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44章 为了什么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4章 为了什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眼见着那人把刀放到了小白羽的脖子上,我只好停止了进攻的节奏。

    那人粗声粗气的说:“滚开!不然我要了这小崽子的命。”

    我嘿嘿一笑:“少跟我扯犊子!我走开你就不要他的命了?刚才不就准备拿刀捅下去吗?”

    那人把手里的刀子一晃:“谈个条件吧?”

    我看着他说:“我不觉得还有什么可谈的!你们三番两次的想要这丫头的命,估计说啥也都是骗人的。”

    那人哑着嗓子说:“我要谈的可不是这丫头,她死定了!”

    我一笑:“那你要谈什么呢?总不会说要谈谈怎么放过我吧?”

    那人哼了一声:“别装,如果我这次不是有要事在身,就算是要了你的小命也没什么了不起!

    现在咱要谈谈你的那两个同事,他们是生是死,就在你一念之间了!”

    我刚要说少扯犊子,远远的就传来了脚步声。

    我偏过头一看,一个人一手拎着黄毛,另一只手拎着三叔。

    我一看这一番情形,那是非常的震惊!

    什么人有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拿下了黄毛和三叔呢?

    这也太厉害了吧!我自问要是不动用异能也做不到。

    我脚底下微微挪动,已经不敢全身对着挟持小白羽的人了!

    有了这样一个大高手过来,我要再不留点儿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人很快走到了我们近前,他却不和挟持小白羽的人站在一起。

    而是斜刺里站着,然后两只手一扬,把黄毛和三叔扔到了地上。

    我摸不清他是怎么想的,黄毛和三叔又在他的脚前,我自然是不敢乱动。

    后来那人对先前的人说:“你先走,剩下的事儿我来办。”

    先前那人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后来那人说:“这还不好办,我统统送他们上西天。”

    先前那人说:“不行!我们此行是有严格的计划。不能够胡乱杀人,咱们两个现在就走,料他也拦不住咱们。”

    后来那人说:“弄死个把人算什么!都是些蠢蛋毛驴,只长肉不长脑子的东西死了也没什么可惜。”

    先头那人说:“不行,此行是以我为主,你必须听我的。”

    后来那人说:“你这家伙该不是春心泛滥了,相中了这个细皮嫩肉的小子吧!”

    先来那人大声怒斥:“呸!要相中也相中我怀里这个。”

    这时候突然有人插话说:“行了,你们俩都别走了!我相中你们俩了!”

    那两个人一愣,两个人一直对外指向了我。

    吆喝着说:“你闭嘴,你有什么权利说话?”

    我嘿嘿一笑:“我有没有权利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只不过我挺奇怪的,明明是两个娘们儿非得装成男人说荤话,很有意思吗?”

    那两人大惊失措,先来的人问:“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

    后来的那人说:“不用理他,人都在我们手上,他又能怎么样?”

    我很平静的对先来的人说:“我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如果不想我天南海北的追杀你们,就拍拍手走路。”

    先来的那人说:“你、”我淡然的说:“我一个偷窥狂,不想知道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小白羽这丫头我保定了!

    如果你还想日后有相见的机会,那就走吧。”

    先来那人伸手撕下了脸上的头套,扔到了一边。

    我有点痛苦的闭了一下眼睛,随即又睁开了!

    卫青青惨然一笑:“只怕是无论如何再见都是敌人了吧?”

    我沉着脸没吱声,卫青青接着又说:“你就不打算问一问,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冷森森的说:“行动比语言更重要,对一个小孩子都能三番两次的下手,我想就没有必要知道为什么了!”

    卫青青一跺脚:“乌鸦,你个蠢货,我永远也不理你了!”

    抽泣着跑远了,看着黄毛和三叔那人快步追了上去。

    我晃了晃身子,收起了那怪鸟带给我的异能。

    脚步趔趄的走向小白羽,检查了一番之后,这孩子没有大问题只是昏了过去,睡一觉就没事儿了!

    我又走过去检查黄毛和三叔,检查完他俩的身体。

    我气了个半死,这一老一少两个笨蛋,居然被人下了"mi yao"。

    气归气,对付这种"mi yao"我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尤其是用药这个行当,这江湖上是各有各的秘法,各有各的心得。

    如果谁要是胡乱解药,治的不好包不齐就弄死了!

    我正在踌躇之间,追着卫青青那人又返回来了!

    离了五六米远,她一扬手扔给我俩个小纸包。

    一边扔一边说:“小子,接好了这是解药。别误会,老婆子没那么好的心肠,这是我家小姐的意思。

    另外我多一句嘴,做人呢不能只看表面,有朝一日你会为今日的蠢行后悔的!”

    说完,她转身走了!我也没啥好想的,一个对小孩子都能下得去手的女人是绝对不值得留恋的!

    何况我们之间也谈不上留恋不留恋,最多也就是能不能做朋友。

    多一个差不多少一个她不少,我原本对她的那点愧疚之情也只能随风而逝了!

    我把两个纸包放到鼻子前面闻了闻,白草,薄荷,应该就是解药了!料想他们不敢再耍花样。

    ,

    我打开两个纸包,分别凑到三叔和黄毛的鼻子前。

    “阿嚏,阿嚏!”这俩人一人打了一个喷嚏,全都清醒过来。

    黄毛一睁眼就怪叫:“死老妖婆子拿命来!”

    三叔一睁眼就狂骂:“好个歹毒心肠的死老婆子,竟用这些下三滥的把戏!”

    我看着这两个人,心里头的失落少了几分。

    我大声说:“都自己爬起来吧!少说那没用的,你们两个倒是不妖也不下三滥,可就是被人家整倒了!”

    说完这句话,我有点后悔,说黄毛没什么问题,可是说三叔就有点过了!

    反正都说了,收不回来也咽不下肚子去,爱咋咋地!

    黄毛坐起来傻笑,没想到三叔还挺通透,他叹了口气:“说的好!这安逸的日子过得太多了!人也要废了!”

    三叔这么说,我反倒有点不好意思。

    我裂了咧嘴说:“抱歉了三叔,我不是那意思。”

    三叔站起来一笑:“好了乌鸦,都是自己人那么客气干啥!小丫头没事儿吧?”

    我说:“没事儿,让人打晕了!睡一觉就好。”

    我们三个一起,我抱着小白羽回到了安全屋。

    留在屋里的伊老师一家三口人,也只是中了"mi yao",都还在睡着。

    三叔回屋去联系处里,我们也只好先安置了小白羽。

    这时候老黑哥也回来了!他倒是没受伤,只是有点尴尬。

    我也不好细问,只是由他跳上了胳膊。

    黄毛小声的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这未来嫂子怎么掺和进来了?”

    我扭过头看着他,黄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他那个,她们走的时候我就醒了!没听明白,纯属好奇啊!”

    我瞪了他一眼:“好奇个屁!你有这章程怎么不早醒点?至于未来嫂子这事以后就永远别提!”

    黄毛小声说:“放心吧哥哥,我不会向别人提起一个字的。”

    我知道这小子会错了意,可我也不想纠正他。

    因为我内心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把卫青青就是祸害小白羽的元凶报上去。

    这个和怜香惜玉扯不上,如果说因为那么一丁点朦胧的好感就包庇坏人,那绝对是脑残了!

    只是我总觉得这当中有什么问题,卫青青是挺神秘的,冲着小白羽这么个孩子下手也实在是过分。

    只是几次打交道我都觉得卫青青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是她自己有苦衷?还是这件事儿里面有内幕?

    尤其是她和她的那个属下,说的话都耐人寻味。

    难道说?一个念头从我脑海里掠过,但我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抛之脑后,不可能的!

    三叔这时候回来了,他说:“我刚跟处里汇报了!

    杨老大的意思是让咱们全体转回特勤处。

    再等一会儿,处里就派车来接应咱们。”

    这种事当然是轮不到我们做主,处里怎么决定,咱照做就是了!

    没用很久,杨大人就亲自带着两辆车和人来接我们了!

    一直到了处里安置了伊老师一家人,我都没有下定决心到底怎么办?

    不过很快就有人来叫我了!杨大人要见我。

    临门一脚,我终于下了决心,不管这件事儿卫青青有什么苦衷?她都不应该对一个孩子下手。

    没想到,进了屋之后,杨大人并没有问我出事儿的过程。

    而是说起了工作上的事情,或许在他看来,伊老师一家既然住进了特勤处,就应该是万无一失了!

    杨大人说:“在老万的主持下处里对安康音乐学院进行了外围的全面调查。

    目前得到的结果很不理想,林菲雪当年的跳楼案也没有收集到更多的资料。

    几个主要的当事人都死了!剩下的一些人要么缄默不语,要么是真的不知道。

    最可气的是,当初警方调查的卷宗居然离奇的失踪了!”

    我向来不喜欢云山雾罩,我歪着脖子看着杨大人。

    “您要干什么就直说吧!我这人不喜欢逗闷子!”

    杨大人嘿嘿一笑:“知我者小鸟也!有个艰巨的任务需要一个人去完成,要不你去试试?”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