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38章 冯远帆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8章 冯远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坐在车里,看着窗外上的街道和风景。

    心里面有些茫然,我的心思并没有都放着眼前的案子上。

    不错,目前这个案子诡异之极,尤其是昨晚那五头夔牛分尸的场面就更加骇人!

    是多么大的仇怨?对死后的魂灵还要被分解一次?

    就算是倾城灭国之恨也未必要下这样的狠手吧!

    如果说有一个凶手,那这个凶手要凶残到什么地步,这么干简直是丧心病狂!

    尤其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凶手杀人的具体手法是什么?

    我们这些办案人员要面对这样一个凶手,风险程度之高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我并不担心,也不会因为凶手的强大而忐忑。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在愚味无知中死去,更可怕的就是你有许多心愿未了!

    遗憾从来都不是个好名词,它的含义也永远让人们憎恨。

    我之所以烦躁,就是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谜。

    当然黄毛也曾经跟我说过一些我12岁之前的事,可是我的脑海里一点记忆也没有。

    听着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而且tmd这个故事还比较悲惨。

    黄毛说他是在孤儿院里认识我的,我们当时也就四五岁的样子。

    我们结识没有多久,坏运气再一起来了。

    我们的孤儿院着了一把大火,我们两个算是火灾中的幸运儿!

    不过也失散了,我们再见面时,就已经都是流浪儿了!

    之后两个人就混在一起,一直在平房区混日子。

    相对于我,黄毛还是幸运的!因为他有一个死鬼师傅。

    师傅未必能在物质上照料他,但是在精神上可以。

    他算是比我多一个精神支柱,另外死鬼师傅也教了他很多本事。

    不像我平日里只靠着血气之勇,疯打蛮干。

    10岁那年的夏天,有一天晚上我独自出去了。

    就再也没回来,我们再见面已经是六年之后了!

    如果不是那次我恰巧救了黄毛,也许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

    不过当时我认不出黄毛,关于我的一切都是黄毛自己说的。

    黄毛当然拿不出证据,我原本也不在意。

    可是到了现在,我忽然发现,我的过去就是一个谜。

    如果我不把过去弄清楚了,我就没办法从容的面对死亡或者活下去。

    还有就是梦中见到的那两个孩子,为什么感觉是那么亲切?

    他们究竟是真实存在过,还是我大脑里创造出来的角色呢?

    偏偏遇上这么个棘手的案子,现在看不把这个案子搞定,我是抽不出时间去调查那些谜团的!

    我正陷在遐想当中,车子忽然停了下来。

    司机大哥笑着说:“您的要求太笼统了,我没法判断哪里是比较好的早点铺子,只好带您来美食街了!”

    我接受司机大哥的说法,要是我,我也没法判断。

    付费下车之后,我就走进了美食一条街。

    的确有不少经营早点的铺子开张了!我瞧了瞧,就选了一家灌汤包子。

    面对热腾腾的包子和散发着诱人香气的豆腐脑,我暂时放下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一心一意的开始和美食做斗争,灌汤包子是不是正宗?这个没所谓!好吃就行了!

    吃过早饭,我重新回到大街上,说起来人依旧是无处可去。

    我也不想回千叶寺去讨人厌,我就想着到江边去溜达溜达。

    叫了一辆车,司机问我去哪?我刚要说去江边儿就来电话了!

    电话是老万打来的,他哑着嗓子说:“乌鸦你抓紧回来吧!昨天那样的案子今天早上又发生了两起。

    老大快疯了!要求所有人取消休假,尽快找出凶手。”

    我一看自己的计划算是泡汤了!那咱就回去吧!

    回到了特勤处,处里大部分人都出去了。

    我转了一圈,最终在杨老大的办公室找到了剩下的人。

    这些人正要开会,参会的人有老万四科长吴大叔,还有两个陌生面孔。

    杨大人见我进来,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我坐下之后,杨大人就说话了。

    他说:“开会之前我先介绍一下特勤局的两位领导,这位是、”

    不等他说完,陌生面孔当中的一位就说了:“老领导你这不是骂人吗?我算哪门子领导!”

    杨大人严肃的说:“公是公私是私,在公你是代表总局来的,我必须给与尊重,不然让人笑话我没规矩!”

    那人一笑:“老领导,您就别客气了!

    我可不是龙云,用不着这一套,别待会儿您再修理我。”

    那人这么一说,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

    杨大人也放松了脸皮:“就你小子事儿多!”

    那人一笑:“在座的大部分都是熟人,也都曾经是我的领导。

    我要是在这摆谱,那才叫丢人呢!

    再说了,我这次来又不是办案,只是观摩,所以您就别难为我了!”

    杨大人说:“你干啥来我不管,反正我现在遇到了难题,你得伸把手,想看热闹那是万万不能地!”

    老万和刘再喜都跟着附和,那人也只是客气了两句,就答应帮忙参谋参谋。

    那人说:“王科长和刘科长我都认识,剩下这两位您是不是介绍介绍?”

    杨大人说:“我是得给你介绍介绍,

    这位年长的是我们特勤处新聘请的顾问吴师傅,

    在东北地面上有个名号叫做巧手吴。”

    那人站起身来,一边跟吴大叔握手,一边自我介绍:“你好吴师傅,我是特勤局的冯远帆。”

    吴大叔和这个冯远帆客气了两句之后,杨大人就把我推了出来。

    杨大人指着我说:“这个小年轻叫乌鸦,还有他是二龙山云霞观出来的。”

    杨大人没介绍我之前,这个冯远帆的目光就一直在我身上逡巡。

    杨大人一说我的名字,冯远帆的目光就是一动,再听说我是二龙山云霞观的弟子,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往外冒火。

    冯远帆热情的握住我的手说:“乌鸦兄弟,幸会幸会!”

    话说到这,他的目光就已经直了!似乎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时候杨大人咳嗽了一声,冯远帆才回过神来,他还是没有放开手。

    他停了一停说:“好兄弟,以后咱们要多亲多近。”

    不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我对他就有点好感。

    等到他握住了我的手,这好感就变成了亲切。

    他后面的这两句话一说完,我甚至于有些激动。

    我连忙说:“那是一定的,我年纪小,有什么做不到位,您多指教!”

    冯远帆一笑:“兄弟你客气了!咱们相互指教!”

    老万在一边打趣儿说:“疯子你们两个既然投缘,干脆认做兄弟得了!”

    冯远帆大笑:“用不着,我们已经是兄弟了!”

    我也笑起来,这个人我喜欢!

    杨大人敲了一下桌子:“好了!咱们还是言归正传,说一说案子的事情。”

    冯远帆向我眨了一下眼睛,我回敬了一个鬼脸。

    四科长刘再喜站起来,对案件已知的情况进行报告。

    昨晚二科接手回来的案子,与之前接手的案子案发情况大抵相同。

    尸检的结果和视频的综合分析,也证实了这一点。

    受害人同样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分尸了,没有凶手,也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两个案子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被害人在临死之前都哼着一首曲子,在死亡的一霎那对目击人说了一串数字。

    如果在今天发生的两起案子,都有着两个共同点?那这首曲子和那串数字就有了特别的意义。

    也许通过这首曲子和那串数字能够找到这些案子的动机。

    那首曲子和数字四科的技术人员正在系统分析,

    如果今天的两起案子也是同样情况,

    综合情况之后,分析的结果会更准确一些。

    至于那首曲子和数字是否列为侦办方向,那就要这个会来决定了?

    刘再喜说完了之后,老万又说了一下目前新接手两起案子的初步情况。

    因为是二科长带队初步接手,很多细节还没有证实。

    不过在表面上看来,今天的两起案子与昨天的两起案子没有太大的分别。

    最起码今天的两个受害人同样是被分尸了,如果估计不差,案发状况和细节与昨天的也差不多。

    目前这四起案子可以初步认定,凶手是同一个人,或者凶手是同一伙人。

    最大的问题是,凶手犯案的目标不明确。

    这是这四个死者当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这就是基本的情况,今天发生两起案子的具体情况,只有等二科收队回来之后才能了解得更清楚了!

    两位科长把案情讲解完了,杨大人清了清嗓子说:“那咱们说一说吧!也确定一下侦办的方向。”

    杨大人说完之后就冷场了,两位科长在陈述案情的时候,基本已表达出自己的观点。

    吴大叔新来乍到,自然不会轻易开口。

    那就只剩我了!我摸着鼻子想了一下。

    然后说:“怎么能办这个案子我不太明确,毕竟我是个新人。

    我唯一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这个案子使用的手法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范畴。

    具体是什么手法,我还不确定!不过这种手段很凶残,如果用到咱们这些人身上,那是谁也逃不掉。

    大家如果外出调查,还是要多注意。”

    杨大人一瞪眼:“你这些纯粹是废话,一点有用的价值都没有!”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