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48章 棋子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章 棋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万喝的的确是有点高,一磨叨起来嘴上可就没有把门儿的了!

    老万说:“兄弟,哥哥知道你憋屈,可是哥哥就不憋屈吗?

    接了这么一个烫手的案子,大家伙都在玩命。

    不说是卓有成效,可是大家伙也没白干。

    眼看顺着须子摸到根儿了!他老杨一句话说停就停了!

    不只是活人憋屈,那些被分了尸的死人憋不憋屈?都憋屈!

    可是憋屈又能有什么办法?人家嘴大呀!

    其实我心里也有猜测,究竟是什么人让杨老大停止了调查呢?

    我不敢说左右杨老大的人就是凶手,不过这个人一定是有能力控制住凶手。

    为啥这么说呀?他要控制不住那个凶手,凶手继续犯案是谁也交待不下去。

    但是,但是我鄙视这种行为,这就是拿法律做谈判条件,这就是对我们这身衣服的亵渎。

    我就是没能力,又是个懦弱的人,要不然我一准去举报他们。

    谁让老哥我年纪大了,上有老下有小呢!我只能做一回乌龟了忍了。”

    话说到这儿,老万整的是眼泪巴叉的。

    我当然也是义愤填膺,就差没说老子不怕,房屋一间地无一垄的,又活得不耐烦,老子去告他。

    可是转过念头一想,不对呀!这老万可是杨大人的铁杆儿!

    他跟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是他真觉得委屈,要找人诉一诉衷肠,还是拿这话来试探我呀!

    我想他和杨大人都应该知道我去见过教授安之后,会对这个案子有新的认识。

    只是他们还不清楚我究竟是个什么立场吧?

    这个案子现在看来没有无辜者,只能说是有因有果。

    搞得我都不知道该同情谁好了!当然最可恶的那家伙被我弄成了废人,对于真凶我也多少有些了解。

    如果顺藤摸瓜下去,是可以揪出那个真凶的。

    老万来上这么一出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是怕我揪出真凶还是我知道了真相会做一些让他们难堪的事儿吗?

    想到这里,我就说:“老万哥你也不用那么悲观,毕竟咱们还在云里雾里,说不准这是杨大人的什么手法也未可知?”

    老万斜着眼睛看我:“不是吧?你是这么看杨老大的。

    也是你跟杨老大接触的时间太短,还不了解他的为人。杨老大绝对是老奸巨猾,无利不起早的主。

    你也不用不相信,再跟你说个事。你通报给杨老大,让老大出通缉令捉拿的那个女人卫青青。

    也就是小白羽一案的始作俑者,她被抓住了。”

    老万的这个消息一说出来,我的确是有点震惊。

    就凭我感觉到的,卫青青可不是什么善茬。

    即便就是我们特勤处,人强马壮也未必抓得住她。

    我之所以让杨大人出通缉令抓她,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阻止她继续对小白羽进行迫害!

    听到她被抓住了!我的心理上反而有了负担,这多少有一点背叛的感觉。

    我我沉吟了一下,就想问问老万,卫青青关在哪?我可不可以去看看她?

    只是没有等我话说出口,老万又说出另外一个劲爆的消息!

    老万说:“这年头的女人了不得呀!同样也说明了杨老大有问题。

    被抓住的这个卫青青一带回来,杨老大就直接提审她了。

    这个卫青青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只是低声在杨老大耳边说了两句话,我们这些培审的就被撵出来了。

    然后更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也就过了十分钟杨老大就出来下令把人放了。

    放走了那女人之后,杨老大更是下令,咱们接手这个案子结案,然后放大假。

    你说这事奇怪不奇怪?要是放在你身上你会怎么办?

    这种情况之下,你还敢说杨老大是大公无私吗?反正我是不这么认为。

    要知道卫青青祸害的可是他老朋友的孙女,这种情况下都能放人,不是太可疑了吗?”

    老万话说道这,上了酒桌,一直没吃东西的我忽然伸出筷子夹了一块蒜泥白肉,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老万的眼睛有点直,潜意识里的问题就是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把肉咽一下去之后说:“局面错综复杂,如果要是随便掺和进去,只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像我这样的,虽然不怕死,可也没必要掺和是吧?

    那样只会让局面更复杂,让杨大人更难做对吗?”

    老万原本还浑浊布满血丝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伸手一拍桌子:“好!

    难怪杨大人说你是个人物,看来我这番话算没白讲!”

    我端起酒杯一仰脖子灌了进去,随后又吃了两块肉段。

    放下筷子我说:“这里的局面我可以不掺和,但是我要去一个地方。

    既然处里已经放了假,索性我再请两天,现在就跟您报备了!”

    老万晃荡着头说:“只要不是回二龙山去哪儿我都批!”

    我说:“二龙山我是一定要回去的,只等这件事情了了!

    一事不烦二主,您再在给我预备辆车吧!”

    老万说:“好!你说送到哪儿吧?明天早上我亲自给你送过来。”

    我说:“那就麻烦您给送到千叶寺后门吧!”

    然后我就大声招呼伙计,伙计过来之后。

    我用手指着桌子上的菜说:“照这是要给我做一套外卖,我要带走。”

    老万笑着说:“你小子就是个死抠的主,看来今儿个这账我是报定了!”

    我笑了笑说:“还是让杨大人替您报吧!

    您就说像我这样的,吃了上顿没下顿,偶然占大人点光也是应该的!”

    老万说:“这话你说得我可说不得,我还是认倒霉,自掏腰包吧!”

    说着老万就出去结账走了!我等饭馆做好了外卖,拎着这些菜直接回了千叶寺。

    与此同时,某人接到了一个电话,有人在电话里说:“小子很聪明,他明天出发。”

    某人笑了笑就挂了电话。

    也是在此时,另外一个某人也接到了电话,有人在电话里说:“他见了一个老家伙,事情也许有变。”

    另外一个某人对电话说:“严密监视,注意别靠的太近,那小子可是厉害的很,真要逮住你,你可别怪我不救你。”

    咱先不管这些背地里的猫猫腻腻,还是说说乌鸦这个大傻瓜。

    我拎着菜回到了千叶市的住所,幸好路上没碰上那些师侄而师兄们。

    一顿胡吃海塞之后,又喝了不少的酒。

    我是郁闷,当然郁闷,无论是谁给人做了棋子儿心里也不会痛快。

    好在我心里头另有想法,我想去看看,看看曾经一个无比美好的花季少女,是如何变成了一个恐怖的杀手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出了千叶寺后门。

    还是早点的好哇!免得佛祖醒来闻到了我的隔夜酒气发怒,万一要是再给我打个灾唔的,我要可是自找没趣儿!

    莫道君行早,还有早行人!又或者说是迫不及待吧!

    我一出门儿就看到老万靠在一辆车上,我笑着打了招呼!

    老万挥舞着手里的一张红色请柬说:“看见没?小白羽在后天九点举办音乐会。

    你要是能赶回来,一定要赶回来看。小丫头可是特意叮嘱我,让我一定送到你的手上。

    至于你给不给面子,那就看你的了。”

    我笑了笑说:“我哪有什么面子啊!此行顺不顺利,一切就得看天上那老头的意思!”

    老万说:“那是,他最大嘛!不过他虽然对你不公,看样子也没有要你命的意思。

    不然你遭了那么大的劫难都还能活着,最多也就是想折腾折腾你!

    另外我们的意思是,不管此行的结果如何,你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记住,这是第一位的。”

    我没有问老万我们是什么意思,不用他说我也知道。

    我开着车,速度不快,一个是想找一家早餐店。

    另外一个就是觉得还要有什么事儿要发生。

    走出来不太远,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路旁向我招手。

    我在她旁边停下车,她就上了车。

    做稳了之后她说:“前面,老开封灌汤包。”

    我没说话开着车到了她说的早点铺子。

    下了车,我跟着她往里走,果然大手笔,包子铺里除了我们两个就没有别的主顾。

    进了一个单间,刚一坐下,伙计就开始上茶,上菜,上包子。

    我也没客气,是端起来就喝,拿过来就吃。

    直到吃饱喝足,还用餐巾纸擦了擦嘴。

    她就那么一直看着,眼睛里闪动着某种光彩。

    我笑了笑说:“怎么,看一个男人吃饭觉得很有意思?”

    她撇了撇嘴:“饿死鬼托生的大概就是你这样的!别的男人吃饭我可没心思看。

    不过像你这样狼吞虎咽的还挺有意思!话说回来,你就不怕我在这菜饭里下毒吗?”

    我一笑:“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她说:“真的假的我都想听。”

    我说:“假话就是你这个姐姐不会坑害我这个弟弟,因为你舍不得。

    真话就是,你不敢,这天底下只怕也没人敢。”

    她杏眼圆睁,愤怒的说道:“有什么不敢的,毒死一个偷窥狂,保准这世界上清静了许多!”

    我笑了笑:“清静不清静,你说了不算!

    要是你愿意,只要我活着回来就接着去偷窥!”

    她送了我一双白眼球:“少臭美啦!再敢偷窥,就挖出你的眼珠子。”

    我连忙用手挡了一下:“要不要那么狠毒,谋杀亲夫不算,谋杀兄弟也要不得!”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