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80章 白鹦鹉下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0章 白鹦鹉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意外的邂逅,不管是美丽的还是平淡的,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就意味着会有某种凶险。

     ̄ ̄ ̄ ̄安静废话手录

    我是真的不敢轻易的转过头去,毕竟在下这幅尊容极其异常的美丽。

    白鹦鹉没有觉察到危险,尽管这就是一个流浪汉的临时居所,不过这家伙并不凶恶。

    白鹦鹉笑了笑说:“没关系,你还是转过来,我总不能一直不知道跟我说话的人长得啥样吧?”

    我说:“你确定?”“这有什么好确定的?你这人可真够啰嗦的!”

    白鹦鹉嗔怪的的语气里多少带了些娇嗔。

    我仰起头说:“先说好,你别乱喊乱叫好像见了鬼似的。”说着我就扭过了头。

    “哇!”白鹦鹉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好在乌鸦没有一直给她看自己的脸,又扭回头静静的坐着。

    那女子的尖叫声慢慢减弱下来,她似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了。

    很快那女子又发起了脾气,她尖刻地说:“你这人好没意思!戴着个面具吓唬人未免太过分了!”

    乌鸦我苦笑了一声:“这要是个面具能摘下去就好了!我长得就是这个样子,我可没啥心情去吓唬谁!”

    那女子有点不太相信,满是质疑的说:“不可能,谁能长成这个样子?除非你就是个妖怪。”

    我摸了摸鼻子,懒得再理会她,这种事是说不清楚的,我总不能细细讲述,慢慢道来,说一说500年的天文,再讲一讲600年的地理吧!

    我虽然不理她,可是她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的神识。

    她整理了一下头发,她的动作很慢好像在思考。

    过了两分钟,那女人忽然大叫起来:“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传说里的那个鸟人吧?”

    鸟人,我去!我啥时候成了谣传的鸟人呢?

    那女子继续说:“就是原来住在学府公园长凳上的那个人,我还特意去找过你呢?”

    我闷声说了一句:“找我干啥?你这号人就是闲的无聊,拿别人的苦恼寻开心呢!”

    那女子站起身来,走到我身后说:“才不是呢!我是做灵异探险的,专门搜罗天下的奇人奇事。”

    我撇了撇嘴:“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作死玩儿!”

    那女子激动起来:“你瞎说,你知道什么叫探索精神吗?

    作为一个人就要勇于探索未知的领域,而不是盲目的听从于传统和习惯。

    积极的寻找真相并把真相公之于众就是我最想要的目的。”

    我哈哈一笑:“听着好伟大呀!可就是伟大的差点儿丢了小命,而且连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那女子更生气了,她语速极快的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老气横秋的没个人样,还阴阳怪气的!

    别觉得你救了我就有资格这样说我,我伟不伟大自己知道,不像是你,混的家都没有了,还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我是彻底无言,别的什么都可以跟人掰扯,可我的确是个流浪者,嗯!我更应该唱一首拉兹之歌,流浪啊流浪......

    那女孩见我半天不说话,以为戳到了我的痛处。

    女孩儿应该还是很善良的,她换了温和的语气说:“对不起!我说的太过分了!”

    我还是没做声,女孩说:“可不可以请问一下你的名字?”

    我扬起头说:“没必要了吧!我们也就是萍水相逢,无须再见也无须怀念,等一下我就送你出去。”

    那女孩连忙说:“有必要有必要,我总不能连救命恩人叫啥都不知道吧!到时候跟人说起来鸟人长鸟人短的,怎么听着怎么都像是骂人呢!”

    我哈哈一笑:“好吧!为了我不被人家骂,我告诉你的我的名字,我叫乌鸦。”

    女孩沉默了两分钟之后说:“我能理解,你得了这样的怪病,不想让人知道你叫什么,不过乌鸦似乎也是鸟吧!”

    我转过身笑着说:“你这个人呐假厚道啊!转弯抹角的还是骂人。”

    说了一阵话,这女孩已经不再害怕我了!

    她凑过来伸出手摸了摸·我脸上的毛,嘴里不自觉的说:“真可怜!”

    随即她又说:“对不起!”

    我伸手薅了薅脸上的毛:“没关系!我现在不也活的好好的。”

    女孩露出了同情的神色,她伸手抱过我怀里的小呆。

    小奶猫出了奇的没挣扎,伸出舌头舔了舔白鹦鹉的手。

    我用手指着小家伙的鼻子说:“你个小叛徒,见色忘友!”

    女孩笑了起来,要说这丫头,笑起来还真好看,这一笑有点百花盛开的意思。

    让我这个毛头小子有点失神,女孩子用一根手指虚点了一下我说:“你不也是一样!”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时候窗台上一响,大呆喵的叫了一声跳了进来。

    我伸出手,把大呆抱进怀里抚摸了几下,大呆身上散发着热气,想来跑出了很远。

    小呆见他老妈回来,就挣脱了白鹦鹉的怀抱,我也松开了大呆。

    猫咪母子两个亲热了一下,大呆就带着小呆跳上我的铺盖趴下了!

    女孩看着有趣就问我:“这两只猫是你收养的吗?”我点点头说:“是”

    这一个是就惹出了麻烦!

    就此一发不可收拾,这丫头开始询问各种有关我的问题,你这是得的什么病,你病多久了!你的真实姓名叫什么?

    你不回答还不行!一副要把我祖宗三代都挖出来的架势。

    我当然是很欢迎她帮我找到祖宗三代,只是别的问题就敬谢不敏了!

    我看这丫头是得了标准的职业病,立刻想办法转移话题。

    我说:“你就不想问问追你的到底是谁?你要知道他可是这废楼区里的一霸。”

    女孩变了脸色,过了两分钟她才说:“今天还是不说了!过些天我还是会来的,我会亲自搞清楚它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我摇了摇头,像她这样的我还真就没说错,纯粹是作死玩儿!

    要是没有我,今天晚上她就交代到这儿了?,她过两天还要来。

    我该怎么说?力劝,没有意义!像这种丫头是不会听别人劝的。

    就她本身而言,她身上已经沾了几种邪气,要不是因为这个,那个痴呆老头还未必追打她。

    她带着一身邪气去闯人家地盘,难免不被认成是砸场子或者是占地盘儿的,早早晚晚得出事。

    罢了!碰上我也算是她的运气,我已经随手化解掉了她身上附着的邪气。

    她还要继续干这个行道,倒霉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救急救不了命!谁也管不了谁的一生一世。

    我再送她出去,也算不枉相识一场。

    于是我就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我先送你出了这片废楼区。”

    女孩看了看戴着的手表,小声惊呼:“啊,都十点多了!我真得回去了!”

    我指了指旁边放着的自拍杆和她的手机说:“拿上你的东西,摔没摔坏我就不知道了!”

    女孩站直了身体,神情很端正的向我鞠了一躬:“谢谢你救了我!我会报答你的。”

    我也站了起来,摆了摆手说:“完全没必要,我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女孩说:“你要不要那么轻描淡写,要知道我的生命是很珍贵的!”

    我仰头看了一下天棚,这丫头未免太难伺候了!

    说得轻描淡写点不就是为了客气一下,难道我说的很沉重就能显出你的珍贵来了?愁人的家伙!

    我说:“要不这么着吧!我去拿个称来。”

    女孩说:“拿秤来做什么?”

    我眯起眼睛说:“把你放上去,咱们按斤称,然后再算一算价钱,算好多少钱,你再付给我,这样就算你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了!”

    这丫头眨着眼睛想了一下:“这算是哪门子的办法呀!我怎么听着你好像在逗人玩儿呢?”

    我一本正经的说:“很正常的自行赎买法啊!我救了你,你的命就等于是我的了,但是我允许你出钱买回去,这不是很简单吗?”

    女孩还是大力摇着头:“不对不对!我好像听毛毛虫说过,卖猪的才用称的吧?”

    我悄悄的转过头,忍住肚里的狂笑,然后走到了隔壁的房间。

    女孩大声问:“你干嘛去?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在隔壁说:“我要换换衣服,正好我也要到将军公园去一趟,顺带再把你送出去。”

    女孩说:“好哇!咱们顺路。”

    受了多次围观和挫折之后,我也想出了办法。

    要想不惹人注目那就得把自己藏起来,我穿了件戴帽子的套头衫,带上口罩和墨镜,脸就基本遮的差不多了!

    只要没人盯着我细看,就基本不会露出马脚。

    另外我也穿了条牛仔裤,换了一双运动鞋。

    等我收拾完了出来,那女孩看得眼前一亮。

    她上下看了看说:“这不是收拾的挺好吗!你这是要出门去工作吗?”

    我不得不服气,这丫头的思维跳跃的太快,刚说完挺好就上班去了!

    我倒是想去上班,可是人家早就把我给开了!

    我也没有理会她,走过去对着花狸猫大呆交代了几句话,让她好好看家,好好带着小奶猫小呆。

    大呆冲着我点点头,然后喵喵的叫了两声,小呆也跟着叫。

    我也不知道她听得懂听不懂,我猜她是能听懂的。

    女孩看的满眼睛小星星,她走过来跟我说:“你养的猫咪好厉害呀!这么复杂的话都能听得懂!

    我也很喜欢养猫的,要不你把那只小的送我吧!”

    我皱起眉说:“你会把自己的弟弟妹妹送人吗?”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