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3章 小失控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章 小失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白哥被阴火烧没了,一阵风刮过,连尸骨也没剩下。

    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凭空消失,我和黄毛就是编也得编一个说法出来。

    不然方方面面都交代不下去,搞得不好,没准说我们两个毁尸灭迹呢!

    我把这个想法对黄毛一说,黄毛拍着大腿笑了。

    “我的哥,要是等你想到黄瓜菜都凉了!

    这事儿我已经处理过了,不过结局却是出人意料的诡异。

    你猜猜,会是个怎么样的局面呢?”

    我笑了笑:“不管怎么样,你一定是先给老万打电话了。”

    黄毛的神色凝重起来:“不错!我是打电话向老万请教了一下,这种情况怎么处理。

    可是之后,事情就整个脱离了咱们的控制。

    原本老万的意思是让保安公司的黄经理给个假口供,就说老白这人旷工多日,一直没来上班。

    这样老白的问题就可以转到人口调查科去了。

    只是你想不到我给黄经理打电话之后,他是怎么说的。”

    我眯起眼睛说:“黄经理该不会说压根就没有老白这个人吧!”

    黄毛的眼睛里放出了贼亮的一道光,他轻轻地拍着手说:“我的哥,该不是之前你就看出点啥来吧?”

    我摇了摇头:“完全没有,老白哥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绝对是真实存在的。

    我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看你的反应推测出来的。”

    黄毛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情,不过他还是说:“要说这事儿奇就奇在不止黄经理是这么说。

    我打电话给学校的副校长,他也说没有这个人,这不就太神奇了!”

    我想了一下说:“这也不算个事儿!最有可能的是黄经理和副校长都被人家抹掉了记忆。

    如果是这个样子,抹掉记忆的就不只是他们两个了!而且这件事儿恐怕不会就这么完了!”

    黄毛看着我说:“难道说这个事还有下文,照理说楼里的几个首脑都被咱们干掉了,不应该再有死鬼起幺蛾子了!”

    我摇了摇头:“这事我也说不清楚,咱俩遇见的事儿也根本不能用常理来推断。

    爱咋咋地吧!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不外如是!”

    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件案子就算结束了!

    我和黄毛看着外面的天色越来越亮,这一夜的工作也该结束了!

    到了早上7点钟的时候,距离我们交班还有半个小时。

    这时候学校门口已经陆续有孩子来上学了,我和黄毛打开了大门,然后按照学校的规矩,开始在门口站岗。

    陆陆续续有孩子来,有家长陪同的,也有大一些自己来的。

    我和黄毛都是流浪儿,对于这些锦衣玉食的小皇帝没什么好感,也不太在意他们。

    只是快到7点半的时候,一对年轻的夫妇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来上学了。

    小女孩长得挺可爱,不过也不会特别吸引我们的目光。

    之所以引起我们的注意,是因为他们的父母也要进校园。

    照规矩,孩子父母是不能送孩子进学校的。

    黄毛就上去阻止,结果他的父母亮出身份,两个都是英才学校的老师。

    他们是谁,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们带着孩子,一步步走进校园。

    内心当中,或许有那么一点儿羡慕和嫉妒。

    就在他们的身影刚刚消失在楼门口,我忽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同样也有人在看着他们。

    这种感觉很玄幻,可我还是按照自己的感觉去寻找了一下。

    我的目光所及,校门口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车子,车子里似乎有人同样在看着刚刚进去的那对夫妇和他们的孩子。

    车窗上贴着膜,看不清车里面是什么人,只是我的感觉一向准确,车里面一定有人。

    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缓缓挪动步子,悄悄地向那辆车靠了过去。

    黄毛向来和我配合默契,没说话,他就弄明白了我的目的,他也悄悄的挪了过去。

    距离汽车还有三四米远,我已经可以闻到车里散发出来的香水味儿。

    只在走上几步,就可以打开车门,见到车里人的庐山真面目了!

    可惜,车里的人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点火开车走了!

    如果我要是疯狂追上去,再亮出身份,应该可以截住这辆车。

    只是身份不同了,不可以再随意胡闹。

    也不是多重视这个身份,关键是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对方有不良企图。

    就算我是老百姓,也不能肆意妄为随意给人定罪不是?

    车子一掠而过,留下扑了空的黄毛和我。

    黄毛走过来说:“这娘们儿太狡猾!根本不给你靠近的机会。”

    我看了看他,黄毛的感觉跟我差不多,我们两个都认定车里的是个女人。

    我说:“你记下他车牌号了?”黄毛一翻眼皮:“咱哥们是干啥的呀?这点儿细枝末节再搞不定,还当什么劳什子顾问!

    放心,无论是车型还是车牌儿我都记住了。

    等会儿回头给老万打电话,让他叫人查一下,用不了一个小时就清楚车里的人是谁了?”

    我点了点头,这就好,其实这是多疑症在作怪!

    我们两个从杨大人那接到的任务,就是把教学楼弄的干净点。

    说的不好听点儿,跟某些大师神棍干的活差不多。

    我非得要在这儿疑神疑鬼,不是纯粹自己找虐吗?

    黄毛不一样,这厮就是个好事之徒,没事儿就闲得慌。

    这就不是在宋朝,不然这厮一准儿上山去聚义。

    我们两个灰溜溜的回到岗亭,白班的同事陆续的来接班了!

    白班这俩家伙贼头鼠眼的,上下好一顿给我俩打量。

    不用猜,我都知道他们想什么,这两个家伙一准儿在想,他们居然还活着!

    我真的想客气一句,抱歉了二位,我们俩还全须全尾儿的!

    很遗憾,没让两位看个热闹,多点儿神聊的话题,真对不住了!

    不管他俩想啥吧,我想基本没有再见的机会了!

    我和黄毛离开了英才小学,先找了个地方吃了点儿早餐。

    省城这地方的早餐和整个h省的分别不大,基本上都是包子油条,蒸饺和面条。

    我和黄毛去了一家兰州拉面馆,加了双份的牛肉,来两勺子红红的辣椒和黑不溜丢的米醋。

    两个人西里呼噜一通大吃,算是解决了早餐。

    吃完饭,我就催着黄毛回处里,看看能不能把这件案子了结了?

    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儿,我就准备请几天假,回一趟二龙山。

    迷离的梦境搅得我寝食难安,越快知道梦境里那两个人是谁,越快得到答案,我才能安下心来。

    黄毛被我催的心烦,开着车拉着我一溜烟儿的回到了处里。

    正好赶上上班的点,我们俩逮住老万说了一下。

    老万说:“事情的经过,黄毛都跟我说的差不多了,你们俩再写一份报告交上来就算结案了。”

    我转头看一下黄毛,黄毛苦着脸说:“我的哥,这种光荣伟大的任务还是留给您吧!

    就我那两把刷子,你杀了我我也写不出来呀!”

    我转回头,又看向老万。老万把脸一绷:“报告必须是办案人员写的,这是规矩。

    不能够不写,也不能找人代写。不然让杨老大知道了,你跟我半年工资就不用领了!”

    我嘿嘿一笑:“我亲自写没问题,我只管写,可是你们要是看不懂就不关我的事了!”

    这下轮到老万难受了!他苦着脸说:“咱商量商量,我给你弄本新华字典。

    你照着翻一遍,弄完了,晚上哥哥我请吃饭。”

    我也翻起了白眼:“万哥,你是我亲哥,你直接杀了我吧!”

    要说写一份报告,不至于这么为难!

    黄毛不学无术,是没多少文化。我呢!自认肚子里还有点墨水,只是这个墨水是过时的!

    没别的原因,我彻底失掉了以前的记忆。

    自然也记不住,小时候学过什么。到山上,师傅教给我的都是繁体字,主要是为了方便我看书。

    比繁体字更复杂的道家秘语我也能看懂一些,唯独这简化字我搞不利索!

    大概的意思我可以蒙出来,可是你要让我具体去写就难了!

    前些日子老万搞了一些卷宗给我们看,而且还要求写心得。

    卷宗我是看完了,心得也写了!他就是一样,轮到老万看不明白了!

    这家伙给我弄了本新华字典让我重新学简化字,可是我一直没有心情,所以到现在我也还算是个文盲。

    我和老万讨价还价讲到最后,还是我输了!

    我无可奈何的拿了纸笔去写,我先是用繁体字写了一遍,然后又逐字逐句的改成简体字。

    结果这一上午就过去了,将近中午的时候交给了老万。

    这家伙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一张纸就给我弄出20多个错误。

    气的我一甩袖子,大声说:“少爷我不伺候了!”

    老万一拍桌子:“给我站住,还反了你小子!”

    我刚刚一瞪眼,老万就放低了声音说:“你小子不是查个车牌号吗?想知道车主是谁吗?”

    我咬了咬牙,很想说爱谁谁!然后转身就走。

    可是骨子里那点儿迷惑作怪,我只好露出了笑脸:“当然!”

    老万坐回椅子里:“那你就把报告改完了吧!”

    我日,我捻动手指,就想修理他一下。

    老万说:“你少给我搞小动作啊!要敢像上回似的捉弄我,我担保有无数个报告等着你写。”

    得喽!咱斗不过这些老油条,还是消停的去吃饭吧!

    吃过了中饭,我回到了老万的办公室继续和汉字作斗争。

    可是没写几个字呢!杨大人虎着脸就进来了!

    黄毛一呲牙:“麻烦来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