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45章 活着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5章 活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垂下了头,不再和杨大人对视,用脚趾头都想,也知道这个艰巨的任务不是什么好差事。

    我也不是多抗拒杨大人安排的工作,只是觉得这个事儿太蹊跷了!

    以我和黄毛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关系,杨大人特意避开黄毛找我,这就说明了这个事的后果会很严重。

    作为特勤处重点培养的对象,把黄毛保护起来是正常的。

    就是我这个哥哥,不也希望黄毛能够一帆风顺吗!

    只不过我看不起他们这样鬼鬼祟祟的行为,把事情说的明明白白,难道我还会拉扯上谁不成?

    至于我自己考虑的还真不多,已经都这样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去。

    不知道杨大人是有些内疚还是另有想法,或许他希望我自己主动请缨也说不准?

    他并没有催着我答应这个任务,话头一转又说起了案子上的事儿。

    杨大人说:“你知不知道,就在刚刚你们出事儿的这段时间。

    咱们整个市区又发生了六件命案,每一件都与之前发生的一模一样。

    死者的身份也都调查清楚了,全都是当初林菲雪的同班同学。

    我不想跟你讲我面临着多大的压力,我只是想说,12条人命啊!就这么死了!

    即使当初他犯了什么错误?也用不着以这种方式来解决吧!

    我们作为一个执法者,一个社会秩序的保障者,必须要制止这种胡作非为的屠杀。

    一定要尽快找出幕后的凶手,那才对得起所有人”

    我抬起头来看着杨大人:“说吧!你究竟想让我做什么?”

    杨大人说:“不是我想让你做什么,只是希望你做努力,尽快找到凶手。”

    我恨得牙根直痒痒,于是就站起身来说:“好的!我一定不辜负您老的希望,那咱们回见吧!”

    杨大人顺手扔过来一个档案:“这是有关安康音乐学院的一些资料,你好好看看,也许能找出什么线索。”

    我暗自叹息了一声,拿起档案就走了!

    出了杨大人的办公室,我没有回去找黄毛,而是拿着档案回到了我和黄毛的办公室。

    刚进办公室,黄毛就来电话了,他在电话里问:“哥哥,杨大人找你什么事儿?”

    我说:“没什么事,就是问了一下小白羽的事情,另外你也别等我了,回去睡吧!”

    黄毛说:“真的吗?我可是听说晚上这会儿又发生了六起命案,真要有啥事儿你可别瞒着我。”

    我说:“看把你给能的,真要有啥事儿我都搞不定的话,你能搞定吗?”

    黄毛嘿嘿一笑:“哥哥,那我还是洗洗睡了吧!”

    放下电话我就打开了手里的卷宗,这个卷宗的内容包含了特勤处询问过的所有安康音乐学院工作人员的笔录。

    同时还有一些搜集来的资料,当中的重点说介绍了安康音乐学院的院长安康教授。

    综合了所有资料之后,林菲雪的案子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同时也有一个明显的指向。

    那就是当初林菲雪案子的主要参与者就是安泰教授的儿子安夏天。

    这个安夏天当年曾拼命的追求林菲雪,应该是在追求无果的情况下。

    恼羞成怒,然后设计了一个陷阱,给林菲雪服下了春药。又找了一些人强暴了林菲雪。

    同时还给人林菲雪拍下了裸照,更加狠毒的就是在林菲雪即将出国深造的时候,把这些裸照发布在了校园局域网上。

    这也就导致了林菲雪在校园的周年庆典上,弹奏了一首泪之卡农之后,跳窗自杀。

    跳窗自杀的林菲雪并没有死,据说后来被人带走了。

    这个事情的主谋者安夏天也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他是在这个事件两年之后死于交通事故。

    真不知道这是老天有眼呢?还是这家伙玩火**。

    他死不死都没关系,关键是在这个事件之后,有人抹掉了有关于林菲雪的一切痕迹。

    偏偏这些案子的受害者,都是和当年林菲雪这个事件有关联的。

    基本可以断定这些案子都是有人蓄意报复,即使主谋死了,可这些帮凶还在。

    特勤处迫切的需要得到林飞雪和她家人的情况,从而找出这些案件背后的真凶。

    卷宗里没有显示要如何找到林菲雪,而是说了一下安泰教授的近况。

    安泰教授在发生了两起凶杀案之后?,也就是今天早晨,我看了看手机,确切的说是昨天早晨直接住进了北方疗养院。

    目前特勤处还没有接触到这位号称世界级的演奏家,世界级的教育家。

    看到这儿我就明白了,杨大人嘴中的艰巨任务就是要去见一见这位安教授。

    当然也不只是见一见这么简单,最好从他口中得到林菲雪的下落。

    对于这么一个人物当中的人物,当然是我这种随时可以抛弃的人去见为好!

    往好里想,或许杨大人认为我会有什么特殊的方法也说不定。

    我摸了摸鼻子,我能有什么方法?先是割腕自杀,然后再给这老家伙托梦。

    在梦里搞得悲情点,激发出这老家伙的同情心。

    让他自己主动出来交代问题,说清楚了林菲雪的下落。

    特勤处再顺藤摸瓜,抓到真凶。

    有没有这种可能,有!第一要建立在我顺利成鬼,又没有被黑白无常带走,可以去给这老家伙托梦。

    第二要赌一赌这边世界知名的教授,内心还残存着那么点小善良小良知,如果这家伙是个禽兽,那我就白死了!

    很明显的这种方法不可取,不能够把正义寄托在某些人的良知上而是应该建立在行动上。

    那就好简单了!我可以直接去见一见这位教授。

    如果他没有满意的答案,就算刑讯逼供我也得问出来。

    当然这一切跟特勤处没关系,万一要是有个闪失灾祸啥的,我就直接可以进念慈了。

    疯子吗!尤其是短命的疯子做什么都没关系,更不会影响什么人的前程,只要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就好了!

    我没有咬牙切齿,也不想憎恨谁,只是觉得有些悲哀!

    我把这些档案扔到了一边,我现在要想的就是去不去?

    在想之前,我还是给杨大人打了个电话。

    杨大人果然没睡,一接电话他就说:“你决定了吗?”

    我很平静的说:“是的,我决定了!我决定告诉你。

    小白羽的失魂和被绑架都是被一个女人害的。这个女人叫卫青青,她住在帝豪别墅,请您出拘捕令,追捕她吧!”

    听了我的话,过了半天,杨大人哦了一声,然后又说:“我知道了!”

    挂掉了电话,我躺在了沙发上,脑袋里想着,我该不该去呢?

    别人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棋子一样的抛弃掉,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的?

    天不知不觉的亮了,吃了一肚子油条和豆腐脑的我开着杨大人的车,奔驰在哈西的公路上。

    疯子吗!总是要干些疯狂的事情!我就算是一边开着车,一边在骂自己是大傻子!

    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杀,又或者是无异于自绝于社会。

    可我还是干了!死的人太多了!就算是他们有错,可是他们真的就该死吗?

    偷车的时候没有费多少力气,钥匙甚至就插在钥匙门上。

    副驾驶上甚至放着一张去北方疗养院的地图,这图很详细,不光有公路图还有北方疗养院的结构图。

    上面注明了办公区疗养区,在某一间房上甚至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我不能不说,这可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如果我是想要拿不到什么成绩,只怕都对不起这份细致良苦!

    我当然没有叫上黄毛,咱不能对不起别人的这片心。

    眼看着到了北方疗养院的岔路口,我扭动方向盘就拐了下去。

    没走多远,我就被迫停住了!

    这一刻我不知道是该骂人,还是说点什么?只是觉得心里暖暖的!

    黄毛正斜倚在车上,露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

    我按下车窗探出头去说:“想当车匪路霸呀?还不把你的破车顺到一边儿去。”

    黄毛把车停到一边,跑过来上了我的车。

    这小子故意的顾左右而言他,用手拍的真皮座椅说:“瞧瞧!瞧瞧!人家杨大人的车就是高配呀!”

    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小子是不是智障啊?”

    黄毛挠了挠脑袋:“咱哥俩智商差不多吧!都属于智力不太健全的那种。”

    我在他肩膀上擂了一拳:“傻小子,别老揣着明白当糊涂,这世界上傻子有我一个就够了!你也傻不值得!”

    黄毛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这世界上就没那么多值得不值得!

    要是没你,我还早就死个球的了!那时候怎么不说值得不值得?

    人活着就是个意思,如果这次我要是不来,以后我就是个废人,苟活人世,咱干不来呀!”

    我转过头,悄悄的擦了擦眼睛!是啊!人活着,不只是为了荣耀地位和前程。

    更多的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样在我们老去的时候,才会活得心安理得。

    开车往前走着,我一边转着眼珠打主意。

    无论如何得把这小子留在外边,真要把他牵扯进去,可真就不值得了!

    想个什么招呢?一般的说法肯定是说服不了他。

    似乎这个行程注定了就是不平凡的,没等我想出主意对付黄毛。

    麻烦就又来了!我该怎么办呢?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