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34章 案情分析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4章 案情分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杨大人屁股像着了火似的,到如意居没多久就要离开。

    而且他老人家还要带着我们俩,我们这哥俩自然是没有好脸色。

    杨大人也还不客气,直接说:“有什么话咱到车上说。”

    小胳膊终究是扭不过肥大腿,我们哥儿俩憋着一肚子火跟他上了车。

    一坐上车,黄毛就开炮了:“杨大人,俺们哥俩虽然说挣了你几个小钱儿,可也不能拿我们哥俩当驴使!

    更何况那钱在哪儿我还没见着,就这么没完没了的?

    我可听人家说了!公务员每周工作是40个小时,你有加班费吗?”

    杨大人把老脸一板:“有正经话没有?没有滚一边儿去?

    全处的人都连夜赶工,你们两个顾问有什么特别的?”

    我嘿嘿一笑:“我们哥俩是没啥特别的,不过就是我们哥俩白天刚刚玩儿过命?

    要不让全处的人也来试试?看看这玩命的滋味如何?”

    杨大人咳嗽了一声:“咳咳!他那个,小鸟,我不是那意思!

    我知道你们哥俩也是辛苦,只是咱们处里运气太坏,刚刚接手了一个诡异的案子。

    一科二科三科全都出去调查了,四科也在做技术工作。

    这案子一时半会儿还没有什么头绪,上面压力极大。

    如果短时间之内,咱们要是弄不明白!部里那些人就该插手了!

    所以,你和黄毛就辛苦点儿吧!帮着办一办,看看能不能尽早破案!”

    难得杨大人这么通情达理!而且全处几乎已经总动员了!

    我和黄毛也就没再说什么,杨大人也没有再说案子具体的情况。

    只是关切了一下我们俩的身体,看我们到底能不能吃得消?

    那谁说的,不管咋地对付着吧!

    回到处里,整栋大楼都灯火通明,果然是全处总动员。

    我们俩自然也不用跟着杨大人,自觉自动的到一科去找老万。

    一进老万的办公室,差点没让烟气把我们俩熏出来。

    黄毛怪叫着说:“老万,你是打算做烟熏肉吗?还是打算毒死人不要命啊?”

    老万红着眼睛看了我们俩一会儿,大声说:“回来的好哇!我可就等你们两个下菜了!”

    我嘿嘿一笑说:“咋滴!您是要给我们来一个乱炖啊?还是打算把我们俩给红烧了?”

    老万又抽了口烟说:“顾问嘛!当然得特殊待遇!”

    黄毛说:“少整这没用的,你跟杨大人一个德行,纯粹是拿我们哥俩当驴使!”

    老万说:“当啥使都行啊!只要把这案子破了!我请你们哥俩海鲜便宜坊。”

    黄毛刚要伸手拍桌子,说一言为定!

    一转念头不对,嘿嘿一笑,把话收了回来。

    “算了吧!等到月发工资,我们哥俩自己去吃。咱是顾问,又不是包打全能,你说对不对呀?鸟哥!”

    我一笑:“行了,别逗老万了!咱哥俩还是听听案情顾问一下吧!”

    老万把手一摆:“走吧!咱先到快手张哪,去听听他的结论。”

    去听听也好,快手张是四科的法医。

    不同于其他的法医科大夫,快手张氏是祖传的绝活。

    快手张的祖上是官府的仵作,对于尸体的解剖检验是别具手段。

    只是平时我们不太愿意跟他来往,因为这家伙太怪!

    口味重的也吓人,常常对着剖开的脑子吃豆花。

    你不了解,还以为这家伙吃人脑子呢!

    怪是怪了!但是技术是真的高明,无论这人死了多久,是什么死因?

    到了快手张手里,20分钟准能给你结论。

    我们一边儿跟老万走着,老万一边简单的介绍的案情!

    案情不复杂!甚至于可以说是简单!

    唯一的麻烦是简单到了连凶手都看不到是什么样,人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四分五裂了。

    老万一边说一边叹着气,他说我一辈子也没碰到这么邪乎的事儿。

    虽然五年前也有一件邪乎事儿,不过那件事儿还比不上这个案子!

    说完了,他若有深意的看了我两眼。

    我挠挠脑袋,心说怪哉!难道说五年前那件事也跟我有关系!

    看来我有必要研究一下催眠术了,找个机会把老万和杨大人催眠一下。

    看看这俩家伙脑袋里到底装的什么?

    以我的推断,这两个家伙脑子里一定是有一些跟我有关的事儿。

    现在顾不上了,先把这个案子破了再说。

    到了四科,快手张正往外走,一见我们过来,立刻就要给我们全体一个拥抱。

    不用说了,那绝对是让快手张老大孤独终生的!

    傻子才让他抱呢!就他那一身尸气要粘上了没半个月都洗不干净!

    打闹了几句,四科长刘再喜就过来干预了!

    老刘说:“既然你们来了,我这就统一出个结论吧!老张先说,然后眼镜对监控视频进行分析。”

    快手张领着我们进了他的法医室,打亮了大灯之后,指着床上的尸块开始做分析。

    快手张说:“死者马辉的死亡时间是今天早上7:50,这一点监控视频和目击人都能证明,实体检测也证明了这一点。

    死者的死因是身体在瞬间被分成了六块,经过我的检验,他被分解的时候,

    他身体的五个部位分别在瞬间遭受了800-1000瓦特的力量,换算成常用的说法一头牛或者一匹马产生的力量。

    死者应该在瞬间就死亡了!应该没有经受什么痛苦。”

    老万看着快手张:“老张你的业务水平下降了!什么叫做应该?

    还有你说死者在瞬间受到五牛或者五马的拉扯力量,这不纯粹是扯淡吗!

    这都什么社会了,还能搞出五马分尸?”

    没等快手张反驳,四科长刘在喜不乐意了!

    刘再喜说:“老万,你这上了锈的脑袋该加点油了!

    什么叫尊重事实,尊重科学?老张给你讲的就是事实和科学。

    现在让眼镜给你讲一下监控视频发现的情况,听完了你就不大放厥词了!”

    老万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很明显,他不想和四科长争论。

    我们跟着眼镜又进了视频分析室,眼镜捅咕了几下,在我们面前的大屏幕上就出现了画面。

    眼睛解释说:“这个画面来自于我们的天眼系统,高度设置于二楼的位置,所以是俯瞰的画面。”

    眼睛说完了,按了一下电脑播放键。

    画面就在屏幕上展开了,因为是广角摄像,并没有专注一个点。

    我们这画面上看到,一个广场的中心区,两个警察还不从远处走过来。

    他们在进行例行的巡逻,走到广场的三分之一处,两个警察停了下来。

    几乎就在同时,一个约莫60多岁的老头,迎着他们走了过去。

    这期间眼镜没有解说,估摸是要给我们一个惊喜!

    老头距离两个警察并不远,所以他很快走到了两个警察面前。

    也就在这一瞬间,老头就像是一块破布,被一股无形的力撕扯了一下,然后就四分五裂了!

    这个瞬间的画面,给了我们极大的冲击力。

    虽然没有特写,也没有三个当事人的面部表情。

    还是让我们觉得异常的诡异,甚至是寒冷。

    分析室里变得异常的安静,没有人说话。

    过了片刻,眼镜说:“我已经看了无数次了,每看一遍还是震惊无比!

    这完全违背了科学规律,甚至就是不科学的力量也很难造成这一结果。

    当然这不是我的专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这需要你们去调查的。

    我这里只是给出一个专业技术人员的意见。”

    接下来,眼镜又给我们分析了采自于多个角度的多个视频,同时也对视频里的人物进行放大等各种技术处理。

    在看完了所有的视频之后,眼镜归纳总结说:“在看过了所有的视频之后,相信大家会有一个结论。

    这个死亡过程进行的很快,死者也就是在几十秒钟之内就宣告了死亡。

    我在这里提醒大家注意的是,经过视频分析,死者走向两位警察的时候似乎是在哼着什么,或者是说什么。

    我更倾向于前者,这个需要你们自己去询问当事人。

    另外我提醒各位注意的是,死者在死亡的瞬间,也就是他被分裂之后,人头滚落到我们两个警察身边的时候,

    似乎还在说着什么,同样这也需要你们对当事人进行调查。

    至于说到死者致死的原因,视频上分析不出来什么,不过我认同老张的说法。”

    听完了眼镜的分析,老万啪啪啪的鼓掌。

    老万说:“干得好!眼镜你表现出一个专业人员良好的素质,分析的非常精准!

    你得出的结论,是我在市局报告上所没有看到的。

    等一下二科接手的另一件同样的案子你还是要好好分析,希望从你这里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老万说完了,大家没有任何的表态,全都震惊于他说的另一件同样的案子。

    过了两分钟,黄毛说:“还有同样一件案子吗?”

    老万说:“我还没有得到案子报告,打电话给移交案子那个分局的熟人问了一下。

    除了死者不同,应该没有太大的分别!”

    刘再喜说:“今儿个这是怎么了?犯太岁吗?

    不行!这桩案子看着邪性的很,一会儿还要来一宗,我四科的兄弟可都是文职人员。

    万一要有点啥事儿,应付不过来呀!我得去找老大,要点武力防护。”

    刘再喜刚说完,门口有人说话:“不就是想要人吗!我现在就给你送了一个。”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