,我也会把未来的姐夫我的疯子哥照顾好的。

    等到你们大喜之后,我还想要抱外甥呢!到时候我这个舅舅可是会预备一份大礼的。”

    龙云姐被我说得哭笑不得,又掐着我的耳朵暴虐了一回。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