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71章 无所谓了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1章 无所谓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獾子精这位老兄一惊一乍的还真让人讨厌!你说你早干嘛呢?酒足饭饱,想起正事儿来了!不过我也没太在意,因为我不觉得他能有多重要的事。

    獾子精压低了声音对我说:“兄弟,我只是受人之托,给你传个口信。

    那人让我说,黄毛被秘密带走了,你的那位黑狗朋友跟了下去。

    那个卫青青神秘的失踪了!目前为止还判断不出来是被绑架了,还是她主动的避让风头。

    杨大人现在已经是个傀儡,上面派来接替他的处长已经到任了!过了今晚他就会去坐冷板了。

    那人还说今天晚上这个大关口不好过,不仅仅你是你要面对灭世咒的最后爆发,更重要的是各方人马都会行险一搏,不然可就没机会了!”

    听着黄毛卫青青出事,我的心就沉了下去。

    獾子精后面的话基本就没听进去,害得这老兄不得不又讲了一遍。

    不过这个时节我已经冷静下来,姑且不论这消息是真是假!

    就算是真的,也在意料之中。我当然担心黄毛,凶险程度肯定是有一些,但是不会特别大。

    一则黄毛本身不弱,二者有他师傅和杨大人关照,再加上老黑哥跟着应该出不了大问题。

    至于卫青青,我是说担心也担心,说不担心也不担心!

    这个女人太神秘了!到现在为止,我还弄不清她的背景,一定不简单就是了!不然凭杨大人的个性,是轻易不会买账的。

    说到杨大人的处境也很正常,捅出了这么大的娄子,要是没人顶缸那反而奇怪了!

    我自己嘛!完全没啥可担心的,已经遭到极点了还能再怎么遭呢?

    除死无大事,左不过就是一死,无非就差个死法而已!

    想到这些我已经不在意獾子精说的是真是假了!我微笑着点头说:“谢谢,我都知道了!”

    獾子精有些出乎意料,看着我平淡的态度,不如自主的竖起了大拇指。

    獾子精说:“兄弟不枉我前日拜你为师,我的那些头你绝对受得,生死寻常事,你是真的看开了!”

    獾子精的话说的我有些汗颜,我哪里是真的看开了!是事情已经逼到这个境地了!除了硬挺着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说个大白话,就是煮熟了的鸭子嘴硬,当着外人还要装叉而已!

    我苦笑了一下说:“我就与老兄共勉吧!不是看得开,只是逼到那份儿上了!”

    獾子精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用手拍着我的肩头说:“兄弟果然是豁达之人,这话说的通透啊!”

    我也只好苦笑,为生也为死,坚忍不拔不就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性格吗?

    只不过各人命运不同,獾子精是为了求生,我却是无奈赴死。

    獾子精想了想又说道:“托我带话的人还有一句最重要的话。

    他说庙门前左侧空地里的那个土包对你十分重要,也就是那棵老槐树的直线对面。

    那人说土包里藏着一个的秘密,如果你不想遗憾的离世,那就自己亲手去打开它。”

    我想想,庙门左侧空地里的确是有一个土包,确切的说那是一个坟包。

    记得当日我生活在观里的时候,还曾经去过那坟包前面坐着发过呆。

    后来被师傅一顿斥责,他也不说什么缘由,就是不准我再到那地方去。

    当时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去也好不去也罢,明虚老头有些反应过度了!

    现在獾子精一说我就想了起来,但是我对那坟包没什么好奇。

    相反我对托獾子精带话那人起了浓厚的兴趣,究竟是谁这么神通广大呢?

    于是我就问了一句:“老兄,究竟是谁托您带话呀?”

    獾子精一听这话立刻严肃起来,使劲摇头说:“不可说呀,不可说,我答应了人家不能说。”

    他这幅表情我就更好奇了!我说:“是谁你不告诉我,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呢?”

    獾子精一听这话脸色立刻难看起来,他哑着嗓门说:“你爱信不信,反正我话是带到了!”

    说完,他站起身来就走,我原本想留一留他,可是后来一想算了!

    还是那句话,真假莫其论,我这颗定时炸弹无论如何也动不了地方。

    也不是害怕山外的人动用武力把我消灭了,主要是不想再害人了!

    死的人已经够多了!尽管这不是我愿意的。

    獾子精走了,我一个人也是索然无味。

    站起身来一脚踢翻了剩下的残羹剩炙,不管是不是最后一顿,我再也不会这样吃饭了!

    因为喝了点酒,我残破的身体更加的没力气!

    我环顾了一下周围的殿阁亭台,梁园虽好终非我家!

    既然要死,死在哪里不行啊!我摇摇晃晃的向山门处走去,像一条野狗似的死去也没什么不好!

    是真的要完蛋了!明明没有多少路程,我还是磕磕绊绊的摔了十几跤才出了山门。

    抬眼望去,天地间一片的苍茫,或许是老天爷觉得我不配,连点夕阳的云彩也没有。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天要黑了,世界将被黑暗所笼罩,人生亦是如此!

    留恋吗?傻子才不留恋!要痛哭流涕吗?完全没有那个必要!流给谁看呢?还是省省吧!

    我看了看,决定还是到那个坟包那去瞧瞧。

    不管要人带话那人说的是真是假,看看坟包也没什么了不起,就当是提前参观自己的新家了!

    毕竟在云霞观生活了六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还是十分熟悉的。

    虽然是跌跌撞撞,可我也没有用太长的时间就找到了那个坟包。

    我走到他旁边缓缓坐下,伸手拍了拍坟头上的土说:“老伙计,认识也这么多年了!想来你在下面也是呆的孤单寂寞,不用愁,我很快就来陪你了!”

    要说,乌鸦嘴就是乌鸦嘴!话音未落,我身体里的灭世咒就激动起来!

    窜动了几下,不经我的同意就带着我的力量飞走了!

    我是他大爷地!这下我除了骂人几乎没了任何力气。

    可咱也算是有素质的人,总不能在临死之前没完没了的喷粪。

    当然,你要说让我做点高雅的事儿,那也是没心情。

    夜初来的景色当然是美丽的,按说我应该赋诗一首,歌颂一下美丽,然后再抒发一下情怀。

    写两句慷慨赴死,从容就义的诗句,就算不能青史留名,也算是死的文雅。

    可是我真的没心情也没力气,我半躺半卧靠的坟包上,就只剩下了喘息。

    我身体里的怪鸟绝对是彻底失望了?,再也不肯分出一丁一点儿的精力,当然更可能的是他也没力气了。

    我仰望着天空,看着天色一点一点彻底黑下来,又看着天空里星星了一颗又一颗眨着眼睛跳出来。

    我轻叹了一声:“这是多么美好的世界,可是要说say?good?bye了!”

    又躺了一会儿,我觉得身体里恢复了一点力气。

    我就坐直了身体,想想还是不留遗憾的好!

    就算托人带话的那人说的是假的,我也损失不了啥。

    于是我就开始挖土,一层一层的把土层坟包上挖掉。

    原本这是个最普通的活计,我要是在健康的时候也就十几分钟就能把这个坟包挖开,可是现在用了半小时也没怎么滴!

    不过我还在坚持,我相信灭世咒只要不再发作,我就一定能够挖开这个坟包。

    直到天上的星星出全了!我也算是完成了盗墓大业。

    因为我摸到了木质的棺材盖子,下一步只要打开棺材,或许我就能得到自己的秘密。

    不过这恐怕是一种奢望了!就算是一层薄薄的木头,我只怕也没力气去弄开它了!

    当然我不沮丧,带了遗憾上路也未必见得是坏事!真要是了无牵挂的走开,那只怕除了石头草木再也无人能够做到。

    就在我有些小感慨的时候,远处忽然有两道强烈的光柱照了过来。

    紧接着我就听到了引擎的声音,似乎是由某辆车正在开过来。

    虽然我没什么心情管闲事儿,不过多少也有些好奇!

    这又是哪路神仙如此能耐!居然开着车就进来了!

    这只能说开车的人不怕死,又或者说人家有特殊的能耐可以抵御住灭世咒。

    那他究竟是谁?我是毫不在乎!爱谁谁!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得关系!

    对于一个无可拯救要死的人,你有啥手段也白扯!

    眼看着光亮越来越近,一辆怪模怪样方头方脑的车开到了我的面前。

    我心说这定位挺准的!居然没去观里直接找到了我。

    随着车上一阵乱响,一道侧面开的门打开了!

    紧接着三个穿着怪模怪样的人从车里走出来,为什么说他们怪?因为他们的穿着就像是太空宇航员。

    这种特殊样子的服装看来是可以保护他们的。

    我眯起眼睛打量着他们,这时候其中一个人走到了我的面前。

    因为衣服太过臃肿,他又戴着面罩,我看不出来这人是谁!

    只是很快他就说话了,话语而是从他身体上某个装置发出来。

    他说:“乌鸦兄弟,真没想到,咱们会有如此的见面,真的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你家呀!”

    我冷冷一笑:“我不是谁的兄弟,风水轮流到谁家都不重要!现在请你滚开,没得让我恶心!”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