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66章 受人之托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6章 受人之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大晚上遇上这么个活宝,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我现在只是盼着这只獾子精别太得瑟了!要是没事儿了就拿着我教他的咒语乱用,用不了多久就得穿帮。

    到时候这厮不找我来拼命,那才是怪事一桩了!

    当然我并不是怕他,只是太麻烦了!

    临了临了也不得安生,说起来还是古人有智慧,人家不早就总结出来君子无罪,怀璧其罪吗!

    我暗自庆幸,还好我是个没有家的人!朋友也就只有黄毛一个,要不然,以这帮孙子的尿性,那绝对会绑两个逼我就范地!

    真要出现那种状况,只怕是个人都要妥协!

    不妥协不就没人味儿了!可是妥协就意味着会造成不知道什么样的灾祸,那造的孽可就大了!

    还好还好!我老哥一个,看你们能怎么着?

    我刚刚打开房门,就听到山门方向传来了一阵咳嗽声。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听起来,这人要么就是肺子不好,要么就是烟抽多了!

    甭管啥人吧!看来我又不得消停了!

    我转头回去看着咳嗽的方向,心想这又是哪方神圣大驾光临了呢?

    那个有句名词儿,叫做今夜无眠。

    虽然形容此时不完全恰当,我瞧着也差不多。

    这上半夜就是这副德性了!估摸下半夜也好不到哪去!

    要说之前,我就像个臭狗屎,就算置身繁华闹市,也是无人问津。

    偏偏要挂了,我又成了香饽饽,置身这荒郊古观,却是闲杂人等一一上门。

    我想好了!一会儿不管是谁,也甭给他好脸子。

    咳嗽声越来越近,来人也渐渐露出了身形。

    来的这个人,弯腰驼背,身形瘦小,偏偏嘴上还叼着一个旱烟管。

    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拼命的咳嗽“咳咳咳咳!”走起路来更是慢吞吞的,同时还因为咳嗽不停的颤抖!

    用句骂人的话讲,标准一副老棺材瓤子。

    要说我快死了!可是看着他比我更像要死的人!

    说话间,老头就走到了我的面前,他也不出声,只是上一眼下一眼没完没了的看着我。

    一边看还一边狠命的嘬他的烟管,不停的吞云吐雾。

    烟气浓重的都遮盖住了他的面容,搞得他好像身上着了火似的。

    他不说话,我也不吱声,那咱就相互瞧着吧,估计是看不出一朵花来。

    老头抽两口烟,就咳嗽一阵,然后接着再抽,接着再咳嗽。

    没有两分钟我就郁闷了!而且,我还看不出他的根底。

    我正想着要不要说点啥,老头大力的吸了一口烟之后,咳嗽大发了!

    直接把腰弯了下去,似乎要借助地心的引力把憋在肺里的那口烟气吐出来。

    我看着一阵难受,索性走过去在他后背上拍了拍,他才把这口气喘出来。

    老头虽然挺直了腰杆,我却不想再看他,转回身进屋端了一盏茶出来

    我直接把茶碗递了过去,老头也没客气,接过去一饮而尽。

    一盏茶进肚,老头舒服了很多,咳嗽也减轻了,他也不再狠命抽烟了!

    只是他还是不说话,两只眼睛光华闪闪一个劲儿的盯着我看。

    我多少有些恼了!这人太没礼貌,你说你挺大岁数看个毛线啊!

    俺又不是个玻璃,就算是个玻璃,也用不着你来看。

    我咳嗽了一声说道:“他那个,这位老先生深夜到此有何贵干呢?”

    “嘿嘿!”老头跟笑了一声说:“老先生当不起,我就是一个乡下泥腿子,到这儿来就是为了看看你,看看你这个能折腾的小子还能活几天?”

    我也不和他生气,我说:“那您看完了吗?觉得我还能活几天呢?”

    “咳咳咳咳!”老头又是一阵暴咳,喘了几口气又说道:“看就看完了!至于你能活几天我还真说不好!

    你身上要是没有那个呆鸟在,那早就死了。可是既然有他保着你,还能活几天就说不好了!

    当然你死不死活不活都不关我的事,我也只是受人之托来瞧瞧,不过就你这样子我想帮也帮不了,咱也就别在这儿献丑了!”

    我听他说是受人之托来看我,我就问了一句:“那老人家,是谁托您来看我的呢?”

    老头又咳了几声才说:“托我的人是你的一个朋友,不过我看你现在的状态是记不起来的。

    那朋友说了有朝一日,你恢复了记忆,就能想起他来。”

    我不死心的追问:“我的那个朋友就没说别的吗?”

    老头抽了一口烟,慢慢的说:“你的朋友没什么可说的,可我却是要说上几句。

    你这小子做人可是不太厚道,不但充大辈儿,还教人家玩火**,就算他不地道,那也是个生灵!

    不知道有没有人跟你说过,看人看事儿不能只看表面,你就没想过那是小獾子也未必愿意那样吧!”

    “他这个?”我挠了挠头发,要说我还真就没多想,当时只是给他气着了。

    老头摆了摆手:“算了!你以后多注意就是了!

    要知道你也算是个人物了!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很多人和事儿。

    就像这一次吧!你只要稍微动动脑筋,不那么浮夸,至于弄到这种地步吗!”

    这老头老气横秋,给我指责了一顿,我虽然不舒服,也不想跟人家辩驳。

    犯蠢就是犯蠢了!怎么说都是苍白无力的。

    我一拱手:“多谢您老人家教诲!我还是想问问我那个朋友。”

    老头狠狠咳嗽了两声,打断了我的问话。

    然后他说:“你的那位朋友托我带来一粒丹药,原本是想用来救你那小命的。

    可现在看来用不上,那上古之术果然霸道,用了也只是让你苟延残喘,你活得下去活不下去,还要看你的命数了!那,这个给你。”

    老头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个小瓶子丢给了我,随后一转身就要走。

    我接了瓶子就更不甘心,我跟在他身后大声追问:“我那个朋友到底是谁呀?”

    老头也不回的说:“太平村外柳树林,鼎鼓奇缘一面深,若问他是何方客?身在草莽林野间。”

    这是嘛意思?打哑谜还是藏头诗呢?

    我这么一走神儿,老头就不见了!

    太平村外柳树林好理解,应该就是个的地名。鼎鼓奇缘一面深就难说了!

    顾名思义,鼎和鼓怎么会见一面呢?见了一面有什么可深着呢?

    当然也可以把鼎和鼓理解成代表着两个人,或许就代表着我和那个朋友,这样解释一面深就清楚了,一面之交胜过终生。

    后两句意义不大,无非是说他是个草莽之客。

    我挠破了头皮也没想明白,在云霞观呆了六年,我并没有到一个叫太平村的地方去过呀!

    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我只好作罢。

    看着手中精致的玉瓶,就知道这里面装的丹药一定是好家伙。

    不过那老头说的对,我现在还真就不想吃他。

    估计就是大罗金丹吃到我肚子里也是白吃,除非灭世咒不再发作,不然,我身体有多少能量都得给他抽干净了!

    我随手把瓶子塞进怀里,看看时机再说。

    我迈步就走向房门,心里多少有些忐忑?。这无眠之夜的魔咒会不会打破呢?天知道还有多少不速之客等着上门呢!

    我说开了房门,侧着耳朵细听,还好还好!远近又成了一片死寂,看来我可以安生一会儿了!

    此时二龙山下翠屏村东侧的杨树林子里,鬼火飞舞,星星点点,林子正中间,一个人盘坐在地上。

    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袍,不仅包裹了全身,就是连他的面容也只是若隐若现。

    这个人仰头看着二龙山,嘴里自言自语:“乌鸦兄弟,想不到一别六年,还没见面你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这是不平凡的人注定要干出不平凡的事儿吗?还是兄弟你运程太低,总能摊上这样倒霉的事儿!

    上古咒杀,灭世神咒,你就算是个最普通的人也不能不引起人们的重视啊!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

    一阵咳嗽声传来,一个叼着旱烟管儿的枯瘦老头现身在他的面前。

    黑衣人一下子跃起,急迫的问道:“三爷,我那兄弟如何了!”

    叫三爷的老头又咳嗽两声说:“老古啊!咱们也相交多少年了!

    从来没见过你这样沉不住气!为了这么个少年,就乱了方寸?”

    叫老古的黑衣人沉静的一笑:“乱就乱了吧!人要是一丝情感都没有,就算是成佛成圣又与草木何异?

    老兄若是真的都看开了,又怎会留在此间,位于九天之上也不是什么难事!”

    三爷哈哈大笑:“说的好,你老古和我都是性情中人,九天那地方太高了!不是你我凡人能呆得了的!”

    老古也是大笑,三爷说:“也不必都乱了!至少你那小兄弟就没有乱,我刚刚走了一遭,却是看了一出好戏。

    一个临死之人,还能有这等心胸,也难怪你看的起他!”

    随后三爷就把见乌鸦时看到的一系列事儿说了一遍。

    老古听了也不觉莞尔,随后老古问道:“三哥看他能否脱却此难?”

    三爷说:“上古之术果然霸道,虽然没有完全发挥效力,可我这一遭也损些了道行。说到始做俑者吗!现在不好说,只能说看他的命数使然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