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51章 亦真亦幻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1章 亦真亦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到了房子,也就意味着我们走出了荒野迈向了文明。

    从某种狭义上讲,文明就代表着温暖,同时也让我们远离黑暗的恐惧。

    或许这就是火的真正意义,照亮黑暗远远要比用来烧烤食物更重要。

    眼看着我们就要走进依兰古镇了,那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松口气儿,让这一路上的压抑放松放松。

    一座纯木质的桥粱横在我们面前,跨过去,就算进了镇子。

    要说也没啥犹豫的,更不应该犹豫!

    即便是没了人的村镇房屋破败荒凉也让人害怕,但也比荒郊野外让人觉得安全。

    人气很重要,哪怕这人气久远了点,也有点过期,但还是很吸引人。

    我没有停顿,一步迈去,就要踏上桥面。

    黄毛忽然一伸手拉住了我,他说:“哥哥,走了很久了!也不差这一功夫,咱们歇歇再进去吧!”

    我看了看他,黄毛别转了头,从背包里拿出两瓶水,分了一瓶给我。

    我不怎么很渴,这特殊的身体让我可以吃很多,喝很多。

    也可以很长时间不吃不喝,我喝了几口。

    转过头对黄毛说:“你小子就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黄毛机械的往嘴里倒着水,一没留神呛了一口“咳咳,咳!”

    这小子假模假式的拍了拍胸口:“他那个,哥哥你要我说啥?”

    我一笑:“我啥都不要你说,是我觉得你自己应该说点啥了!”

    黄毛眨巴眨巴眼睛:“他那个,哥哥你说这世界上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事儿。

    就像他们说的有什么异世界,平行空间,你觉得这些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捻着手指头说:“那个谁说的存在即合理,这个世界很神奇。

    有多种存在的可能是很正常的,只不过是我们没碰到而已!”

    黄毛似乎带着某种希冀说:“哥哥,那你觉得这个地方呢?”

    我说:“这个地方挺正常的,就是阴气重了点。”

    黄毛的脸色古怪起来,过了半天才说:“如果我要是说这个地方根本不存在,那你相不相信?”

    我忍不住放声大笑,声音震的周围的树叶直掉。

    笑罢了我才说:“好你个黄毛,考较起你哥哥来了!怎么样?觉得很失望吧?

    你也知道,一旦跨上那座桥,那就算踏上了未知的世界。”

    黄毛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是有那么点意思?因为我觉得你什么事都依靠自己。

    社会发展了,有很多可用的手段,完全没必要单打独斗。”

    我啪啪鼓了两下掌:“说的好!黄毛你真的长大了!

    有了独立的见解和看法,而且也懂得了协作远比一个人单打独斗更来得有效率。要是再多念几天书,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被我夸奖了的黄毛,并没有显得很高兴。

    他低着头说:“哥哥,我不是有意欺瞒你的,我只是想用事实来说话。你没有生气吧?”

    “哈哈哈!”我又笑了起来,随后我说:“你小子还说我心思重,你这破心思也够复杂的!

    哥哥我会挑你的理吗?你成长得越快越成熟,哥哥我就越放心!就算是死也可以闭上眼了!”

    我没有倚老卖老的意思!更何况我也不老!

    我真的是希望黄毛能成为一个独立谨慎成熟的人,不光是勇气过人,还要有安身立命的智慧。

    黄毛说:“你不生气就好,今天早上我给依兰县公安局打过电话。

    跟他们了解了一下依兰镇的情况。同时,也了解了一下林家兄妹的情况。

    他们把电话转到了依兰镇派出所,一位王所长提供了具体的情况。

    王所长说林家兄妹没有住在镇上,而是住在一个叫神仙山的小村子,村子里已经没有人了,只有他们俩兄妹。

    电话里王所长压根也没说依兰镇之外还有一座古镇,他只是说到神仙山的道路不好,因为没有多少人走。

    所以咱们现在有可能是进入了幻觉,更有可能走过这座桥,到的就是神仙山的小村子。

    从一开始遇到那两个骷髅,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所以咱们还是慎重点吧!”

    我笑了笑:“所以你就拿这个环境来考验考验哥哥我,看看我能不能够看破这个幻境。

    看不破,你就要找机会让我看破,然后再劝说我别那么独!看得破,你也要趁这个机会说一说这件事儿,对吧?”

    黄毛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反而轻松下来。

    他嬉皮笑脸的说:“对头,就是这个意思。你到底是我哥,什么都瞒不过你!”

    我说:“那你猜猜,我究竟有没有看破这里的问题。”

    黄毛说:“那还猜什么,你一准是看破了!又觉得我反常,才那么诈我的。”

    我笑了笑说:“我可没觉得你反常,只不过一早我就知道了!

    要知道,早晨我给依兰县公安局打电话的时候。

    人家可是问,你们特勤处的同志对依兰镇怎么这么关心?

    一大早晨就有人打电话过来了,你已经是第二个了!”

    黄毛用手一捂脸:“得了!这回丢人算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我也没笑他,反而暗暗的反省了一下。

    黄毛都觉得我有必要改变了!看来我的确是独了一些!对待朋友还是要推心置腹一些。

    说起来也是好笑,除了黄毛和走了的疯子哥我不知道该跟谁推心置腹。

    你就说老万吧!他是好兄长好同事,但他绝不是一个倾诉的对象,因为他看着你的眼睛里有秘密。

    千叶寺的大师们就不用说了!他们对待我就像对待一个有前科的盗窃犯,生怕我从他们千叶寺弄走什么好处。

    对于这一点我很诧异,在此之前我从来没和这些光头打过交道,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杨大人更是一个操蛋的长者,我的多疑和猜忌都是和他学来的。

    幸好我本身不刻薄,不然被他熏陶久了一准又是个葛朗台。

    黄毛这么干,一半是淘气,另一半一定是他的师傅那个老鬼教唆的。

    老鬼很神奇,也很善良,但麻烦的是他看不透我。

    我猜想在他的紫薇斗数里,我就是那个天底下最不吉祥的人!

    他不害怕我,他害怕我带累了他的徒弟。

    所以总是有意无意的想摸我的底,可是他不知道我比他还想知道自己的底。

    这种猜疑的心理或多或少的沿续到了黄毛身上,当然也不排除黄毛也是害怕的!

    对于他们这种心态我其实是很清楚的,甚至于就是明虚老头,我的救命恩人兼师傅隐隐约约的也有这种心理!

    我没有怪罪谁!谁让我是个不祥的人呢!

    对黄毛我就更没有怪罪的意思,他年纪还小,更重要的他是我的兄弟。

    想到这里我说道:“我天性使然,恐怕想改也改不了很多了!

    你的想法我接受,不过我还要强调一点,人始终是要靠自己,只有你强大无比你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黄毛叹息了一声:“我的哥不是谁都有你那样的天赋,说强大就能强大的。”

    我笑了:“所以你才要勤学苦练,付出比常人辛苦多少倍的功夫才能出人头地。”

    黄毛露出了一副沮丧的神情:“跟别人比也就罢了!可是这辈子我也比不上你了!”

    我说:“好了,先不说这些了!

    还是说说目前的处境,我告诉你,你跟我早就落入人家的幻境了!

    但是很遗憾,不是你说见到骷髅头的那一刻!”

    黄毛瞪大了眼睛:“那到底是啥时候啊!”

    我说:“从咱们的车开进依兰小镇的那一刻,咱们所见到的一切都是幻像!”

    黄毛拼命的摇头:“不可能的!咱们还到了派出所,难道那个警察也是个幻觉!”

    我站起身来说:“既然你不相信我就证明给你看。”

    我转过身去,走到桥头,运用气大吼一声:“特勤局乌鸦铁桦树前来拜访林家兄妹,客人已经到了!主人还不速速前来相见!”

    我一连大吼三遍,桥还是桥,远处的房子还是房子。

    我一回身说:“走吧黄毛,人家就没心思待客,咱也没必要三顾茅庐。”

    黄毛说:“走就走吧!这个破地方让人很失望,的确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说完我们两个一起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可是刚刚走了没两步,就听到身后,山呼海啸的一阵响。

    就像是某些不结实的玻璃,被大风一吹,纷纷破碎了!

    我和黄毛转过头去一看,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

    此时就一个感觉,世界末日了吗?

    在我们眼前曾经存在的一切,都纷纷的裂开坠落,就仿佛这世界正在毁灭。

    青草在碎裂,树木在碎裂,山川在碎裂,就连天空也在碎裂。

    由远及近,空气中是不断爆裂的清脆,眼睛里仿佛是永恒的毁灭。

    我和黄毛不由自主的绷紧的身体,仿佛就在下一刻我们也会变成碎片。

    就在我们的脚下也变成了无数的碎片的刹那,整个世界仿佛到达了临界点!

    清脆的碎裂声还在耳边颤动,我们的眼前一晃,在碎裂的后面现出了一个奇异的地方。

    是的,那是一座光秃秃的大山,除了石头没有任何的植物。

    山势极其的险峻,越往上,收缩的越厉害,整体就像是一个平放的三角形。

    一弯新月正从山头上,斜斜的照了过来。

    暗黄的月光让这座山显得无比的凄凉,你看过去,除了忧伤还是忧伤。

    这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二龙山的乌鸦果然不凡!

    近十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见到我神仙山的真面貌,既然两位是客,那就请上来吧!”

    我看着昏黄的新月,是啊!也许该做个了断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