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46章 恶心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6章 恶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麻烦是来了!一辆黑色的大切诺基横在了路中间。

    这又是哪个路人马呢?该不会是那位德高望重的教授未卜先知吧?

    就在我和黄毛做好了战斗准备的时候,一个人晃荡着从车上下来了!

    那人冲着我们招了招手,我和黄毛就都跳下了车。

    走近了我就问了一句:“疯子哥你怎么来了?他不是领导又有啥安排了!”

    疯子哥一笑:“领导的事儿我可管不了!我今天是代表自己来的。

    当然另外一重身份需要你的认可,如果你同意我就是代表你的哥哥来的。”

    疯子哥这一句话说的我和黄毛全都愣住了!可是很快我就颤抖着说:“疯子哥我认可,我当然认可。”

    疯子哥走过来,轻轻地揽住我和黄毛的肩膀。

    他低声说:“兄弟,我等这一声疯子哥是等了很久了!

    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只不过现在不是时候,等你回来我要好好的跟你说一说。”

    我心中一片狂喜,我被心中那些谜团折磨的久了,这次或许真的有人能为我解惑答疑。

    我连声说:“好好好!”疯子哥说:“来吧!看看疯子哥都替你做的准备。”

    我们拐过切诺基,车后面路旁停着一辆途锐。

    一个和我身材差不多的人趴在方向盘上,我们走到车边,他就坐直了身体。

    疯子哥拉开车门,那人走下车来说:“我姓王,大家都叫我王医生,我是负责治疗16号院的安泰先生。

    通常早晨八点钟,我都会去替他检查病情,他自己请的两个警卫会问我,王大夫吃了吗?

    我会回答说我吃了,还是一碗兰州拉面。”

    说完话,这位姓王的医生摘下自己的胸卡放到车座上,然后又脱下自己的西服和裤子统统放到车上。

    最后,他走到路边的斜坡下,然后啊的一声大叫,躺下的同时说:“我被人袭击晕倒了!”

    要说一开始我和黄毛还弄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那就是纯二货了!

    我远远的一拱手:“谢谢啦哥们!我是特勤处的乌鸦,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找我。”

    姓王的大夫躺在地上说:“我现在被人打晕了!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听说。”

    黄毛冲着疯子哥一笑说:“冯哥,你这哥们儿挺有趣儿的!”

    疯子哥笑了笑:“有趣就和他多处一会儿吧!这哥们儿也是个有能耐的人!”

    黄毛说:“啊!”可是随即他就反应过来:“疯子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疯子哥说:“没什么意思!在北方疗养院我就这么一个朋友。

    乌鸦冒充他进去比较方便,可以快进快出。你就留在这儿吧,也可以随时接应。”

    黄毛看向了我,我说:“也好,万一我要是兜不住了!你也好留在外面替我送个盒饭啥的。

    要是咱哥俩一起栽了!那可就不容易翻盘了!”

    黄毛很不高兴的说:“你就忽悠我吧!我知道是因为啥!可是我不在乎!”

    我听到这话怒了,用手指着黄毛的鼻子说:“蠢话!你不在乎我在乎呢!不能咱们哥们永远是土鳖吧?

    你要是将来有一天出人头地了!我跟别人吹牛也有可吹的!”

    疯子哥在旁边笑着说:“这话也不全对,咱们只是保险起见,至于说出人头地也没啥可吹的!”

    黄毛委委屈屈的说:“那好吧!我就留在外面。不过咱说好了,你尽量别用那异能好吧?”

    好不容易说的他同意了!我当然是答应的妥妥的。

    疯子哥让我换上王医生的衣服,又拿了一个仿生面具给我。

    我穿戴好和王医生一对照,这心里还真有点儿底了!

    看来在外围是没什么问题了,剩下就看和那位教授面对面了!

    不过我估计,就算是面对面也没有人认得出我是谁?

    比较麻烦的就是如何从他口里弄到林菲雪的下落。

    疯子哥又跟我细致的讲解了一下疗养院的路径和程序。

    一切准备完毕,我就开着车奔着疗养院出发了。

    一路走着,我一路在想,这才是有组织有计划。

    如果杨大人要是这么做,他做不做得到呢?答案是肯定的。

    虽然这么想有点诛心,不过也怪不得我这么想。

    话又说回来,这一切都是我愿意的,也没谁强迫我,所以咱也怪不了谁!

    进入疗养院很顺利,如果准备的这么充分,我要是在外边就露馅那可就太丢人了!

    一直到进入16号院之前,我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可是当我进了16号院的门,麻烦就来了!

    有两个人正站在院子里,一个中年人一个老人,都穿着笔挺的西服。

    这两个人应该就是王医生口中所说的自带警卫,我一进院,院子里的中年人果然就问了:“王医生早啊!吃了没?”

    我很平静的回答说:“吃了!还是一碗兰州拉面!”

    中年人一笑:“那您快请吧!安教授正等在屋里。”

    我迈步往里走,刚走出去两步,那个老年人忽然说:“等等!王医生不舒服吗?”

    这可算是意外之问了!王大夫没跟我说他会问这一句。

    我只好顺着话茬说:“是啊!今儿早上不小心把脚扭了一下!”

    中年人说:“那您可得多注意!这小伤也会发展成大病的!”

    我说:“是啊!这个道理我懂,我一定会注意的。”

    老年人冷冷的说:“我看你不只是扭了脚,脑筋也扭了吧?要不然怎么敢老虎嘴里拔毛呢!”

    我扭过头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年人说:“没什么意思!你压根儿就不是王医生,别看你装的像,可是你们走路完全不同。

    既然你要作死,爷们儿我就成全了你。”

    我也冷冷一哼,原本想进了屋施展个法术,隔开他们和安教授就完了!

    可是既然如此,那咱就动手吧!

    院子里的光线闪了两闪,我就到了屋门口。

    没办法了,是非之地,拼着身上长点毛遭点罪,我也得速战速决。

    一个声音在屋里响起来:“你来了,进来坐吧!”

    我平静的说:“我来了,坐就免了。”

    我走进屋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一张书案后面,头也不抬的手里摆弄着一只拳头大的鼓。

    我走到书案前站住,那老人用一根手指在鼓面上轻轻地敲打了一下。

    “好鼓啊!上不了春秋,也是战国时代的老物件了!能够保存得这么完好,实在是不容易!”

    我冷冷的说:“是啊!这年头像这么有心的人不多了!”

    老人撩起眼皮看了我一眼:“你不就是个有心的人吗?

    至少没让我等太久,要知道人老了,时间无多,要把有限的时间用到更有意义的事上。”

    我笑了笑说:“没关系!从此而后你的时间多的是!

    你愿意的话大可以去找阎王爷聊天,我想他老人家是不会拒绝你的。”

    “嘭”老人伸出手指,又在鼓面上敲了一下。

    “我想那应该是一件很有趣儿的事儿,能够对话千古中的人物,绝对是任何一个人的荣幸!

    不过这么好的机会,我还是想留给你这样的年轻人。”

    我笑了:“那您就试试吧!”

    老人轻轻敲打鼓面,眼睛里慢慢的放出亮来。

    他轻轻敲打着鼓,嘴里哼唱着,一个古老的小调。

    我的眼睛渐趋迷离,慢慢的空洞起来。

    老人哼唱完了小调,轻轻的走到我跟前儿。

    他用十分柔和的语气说:“年轻人,说说吧,你来自哪里?林菲雪又是你什么人?”

    我动了动嘴唇,没有出声。

    老人的声音更加的柔和:“没关系,这里没有外人。你不要忘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呢?”

    我鼻子里哼了一声:“嗯!是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有什么心里话都要和朋友分享!”

    老人说:“对极了!我们真的是最好的朋友。”

    我说:“那就说说吧!林飞雪和她的家人在哪?”

    老人浑身一震,眼光一亮又暗了下去:“不对!你不就是林飞雪的家人吗?”

    我说:“没什么不对,我们真的是最好的朋友。”

    “嘭”老人手里的补掉在了地上,他嘴上喃喃的说:“是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有什么我都会告诉你,我都告诉你……”

    我眼里的光华闪动着,我看着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我已经不想再问下去了,我只想拔出腰间的枪,一枪毙了这个老东西。

    我想不出,天底下还有这么无耻的人!

    是的,这老家伙的确是个能人,它不仅仅能弹钢琴。

    他还会用乐曲声给人催眠,这老家伙活了这么大岁数,没少用这个方法祸害人,当然这也是他成功的捷径。

    就在刚刚,他还用那件古物妄图给我催眠。

    不错!在大部分人类当中它已经是很强的人了!

    可惜他遇到了我,给我动用异能反向催眠了!

    催眠之后我就问起了林菲雪的事,让我恶心的是,这狗东西才是林菲雪事件的幕后黑手。

    他的儿子只不过是个帮凶,而且在他喃喃的自语当中,林菲雪也只不过是他干过所有罪恶里的一件。

    他说出了太多让我要毙了他的事情,我犹豫着,后来终于忍住了干掉他的冲动。

    我捡起掉在地上的鼓,轻轻地敲打了一首曲子。

    这首鼓曲打完,我拿着鼓迈步向外走去。

    从今而后,他再害不了人了!我也没有让他变成白痴,我相信人最痛苦的只是能看着一切,却什么也做不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