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68章 空山新雨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章 空山新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回过神儿的老黑哥,伸出爪子在大黑猫的脑门上拍了一下。

    拍完了他说:“有话好好说,没事儿,别学人家拽文。”

    黑老猫大怒,反手一爪子在老黑哥的脸上挠了一下。

    挠完了说:“这话正好说给你,放尊重点,别动手动脚的,老娘可不是好惹的!”

    老黑哥出了奇的没发怒,只是尴尬的用爪子摸了摸被挠的地方。

    这场面来得亲切,我不由自主的轻声笑了起来。

    “喵!果然是一丘之貉,有啥主子就有奴才,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黑老猫恼羞成怒有点挂不住脸。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黑老猫就更火了!

    刚要纵身扑过来,却被老黑哥直接挡住了。

    一猫一狗二话不说,爪来爪往打到了一起。

    我也没闲着,随手拉了一曲凤求凰。

    这黑老猫明显是个音乐发烧友,我拉的曲子她一听就明白了!

    “喵!”怪叫了一嗓子,就下了杀手!

    原本还和她闹着玩儿的老黑哥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一边忙着招架,一边说:“你这疯婆娘怎么来真的了?”

    黑老猫也不吱声,爪子飞舞攻势愈加的凌厉!

    老黑哥没上心,挨了两下狠的,疼得哇哇大叫。

    我一看咱别好心办了坏事,曲调一转换成了空山鸟语。

    琴音澄澈,宁静深远,似山间流水,又若空山迷雾,隐隐然有鸟鸣声传来,顿时间好一派的空灵悠远。

    氛围一变,激斗中的一猫一狗攻势立刻放缓,渐渐的停不下来。

    听到曼妙之处,老黑哥长声大吼,黑老猫低声猫叫,却全都和在琴音里面,整体听来居然毫无违和之感。

    这曲拉完,我放下胡琴鼓掌大笑。

    老黑哥跟黑老猫不觉相视莞尔,已经没了一丝一毫再大战一场的想法。

    我收敛了笑容问道:“黑老猫,跋山涉水,又经历了死亡之地,你却是为何而来?”

    黑老猫也郑重起来,她昂着头说:“我是代人来看你的,原本我不想来,毕竟过死亡区域是要付出代价的。可是来了之后,听了你两曲琴音,我觉得此行不虚,没有枉费我的道行。”

    我皱皱眉,这黑老猫哪儿都好,说来也算得上是个知音,可怎么就说话不着四六呢?

    黑老猫一歪脖子:“大老黑你这兄弟哪儿都好!可就是耐心而不太够!这样是不行的,对于他将来的修行是有障碍的,你一天闲着没事指点指点他。”

    老黑哥用爪子挠了挠脖后的毛,慢条斯理儿的说:“你呀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你要处在我兄弟那份儿上你试试,能不疯就已经是够坚强的了!”

    黑老猫“喵”的叫了一声,拍了拍两只前爪说道:“有道理,大老黑看来没和你兄弟白待,果然有进步了!知道人情世故了!”

    这两句看着不像是表扬的话,反而让老黑哥有些不好意思!

    老黑哥嘿嘿的笑了:“这算不了什么!也不能一辈子没出息不是?”

    黑老猫又转头看向我:“她说了,你要努力好好的活着,只有活下去才能做你想做的事儿。

    黄毛你不用惦记,她一定会帮你照顾黄毛的。

    另外,如果有人拿她出来说事,用她的安全威胁你,你一定不要相信,因为没人抓得住她。”

    说完黑老猫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又问了我一句:“你该不会不知道她是谁吧?”

    我淡然一笑,从黑老猫一来我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我两手一拱说:“烦劳您传话,就说我说的,多谢她的美意,但有一线生机,我必竭尽全力。”

    说完,我弯腰拿起胡琴,手上一动拉出了一首送君归。

    这首曲子是我从一本杂书上看到的,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却符合此时的意境。

    曲声起处,便如霸上折柳,长亭古道,有依依送别之感。

    黑老猫两只前爪一合,低声说了句:“多谢了!”

    然后一转身跑开了,老黑哥有些怅然,我头也不抬的说了声:“还是送一程吧!”

    老黑哥起身飘出追去,渐行渐远!胡琴声也随之悠然起来。

    是的!鸿雁信使,有梦夜来,不管如何,有人挂念总是一件幸事!

    我的心情好了许多,但是却跟爱情无关,极度缺人关爱的我,收获了一份惦念,这是比什么都幸福的!

    所以我的曲子由依依送别也变的悠然神往,很怀念那,那个不能说的日子,有个姐姐也是幸事!

    我一门心思放在胡琴上,调门变得越来越欢快,无意识的我拉出了一首光明行。

    可就在曲子刚刚拉到一半,一个极为刺耳的当啷声打断了我的琴音。

    紧接着,就当啷当啷的就不绝于耳,就像是某人拖着一条粗大厚重的铁链不停的走在石板路上。

    铁链敲打着石板,石板回应着铁链,若是走过长街,若是走过寒夜,声音在风中黑暗里越传越远。

    我听着这声音,神思一动,莫非是?

    如果是那两位到了,只怕我的大限不远。

    要说拉着铁链这位端的是个心理考验大师,我就是绕着你走啊!我就是让你见不着面。

    当啷当啷当啷啷……噪音加上无形的心理暗示,时间一长就能把人逼疯。

    我心里猜到他是谁了!我也知道这暗示什么!要说我也算是做好了准备,可是你不能这样没完没了!

    黑老猫说我像个锯木头的,那这一位就是个打铁的,就是打铁的手艺也不精,没打出节奏来呀!

    我心里一烦恼,可就不客气了!

    当然你说我伸手把人家抓过来揍一顿,那就不仅是妾身,就是朕也做不到!

    不过这不代表我就没办法了,我屋里墙上可是挂着很多乐器呢!

    不光你会打铁,少爷我还会敲锣,我转回身去,从屋里墙上拿下一面铜锣,锣槌一挥,我就敲打出一曲闹金猴!

    不就是折腾吗?反正我也没想睡,咱大家一起敲打好了!

    你就听,当啷当啷当啷啷,慌,慌,慌慌慌!慌当,当慌,慌当当,?当当慌。

    很快,铁链子不成声,锣也不成调了!

    这时候远远的就听见有人说话:“老四,你这又是何必呢?说起来,这小子挺可恶,但实际上他也是个受害者。”

    有人嘎嘎一笑,随后说:“三哥,你想多了!我就是和他逗逗闷子!

    又没打算拿他怎么样!要是这小子那东西在手,我还真就不敢潮乎他,现在不要紧,你听这动静多热闹啊!”

    我一听这个气:“感"qing ren"家就是拿我来逗闷子来,偏偏这位三哥四爷我是真的惹不起,怎么办?忍了吧!”

    我没说话,可是那两位还在继续。

    三哥说:“行啦老四!你也干点儿正事儿吧!昨天死了那么多人,老牛他们还在忙着。咱也别太闲了!到时候又该有人说闲话了!”

    那位四爷说:“谁说咱们这不是正事儿?跟着死亡主角,咱也能多收几个,不省着颠来倒去的乱跑吗!

    要说老牛他们也的确该忙忙了,外边的事咱哥俩包圆儿了,底下的事儿还不该老牛他们运动运动,这要是还有人说闲话,可就没天理了!”

    三哥说:“就你爱狡辩!就算要收,咱也得到外围去,那小子真要发作起来,就算是咱们老大也顶不住!

    还有你可别乱来哦!你真把他弄下去,下边乱了套,咱哥俩可吃不了兜着走。”

    四爷说:“我有那么傻吗?别说他还没到寿,就算到寿了也拿不得,没的自找麻烦。”

    三哥说:“行了行了!咱哥俩走吧!要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哥俩给他护法呢!那些三山五岳的家伙都想捞一杯羹,咱一边儿去看热闹吧!

    看看他们是喝汤啊还是把自己扔里去,到时候咱再捡点儿现成的就得啦!”

    当啷当啷的声音越来越远了!我的心也慢慢提了起来。

    这哥俩是话中有话呀!看来我又要不得消停了!

    我闲着胡思乱想,老黑哥飞也似的跑了回来。

    走到我跟前儿,一下子跳上了我的胳膊。

    随后又冒出头来说:“黑老猫托我带话说,这两天山南海北有点儿道行的朋友们都在往这儿赶。

    据说是有人放风,说是在你这儿学到了上古之术,这些家伙们都想来插一脚,分一杯羹喝。

    黑老猫让我提醒你好好注意,别被什么人钻了空子。”

    我苦笑了一声:“老黑哥,我的状况你还不清楚吗?

    再注意也没用,这该死的灭世咒还不知道要发作几次呢!

    到了最后我怕不只是变成废人,弄不好变成精神病也未可知。”

    老黑哥叹了口气:“这个我也知道,据黑老猫说胡三爷发了话,咱东北地面上的家伙是不会来难为你的。

    就怕那些天南海北的家伙,胡三爷就算再能也不可能替你全挡了!

    很有几个出了名的家伙,怕只能靠你自己了!要知道以我的本事也是招架不住他们的。”

    关于外头的事儿我也不想废话了,我把刚才听到的话对老黑哥讲了一遍。

    老黑哥听了直咬牙,指着鼻子训我说:“你小子疯了?幸好他们没有恶意,要不然你就有的倒霉了!他们是我们这些人能惹的,真是的!”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里的星星,日月流转还有五天五夜的时间。

    都是可以倒计时的生活了!我还怕个鸟!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