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9章 幽灵嘉年华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章 幽灵嘉年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和黄毛听着老白的叙述,到最后老白是痛哭流涕。

    叫骂自己太懦弱,如果他要坚持一点的话,老张也许不至于死。

    黄毛先是劝慰了几句,话锋一转,他就说:“老张的死毕竟是陈年往事了!

    只是于大志怎么也死了?你可别说你啥也不知道啊!”

    我看了一眼黄毛,对这小子有了新的认识。

    对于黄毛这么明显的挑衅,老白哥立刻就激动了!

    他站起来挥舞着双手,大声吼叫着:“他那是活该!我明明跟他说了,我又听到了那古怪的琴声,叫他不要进教学楼,可是他偏偏不听,他自己找死我也没办法。”

    黄毛冷冷的说:“你那叫不讲究,明明知道进教学楼有危险,为什么不拦住他?

    看着别人去死,毫无作为,那就是冷血!”

    老白脸胀得通红:“你胡说,你怎么我知道我没有作为?你凭什么说人家冷血?

    我已经提醒过他了,难不成让我代他去死?”

    黄毛还想刺激他几句,被我一摆手制止了。

    我对老白说:“你的所作所为我们无权置评,我只是想问问,为什么出事的都是别人?你呆了这么多年却一点事儿也没有?”

    老白愤愤不平:“没事怎么了?难道非得我有事儿你们就开心了!”

    我摇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问问,在这么险恶的情况下,你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老白阴阳怪气的说:“说起来这还要感谢你们二龙山云霞观呐!

    老张死了之后,我就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呆了!但是公司领导不同意。

    他们说如果我不继续干下去的话,是不会给我安排新的工作的,如果要辞职,押金也就不用想着退了。

    没办法,谁让咱是个穷人呢!我只好硬着头皮干下去。

    可·就这样提心吊胆的过日子,那是谁也过不下去的。

    听街坊说二龙山云霞观的明虚师傅道法高深,我就去求了一道护身符。

    要说明虚道长真的有本事,这一道护身符带上,那些妖魔鬼怪就不敢靠近我了!

    而且呆的日子久了,我也摸出点规律。平常的时候,到教学楼里怎么样都行。

    可要是听到了那首古怪的曲子,就万万不能再到教学楼里去巡查,否则的话就可能会出事情。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里我也呆不下去了!

    昨天晚上我求来的那道护身符自己着起来了,这道符一丢我要再呆在这里小命难保。”

    老白越说语气越低沉,或许是他为自己的处境担忧,又或许他已经意识到了我们两个是二龙山的人。

    不过他还是说明了他自己的存身之道,我没有鄙夷他的意思,如果按他说的,他也算是尽了朋友之道。

    老白最后摊摊手说:“两位兄弟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两位能不能发发善心,把那护身符送我一道?”

    黄毛一瞪眼,我知道他要说啥,我走过去很清楚的对老白说:“完全没问题,我还可以多送你一道。”

    老白喜笑颜开:“那敢情好!谢谢兄弟啦!谢谢!”

    我说:“不用客气!”然后伸手在他的后脑勺上敲了一下。

    老白吭都没吭一声就倒了下来,我随手把他扶到椅子上。

    黄毛瞪起了眼睛:“我的哥,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人虽然不讲究,咱不搭理他就是了!你干嘛打晕他呀?”

    我随手拿出两道凡人符,把其中的一道递给黄毛。

    黄毛接过去一看,更加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说:“贴上吧!咱们也去见识一下这个幽灵教学楼。”

    黄毛撇了撇嘴:“这鸟人思想也够鸟的,咱哥俩直接杀进去,见人杀人,见佛杀佛,管他什么鬼都弄死就完事儿了!非得弄这么复杂干嘛?”

    我也不理他,贴好了符背上背包,拿起手电就出了岗亭。

    黄毛手毛脚乱的跟上,一边走一边嘀咕。

    没走出多远他就问我:“鸟哥,你该不是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吧?简不简单的又能怎么样?咱是来扫场子的,不是来破案的。”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你还带着枪干嘛?”

    黄毛听明白了我的意思,他不做声了。

    我们两个平稳的走向教学楼,就像两个普通的保安那样。

    刚刚到了教学楼的门口,那双扇大门吱嘎一响。

    门开处,一个身穿保安服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他直接拦在了我们面前:“你们两个回去吧!不要进去,里面很危险。”

    我说:“不进不行啊!咱是夜班的,一天晚上必须得进行四次巡查,不然是会被扣工资的!”

    那个年轻人索性伸开双手:“不行,不能进去,就是不能进去。”

    黄毛问:“为什么呀?一个教学楼能有什么样的危险,你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年轻人伸手抱住头蹲了下去,看起来十分痛苦。

    他使劲摇晃着自己的头,还是不停的说:“不行,不能进去,太危险了!会死人的。”

    我和黄毛对视了一眼,我们俩都认出这人是谁了!

    我暗暗的叹息了一声,天底下还是好人多呀!

    黄毛用手跟我比划,我摆了摆手,又点了点头。

    我们俩就绕过这个年轻人,走进了教学楼。

    刚刚进门,身后的门就自己重重地撞上了。

    黄毛低声说:“咱回去也弄一个,这可比电动门省钱多了!”

    我笑着说:“你要是多弄几个,没准把空调钱也省了!

    不过就是到了冬天没法弄,多加两个火炉子也不当事儿!”

    黄毛眨巴眨巴眼睛说:“那好办!夏天就留着它们,冬天咱们不会也裁员吗!”

    就这时候,一楼大堂楼顶上的灯忽然亮了!

    只不过照下来的光线不是纯白的,而是绿油油的。

    无论是地面还是墙壁,乃至墙壁上挂着的名人头像都在这绿油油的颜色里微微颤动着。

    感觉起来那是极度的恐怖!我轻轻的吸了口气说:“老铁,这学校的设备也太差了!装个破灯还是绿色的。”

    黄毛咂了咂嘴:“这学校是够烂的!”

    我们俩谁也没有理会大厅正中央多出来的那张桌子和那个人。

    或许是因为被无视了,那个人有点气恼。

    他恶声恶语的说:“来来来!开饭了。

    今儿个打牙祭,咱们一起吃火锅。要是来的晚了,可就捞不着了!”

    我和黄毛走到桌子前,只见桌子上有一锅滚沸的汤。

    那人大声说:“吃吧!动手哇!别客气!”

    我看着那人,大约40多岁的年纪。满脸的酡红,隐隐的似乎还有些酒气。

    我说:“老张啊!这有菜没酒可是没啥意思,怎么也得喝几杯呀!”

    那人说:“老白呀!酒哥哥有的是,你想喝多少喝多少!哥哥绝对奉陪到底。

    啊!菜不够也没关系,有哥哥呢!你是想吃哥哥的眼睛还是舌头呢?不!没关系,就是哥哥的心也可以挖给你吃。”

    说着话,老张伸手抠出了自己的两只眼珠子扔进了那锅滚汤。

    然后他又拉出了自己的舌头,也扔进汤锅。

    两颗眼珠和一条血红的舌头,在沸腾的水里上下翻腾着。

    最后,他又伸手扒开了自己的胸膛。

    摘下了自己跳动的心脏,把那个汩汩跳动的心脏递到了我们的面前。

    嘴里含混不清的说:“吃吧!哥哥的心最好吃了!”

    我妈呀一声怪叫,伸手拉着黄毛就跑。

    不过我们没有跑向楼门,而是跑向了二楼。

    那人在我们身后怪叫着:“老白,哥哥我对得起你了!我对得起你了!”

    黄毛一边跟着我跑一边小声问我:“我的哥,咱们要不要这样?你还真的想假戏真做呀?”

    我竖起一根手指,嘘了一声。我小声说:“别吵,你听。”

    叮咚叮咚叮……有一首曲子在奏响,旋律就像老白曾经说过的,十分的优美。

    只是这乐曲声来的太过飘渺,我们就算屏住了呼吸,也听不到它的出处。

    到了二楼楼梯口,黄毛说:“咱们接着上哪去呀?”

    我说:“正常巡查呀!按照咱们巡查的次序,依次走一遍。”

    黄毛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得咯我的哥,算你狠!”

    我们俩在二楼楼道里走动起来,二楼果然是琴房和球馆·间。

    到了琴房,我们俩推开门进去看了一下。

    琴房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更没有一个在弹琴的人。

    我们两个从琴房里出来,就直接去了三楼。

    三楼楼道里黑漆漆的,除了我们两个的手电光,没有任何的光亮。

    黄毛说:“咱哥俩还要走一趟吗?”

    我说:“那就不必了!再去走一趟就是傻子了!”

    我们哥俩于是往四楼走去,刚刚走到一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们头上掠过。

    我和黄毛抬起头一看,一个穿着一身红衣吐着长舌头的女人,披头散发的吊在楼梯扶手上。

    也是怪了,在那女人的表情里看不到丝毫的痛苦。

    反而像荡秋千一样,把自己的身体摆来摆去。

    她看到我们看她,裂开嘴一笑,一口雪白的牙齿在血红的舌头映衬下显得分外诡异。

    咯咯,咯咯,她不断的怪笑着。

    黄毛吐了一口:“呸!你笑个屁?”

    那女人阴测测的说:“欢迎来到嘉年华。”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