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8章 老白的故事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章 老白的故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白缓缓的叙述着三年来的往事,听起来就像个故事。

    老白说:“那天晚上,我们很正常的交接了班。

    学校里的人都走光了,这里就成了我们的天下。

    我的同班老张那个酒鬼,是有事儿没事儿都要喝两口的主。

    他的那两个工资基本上都花在口腹之上了,不过他没家没业也不在乎!

    那天晚上照惯例,人一走干净,他就开始准备夜宵要用的菜肴。

    那天刚发了工资,老张心情不错,准备夜宵吃火锅。

    他就开始清洗蔬菜,泡发木耳。我就开始第一次的夜班巡查。

    从岗亭里出来,天气还好,我看了看血红的晚霞,心里头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

    走过操场,操场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等我走到了教学楼的门口,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首曲子。

    曲子弹奏得十分动听,旋律很美,让人过耳难忘。

    我心中多少有些差异,难道说学校里还有人没有走?

    不过我也没有多想,就算是有人留下来也很正常。

    可是我刚刚走进楼门,那曲子声就听不见了!

    我还是没当回事儿,因为这声音有可能是从校外传来的。

    一楼是学校的办公室,我转了一圈没有任何异常。

    个个房门紧闭,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上了二楼,我就多少留意起来,因为二楼是公用的琴房和球馆。

    如果要是有人弹琴,那这人一定在二楼的琴房里。

    我把整个二楼巡查了一遍,不管是琴房还是球馆里都没有任何声音,就更看不到人了。

    我当然不担心,如果有老师留在琴房里弹琴,他们一定不会避开我,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我们。

    巡查过了二楼,我又上三楼。三楼往上全都是教室,依次巡查过去也都是人去楼空。

    照例我又巡查了四楼和五楼,还是很正常。

    只是当我走到了六楼楼梯口,我似乎听到了一个清脆的笑声。

    那笑声似乎是从楼道里某个地方发出来的,有点模糊,不过可以肯定是个小姑娘的笑声。

    我听到这个笑声并没有害怕,只是觉得不知道哪个倒霉孩子又在楼里玩儿过了头。

    我得赶紧把他轰出去,不然一会儿家长就该找上门来了!

    于是我就在六楼仔细的搜寻了一番,出奇的是六楼教室的门都锁着,没有看到任何滞留的孩子。

    我怕出问题,每个教室都趴在门上上面看过了,还是一点发现没有。

    我所幸放开嗓门大声吆喝,我看见你了,你快点出来吧,要是让我抓到你,就有你好瞧的!

    我喊了几次,也没人回答我。只是我还能听到那个笑声,虽然很模糊,我很肯定这笑声一定是在六楼。

    我就有点怒了,你小孩子淘气应该有个限度!老子又不是陪你来捉迷藏的。

    我站在楼道里大声怒吼,你个小兔崽子!给老子滚出来,要不然让老子抓到你非得扒了你的皮,你奶奶个孙子地!

    嘿嘿,嘿嘿嘿!我刚刚骂了两句,那笑声又出现了!

    不但清晰了许多,语调上也有了改变。

    原本明快的笑声里忽然多了一丝冷意,我听着这声音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

    我心说,想要吓老子,没门!于是我就用更大的嗓门,用更难听话咒骂起来。

    哈哈,哈哈哈!那笑声在我的咒骂里逐渐变化,最终变成了狂笑。

    这时候我已经不知不觉闭上了嘴巴,此刻我意识到这笑声根本就不像一个孩子!

    尼玛!不太对呀?我悄悄挪动脚步,一点点退向楼梯口。

    没等我退到楼梯口,就觉得某种巨大无形的东西贴近了我的身体,他大声吼叫着,滚开,滚开。

    那声音就像是闷雷在我耳边炸裂,我脚一软,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

    我趔趄了一下,转过身疯狂的跑开,一口气儿就跑到了四楼。

    到了四楼,我已经喘不过气儿来,只好放松了脚步,一边大口喘气儿,一边儿机械的向下迈着脚步。

    好在那声音和感觉并没有追过来,到了三楼,我已经回过神了。

    你麻麻地!楞是要吓死个人呐!我忍不住低声骂着。

    我顺手在自己的脸颊上捏的一把,很疼,那我不是在做梦了!这地方看来是干不得了!到了明天我就辞职。

    我正在胡思乱想着,叮叮咚咚……,耳边又传来了刚才听到的那首曲子。

    不过这一次听得很真切,声音就是从二楼的琴房传过来。

    照理说,我此时应该什么都不管,就应该直接跑出教学楼回我们的岗亭。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鬼使神差,我就走进了二楼的楼道。

    也不知想什么,或许只是想去看一看。我离琴房越近,那曲子听着就越真切。

    我并不是一个音乐爱好者,可是这一刻觉着真好听,那弹琴的人应该也很好看吧?

    我走到琴房门口,并没有推门进去。

    一个是不想打断人家弹琴,另外我这个地位也不适合贸然的进去。

    我透过门上的玻璃,向琴房里看去。

    果然有一个人在弹琴,而且还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

    这女人会是谁呢?要说我在英才学校呆的时间也不短了!

    没见过这样的身姿和背影,尤其是那一头飘逸的长发。

    很难想象正面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形象,我胡乱的猜测着,聆听着,那一刻是我有生以来难得的美好!

    不管多么美的曲子也有曲终的时候,那首曲子弹完了,弹琴的人坐直了身体,我期待着她转过头来的那一刻。

    这时候,忽然有个声音问我:“怎么样,曲子好听吧?”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说,好听!

    那个声音又问,那你想不想见见弹琴的人呢?

    我一个劲儿的点头,那声音就说,那你就好好看看吧!

    我抬起头,那弹琴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琴房的门口。

    只是她还背对着我,或许我的脑袋是被驴踢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点儿异样没有觉察?

    我的内心甚至隐隐的期待,鼻子耸动着闻着那人身上的芬芳。

    没有让我等多久,那人猛的转过脸来。我先是一愣,随后又释然了!

    那人虽然转过了脸,但是我只是看到了一少半。

    她长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和鼻子,只露出一张好看的嘴巴和漂亮圆润的下巴。

    就这样,也让我觉得异常的美丽心动。

    随即她就说话了,白大哥,你看我美吗?

    我很直接的点头,美,如果能看到眼睛和鼻子会更美!

    她柔柔的说,这个愿望不难达成,我随时都可以让你看到。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能做到,就连我都是你的。

    我几乎是在抢答,你说吧,我什么都答应你。

    她的头发微微颤动着,我的要求不难,你去帮我把老张杀了,我就是你的了!

    好!这个字一出口,我就意识到了不对。我随即又说,为什么呀?

    在我的内心当中,似乎很期待她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像是老张欺负过她,打过她的坏主意。

    有了这些理由我都可以为她去暴打老张一顿,替她出出气,顺便也赢得她的芳心。

    她忽然用手拨开了头发,露出了一张无限美好的脸庞。

    只是她的眼睛闪着红光,可我仍旧没有在意,那红色或许是因为愤怒造成的?

    “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做主。”

    在那张我认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嘴唇里,一个闷雷般的声音吐出来,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

    这不就是刚刚在六楼冲着我吼叫的声音吗!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两只脚就像粘在了地上,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

    那声音在继续,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就先杀了你。

    如果你要是答应了,不仅仅是我,我还会给你数不清的财富。

    随着那粗豪的声音,那张在我看来无比美好的脸庞在快速的变化着,每一张看起来都是异常的漂亮。

    那声音在逼问,你到底是答不答应,答不答应……

    我的头晕的不得了,因为那张脸变化的太快了。

    就在我马上就晕过去的那一刻,我大声吼叫了一句,我不答应。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和黄毛看着呓语中的老白,谁也没想去打断他。

    老白接着说:“又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醒了过来。

    睁眼的瞬间,眼前空荡荡的。我猛的爬了起来,环顾四周,什么也没有。

    刚才发生的那一切太真实了,我摸着脑袋搞不清楚那究竟是梦还是真的发生过。

    不过我已经不敢待下去了!现在最紧要的是赶紧出去。我快步下了二楼,刚刚到了一楼就听到一个清脆的笑声。

    我狠命的揉了揉脑袋,说不清楚这笑声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叮咚叮咚……

    那优美的曲子又响起来了!我已经没了那份心情,就算是仙女奏乐我也不敢再听下去了!

    我疯狂的跑出楼去,跑过操场,直接跑回来岗亭里。

    到了岗亭里,我才意识到,我在楼里呆了太久太久!

    醉鬼老张已经等不及我,喝的差不多了!

    看到我回来,他接过我手里的电筒和警棍,嚷嚷着要到楼里去转一圈。

    我拼了命的想阻止他,可是老张喝的太多了,根本就不容我说话。

    我一拉扯他反倒被他推了两个跟头,等我爬起来,他已经走进了教学楼。

    这一去,他就没再回来。”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