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41章 突破口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1章 突破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卫青青刚要说出最重要的那句话,楼房外面的大树上咔嚓一响,一个人从上面掉了下去。

    我和卫青青一起跑到窗边,从地上呲牙咧嘴爬起来的可不正是黄毛。

    这小子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还冲我挤眉弄眼。

    就是窗台上空空荡荡,不然我一准扔下点儿啥砸他个满脸花。

    卫青青一笑:“乌鸦,你这兄弟有点儿意思啊!”

    说着伸出手像楼下的的黄毛打了个招呼“嗨!你好!”

    黄毛很积极的回应了:“嗨!嫂子好!”

    说完这小子撒脚就跑出去了!他是怕我冲下去抽他。

    要不是他跑了,我真就飞下去了,至少可以盖盖脸儿!

    现在就只能硬挺着了,卫青青的脸有些红,她用手虚点了我一下。

    我连忙解释:“那个你可别误会,都是这小子自行理解的,我可啥也没说过。”

    卫青青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罢了!他怎么理解都好!只怕我没这个福分!”

    这下轮到我难受了,这话没法接呀!我只好装聋作哑。

    卫青青又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展颜一笑:“好了!看你吓得那样,生怕我赖上你似的。

    现在说回正题,最重要的是,那首曲子就是那些死者临死前哼唱的曲子。

    我想我不说你早晚也会查到的,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牵涉得过深。

    像这种案子发生时的情况,在咱们国家至少有100年没有发生过了,其内在的含义和背后的利害是你远远也想不到的。”

    我说:“就这样?你能不能说的具体点!”

    卫青青忽然沉下脸来:“就这样,我知道的都说了!现在我累了,要休息,你请吧!”

    一时间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算毛意思?

    可是看着卫青青坚决的神情,我又不好再问下去。

    我只好说:“那好吧!麻烦你了!”

    我转身走下楼去,到了院子里,我回头向二楼看去。

    二楼的烛火已经灭了,隐隐的我似乎听到了一丝哭声。

    我心中充满了疑惑,可我又不敢贸贸然的再回去。

    只好郁闷的走到了别墅外面,黄毛从车窗里向我打招呼:“嗨!坏东西!”

    我走过去,在他脑袋上来了个栗。

    黄毛捂着头怪叫:“这是要杀人灭口啊!天地良心,我就听到这一句话。”

    我阴沉着脸拉开车门坐进去:“少废话吧!开车。”

    黄毛看我的神情不对,也不敢废话,就直接开车了。

    走出去没多远这小子就忍不住了,他探头探脑的问我:“咋的啦?我的哥,嫂子给你气受了?”

    这时候我已经平静下来,心思转到了案子上。

    我就说问非所答的说了一句:“黄毛,你知道泪之卡农吗?”

    黄毛一愣,过了半天才说:“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咱祖辈肯定是老农。”

    完全是所问非所答,我叹了口气,不再跟他废话。

    拿出电话直接拨打给了眼镜,在电话里我跟眼镜说:“在资料库里查一查泪之卡农,凡是跟这首曲子有关的事情都给我列出来。

    我现在就往回赶,到了处里希望看到结果。”

    眼镜先是一愣,随后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大声说:“放心!一准儿在你回来之前出结果。”

    打完电话,我就催着黄毛开车快点回处里。

    另一方面我也打开手机,搜索有关泪之卡农的信息。

    网上有关于这首曲子的信息很多,只是唯独跟命案牵扯不上。

    不过在浏览了一些网页之后,我找到了一个十年前发生的事件。

    大概浏览了一下,我的心中多少有了些明悟。

    等我们到了特勤处,眼镜正等在楼门口。

    他拿着几张a4纸,一见我下车就冲了过来。

    眼镜大声说:“十年之内,跟这首曲子有牵扯的命案我都列在上面了。

    如果要不是等你回来,我就叫证人听这首曲子了!

    咱们现在就去验证一下,看看他们听到的是不是这首曲子。”

    我们三个再一次询问了哪些目击证人,眼镜挑了五首曲子,

    播放过后,那些目击证人立刻就分辨出死者哼唱的曲子就是泪之卡农。

    证实了这一点,我细细看过眼镜罗列出来的命案。

    此时我心中已经完全作出了认定,拿着资料和黄毛就去找老万。

    到了老万的办公室,他们一群人正在开会。

    大家伙讨论的很热烈,情绪也都挺高。

    老万小声给我介绍了一下,原来案子走进死胡同之后,大家就开始了换位思考。

    不再从案件的特殊手法上面找思路,而是按照普通案件侦破的方向下功夫。

    进一步寻找这些案子的共同点,经过艰苦的工作。

    尤其是二科的兄弟们,扎扎实实做了很多外围调查。

    终于又认定了一个所有凶案的共同点,那就是六起案子所有的死者都或多或少跟安康音乐学院有关系。

    他们要不是安康音乐学院退休的老师工人,要不就是曾经在安康音乐学院就读过。

    之所以说就读过而不是说毕业生,原因是其中有两位死者曾经就读于安康音乐学院,但是因为某个事件中途退学了!

    这样安康市音乐学院就进入了大家的视野,警察办案从来不相信巧合。

    现实生活中实际上也没那么多巧合,巧合的太多那就说明了是有人在安排。

    现在大家讨论,是不是要对安康音乐学院展开全面的调查。

    一些人主张全面调查,另外一些人主张要有的放矢做出针对性的调查。

    我对老万说:“巧的很,我这里也有了进展。”

    我就把我所知道的情况说了一下,当然如何知道曲子名称这个过程我简略了过去。

    没有特殊的目的,只是不想太麻烦了!

    好在大家伙也没人追问着,能够确定那首曲子的名称就已经让大家伙很兴奋了!

    另外我又把眼镜罗列出来的有关这首曲子近十年发生的事情讲了一下。

    无巧不巧,这中间安康音乐学院发生的一件事情让大家看到了着眼点。

    是的,安康音乐学院在十年前的校庆庆典上,当时号称安康音乐才女林菲雪在庆典晚会上弹奏了这首泪之卡农。

    一曲终了,这个白衣胜雪的女子就撞破了学院音乐厅的玻璃,从五楼跳了下去。

    这件事情在当时很轰动,网上和坊间流传轰动了许久。

    网民和吃瓜群众都纷纷议论,说这次跳楼事件背后有黑幕。

    不然一个音乐才华很高的女子,又即将被公派出国留学。

    怎么会轻易的自杀呢?这个事件当时警方介入了调查。

    眼镜调出来的卷宗显示这只是一桩普通的跳楼案,当事人林菲雪并没死,当事人也表示完全是个人问题,所以警方就没有再深入调查下去。

    经过警方和校方联合辟谣之后,这件事就慢慢的淡化出公众的视线了。

    现在,跟这首特殊的曲子有关联,又和安康音乐学院能够联系得上,就只有林菲雪跳楼的事件了!

    综合了这些情况之后,大家一致认定。

    这两天发生的死亡案件一定和林飞雪跳楼的事件有很大的关联。

    四科长刘再喜说:“我们科会尽一切力量通过技术手段收集和安康音乐学院有关联的材料,给予技术上最大的支持。”

    二科长项龙说:“老万下决心吧!立即展开对安康音乐学院全面的调查。

    不管跟林菲雪跳楼有没有关系,调查之后一定会有相当的收获。”

    老万苦笑了一下:“这个事儿我还真做不了主,别看咱们是特殊部门也不好轻易动手。

    对于安康音乐学院我是有一些了解的,它的社会影响力太大!

    搞得不好,咱们会很被动!这个事儿还得要老大来拍板,我现在就去找他汇报。”

    老万走了之后,大家谁也不肯走,都想等一个明确的结果。

    冯远帆拉着我到走廊上抽烟,一边抽烟,一边问我:“乌鸦兄弟,你觉得这个案子现在算是找到突破口了吗?”

    我吸了口烟说:“也许吧!目前看最好的结果就是找到这些案子的案发原因。

    但是想阻止这些案子继续发生,甚至抓到凶手,恐怕还要费一番功夫!”

    冯远帆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的不错,脑子很清楚!

    万里长征这次是第一步,当然我对你很有信心,你一定会解决这个案子。

    另外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到现场有了一个发现。

    如果我判断没错,这个杀人的手法是传自于上古的咒杀之术。”

    咒杀之术,还是上古的传承,这说法怎么跟某人说的有点儿相似呢?

    我看着冯远帆说:“冯处,那您有破解之法吗?”

    冯远帆摇了摇头说:“没有,这手法我只是在一本书上看到过。

    上面只是简略的说了一下,并没有具体的应对方法。”

    我摸着鼻子说:“冯处,那也没办法!真要对上了?硬着头皮也得上啊!”

    冯远帆严肃的说:“往上冲是必须的!可是也得采取点方式方法。

    不要一味的蛮干,要知道当初,咳咳!

    那个乌鸦兄弟你太客气了,叫什么冯处,叫我冯哥,或者叫我疯子哥都行。”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冯远帆,我们彼此之间是觉得亲近,也没到了兄弟相称的地步!

    另外他说当初是什么意思?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