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53章 不抛弃的老黑哥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3章 不抛弃的老黑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黑暗并不让人恐惧,恐惧的是黑暗里的死寂。

    听不到风吹草动,也没有喧闹的人声,只有永恒的寂静。

    老实话我有点懵圈,此生以来从未面对如此的境地。

    太安静了!安静的像是坠入了永恒的黑洞。

    难怪小黑屋和地牢是最狠毒的惩罚,一个人在里面呆久了都会发疯。

    这远比直接弄死一个人来的更残酷,呸!看你还作不?tnd真是活见了鬼!

    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看来老人说的对,人不作死总有救!

    这要是作死的,那就让他去死吧!

    可是我还不想死,再做一回秋后的蚂蚱,咱在蹦哒蹦哒吧!

    我原地坐下,做了几个深呼吸,闭上眼睛。

    在这种环境里,我已经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

    正好准备用精神来探测一番,看看能不能替自己谋求一条生路。

    我刚刚要把精神发散出去,忽然背后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喷嚏。

    这声音太真切了!也太可爱了!什么天籁之响和靡靡之音都比不上它。

    在这种绝境之下,能够听到另外的声音,那绝对是惊天之喜。

    还tmd有活物,那鸟人我也死不了了!

    这些感觉在瞬间划过,我立时原地跳起。

    正要去搜寻那声音的所在,那声音却向着我走了过来。

    一边走还一边说:“好家伙!至阴之所,无阳之地。

    端的是天地间的造化,大自然的神奇!地方很不错,可是分对谁!

    你说乌鸦你这不是成心作死吗?去哪儿不好便宜来这里,不冻成干尸你是不罢休啊!”

    要说这个声音说的话可是不怎么好听,不过此刻我没有想反驳他,只是觉得有些欢喜。

    我大声说:“老黑哥,做人不能太刻薄了!做狗也不能。

    傻子才愿意到这里来呢!只不过这世间的事有几分是由得你自己做主的!”

    老黑哥直立着走了过来,那是毛发光眼发亮,精神抖擞,威武的不成个样子!

    老黑哥走到我近前用爪子拍了拍我的肩膀:“乌鸦,我的主人,年纪不大就不要那么多感慨了!”

    我撇撇嘴说:“我不感慨行吗?就是你这个房客不也在我危难之际逃开了吗?这天底下还有谁是靠得住的呢!”

    “阿嚏,汪汪!乌鸦你可不要乱说话,我老黑从来都对得住人!

    这关键时刻就跑路的帽子我可戴不住,也不敢戴。原物奉还,概不受领。”

    我看了他一眼说:“以事实为依据,以帽子为准绳,这临阵脱逃的帽子你不带谁戴?”

    老黑哥愤怒了:“我怎么就临阵脱逃了?明明是你小子身体里的怪鸟发作,硬生生的把我逼了出来。

    我原本也不必到这个玄阴之地,那不是看着宾主一场的情分上,我才懒得来找你。”

    我听了老黑哥话,知道自己怪错了人!

    我只记得,在发动体内异能的时候,老黑哥直接闪了出去。

    说是忘了,那异能可是敌我不分,不会因为老黑哥是我的房客就手下留情。

    我摸着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出来:“那个老黑哥,对不住了!都是兄弟的错,是我错怪你了!”

    老黑哥哼了一声:“也怨不到别人,谁让我自作多情来着!”

    我两手合十作了个揖:“老黑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就原谅小弟一回吧!”

    老黑哥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然后说:“算了!谁让我觉得你身体里住的还挺舒服,咱就不说这个了!”

    我嘿嘿的傻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老黑哥上下打量打量我说:“乌鸦你还真是个异数,身处极阴之地居然毫无反应,这要换个人只怕早就成了冰棍。”

    我活动了一下手脚说:“我也觉得有些冷,不过没觉得有太多的挂碍。”

    老黑哥说:“知道冷,那就意味着你身上的阳气在流失,呆的久了对你也绝对不是件好事。”

    我不太在意的说:“这个我倒不再乎,只是这地方死一样的沉寂。

    感觉起来是毫无生机,就算不冻死呆久了也会发疯的!”

    老黑哥撇撇嘴说:“傻话,这里是天下至阴之地。

    只怕等不到你发疯,你就和这些白骨一样了!

    事不宜迟,还是抓紧找出路。话说你掉下来的时候不是飞的很好吗?你能不能再飞上去?”

    我摊了摊手:“没摔死已经是万幸了!要想飞上去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我还不是只真鸟。”

    老黑哥说:“这也是句蠢话,要知道上古时代的修士,可是能够飞天遁地的,你只不过是没掌握其中的窍要。”

    我说:“那怎么办?无论如何我是飞不起来了!”

    老黑哥说:“那就得另辟蹊径,找一条路出来。”

    我点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样想的。

    不管怎么说有了伴,我的态度也积极了很多!

    老黑哥说:“咱先走走看,看看这个谷底到底有多大!”

    于是我和老黑哥就走动起来,先是朝着一个方向,看看能够能走到边缘。

    走了没多久,我们就看到了黝黑的山壁。

    往上瞧了瞧,我就打消了爬上去的念头。

    石壁看着光滑极了!而且隐隐约约看着向上而去的石壁呈现出90度的直角。

    我伸手在石壁上拍了一下,石头立刻松散的落了下来。

    如果光是角度刁钻,石头光滑,我还可以想想办法。

    可是这石头太疏松了,完全不受力就要命了!

    说不准啥时候就会掉下来,一次两次摔不死。

    可是次数多了,异能也会耗尽的。看来只好再想点别的办法了!

    老黑哥也看明白了,他说:“咱再走走看。”

    我也没异议,目前也只能试一试!

    我们两个沿着山壁,摸索着向前。

    走了约莫20分钟左右,老黑哥忽然抽了抽鼻子!

    他转过身,向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我就闭眼了嘴巴,老黑哥用神识在我脑海里说:“有点不对劲,前面似乎有人,哦,应该说是新死的人,年份不多也就十年左右吧!”

    我也用意识和他交流,那咱们去看看!

    我和老黑哥轻手轻脚向前走的,走出来没多远,果然有了发现!

    要说这老黑哥的鼻子真不是盖的,原本浑然一体的石壁上出现了一个山洞。

    洞中有大量的阴气向外冒着,老黑哥用神识说:“看来这里就是至阴之地的源泉了!

    不过奇怪的很,那新死之人的味道也是从这里传出来的,按理说不可能啊!

    活人都走不进去的地方,死人怎么能进得去呢?”

    我说:“那怎么办?”

    老黑哥说:“还能怎么办!无论如何得进去看一看。

    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没准在这极阴的源泉之地另有天地也说不定!”

    我往前走了几步,试了一下,还行!极阴之气对我影响不大。

    我转回身,正想招呼老黑哥,我的胳膊上一凉,老黑哥躲进了我的身体。

    我忍不住有些腹诽,这老黑哥也太不仗义了。

    老黑哥用神识传话:“乌鸦你可别抱怨,不是人人都像你那么变态!

    一般性质的阴气老哥我是不怕,可是这种至阴之极之气长时间我也受不了!

    哥哥我要睡觉了,你好自为之吧!”

    听了老黑哥的话,我还是忍不住腹诽:“变态怎么了?变态能活下去。”

    说啥也没用了,咱还是往里走吧!

    要说黑暗我是不恐惧,可是孤单这玩意儿太折磨人了!

    我沿着这个山洞一直向里,说起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的是奇妙无比!

    就是一个山洞也弄的仪态万千,曲曲折折不算,还要把石头弄出各种各样的形状,神奇起来端地是不惊死人不要命!

    只不过我现在无心欣赏,只盼着眼前忽然一亮,能够见到星星月亮和太阳。

    走了一段,我就知道希望不大了!

    没有别的原因,这曲折的山洞,一直在平行的延伸着,既不向上,也不向下,估计走1万年,也是在地球里面转悠。

    虽然有些小失望,可我还是坚持着,因为前面的阴气越来越浓,想来离那阴气之极不远了!

    为什么会抱有希望呢?不是因为老黑哥说的。

    而是我看了太多的道家经典,道家对阴阳的学说讲究的是,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阳至极而阴生,阴至极而生阳。

    前几句不说了,就说最后一句,阴至极而生阳。

    意思就是阴所代表的阴暗面,不管是阴气阴风,还是**,在达到了极致之后,都会由至阴转换成至阳。

    这个转换过程是奇妙的,往往在阴阳转换的时候会产生奇特的机会,制造出奇特的事务和景观。

    这也就代表着机会所在,所以我才这么信心满满的往前走着。

    随着阴气越来越浓郁,我的身体也越来越不舒适。

    不只是阴气入骨产生的冷,而且在这种极冷的寒意里我在犯困。

    我知道这是阳气流失造成的,长此以往早晚得挂了!

    我正在焦急当中,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首熟悉的乐曲。

    是滴,熟的不能再熟了!为了这首曲子我朝思暮想,还混成了偷窥狂。

    如果这样都记不住的话,那我就是个二缺!

    泪之卡农轻轻的传到了我的耳中,我晃了晃头,太不真实了!

    莫非这是在梦境当中,还是说阴气的影响让我陷入了幻觉。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