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49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9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谋杀你个大头鬼!”卫青青抬手在我脑袋上打了一下,顺便又赏了个白眼儿给我。

    我一笑:“说的不错!像我这种半人半鬼的家伙是没人愿意谋杀的!不喜欢就直接弄死完了!”

    卫青青扁了扁嘴:“别说的那么可怜,好像真的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

    别人咋样我管不了!姐姐我是真疼你。”

    我收起了笑脸说:“你要真疼我,下边的话就不用说了!路上要是能不给我使绊子那就更好!”

    卫青青绷起了脸:“不让我说我也得说,如果我说你大可不必跑这一趟。

    那个杀人凶手不会再出来作案了!你忧心的小白羽也会快快乐乐的活着。

    甚至过两天的音乐会都会如期举行,你肯听我这一句劝吗?”

    我看着卫青青,半天没说话,我在想她为什么要这么说?

    在否决了我想到的第一种可能之后,一股愤怒涌上胸膛。

    我的眼睛里开始冒火,我说:“你这么说可就没有当姐姐的样了!

    我去不去跟小白羽有什么关系?你应该清楚,那孩子不是个筹码。

    如果有人越过了这个底线,那我也只有大开杀戒了!”

    卫青青看我发火了,表情却很淡定,似乎没有一丝的担心?

    等我说完了她再说:“我想你误解了!我说这话的意思并不是拿小白羽来要挟你。

    我想阐述的就是一个事实,那就是从今而后天下太平了!

    再也不会有任何意外的发生,这不很好吗?你为什么非得走一趟呢?

    我想是有些人信不过我们,希望用你的此行当成保底的工具。

    从姐姐的角度来讲,第一,我不希望你被人利用,第二有些禁忌是碰不得的!

    就算是你这个有本事的弟弟也不行,我不希望眼睁睁的看着你遭遇危险。”

    我摸着鼻子,觉得自己已经被说服了!

    是啊!天下平安,太平无事,我为什么要冒着风险走一趟呢?

    我这算不算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放着好日子不过非得要折腾呢?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底里有个声音在告诉我,不是这样子的!

    这个天下本无事是有代价的,是用12条人命换来的。

    狗改不了吃屎,我不相信一个疯狂报复已经没了理智的人会立地成佛。

    最根本的或许是我不耐烦交易,这世界不就应该黑是黑白是白吗?

    我看卫青青干净的脸庞说:“你应该知道,我就是个任性的人。

    不会和人为了某件事来交易,对于咱们来说,只能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卫青青叹了口气:“那好吧!我知道我说服不了你。就跟你当初砸了我的堂口一样,你就是个蛮不讲理的混小子!”

    说完她转身站起来走了出去,我很想叫住她,问问我到底是什么时候砸了她的堂口。

    可是我又忍住了!如果她要是说了一些有的没的,我到底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所以关于过往,还是回去问明虚那老头比较把握。

    人家走了,我也不想再坐着,我站起身来回到马路上。

    其实我有点矛盾,这一趟出去到底是应该还是不应该的?

    虽然内心很矛盾,可我还是顺从惯性上了汽车。

    我的车开出去之后,墙角里转出两个人。

    一个人说:“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我说服不了他。”

    另一个人说:“这个我知道,这小子生来就是个异数!

    没有人能够左右他。如果那两个孩子还在,他办起事儿也许会投鼠忌器。

    现在弄成这样,还能怎么办?不管怎么说,我们不要和他发生正面冲突。

    早早晚晚他得和那些躲在黑暗里的家伙对上,到时候就有戏看了!”

    卫青青说:“吴大叔,他此行没准会坏了咱们的事儿!要不要?”

    吴大叔说:“千万不要,如果他要是能摸清了那家伙的根底,或者彻底把那家伙干掉。

    对我们来说也不见得是坏事!虽然从常理上来说,那家伙也是要遵守誓言的。

    可是用誓言来约束一个无法无天的家伙,你不觉得约束力太小了吗?”

    卫青青说:“可是!可是!”吴大叔叔说:“没什么可是,我知道你担心他的安危。

    我说过了他是个异数,就算那家伙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

    卫青青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她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我开着车一路前行,心里头有些茫然。

    眼看着前面到了高速路口,我慢慢的放缓了车速。

    汽车刚刚开到收费口,一张熟悉的大脸从亭子边儿露了出来。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黄毛还是不管不顾的打开车门上了车。

    我头也不回的说:“你小子能了!都能跑到这里来堵我。”

    黄毛嬉皮笑脸的说:“我不能,但是老鬼能啊!他老人家掐指一算,就知道你在此时此地要出城。”

    我哼了一声:“他老人家厉害,他老人家就没给我带个话?

    让我好好照顾照顾他徒弟,随便找个犄角旮旯儿,一脚踢下去完事儿。”

    黄毛说:“别呀哥哥!咱哥俩没仇又没怨的,你别是在什么人跟前受了气,回头都撒到兄弟头上了吧?”

    我闷哼了一声,心说这小子的说的还挺准!

    过了几分钟,我说道:“你愿意跟着就跟着吧!这回哥哥带你去看风景,就是你一直向往的那个地方。

    不过有一点要说好了,一切都要听我的安排,不然有多远滚多远。”

    黄毛嘿嘿笑着:“好啊!依兰那地方可是神交已久了!无论如何,我得到温泉池子里扑腾扑腾。

    然后在上火山地质公园里转悠转悠,说不准弄块金刚石回来就发了!”

    我说:“好的很,到时候就这么办!你只管到水里去扑腾,到公园里去转悠。

    我去办我的正事,要是敢跟着我,可别怪我削你!”

    黄毛说:“用不着这样吧!咱们出来一趟,怎么也得公私兼顾!要不然回去没人给咱报路费呀!”

    我冷笑了一声:“路费也是别想了!回去不挨板子就不差啥了!”

    没错!老万这个死抠的东西车是借给我了,可是油箱里没多少油!这一路上的油费和饭钱都得自理了!

    车轮滚滚,中午的时候,我们就到了依兰县城。

    只是在城里走了一半不到,黄毛就已经满脸的失望了!

    这个号称600年的小城原本在我们心中应该是古香古色的,可是进来这一看,就让我们大失所望!

    全都是些钢筋水泥的笼子,跟省城没什么分别。

    没了看风景的心情,自然也就不想再转悠下去。

    随便找了一家馆子,吃了一顿还将就的中午饭。

    吃过饭我就开着车出了县城,奔向我要去的目的地依兰小镇。

    路况还不错,下午3点多,我们就到了gps指定的依兰小镇。

    到了镇上一打听,我就知道麻烦了!

    根本就找不到教授安所说的林家,最后没办法,只好找到了镇上的派出所。

    出示了工作证之后,派出所的同志替我们查了一下,这才找到了林菲雪家的具体住址。

    看过了电脑记录之后,派出所的同志就笑了,他说:“也难怪你们找不到,

    这户姓林的人家一直住在老镇上。

    没有搬出来,我还是前年去过一次。”

    看着我和黄毛还是一脸蒙圈的样子,这位户籍警又解释道:“咱们现在所在的这个镇子是新建成的,五年前因为地质构造的问题,依兰古镇被废弃了。

    在政府的组织下在这里重建了依兰镇,老镇里的大部分居民都迁了出来。

    只有老林家一户不肯外迁,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他家还是留在了老镇上。”

    黄毛说:“那您知道他家的具体情况吗?”

    户籍警同志说:“他们家的情况很清楚,只有兄妹两个。

    我去了几次可是见到了哥哥,没有见到她家的妹妹。

    据说是因为出了意外瘫痪了,所以一直不肯见人。”

    了解到了大致的情况,我就决定立刻出发。

    户籍警同志说:“我建议你们明天早晨再出发,因为路况非常的不好,到了镇子边上车根本开不进去。

    你们现在过去,有可能天黑前都到不了!”

    黄毛看向我,那意思要不咱就明天再走?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还是要尽快的见到林家人,或者说见到那个真凶才好。

    我对户籍警同志表示了感谢,最后还是决定要立刻出发。

    当然出发之前稍微做了点准备,给汽车加满了油,又买了一些食品和照明用具。

    按照那个户籍警给画出的路线,我们开着车上路了!

    黄毛看着变得越来越窄的路,有点不理解。

    他忍了半天最终还是问道:“鸟哥,你这么拼命干什么?晚一宿过去也死不了人!”

    我摇了摇头说:“我也说不好!只是一种感觉,咱们要是去晚了!怕是会出大事。”

    黄毛说:“按理说不应该!他们那些人不是已经处理好了吗?

    不然杨大人那么精明狡猾!怎么肯轻易停止调查呢?”

    我从来不瞒着黄毛,我对黄毛说:“我过来调查,就是杨大人授意老万暗示我来这么干的。”

    随后我又把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

    黄毛听着听着就收起了笑脸,到最后再说了一句:“难怪老头子不让我来找你呢!”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