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76章 人类真的该反思了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6章 人类真的该反思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前生今世今世前生,其实不管怎样,只要活着就难!

    下山的时候,我并没有跳着脚,指着山门大骂明虚老头不讲究,责问他就是死活不露头。

    我想或许师傅另外有他的考虑,而这世间的路终究是要我自己才能走下去。

    我知道很难,可是没想到比我想象中的更难。

    就不用说回程的路上吓坏了多少路人,当我回到千叶寺里,庙里的光头就炸开了窝。

    先是大叫着妖怪来了,纷纷躲避,看到我没什么恶意的时候,又纠结了一般人想要我把我打出山门。

    等到我亮出身份,法字辈儿的几个大弟子也认出我之后,我同样没得到什么好待遇。

    我的那位圆智师兄压根就不见我,就更不用说那几位空字辈的师叔了!

    圆智师兄只是让法明传话,把我安排到了庙里一个偏僻的角落容身。

    几个法字辈儿的弟子态度暧昧,言辞闪烁,最可恶的法海更是直接要求我不要在白天出现,免得吓坏了外来的香客。

    其实我回千叶寺并不是想要安居在此,我只是想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顺便拿一下我放在寺里的乐器。

    在回市里的路上我就想明白了!咱不能图安逸,给人像养猪似的养起来。

    更重要的是,我还想要寻找到胖墩儿和小鱼儿。

    自然不能一直呆在千叶寺,给人添麻烦。

    为了给寺里留点面子,也为了少造成点儿混乱,我还是在寺里呆了一白天,到了晚上我就背着背包和乐器走人了!

    翻出千叶寺的围墙,我碰到了一个意料不到的人。

    这人正是法字辈儿的首席弟子法明,法明也不多话,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了我。

    我打开了一看,里面是一卷钞票。

    不等我说话,法明就抢先开口说:“鸟师叔,我知道你是有能耐的人,可是你现在这副模样见不了光!

    行走在俗世总是要吃要喝的,手里多一点钱还是方便许多,我法明手中没有太多的,只是想尽一点微薄之力。”

    我把纸包在手里掂了掂,沉声说:“法明我与你素日之间并无来往,况且你也知道,我对你们法子辈几个弟子都没什么好感,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法明双掌合十说:“鸟师叔,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做人要有良心。

    前后几次,不管师叔有是意还是无意都曾救过法明和其他师兄弟的性命。

    别人怎么做法明管不了!但法明是有良心的。”

    我看着眼前这个斯文的和尚,心中有了另外一番感受。

    原本这些法字辈儿的弟子里,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他和法海。

    因为我觉得他们太阴沉了!心机太重,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摆你一道?

    不过今日看来,我的判断还是有错误,不爱张扬不见得就是阴沉狠毒。

    我笑了笑,手一翻把纸包塞进了怀里。

    然后对法明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以后不用再叫我鸟师叔,我们可以做个朋友。”

    没想到法明坚决的摇了摇头,郑重的说:“礼不可废!师叔还是要叫的,朋友也是做得地!”

    法明说完,我们两个相视哈哈大笑。

    没想到在千叶寺呆了半年多,临要走的时候多了一个朋友,这让我走在黑暗的街道上心里多了些温暖。

    自那夜起,我就成了都市里的流浪者,说得好听点儿变成了夜晚的精灵。

    一开始,我就住在公园里的长凳上,虽然百般遮挡,还是吓坏了几对儿来谈恋爱或者是幽会的男女。

    没用多久,就有谣言传出说平房区的几个开放式公园里有个鸟人怪物。

    专门掐那些到公园里谈恋爱男女的脖子,男的自然是直接掐死,女的就是先奸后杀。

    当然我是不知道,只是住了一段日子之后,到了晚上公园里就人迹绝无。

    随后就是辖区警察不断的前来讯问驱赶,到了最后特勤处都来人了!

    虽然我没害着谁,这些人还是劝我换个地方住。

    想了想我也决定搬家,也不是给谁的面子,关键是深秋的夜里实在难熬!

    冷我是不怕的,深秋的冷雨却是我最大的敌人,只要一下雨我就得抱着铺盖躲到树下,偏偏还避不了!

    我也想过买一顶帐篷,可是大白天一上街,不是吓坏了人,就是被吃瓜群众们·围观。

    搞得我是万分狼狈,这种情况下不用说调查胖墩儿和小鱼儿的下落,就是采买日常用品也成了问题。

    咱们国家又不像西方国家流行什么化妆舞会,搞成什么德性都没人当成怪事儿。

    就算我用布做了面具,也是走到哪儿都是风景。

    于是我决定搬到废弃的楼区里去住,那里清静也不用担心吓坏人。

    老万来见过我一面,他给我找了一个据说是独门独院的房子。

    力劝我住过去,我还是拒绝了!我乌鸦生来不愿给人添麻烦,就更不想麻烦老万了!

    当然还有另外的一种考量,这些日子我老是觉得有人在暗中监视我。

    我不知道监视的我的人是怎么考虑的,究竟有什么打算?可我不想把这麻烦带给老万。

    万大哥上了年纪又是个普通人,我想他过几年退休能够平安终老才是最好的结局。

    就这样,辗转几次之后,我住到了现在的这片废楼里。

    看着窗外黑乎乎的废楼区,我默默的出了一阵神。

    楼下传来了一声猫叫,让我回到了现实,我自嘲的笑了笑,乌鸦你还是太脆弱了!

    我把泡在水里的菜清洗了一下,就准备在地上笼火,煮我的晚餐了!

    这时候一阵更加凄厉的猫叫从楼下传来,听着是异常的悲凉。

    我心思一动,一纵身从窗户里跳了出去,下落的过程里随手在各层的阳台上搭了一下,然后稳稳地落在二层的阳台上。

    我放眼向下望去,一只小奶猫站在一只大猫前面凄厉的叫着,他对面站着一只比大猫还壮一点的一只大老鼠。

    这只小奶猫和那只大猫我都认识,他们也是这楼里的住客。

    小奶猫和大猫都是咱们国家的本土花狸猫,平时都是大猫带着小奶猫到处觅食。

    偶然的时候我也会分一点食物给它们,彼此的虽然算不上亲近,可也算是邻居。

    我看了两眼,大花狸猫卧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上下都是伤口。

    看样子大花狸猫是死了!对面的那只大老鼠即便不是凶手也是要以大花狸猫为食。

    小奶猫勇敢的站在母亲前面,正在保护他的母亲。

    看着放在大花狸猫嘴边的肉块,小奶猫或许还没有意识到大花狸猫已经死了。

    那是他外出觅来的食物,放在母亲的嘴边希望她能吃一点。

    看到了这一番场景,我不免心神激动,手指微微用力,已经从阳台上抓下一块水泥。

    这时候我的左肩膀上一动,我体内的那只乌鸦现身出来,他歪起脖子向下看着,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咕哝声。

    小奶猫对面的大老鼠显然已经失掉了耐性,当然它更是看穿了小奶猫的战斗能力。

    它吱的叫了一声,伸出了一只前爪,小奶猫叫的更大声了,看样子正准备冲上去。

    “哇!”我肩头的乌鸦忽然大叫了一声,吓的小奶猫和大老鼠各自一愣。

    我也已经失掉了耐心,在我的面前绝对不允许恶鼠横行。

    我屈指一弹,手里的水泥块击射出去,重重地打在大老鼠的额头上。

    那黑色的大老鼠连叫都没叫一声就毙命在地,小奶猫一时愣住了!

    过了两分钟,他才抬起头冲着我喵的叫了一声,我听不懂猫说什么,可我想那也许是感谢。

    小奶猫随后就跑到了大花狸猫的身旁,他用身子在大花狸猫的脸上蹭着,一面蹭一面喵喵的叫。

    或许他正在唤醒自己的母亲,又或许他是在向母亲撒娇说看我多勇敢。

    叫了两分钟大花狸猫没有反应,小奶猫就把放在地上的肉块又往母亲嘴边叼了叼,还是一边叼一边在喵喵的叫着。

    大花狸猫已经死了!自然不会有反应。

    小奶猫无奈的只好放弃,他低声叫着围着大花狸猫转了几圈,又看了看死在地上的大老鼠,就跑到一颗蒿子边儿上,啃起蒿子杆儿来。

    我肩头的乌鸦又哇的叫了一声,然后用他的翅膀在我后脑勺上重重地扇了一下。

    我知道呆鸟是为什么不满意,可我还是没出手。

    我对着黑暗里的草丛说:“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两只猫都是你的子民。

    你老黑猫作为君主也好,作为祖宗也罢!就这么看着他们去死吗?你不觉得你应该做点什么吗?”

    枯黄的草一动,一个黑亮的大猫头伸了出来。

    它先是喵的叫了一声,然后在我的脑海里说:“物竞天择,就算是我的子民和后代也要遵循这个丛林法则。

    我要是插手也只能救得了他一次,却救不了他的一生。这当然是件很悲哀的事情,但是我也不想破例。只有靠他自己,他才能真正的生存下去。”

    我撇了撇嘴说:“呸!什么狗屁法则!那小家伙没了母亲的教导和保护,就算遵循了丛林法则也活不下去。

    你没看看他肚子里都是些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他还没有学会基本的生存法则吗?”

    黑老猫说:“那我能怎么办?世上的流浪猫千千万万,凭我一猫之力根本就管不过来。

    要怪只能怪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总是因为自己的喜好抛弃我们这些人类的朋友。

    人类真的该反思了!总有一天世界也会把你们也抛弃的。”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