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0章 恐怖里的诱惑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章 恐怖里的诱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强忍着笑,假着嗓子尖叫一声,拉着黄毛向楼下跑去。

    黄毛十分不满的甩开我的手,嘀咕着:“你就是一人来疯,演两出就行了呗!这还没完没了了!”

    我低声一笑:“岂不闻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吗?

    每个人大部分时候都在做戏,咱也就不差这一会儿半会了!”

    我们俩刚刚跑到二楼楼梯口,穿着保安服的老张手里端着一锅热气腾腾的沸汤,慢悠悠的走上楼来。

    一边走一边说:“汆烫眼珠,秘制口条,外带五香酱人心,都来吃呀!不香不要钱。”

    瞟了一眼锅里上下翻腾的眼珠子心脏和血乎淋拉的舌头,就算我和黄毛神经粗大,也忍不住一阵干呕。

    这下不用我拉扯了,黄毛跟着我转回身又逃上楼去。

    一口气跑到了三楼半,那个从四楼楼梯口挂下来的吊死鬼已经不见了。

    黄毛咬着牙发狠:“这都什么事儿?要忍你忍吧!我可要发飙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再忍耐一会,你觉得我是个疯子吗?”

    黄毛看了我一眼,然后很郑重的点点头说:“没错!你就是个疯子,而且还是个古怪的疯子。

    当然我比你还疯,你愿意咱就疯下去吧!”

    我摸了摸鼻子:“废话!”

    我们两个走上四楼,一个老太太堵在通往五楼的台阶前。

    老太太满脸的褶子,瘦的皮包骨,一身黑色的衣服,整体上感觉是满满的诡异。

    她不紧不慢把手里的烧纸投进她面前的火盆,每每手里的纸烧光了,就会凭空多出来一摞。

    老太太没有理会我们的意思,我也就稳稳的站着,看着。

    黄毛耐不住性子,他上前一步问道:“老太太你这是给谁烧纸啊!要烧这么多?”

    老太太呲牙一笑:“我这就是给你俩烧的,怎么你还嫌多了?要知道黄泉路远,消费可是不低呀!”

    黄毛歪过头看了看火盆儿:“老太太我虽然小可是不傻啊!你这摆明是忽悠我呀!

    谁都知道除了至亲至近的人,别人给烧纸是收不到的。

    有啥话你就明说吧!少跟我这儿扯犊子。”

    老太太眼里放出了红光:“小子,看不出你胆子挺大的!

    不过这样也好,有个性,奶奶我喜欢。索性我就给你两个选择,

    一个是留下来给奶奶我做伴儿。另一个选择就是上五楼去参加嘉年华会。

    小子,别说奶奶我没提醒你,上了五楼就不知道你会变成什么了!”

    黄毛一拱手:“多谢您了!小子我考虑一下。”

    黄毛转过身来跟我交换眼神,他的意思很清楚。

    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灭了这个死老婆子就完了。

    我给了个随便的眼神儿,玩儿到这儿,我也有点烦了!

    教学楼里这个大家伙也没啥子新花样,至少还没跟国际接轨,都是些传统的套路,让人提不起精神来。

    黄毛转回身又向前走了一步,我估摸着下一秒他就要出手了!

    黄毛两手微微抬起,忽然一拱手:“谢谢您了,我和我哥乡下来的,没见识,出来就是想见见世面。

    您的好意只能心领了,我们还是决定上五楼去见识一下。”

    老太太嘿嘿一笑:“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你们去吧!”

    黄毛有点吃惊,这老太太完全不按套路来呀!

    她不应该要点买路钱吗?然后再大打出手,露出恐怖的嘴脸吗?

    就在他愣神的片刻,老太太一晃身体就不见了。

    我逗了黄毛一句:“咋样,傻啦吧?”

    黄毛有点恼羞成怒,伸手从背包里拿出一只桃木棒,舞动着向五楼走去。

    我也没管他,只是在后面跟着。到了五楼,楼道里静悄悄的。

    别说是嘉年华呀,就是只彩球也没有,更别提大瓶子香槟和露肩美女了!

    黄毛把手里的棒子往背包一塞,忍不住破口大骂:“他麻麻地,浪费老子的表情,这鬼类果然没有一句真话!”

    我往左右楼道里瞧了瞧,半只鬼影也不见。

    还真看不出来,这个死鬼也玩起战术来了。

    兵不厌诈虚虚实实,总要你活人找不着北才对。

    黄毛犹自愤愤不平,我说他:“表情你也浪费了,现在又浪费口水。

    你不是打算用口水把他们喷出来吧?至少你也别对着我好不?”

    我一句话把黄毛逗乐了!黄毛说:“该!

    谁跟我满嘴白话,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来着?

    喷不死他们,先喷死你吧!”

    我摆了摆手:“免了吧!真要命的来了!”

    我刚刚说完这话,远远的就传来了一个清脆的笑声。

    这笑声果不其然,就像老白说的,应该是出自一个小姑娘之口。

    只不过这小姑娘太顽皮了点,他不是站在一个地方笑,而是满世界的不停的变换着位置。

    这就让笑声在空灵悠远中显得极度诡异。

    随着这笑声,楼道里不断的传来皮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嘎噔,嘎噔,嘎噔……

    这声音忽远忽近,时而密集时而分散,就像无数个看不到的小孩子正的向你走来。

    就算我和黄毛见识过一些世面了,也还是觉得瘆得慌。

    进到教学楼之前,我和黄毛并没有开眼,这时候我有点后悔了!

    早知道开了天眼好了,至少不是这样被动。

    那些死鬼隐匿起行踪,我和黄毛就有点干爪。

    我只是凭着本能去感觉它们的存在,黄毛基本就是睁眼瞎!

    就在这乱七八糟的声音,我就觉得左手楼道尽头应该是有很多死鬼聚集在了一起。

    不是我看到了他们,而是因为那只怪鸟在我的身体里在带给我的本能。

    我倒不是怕他们,死鬼再多也没有一个上了等级的。

    要不然我们两个也不会这么轻松,真有一个鬼王级别的家伙,别说是嘉年华,就是黄梁春梦也能给你弄出来一个。

    只不过我暂时不想和他们正面冲突,低头做小当然是为了挖出这教学楼里的首脑。

    我伸手拉着黄毛跑到了楼梯口,这时候就像老白说的。

    一股巨大的力量,又或者说是一个无形的怪兽,冲着我们撞了过来。

    我不管不顾的拉着黄毛向楼下跑去,气的黄毛直哼哼,快把手里的斩妖破邪符都捏碎了!

    一口气跑到了三楼,我才停住了脚步。

    黄毛瞪着两只大眼珠子问我:“我的哥,你玩够了没有,你这样玩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竖起指头:“嘘!差不多了!你听!”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那首悠扬的曲子又响了起来。

    我拍了拍黄毛的肩膀:“走吧!哥哥带你去见识见识正主。”

    黄毛哼了一声:“也好,见了正主就不怕没架打!”

    我和黄毛缓步下到二楼,沿着楼道走去到了琴房外面。

    叮咚叮咚叮咚……优美的琴声果然是从琴房里传来的。

    我和黄毛没有偷窥的习惯,大大方方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可是这一走进去,我们这两个小子就呆住了!

    不能够不惊讶,不能够不赞叹,这世界上还有如此美丽的风景!

    是的,此刻呈现在我和黄毛面前的,是一幅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心动的美丽风景。

    一个全裸的女子,正背对着我们坐在琴凳上。

    两只手挥舞着,弹奏着或许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我和黄毛虽然看不见正脸,可就是这么一个美到极致的**背影也足以让我们震撼的了!

    圆润细腻,又有着黄金比例的曲线。

    乌黑长发下,偶尔闪现的天鹅般的脖颈。

    黑暗曲线里的某些阴暗神秘的阴影,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发狂。

    就不用说,那在音乐里轻轻颤动的身体了!

    这要是老司机或许还要挑剔一下,可是对我们两个毛头小子杀伤力就太大了!

    我很清晰的听到了,我和黄毛咽下口水的声音。

    这时候坐在琴凳上的女人,单手一挥,一串漂亮的音符划过,结束了这一首旋律优美的曲子。

    那女人缓缓的开口了:“两位小兄弟,你们看我美吗?”

    照常理来说,我和黄毛应该齐声应和,美。

    不过我们哥俩却出了奇的保持着沉默。

    这种情况下,一旦你要是开口说很美!

    那你就落进了人家的陷阱,这种陷阱不只是物质上的,更多的是心理层面的暗示。

    无论是人是鬼,一旦接受了别人的心理暗示,那它就会自动的去弥补心理暗示不能达到的效果。

    那女人又说了:“怎么?不好意思回答我吗?

    我相信你们一定认为是很美的,那你们想不想看看更美的那一面呢?”

    此情此景,大概是个男人都会说:“想,那是必须滴!”

    我不知道黄毛是怎么想的,我知道我自己正在和自己的内心做斗争。

    我心里明明知道对方不是个好东西,要是看了她更美的那一面?一定会付出代价,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看一看。

    黄毛虽然没吱声,他闪烁的眼神儿已经出卖了他。

    这时候那个女人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说起来声音好听极了!

    我轻轻一叹,那些把女人说成红粉骷髅的家伙果然是非人类啊!

    我想绝对都是属于那种吃不到葡萄的狐狸,凡是得不到的东西一定是丑陋无比的。

    不过美好的东西不一定就无害呀!怎么办?只有让美好归于平淡了。

    我刚刚要出手,我的左臂上黑影一闪,紧接着就听一声:“汪!”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