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63章 大道天衍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章 大道天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距离二龙山十公里外的青云山顶,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老道正站在观云亭里。

    距此不远,一个身穿月白僧袍的和尚正缓缓的走过来。

    和尚走到观云亭外,双手合十,诵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

    老道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知道你来了,就不能安静点儿!”

    和尚走进亭子里,向远处看了看,莞尔一笑说道:“道兄,这是为了何事烦恼啊?”

    老道哼了一声:“空见你少揣着明白当糊涂!我能有什么烦恼?烦恼的是我那一山的生灵。”

    空见和尚两掌一合说道:“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总归是有生才有死有死才有生啊!道兄又何必烦恼呢!

    只怕道兄真正烦恼的是那只乌鸦,想来此时,有无数的高人正在看着那地狱来的魔咒,也不知道承载着多少的羡慕嫉妒恨呢!”

    老道人回头瞪了空见和尚一眼,空见和尚一笑:“师兄何必见怒,不是我不肯替他遮掩,只是已经遮掩不住了!天道如此,我也无能为力。”

    老道人叹了口气:“我也知道须怪不得你,要知道当日我见这孩子,就知道他要遭逢七灾八难,注定了是个命不长久的孩子。

    可是偏偏有那头呆鸟护着他,我几番演算也不得天机,也只好盼着他逢凶化吉,可以落个寿终正寝。

    几年下来,他体内的三煞愈来愈盛,就连我也不得不避开风头。

    原想着让他多受些苦楚,也消一消天道的威压。

    哪想到他独立一人之后,竟然破了那伙人的水玲珑,虽然说是斩妖除魔扬我道正气,可却招来了那个魔头。

    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孩子,就是我也未必奈何得了那个魔头。生死有命,既然死了!也没什么好说。

    偏偏那怪鸟又从中作梗,居然舍去了自己的皮囊带着他的神魂夺舍了另一具皮囊。

    若是没那怪鸟作梗,我拼却十年道行也要送我那徒儿投胎到个富贵人家,来生求个太平安稳。

    可事到如今,我又能如何?哎!”

    空见和尚听了老道人一番自述,过了良久才说:“那怪鸟究竟是什么来历?真的是一只乌鸦吗?”

    老道人摇了摇头:“见过之后,我也曾推演其来历,可是算来算去,那鸟不在三界之内,很有可能是上古之物。”

    空见和尚闭上双目,须臾又睁了开来。

    他笑着说:“道兄可是忘了,大道五十,天衍四十有九,遁去其一。

    只怕令徒和那只怪鸟就是那其一,既然不在天衍之数,发展下去会有什么神奇的变化也未可知。”

    老道人眼中一亮:“空见你果然通透圆融了许多,看来去日无多呀!”

    空见和尚说:“来也就是去去就是来,道兄何必执着!难得我出来一趟,你我何不到醉仙居一游。

    啧啧啧!那里的醇酒佳肴我可是许久没有尝到了!”

    老道人哈哈一笑:“空见果然还是空见,这贪嘴的毛病,只怕见了佛祖也未必改得了啊!”

    说着两个人纵声大笑,各自身形一晃就不见了。

    踏上二龙山的故道?,我心中充满了万般感慨。

    虽不敢说,生于斯,长于斯,可是有记忆以来,就是生活在这里。

    近乡情更却,总归是有一种思念中的哀愁。

    一步步走去,距离山门越来越近,虽然我知道,观中必然是空荡荡的。

    可还是掩饰不住内心当中的希冀,多么期望明虚那老头会站在山门里,说一句徒儿你回来了?

    想再多也没有用,路程终究是有限的。

    当我走到了山门前的时候,空中传来了一阵马达声。

    随后一架无人机缓缓的落在了我的面前,机腹的挂架上挂着一个泡沫箱子。

    我看了看,没有看出危险的征兆,就走过去拿下了那个泡沫箱子。

    无人机马达启动,随即就飞上了天飞走了。

    我打开箱子,里面放着一部高功率的对讲机。

    这玩意我会用,可是我没什么心情,随手别在了腰上。

    迈步走到了山门前,双手轻轻一推,虚掩的山门就打开了一条缝。

    透过缝隙看去,殿堂还是殿堂,观宇还是观宇。

    我期待的那个人,他终究还是没有在。

    但是我并不失望,不管明虚老头喜不喜欢我,我还是不希望他真的留在这。

    我也更加明白,他也没有能力留在这。

    用力推开山门,我就走了进去,习惯性的去了第一大殿。

    到了殿中,先给祖师爷上了个香,然后跪下叩头说:“祖师爷,原谅后辈带来的纷扰,请您多多恕罪!”

    叩完头,我看了看祖师爷王重阳他老人家,老人家还是木着脸,似乎没有因为我把死亡带到了云霞观而生气。

    我也不敢再打扰下去,转回身,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是的,我的确是把死亡这个魔鬼也带进了云霞观。

    那些飞禽走兽可以快速的逃离,但是那些蛇虫鼠蚁就没这样的好运气了。

    即便我走得很慢,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太快,刚刚踏上逃亡的路,就死在了路上。

    我大概的估计了一下,灭世咒几次爆发之后,我造成的死亡区域已经接近了一公里的范畴。

    到这时候我也只能说,死就死吧,爱咋咋地!

    我迈步走向旧居,也就是我和师傅曾经住过的耳房。

    我走到房前看了看,墙壁斑驳,房瓦破损,还是老样子!

    师傅并没有因我离去,重新修整这个房子,他老人家还是一贯的邋遢呀!

    我推开房门,灶间里冷冷清清,这老头又不知道几天没开火了!

    我走进隔壁,这就是从我曾经的住所,里间儿就是师傅的云床。

    我瞧了瞧,土炕上只有一领席子,墙上还挂着一些我当初用过的乐器。

    不能说失望,只是觉得有点空荡。

    我走进了最里间,师傅的云床旁放着很多道藏典籍。

    有一本还半翻开着,看来这老头走的很匆忙,不然他绝对是不会允许书籍胡乱放置的。

    看了看,似乎老头也没给我留下只言片语。

    是师傅生气了?还是他老人家觉得没这必要就说不准了。

    我摸了摸腰上的对讲机,看来我还是需要找人聊聊,弥补一下心理上的失落,同时也让山外的那些人放下心来。

    这要是让他们胡思乱想,再弄点威力强的现代武器来,把云霞观给轰平了,师傅那老头儿还不得跳脚骂娘,就算我变成了鬼,他都得追杀我三千里。

    到了观里空荡的地方,我打开了对讲机的开关。

    信号一接通,对讲机里就传来了杨大人急迫的声音:“小鸟小鸟,你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开机?”

    我按一下开关说:“杨大人,你这就不对了吧!我不算千里奔波,可也跑了一早晨了!

    你总得让我歇口气儿,这才能有精神聆听您的教训吗!”

    听到我声音的杨大人明显放松下来,他说:“小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要是可以,就把这灭世咒说一说,也算是替我们科普一下。”

    我一听杨大人的语气就明白了,这是让我说一下,也好安一安某些人的心。

    于是我大致讲了一下灭世咒的原理和威力,还有持续的时间。

    说的差不多了,我又提了个条件,说是跑了一早晨饿了,想吃点好的。

    杨大人一口就答应了,告诉我,很快就会用无人机给我吊装过来。

    然后我就关了对讲机,翻上了大殿的房顶,躺在那里晒太阳。

    我没有要和黄毛通话,这小子一准急的火上房,可我还是不想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惹得所有人都注意那小子。

    而我想不到的是,黄毛这家伙已经惹出了大祸,给杨大人关了禁闭。

    大约中午时分,一架无人机吊装来一个大号泡沫箱子。

    我拿到手,打开一看,四菜一汤,还有一大堆包子。

    我开了对讲机,对杨大人表示了感谢。

    然后就风卷残云的吃了起来,说了也怪,到了观里,灭世咒居然没有再发作过。

    也不知道是祖师爷保佑,还是这该死的咒语要歇歇了?

    既然这该死的咒语不动了,那咱就活动活动。

    吃完了饭,我开始在观里观外转悠起来,希望从这些地方寻找到一些旧时的回忆,更希望能找到于那个梦境有关联的地方。

    我暂时算是安然太平了,十公里外的应急指挥中心却还在忙碌。

    应急指挥小组经过讨论认定,乌鸦这个危险人物暂时不会有大的动作,但是他造成的死亡区域还在。

    现在应急指挥小组的中心任务,是避免进一步的伤亡。

    所以就要对二龙山方圆十公里进行管治,这一点上就要协调军方调动人力,同时还要建立起有效联络系统。

    当然更重要的是,建立起应急预案,重点防备乌鸦这个危险人物离开二龙山,这一点上无论杨大人如何作出保证,应急小组成员也不会认可。

    因此上,除了封锁道路,防止有人误入死亡区域。

    另外就是建立起监视机制,同时做好了强大的武力准备,一旦危险人物要有所异动,就会立刻动手消灭他。

    杨大人则被赋予了更重要的任务,一定要沟通做好乌鸦的思想工作,让他安稳的待在山上,直到乌鸦死去,或者咒语失效。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